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電信網路詐騙法 (草案) 二審稿解讀:四方面變化需關注

語言: CN / TW / HK

近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電信網路詐騙法(草案) 》(本文以下,簡稱“《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五次會議二次審議。相較於初審稿(2021年10月19日,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初次審議)中的39項條例,本次增加至46項。新增內容包括:出入境人員管控驗證、保密管理、隱私保護等板塊,並加大了對參與、幫助、支撐詐騙活動開展等的單位或個人的處罰力度,強調針對金融交易下的過程管理及面向社會開展反詐宣傳教育防範等具體事項的重要性。

從上述內容中可以看出,《草案》二審稿進一步強調反詐宣傳和預警勸阻的重要性、突出多部門參與合力治理機制的必要性、應對資金鍊核驗管理的迫切性,這些都與過去的反詐經驗總結息息相關。如:過去以反詐中心為主體進行宣傳預警時的覆蓋面限制問題、進行詐騙偵查處置時的技術瓶頸及資訊壁壘問題、面向數證調取研判下的指令下發及業務銜接問題等,都曾持續困擾著反詐工作者並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反詐作業進度。而在二審稿中,就該類“難點”、“痛點”進行著重發力,通過各方單位共同參與、協同配合的方式進行有效解決。

《草案》二審稿凸顯四方面變化

奇安盤古認為,“《草案》二審稿的釋出,對於進一步打擊治理電信網路詐騙犯罪具有重要意義。一方面,其對電信、金融、網際網路等行業單位提出了具體的服務規範及監管標準,未來可以有效預防詐騙滋生;另一方面,以預警宣傳為導向,通過多部門合力共建預警勸阻系統可進一步擴大反詐成員體系規模,打破各單位間的業務隔閡及資料孤島,進而形成一體化反詐技術預警處置平臺。較之初審稿而言,二審稿中內容的針對性、實用性、有效性更強。”

奇安盤古通過對兩稿《草案》內容的全文研究,將整體變化歸納為以下幾點:

變化1:措辭調整,反詐範圍及開展方式更加明確

(1)開展綜合治理,以預警勸阻系統的打造為核心實現多方共同參與

在最新的《草案》中,將原有的“其他防範措施”章節名稱變更為“綜合治理措施”,強調多部門共同參與,進行統籌規劃並實現有效地作業協同排程。如: 第32條規定,公安機關應當會同網信、電信和金融管理部門,以及電信業務經營者、網際網路服務提供者、銀行業金融機構、非銀行支付機構等組織建立預警勸阻系統。

此外,首次將出入境管理機構引入反詐成員體系當中,規定對特定人員出境活動存在重大涉詐嫌疑的,或者因從事電信網路詐騙活動受到刑事處罰的人員,移民管理機構可以決定對其採取有關限制出境措施。有效實現了從單一部門作業向多部門共同參與,藉助先進技術手段的整體綜合治理思路的轉變,進一步釋放出反詐工作齊抓共管、協同共治的明確訊號。

(2)精確範圍邊界,從“通訊”到“電信”深化治理作用域

《草案》二審稿中,使用“電信治理”替代掉了初稿中的“通訊治理”一詞。參考科普中國·科學百科中解釋“ 【通訊】指人與人或人與自然之間通過某種行為或媒介進行的資訊交流與傳遞;【電信】隸屬各種通訊方式的一種,指利用電子技術在不同的地點之間傳遞資訊。例如:無線電,電報,電視,電話,資料通訊以及計算機網路通訊等” 。顯然,在電信網路詐騙治理中,“電信治理”用詞更為精確且更貼合實際反詐工作。

變化2:內容富化,責任主體及作業內容趨於細化

(1)宣傳引導&預警勸阻內容條例上調,強調預防先行

在最新《草案》中,如:第8條中提到的 應當結合電信網路詐騙受害群體的分佈等特徵,有針對性地開展反電信網路詐騙宣傳教育防範進學校、進企業、進社 區、進農村、進家庭等活動 ,該項條例從初審稿“其他防範措施”篇章上調至《草案》“總則”,由此可以看出進一步強化反詐宣傳、預警勸阻的決心。另外,此次提請審議的二審稿中,增加金融、電信、網際網路企業和新聞媒體單位對於反詐宣傳的相關義務,並進一步擴大了預警勸阻的責任主體,且增加了多項對於預警勸阻措施實施的管理規定。

(2)應對網路詐騙發案率攀升問題,“網信”部門監管職責提升

《草案》二審稿中,在多處條例中強調“網信”部門的參與及監管責任,詳見第23條、第30條、第32條。其中,網信部門的主要責任包括落實網際網路資訊傳播方針政策和推動網際網路資訊傳播法制建設,指導、協調、督促有關部門加強網際網路資訊內容管理,依法查處違法違規網站等。主要面向網路治理側,從這點也可以看出當前電信網路詐騙的整體趨勢是向網路詐騙傾斜的(2021年8月9日上海市市政府新聞通氣會中,上海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陳臻表示“近兩年,電信網路詐騙作案手法已呈現從電話、簡訊向網路端發展的明顯趨勢,網路詐騙案件佔比已超過 85%” )。

(3)面向數字經濟下的網際網路資訊保安,首提“保密管理”及“個人隱私”

《草案》二審稿中,首次將“保密管理、個人隱私”等納入法規草案中,且置於草案總則處。如: 第5條中明確提出,有關部門和單位、個人應當對在反電信網路詐騙工作過程中知悉的國家祕密、商業祕密和個人隱私予以保密。 預估,後續會將資訊審計、隱私治理、資料安全保護等整體納入詐騙監管物件當中。

變化3:治理過程調優,提升業務針對性及實施有效性

(1)電信治理

關於電信治理,二審稿與初審稿基本保持一致。主要對治理措施內容進行細化,如:第9條中規定,基礎電信企業和行動通訊轉售企業應當承擔對代理商落實電話實名制管理責任(初稿中只提及監督管理)。第10條中規定,對經識別存在異常辦卡情形的,電信業務經營者有權加強核查(初稿中為延長辦理期限)。

(2)金融治理

關於金融治理,最新《草案》中提出,相關金融機構要通過拓展“資金鍊”進行詐騙治理,提升被騙資金攔截率,將涉詐監測治理物件由銀行賬戶、支付賬戶,拓展到數字人民幣錢包、收款條碼等支付工具和支付服務,並依法收集必要的交易和裝置位置資訊。與公安部門建立完善電信網路詐騙涉案資金即時查詢、緊急止付、快速凍結、及時解凍和資金返還制度。

(3)網際網路治理

關於網際網路治理,最新《草案》進一步明確了網際網路服務企業的責任及業務服務規範。如:第21條中,增加了不得為不提供真實身份資訊的使用者提供伺服器託管服務;第22條中,規定對於涉詐異常賬號禁止重新註冊等處置措施;整體上,對網際網路治理及網際網路企業服務物件及技術服務型別加以具體化。

變化4:處罰力度加大,限制措施升級,反詐呈顯高壓態勢

最新《草案》中,加大了對參與、幫助、支撐詐騙活動開展等的單位或個人的處罰力度。面向電信業務經營者、銀行業金融機構、非銀行支付機構、網際網路服務提供者等單位一經發現有違反相關草案條例規定的,情節較輕者處5W元以上50W元以下罰款(初審稿為1W元以上10W元以下);情節嚴重者處50W元以上500W元以下罰款(初審稿為10W元以上100W元以下)。面對電信網路詐騙違法犯罪分子,可以採取限制其有關卡、賬戶、賬號等功能和停止非櫃面業務、暫停新業務、限制入網等措施。

反電信網路詐騙立法強調群防群治

北京師範大學網際網路發展研究院院長助理、博導、中國網際網路協會研究中心副主任吳沈括認為,“相比刑法等傳統手段,反電信網路詐騙立法的特點在於實現針對電信網路詐騙的防治與處置的前移,最大限度、最大範圍地推動各方主體及早干預、群防群治,在生態型治理中明確各相關方的權責義務,進而降低和壓縮電信網路詐騙的發生機率和滋生空間。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在二審稿中綜合治理措施這塊的變化仍是聚焦強化反詐宣傳、預警勸阻,擴大相關責任主體,確切落實及早干預、群防群治的效果。”

吳沈括認為,從目前實踐看,有效的反詐宣傳是防範的重要手段,因此草案二審加強完善這方面的規定,比如增加金融機構、電信企業、網際網路企業和新聞媒體單位開展反電信網路詐騙宣傳的相關義務;擴大預警勸阻的責任主體;增加其他有關部門和金融、電信、網際網路企業的預警勸阻措施等等。草案二審稿把實踐中行之有效的宣傳防範和預警勸阻措施上升為法律規定,進一步釋放出反詐工作齊抓共管、協同共治的明確訊號,有利於營造全民反詐的濃厚氛圍,有利於動員各類社會力量共砌反詐防線。

目前,《草案》處於公開徵求意見階段,社會公眾可以直接登入中國人大網(www.npc.gov.cn)或國家法律法規資料庫(flk.npc.gov.cn)提出意見,截止日期:2022年7月23日。

關於作者

韓衝,奇安盤古反詐業務解決方案專家,擅長面向行業使用者進行痛難點挖掘並給出合理、實用性的解決方案,對市場環境有著敏銳的察覺能力。

宣告:本文來自虎符智庫,版權歸作者所有。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安全內參立場,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如有侵權,請聯絡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