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平台Soul递交赴港上市申请 超九成收入来自虚拟物品售卖和会员付费

语言: CN / TW / HK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周应梅终止美股上市一年后,Soul选择赴港上市。6月30日晚,社交平台Soul运营主体Soulgate递交港股上市申请书,美银证券和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去年5月Soul公开披露了纳斯达克上市申请,同年6月23日,IPO定价流程中,Soul上市按下暂停健。

腾讯是Soul第一大股东,持股49.9%,目前近半表决权掌握在Soul创始人兼CEO张璐手上。上线6年,Soul在2021年营收达到12.81亿元,同比增长157.3%。截至2021年底,Soul累计亏损25.3亿元。

2021年Soul的月活用户数(MAU)达3160万人,日活用户数(DAU)为930万人。作为用户数较多的互联网平台,数据安全合规、算法管理、未成年人隐私保护等多方问题也是未来的风险因素。

收入94%来自虚拟物品售卖和会员付费

Soul母公司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并在2016年推出Soul,2018年日活用户数超过100万人,2021年日活用户峰值破1000万人。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Soul的收入分别是7070.7万元、4.98亿元和12.81亿元,2020年的收入在2019年的基础上增加了6倍,2021年收入同比增长为157.3%。

随着收入的增加,Soul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48.6%提升到2021年的85.2%。

Soul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由2019年的3.53亿元扩大到2021年的13.24亿元,2021年亏损同比扩大。

Soul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增值服务,主要包括售卖虚拟物品和会员订阅服务。2021年增值服务收入12.02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93.9%。

2020年Soul进一步推动商业化变现,增加广告服务。2020年和2021年Soul的广告收入为1276.6万元和7786.4万元,占到总收入比重从2.6%提高到6.1%。

Soul开启了多元化商业变现之路。2021年第一季度,Soul增加了“好物商城”业务,用户之间互送礼物增加了实体礼物。这个功能直接镶嵌到了用户聊天框栏目,跟虚拟物品购买同样便捷。2022年Soul在APP中引入了3D视频派对房间功能。

招股书显示,Soul创始人兼CEO张璐,通过Soulgate Holding Limited持有28.5%股份,有49.9%的表决权。张璐37岁,毕业于中山大学,2009年至2015年,在Innext中国担任顾问之后担任首席执行官。更早之前,2008年至2009年她曾在尼尔森公司任职。

腾讯是Soul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49.9%,拥有28.5%的表决权。另外,米哈游也参与了Soul的D轮融资,持股5.47%,元生资本持股5.34%,五源资本持股4.15%,GGV持股1.7%。

如何留住Z世代

2021年Soul月活跃用户数为3160万人,在2020年基础上增长51.6%,日活跃用户数为930万人,相较2020年增长55.8%。此前2020年,在2019年基础上这两个数据增长均超过80%。

招股书提到,2021年,月活跃用户中有74.9%为Z世代(1995年后出生的群体)。Soul招股书援引艾瑞咨询数据,截至2021年12月31日,Z世代移动社交网络总用户规模3.3亿人,占中国社交网络总用户规模的34%。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Z世代移动社交网络市场规模930亿元,并预期将保持24.3%的复合年增长率。

Soul在招股书中提到了平台吸引年轻人的几个标签,包括虚拟身份、兴趣吸引、沉浸式创意工具开发、内容去中心化流量分配等。招股书显示,2021年Soul的贴文回复率超过91%。Soul还在尝试增加游戏化体验,以促进用户留存。招股书显示,2021年月均三个月用户留存率为79.1%。2021年,每个日活跃用户在Soul APP的花费时长为45.3分。

Soul的付费用户和每个付费用户的月均收入都在增加。月均付费用户从2019年的26.89万人增加到2021年的170万人。2019年至2021年,来自每个付费用户的月均收入分别为21.9元、43.5元及60.5元。2021年Soul付费率为5.2%。

Soul的月活用户数和付费规模对比同行业还有空间。同行业中,陌陌和探探的母公司挚文集团,2022年第一季度,直播服务与增值服务付费用户去重后总数达1110万(包括探探付费用户240万)。2022年3月,陌陌主App月度活跃用户为1.109亿,探探App月度活跃用户为2560万。

“对Soul来讲赚钱不是难事”,艾媒咨询CEO张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主要在于其用户粘性好,虚拟变现在未来不是问题。

不过,陌陌和探探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一季度的付费用户数均呈现下滑。这也是匿名社交APP增长期过后面临的难题。

在成本支出上,2021年Soul的销售及营销开支达15.13亿元,是总收入的1.18倍;技术及开发开支达4.14亿元,占收入的32.4%;行政开支达到2亿元,占收入的15.9%。

合规化挑战

在张毅看来,Soul这样的社交平台也存在一些较大的风险,一方面是在于陌生人社交的不可控,导致乱象滋生;另外,虚拟世界目前监管和层面还比较薄弱。“这种成长性风险,是Soul需要考虑的。”

此前Soul上发生过多起诈骗事件。2021年1月,江苏常州一女孩小徐,被Soul上认识的一个网友,以“带发财”为理由骗取61万元。2020年12月,昆明市因在Soul平台上结识陌生人被骗的案件有11起,最高被骗金额34万元。

对未成年人保护涉及的内容治理和隐私问题也是平台合规化的一环。2019年6月,在国家网信办集中开展的网络音频专项整治中,对Soul、吱呀、语玩、一说FM等26款APP进行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Soul当时被暂停下载,2019年9月初,在完成未成年人保护方面作出完善后恢复下载。2019年7月,被发现存在数据隐私缺陷,Soul收到APP专项治理的书面通知,要求整改,未有处罚。

Soul在招股书中还提及,在香港上市是否会受到网络安全审查仍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2021年11月14日发布的《网络数据安全条例(征求意见稿)》规定,应该申报安全审查的也包括“数据处理者赴香港上市,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

另外,Soul招股书还提到,按照《互联网算法推荐管理规定》要求,已采取措施,但是无法保证合规措施是否充分。

去年6月,在终止美股IPO前,Soul的同行匿名社交平台Uki起诉Soul不正当竞争。Soul招股书显示,第三方线上平台于2021年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原告基于其宣称的不正当竞争索赔2690万元。招股书提及,该诉讼仍在审理中,公司相应的财产已被法院保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