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夏天,年輕人的飛盤和騎行火了

語言: CN / TW / HK

“盼了一年的海邊大戲沒有了,蹦迪也沒有了。”

早在去年便摩拳擦掌決心要去阿那亞的橙子,兩週前最終等來了戲劇節取消公告,外加工體疫情致使娛樂場所集體停擺。飛盤成了她和朋友們唯一的娛樂選擇。

疫情陰影下, 這個春天和夏天對北京、上海及其周邊地區的實體店鋪並不友好: 在“堂食暫停”後,北京一些酒吧宣佈停業,阿那亞各家酒吧、餐廳經歷了長達半年的蕭條——作為網紅打卡地標的阿那亞,從建設之初,便定位於主要輻射北京“新中產”群體,北京疫情防控情況直接決定著其營業狀況。

3萬遊客消失,去年酒店價格飆升10倍的盛況已不復存在(娛樂獨角獸去年關於阿那亞戲劇節報道:),School、DDC等多家Livehouse在“仰臥起坐”式營業一天後,再次“躺下”,只能選擇登陸外賣平臺賣薯條啤酒續命。即便近日宣佈“行程卡摘星”,出京難、娛樂場所停工等狀況仍無太大改變。

憋瘋了的年輕人們仍舊需要一個情緒出口。報復式路邊野酒、野餐、野迪之外,繼露營熱之後,飛盤、槳板、騎行、陸衝(陸地衝浪)等成為他們的新寵。小眾運動的出圈密碼是什麼?我們試圖還原答案。

從飛盤捲到陸地衝浪,

“出片率”是硬通貨?

陽光,草地,河流,大自然,青春的氣息。這一切和居家隔離形成了強烈對比。同露營一樣, 高出片率的戶外運動走紅,更像是年輕人們無法旅遊之後找到的“平替”。

與露營差不多同一時段走紅的 飛盤 ,起源於1968年的美國高中, 一度深陷輿論漩渦中心 。網路上關於“飛盤媛佔領足球場”與“汙名化運動女性”的爭論一直未曾停息。但在喜歡飛盤運動的兔子看來,上述描述更像是刻意誇大,表示並未在生活中見過網紅擺拍。“隨時隨地找片空地就能玩,規則跟橄欖球差不多,跟一群人打羽毛球沒啥差別,如果正經比賽就需要交錢去俱樂部。”

此外, 今年從護城河到什剎海,處處可見槳板。 水下曲棍球運動員 Hoscar被自己俱樂部的朋友帶進了槳板坑。他們一般會在小紅書上搜比較好的下水點,北京周邊的開放水域,如順義潮白河、上莊水庫。會有先遣隊提前去踩點,看看哪裡比較好停車,有平坦開闊的河灘好下板子。“1200左右買的板子,國產或者二手收的,加上電動充氣泵、救生衣2000元以內。然後就可以一直快樂玩耍。”夕陽是槳板的構圖出片關鍵詞,而水上運動,也帶給她看待城市完全不一樣的視角。

飛盤、槳板的熱度正在退卻,騎行成為當下最當紅的運動。休閒放鬆之外,其流行的理由或許是 實用便利性更高,可以出行、鍛鍊身體,也能改裝、聚會,以及與服飾組合形成自己的搭配風格。

近日,一篇名為《在北京,你已經買不起腳踏車了》的文章刷屏,有玩家認為,“5000以下不要買,玩腳踏車門檻也挺高,2-3萬可以整個不錯的,和摩托車差不多了。”一輛小布最低一萬五以上,部分公路車甚至高至10萬乃至幾十萬以上。相比汽車價位,大部分腳踏車價格仍然在普通人可以承受的範疇。

當前騎行圈 主要分為兩派,一派是便於城市休閒騎行的摺疊車 ,以當下最火來自英國的Brampton小布為主,被推崇的理由包括方便好看,喜歡復古風格,或是追求輕量化三類; 另一派是功能性更強的專業公路車。 有人認為復古鋼架車可以類比追求工藝格調、手工精神的機械錶,碳纖維車則相當於偏科技功能的數碼錶。

曾在三里屯知名腳踏車店“而意”工作,自己也是小布玩家的草莓,深刻感受到了騎行熱度飆升:“之前小布賣不動,2020年第一次疫情爆發就 開始瘋狂排隊預定了,這種狀態一直維持到現在,車店都很少能買到現車。 今年疫情再次激發了那些想買但沒買的人的衝動,上個月天天有人問我哪兒能買小布現車。”

潮流服飾品牌“吉考斯工業”主理人泡泡,則指出了 腳踏車在不同時代的符號意義變遷: “我們作為一個腳踏車大國,可能對腳踏車有一些偏見。八十年代,腳踏車還屬於三大件之一,現在到處都是共享單車,大部分國人可能還是覺得腳踏車是代步工具,不太能夠理解騎行,還是偏小眾。 今天我們應當重新審視一下這個所謂的交通工具了,它可能更多地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 ”他本人入坑的原因是十幾年前玩死飛,身邊有人開始玩摺疊車,隨後瞭解到當下最火的Brampton小布,“鄙視鏈頂端”的Alex Mountain。

在他們看來, 小布也存在著鄙視鏈 ,玩兒改裝車的高於原廠配件,配件也分多種等級,有的追求輕量化全鈦,碳纖維的輪子,還有追求獨特配色的,或是合作款、限定款等等。

這個圈子卷的不僅是配件,更是“越輕越好”。草莓提到:“他們小布拼裝備的, 精確到按克來算,每減掉一克的重量,需要花費幾百上千 。身邊最多的有人花了4萬多,把閘都拆了,就只剩了一個閘。”

普通款可能也要等三四個月,不想等就需要加價。疫情更加劇了進口商品的供不應求。 產能與市場不匹配,使得小布在二級市場上相對保值 。“閒魚上能看到零幾年的車也能賣到一萬塊錢左右, 限量款、聯名款、停產色溢價空間很大,有的車能翻三四倍 。”草莓表示,自己曾經抽到一臺全球限量2022臺的東京奧運限定款,但出手太早,至今想起仍然後悔。

泡泡和他的朋友們組建了一支十多人的車隊,一起環二環,穿過長安街,與角樓合影。他說,最快樂的時刻便是“在自己掌控下體驗這種速度感,夏天傍晚吹著小風,騎著車,三五好友相聚,然後暢快淋漓出點兒汗,然後一起喝點兒冰啤酒,這種感覺就特舒服。”

然而,這個世界上沒有永恆的網紅。即便是熱度驚人的 騎行,或許過一段時間也將冷卻下來 。草莓感知到,冬奧帶起來的“冰雪熱”之後身邊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愛上了陸衝 。《嚮往的生活》裡劉昊然玩陸衝,天貓資料顯示, 國際進口滑板品類銷售額同比有3位數的增長,其中95後和00後是消費增速最快的人群 ,即陸地衝浪的主力消費人群。

小眾運動真的迎來了

千億市場爆發嗎?

小眾運動刷屏,風口順勢而起,多家廠商也逐風而來。

據京東618預售資料統計,京東運動的戶外裝備整體預售訂單額同比增長71%,整個騎行品類預售訂單額同比增長240%,是銷售情況最好的品類之一。統計資料顯示,國內槳板市場年均複合增長率已達11.9%。

如果說飛盤利潤主要存在於培訓俱樂部,“飛盤經濟”更像是一個偽命題;槳板依賴於水域,受限較多;“火到堵車”的“騎行經濟”無法產生場地費用,主要貴在配件; 從相關品類豐富度、閤家歡屬性等方面考慮,露營經濟或許是商業價值最高的一項。

開車店能否賺錢?草莓表示, 車店可能比想象當中“更重資產” ,毛利率並不高,訂貨週期普遍在三個月以上,且有售後服務要求,有冬夏淡旺季之分。他們有自己的直營店和庫房,“一般經銷商都是定完了,車到了就賣了,就沒有現車。”

一種可能是將騎行文化與生活方式相結合,用騎行啟用其他場景,例如“而意”便在店裡售賣咖啡。

有趣的是,玩家們的共同認知均是 上述幾項網紅專案受眾有一定的重合性,從應用場景上來說也是如此 ,很多人選擇自駕騎行加露營,到野外目的地再玩個飛盤,或是玩個槳板。作為生活方式的一種,玩法和拍攝打卡可以彼此融合打通,或許也能夠推動產生一定的消費聯動。

遺憾的是,國內整車出口量佔比很高,但卻未能形成品牌效應。 永久、鳳凰等老牌國產腳踏車品牌未能及時轉型,在這場騎行熱中分得一塊蛋糕。 中國腳踏車協會資料顯示:2022年第一季度,腳踏車行業上游原材料價格同比上漲超過10%,包括腳踏車在內的耐用消費品出廠價僅同比上漲0.7%,企業利潤空間進一步被壓縮。

上述網紅運動爆發背後,“精緻生活方式推手”小紅書或成最大贏家。小紅書上關於騎行的筆記多達94萬篇。平臺釋出的《2022十大生活趨勢》顯示,2021年露營、漿板和飛盤同作為“山系生活”趨勢,其釋出量在平臺上分別同比增長了5倍、5倍和6倍,其中飛盤增長量最高。今年清明假期期間,飛盤相關內容搜尋量比去年同期增長約24倍。

這些運動真的有那麼火嗎?其熱度在一線城市與二三線以下城市仍有區別。有玩家表示,每一次圈層愛好破圈,成為一種流行生活方式,通常都伴隨著炒作與泡沫,很多新湧入的非核心受眾只是短暫地追逐潮流,專注於社交媒體“出片率”,卻未必能夠持續投入時間精力。可以預見的是隨著疫情好轉,城市解禁,季節更替,一批新使用者將會“消失”。 熱鬧過後,仍然是那些最核心的圈層留了下來 ,小眾運動繼續小眾。

綜上,目前 斷言“千億市場爆發”或仍為時尚早。 但無論如何,多項戶外運動集體走紅,意味著國民生活進一步趨向健康化,也意味著需求層次的提升。

人類學者項飆提出了“附近的消失”這一概念,即“對於自己周邊世界,沒有那種要浸淫進去,形成一個敘述的那種願望或能力”。而 騎行或槳板,正在以全新的視角,讓參與者重新“發現附近”,看見自己的城市。

截至發稿前,阿那亞宣佈對北京多個低風險區宣佈恢復接待。橙子再次燃起了重回海邊的希望:“終於重啟了,不用再到處找地兒玩飛盤了。我下週末能去孤獨圖書館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