恆順醋業一夜回到7年前

語言: CN / TW / HK

收入、淨利潤雙降 ,淨利率個位數,2021年,恆順醋業交出的年度業績相當尷尬。

當調味品頭部企業紛紛進入食醋領域,以醋為生的公司還有啥故事可講?

淨利率跌至個位

2021年,恆順醋業(600305.SH)收入、淨利潤雙降,再次踏入同一條河流。

據年報披露,公司全年實現營業收入18.93億元,歸母淨利潤1.19億元,同比分別下降6.45%和62.28%。與年報一同披露的,還有2022年第一季度報,實現歸母淨利潤0.77億元,同比下降0.75%。

公司的主要產品是食醋和料酒,去年銷量分別下降1.26%和1.68%,產品銷售不暢,主要是因消費疲軟的同時遇上疫情因素,以及各種原材料價格上漲。

同時,報告期內,公司銷售費用和研發費用同比分別增長25.94%和35.96%。

去年,是整個調味品行業比較艱難的一年,經營環境的複雜嚴峻,讓不少企業倍感壓力。

據中國調味品協會大資料資訊中心統計資料,去年前三季度,國內16家調味品上市企業,有12家企業實現營業收入正增長,淨利潤淨增長的僅6家。與2020年相比, 整體收入和利潤增速明顯放緩。

海天味業去年收入和歸母淨利潤同比下降5.42個百分點、15.43個百分點,盈利水平明顯下降,毛利率、淨利率分別下降3.51個百分點、1.44個百分點,分別為38.66%和26.68%。

去年10月,海天味業對旗下產品提價,也只能緩解短期壓力。行業龍頭提價後,引來調味品行業普遍漲價,去年11月,恆順醋業緊隨其後,將旗下部分產品提價5%-15%。

即便如此,恆順醋業淨利率依舊同比大降9.61個百分點至6.25%,回到2014年的個位數水平。

調味品行業整體利潤率近年來雖處於下行趨勢,仍維持在20%水平,公司利潤水平遠低於行業整體水平。如果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因素,公司盈利水平會更低。

主業進入瓶頸期

在調味品市場裡,醬油一直是當之無愧的大哥。在行業頭部企業收入結構中,醬油產品往往貢獻了大頭。

2021年,海天味業靠賣醬油實現142億元收入,中炬高新賣醬油賣了28.27億元,分別佔公司收入的56.76%、55.26%。

醬油產品之所以成為調味品領域的大品類,原因在於,它是家用、餐飲領域的剛需。

食醋的市場規模,與醬油不可同日而語。

產品特性決定了企業收入格局。2021年,恆順醋業食醋類產品收入12.11億元,同比下降10.25%。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這幾年食醋產品收入增速已放緩。

2019年、2020年,收入分別為12.32億元、13.42億元,同比分別增長6.01%和8.92%,且毛利率持續下降,從2019年的46.55%,降至去年的43.97%。

食醋產品之外,公司近年來大力發展的料酒產品,漸成公司第二大大單品。去 年,實現營業收入3.21億元,同比增長1.20%,遠不及2019年、2020年26.60%和28.57%的增速。

料酒的盈利水平持續下行,去年毛利率為32.68%,上述前兩年毛利率分別為36.36%和34.44%。

隨著兩大核心產品盈利水平下降,導致去年公司 綜合毛利率下降3.87個百分點至36.96%。

未來叵測

恆順醋業2001年上市。在上市之後13年裡,這家在鎮江釀醋賣醋的企業,頻頻涉足汽車、地產、光電,甚至一頭扎入小額貸款行業,但處處踩雷。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公司房地產業務遭重創,地產專案營業收入下降71.87%,導致當年淨虧近5000萬元,公司不得不選擇退出。

捱了巴掌忘了疼,公司繼續在非主業領域不斷折騰,直至2014年底,前任董事長尹名年提前離任,公司才開始著手調整經營。

公司剛回歸主業時,海天等調味品企業的擴張重點還在醬油領域, 食醋行業波瀾不驚 ,作為行業霸主,恆順醋業幾乎沒有動作,更別提收購、擴張了。

2014年5月,公司上市以來首次定增募集6.5億元,用於10萬噸高階醋產品灌裝生產線、品牌建設和償還貸款。

7年後,也就是去年11月,啟動定增20億元用於擴張調味品產能,食醋、黃酒料酒、醬油以及複合調味料產能擴張才正式納入日程。

要知道,海天味業等從醬油主業之外,向各細分領域掘進一直沒有停歇過。早在2014年,海天就在宿遷建設調味品工廠,3年後收購恆順醋業所在地的丹和醋業,千禾味業2019年收購了同在鎮江的恆康醬醋,在恆順家門口的爭奪熱鬧非凡。

2020年初,杭祝鴻上任董事長後,公司重新聚焦食醋主業,不過,迄今仍在剝離非主業資產,整合業務之中。

據年報,去年公司陸續將恆達包裝、恆順米業剝離,同時收購山西恆順醋業、恆潤調味品,設立了南京恆潤食品,繼續鞏固自己的核心主業。

公司在產品上有了變化,推出大師手工醋、枸杞口服醋,佈局高階黃酒產品,並加大氣泡醋研發儲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