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直播打擦邊球,風險很高收益很小

語言: CN / TW / HK

不得不說,這幾年直播平臺發展的速度,還是大大超出了小雷的想象。

從最早只有遊戲直播、電臺交流,再到今天的唱歌跳舞、生活日常、社會時事、線上帶貨。不管小雷網上衝浪到哪,基本都能看到平臺上有主播正賣力直播,可以說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主播不敢播的,網路直播已然成為網民最喜歡的娛樂方式之一。

因為活少來錢還快,在網路直播發展的同時,也有不少懶人盯上這塊蛋糕,擠破頭皮也想當個主播。當然,能夠擁有直播才華的人總歸是少數,為了吸引粉絲,總有那麼一小撮人正經事不幹,專門走歪路。

這不,距離國家大力整頓直播行業還沒多久,馬上又有頭部直播平臺整出了新花樣。根據愛企查顯示,近日,廣州虎牙資訊科技有限公司因提供載有危害社會公德內容的網際網路文化產品,被廣州市番禺區文化廣電旅遊體育局罰款2萬元,沒收違法所得913.5元。

(圖源:愛企查)

要知道,自從國家網信辦在今年三月啟動“清朗·打擊網路直播、短影片領域亂象”專項行動以來,為了明哲保身,各路平臺主播或多或少都收斂了一些,直播界真的消停了好一陣子。

結果在這個節骨眼上,居然還有人直播敢搞低俗表演?只能說膽兒是真的有一點點肥了。

根據官方給出的處罰事由,2021年12月1日,該直播平臺的兩名主播在直播跳舞時出現抖胸、臀部扭動、反覆扭動上半身等動作。2月22日凌晨,又有兩名主播直播跳舞時出現咬脣、撫摸胸部等動作,違反了《網際網路文化管理暫行規定》第十六條第九款的規定。

不行不行,小雷一定得好好欣賞...不對是批判一下。

說是這麼說,但是經過一番查詢,小雷發現處罰事由中提起的大部分違規主播目前已經被封禁,只有一位名為“AzZ.帝姬兒”的女主播卻沒有受到影響,並且前天晚上還進行了直播。據說當時不少水友湧入直播間想看熱鬧,但沒說幾句之後,女主播便直接選擇了下播。

嘛,直播是看不到了,幸好直播平臺還有錄播。從虎牙平臺上面的錄播來看,“AzZ.帝姬兒”是一位尺度頗大的舞蹈主播,經常使用多機位模式、多角度切換,搭配上讓人熱血沸騰的服裝,為大家展示了自己高難度的“舞蹈藝術”。那身臨其境的視覺衝擊力,著實是非一般人難以承受!

只能說,不難想象“AzZ.帝姬兒”這38.5W的關注量到底從何而來。

(圖源:虎牙直播@AzZ.帝姬兒)

事件發生後,虎牙平臺的深夜直播引發了不少人的關注。有的網友表示,看直播本來也就是圖一樂,用毫不講理的硬性標準將“咬脣”、“扭腰”等處於中間地帶的行為界定為“低俗表演”真的合理嗎?有的網友則表示,在國家已經出臺相關主播規範的情況下,出現類似的深夜直播就是平臺不負責的表現。

在我看來,一方面,近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文化和旅遊部聯合釋出《網路主播行為規範》,《規範》中對直播從業者劃定了清晰的底線,傳播低俗庸俗內容的主播確實應該按規受到懲處。

(圖源:《網路主播行為規範》)

另一方面,即便直播的野蠻生長時期已經過去,儘管有關部門的打擊力度不斷加大,只要人民群眾還有需求,那在影片直播平臺上,“擦邊球”就永遠都會是排名第一的“流量殺手”。

事實證明,只要在深夜、凌晨時分開啟星秀區,就不難看見不少主播穿著暴露,在舞蹈中做出帶有暗示的動作,要求打賞。在遊戲直播區域,也有女性主播會利用穿著和聲音打擦邊球,甚至在遊戲中發出帶有暗示的聲音,配上時不時整理衣襟、起身更衣的動作,可以說是不論動作、神態還是聲音都在男性觀眾的好球線上。

不僅如此,每到晚上21:00這個直播的黃金時間段,幾個小姐姐甚至還會聯動打起價格戰,開始互相叫價,例如在別的主播刷某百元禮物才會獲得影片+音訊,在我這裡只需刷上六個牌子就能獲得,別人家刷千元禮物才能獲得的入群福利,現在只要兩個就能獲得。

(圖源:鬥魚)

如果說這些直播只是個人行為,只是某些主播整活罷了,那麼部分直播平臺官方舉辦的賽事節目或許就很難解釋了。

只要隨便開啟一個直播平臺的賽事二臺,引入眼簾的就是“百花齊放”的一幕:數個身姿姣好的女主播齊坐一堂,或是脫掉外衣跳個勁舞,或者來一場火爆的檯球比賽,總之是讓不少“老司機”觀眾大飽眼福,也讓這些出鏡的舞蹈女主播們刷滿了存在感。

(圖源:虎說S11)

為什麼“擦邊球”女主播會成為永恆不變的財富密碼呢?根據小葫蘆的統計,目前國內直播市場處於僧多粥少的情況,在熱門遊戲分割槽裡面甚至存在著超過14萬名主播爭搶同一碗飯的情況。在大量主播湧入後,為了打出差異化,部分沒有什麼遊戲實力、雜談能力的女主播就不得不打起“擦邊球”。

此外,除了能夠像“吃播”、“喝播”一樣在短時間獲得超高流量和熱度外,“擦邊球”甚至可以做到讓主播迅速出圈,通過出售音聲、影片等資源快速獲取收益,整體變現方式要比遊戲主播、雜談主播更加直接便捷,這也使得部分知名主播同樣盯上了這條成功的“捷徑”。

在這種情況下,直播平臺本來應該主動承擔起稽核的責任。事實上,早在今年1月末,虎牙曾開展為期1個月的專項整治行動。重點整治網路暴力、散播謠言、炫富拜金、封建迷信、 “飯圈”亂象、“網紅兒童”“軟色情”等方面內容,對直播當中易出格的幾個部位、行為、語言、著裝都進行了嚴格控制和限定。

然而,即便相關規則制定好了,稽核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準確識別直播內容是否違規,人工稽核當然是最靠譜的,但是人工稽核存在一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慢,至於AI稽核倒是可以全天候對內容進行監管,但是不良內容的識別率自然也會下降。

當然這也怪不得虎牙,除了直播平臺,以使用者影片為主的B站、快手、抖音這類影片平臺也在被低俗、謾罵、廣告等不良內容困擾著。隨著平臺的使用者規模不斷擴大,一邊是內容稽核人手不足,一邊是內容稽核尺度難把控,如何做好內容稽核成為了每個平臺急需直面的難題。

可以預見的是,如果這個情況繼續發展下去的話,我們等來的很可能又是一次歷史的重演。小雷相信,沒有人希望再經歷一次平臺集體關停自我稽核的日子,只有主播主動認識到“擦邊球”帶來的流量無法長久,從而努力發展正規的內容直播,整個直播市場才能真正長久發展下去,而不是成為一種曇花一現的娛樂方式。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