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凡奮力一搏,阿里殺向歐洲

語言: CN / TW / HK

出品 | 電商報Pro   作者 | 潘多拉

阿里,從東南亞殺向歐洲

阿里出海又有新動作,這次是歐洲。

有外媒通過知情人士得知, 阿里旗下的東南亞電商巨頭Lazada,正計劃向歐洲擴張。

消息人士稱,Lazada的泰國首席執行官James Dong,將會對這一計劃牽頭, 負責阿里海外電商業務的 蔣凡 ,也在本月來到新加坡,參與此事的討論。

計劃中Lazada的定位,是服務歐洲本地的供應商,不過目前該計劃的細節尚在敲定,這次擴張將指向哪些國家,還尚未透露。

這一消息釋放了阿里海外電商的一個信號: 從東南亞到歐洲,阿里電商海外擴張更進一步,加速了尋求海外業務增長的步伐。

近年來,跨境電商大熱,中國企業出海成為一大趨勢。

阿里的跨境電商業務起步很早。 1999年,成立“阿里巴巴國際站”,開始佈局跨境電商板塊;2010年,成立了中國最大的跨境出口平台速賣通;2013年,阿里看上東南亞市場,2014年提出全球化、農村電商和大數據三大戰略,並上線天貓國際;2016年,阿里收購東南亞第一大本土電商平台Lazada的控股權。

至此,Lazada成為阿里在東南亞市場的主打電商平台。而阿里打算帶領Lazada奔向歐洲擴張市場,也並非沒有鋪墊。

此前, 阿里已經通過速賣通、菜鳥等業務進入歐洲市場 。阿里旗下的全球速賣通,主攻的就是歐洲及俄羅斯的電商市場;去年11月,菜鳥宣佈在比利時開設了首個歐洲物流中心,規模為歐洲最大。

值得一提的是,Lazada在東南亞的老對手Shopee,從去年就開始了前往歐洲市場的擴張之路,並進入了西班牙、波蘭和法國。

這意味着,Lazada和Shopee將在一個新的戰場上兵戎相見, 阿里出海的擴張之路,不會那麼好走。

出海擴張這一仗,不得不打

對於阿里而言, 出海是近兩年的一件大事,在未來的幾年裏,它的分量也會越來越重。

國內企業出海成為一大浪潮,其中不乏互聯網大廠和電商巨頭,如今仍有一些新的玩家加入戰局。

在國內流量見頂,市場由增量走向存量的背景下,互聯網企業必須通過下沉或者出海,來開啟自身的第二增長曲線。

阿里出海,也是必須要走出的一步棋,這一戰不得不打。

今年2月,阿里發佈了截至2022年財年的第三季度財報,阿里的淨利潤同比下降了75%,利潤下滑,增速放緩,甚至 創下上市以來單季收入增速的歷史新低。

作為核心業務的電商,淘寶和天貓GMV僅實現了個位數的增長。在這份財報發佈當日,阿里的股價跌超8%,反映了市場的態度。

不過, 在下沉市場和海外業務方面,阿里的機會還很大 。這份財報中,阿里針對下沉消費市場的淘特,訂單量增長超100%,年度活躍用户達2.9億;海外電商方面,年度活躍用户首次突破3億大關。

面對阿里所處的這一低谷, 張勇曾認為,國內市場環境疲軟,電商領域競爭不斷加劇,是增速緩慢的主要原因。

這兩年的消費大盤,確實處於一個比較低迷的狀態,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自去年3月以來,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大幅減緩,從7月開始同比個位數增長,10~12月的增速僅為4.9%、3.9%和1.7%,目前來看仍在減速。

國內消費低迷,市場進入存量,業內競爭加劇,這讓阿里的主營業務,陷入承壓境地,盈利空間因此壓縮。

要尋求新的盈利空間,除了向 下沉市場 要流量, 出海 也是一個新的增長方向。不僅是阿里,京東、騰訊、字節跳動等巨頭,都已踏上出海的征程。

儘管佈局很早,但打江山和守江山,對阿里出海來説,同等重要。

跨境電商這一領域,早已戰火紛飛,而東南亞,作為很多企業選擇的出海第一站,現在正處於激戰當中,國內巨頭幾乎都在這裏進行了佈局,本地電商平台的勢頭也十分迅猛。

Lazada在東南亞,面臨一場圍攻與混戰。 早先,Lazada一度是東南亞市場的老大,而之後卻被Shopee趕超,屈居第二。Shopee有騰訊背景,京東在東南亞的JD Central,在東南亞也是熱度前十的平台,而動作迅速的字節跳動,通過Tik Tok強勢進入,也很快在此站穩腳跟。

中國大半個資本圈在東南亞交戰 ,本土的其他平台Tokopedia、Bukalapak等,還有國際平台亞馬遜、eBay等,都如狼似虎,加入混戰。

阿里一方面要繼續在東南亞深耕, 應對競爭; 但也不能在止步於東南亞,需要同時尋求更大的規模市場和更多用户,為下一個市場鋪路。

比如,向非洲、東亞、南美等新市場輻射,又比如,這次向歐洲擴張的計劃。

海外電商是一個萬億市場,要擴張、要搶佔更多市場,阿里必須儘早,這是一條可為之路,也是海外業務增長的必經之路。

阿里和蔣凡都只能贏

作為阿里尋求增長的新“雙飛輪”,跨境電商舉足輕重,對阿里而言,是一場不能輸的硬仗。

但是,海外電商市場的複雜性,為國內企業出海的前景,帶來許多不確定性。

這從東南亞市場就能看出。阿里收購Lazada之後,就因頻繁的人事變動,本地化策略失誤,將第一的寶座拱手讓給了Shopee,現在這個市場交戰激烈,Lazada要重回王座,將更為棘手。

而速賣通在歐洲,也因地緣政治方面的不可抗力,變得前途不明。

相比於機遇,阿里出海面臨的挑戰似乎更大。增長、擴張、挑戰,這一切都壓在了蔣凡這個負責人肩上。現在的蔣凡,和阿里的海外業務緊緊綁在一起,都必須要贏。

作為阿里最年輕的合夥人,蔣凡今年才37歲,在圈內頗有名氣。正是這個人,推進淘寶從PC端移植到移動端,打開了手機淘寶的大門。2013年加入淘寶後,蔣凡僅用了一年時間,就將淘寶日活從3000萬提升到1.1億。

之後蔣凡出任淘寶、天貓總裁,推出搜索推薦和直播帶貨等新玩法,繼續給淘寶帶來新的增長點。

不過,2020年蔣凡張大奕事件爆發之後,蔣凡的人生軌跡迅速改變,先是卸任淘寶、天貓董事長的職務,之後又被阿里合夥人除名並降級。

2021年12月,阿里進行組織架構調整,並宣佈成立“ 海外數字商業 ”板塊,並將 蔣凡調至海外,負責這一板塊 ,分管全球速賣通和國際貿易兩個海外業務,以及Lazada等面向海外市場的多家子公司。

這一調動,在有的人看來,是蔣凡被邊緣化的舉動;也有人認為,蔣凡能力很強,讓他去做海外業務,是對他能力的肯定和看好。

無論是邊緣化還是認可其能力, 阿里的出海業務,已成為蔣凡事業的重要分水嶺。

行與不行,自己的事業線已經牽繫在這一業務上,蔣凡只能放手一搏,全力以赴。

跨境精英分享3羣開啟啦
歡迎夥伴們進羣交流哦
滿200人自動關閉

鐵粉推薦

關注 ,跟主編交個朋友 ↓↓↓

商務合作請聯繫微信\QQ: 2881339636

點右下角 在看 ,下次可以優先收到我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