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志願填報如何避坑?以技術手段彌合資訊差

語言: CN / TW / HK

自 6 月 23 日起,多地高考成績陸續公佈,正逢高考志願填報季,高考志願填報服務這門生意再度火熱。6 月 29 日,多鯨結合近期熱點話題,發起「高考志願填報服務市場高光背後的『野蠻生長』」直播,優志願創始人耿忠誠、思考樂教育副總裁趙敏、多鯨資本創始合夥人姚玉飛齊聚雲端,共同探討高考志願填報服務市場現狀,以及如何避坑高考志願填報。

在很多人眼中高考志願填報並不陌生,學校、專業選擇是高考結束後的必經之路。加之中國的高考錄取是招分制,行業有其深層的特殊之處。最大的難題便是資訊不對稱。由於很多報考學生面臨學校選擇難、專業選擇難、獲取資訊渠道單一等問題,高考志願填報服務的剛需性極強。

耿忠誠指出,「雖然志願填報是剛需,但利用網際網路技術的志願填報在 2014 年前後尚未形成剛需。」在他看來, 志願填報是值得探索的未知領域,判斷有兩點: 一是相比於諸如電商、教培等主流且熱門的領域,志願填報足夠細分,挖掘空間大;二是很多網際網路大廠,如新浪、網易在當時已開始試水推出志願填報平臺,但主要是為了吸引流量或解決存量使用者的服務問題,並非作為主營業務推出,因此對於創業公司而言,該賽道仍有很多的機會。正是如此,耿忠誠在 2014 年便成立優志願, 基於大資料和人工智慧 + 網際網路技術, 以工具 APP 切入高考志願填報服務領域。

他認為,對於高考志願填報存在的資訊不對稱問題,可以通過工具化的手段進行解決。加上志願填報本身就是一個典型的低頻高併發的業務形態。由於高考志願填報僅在高考結束後的一兩個月密集爆發,高考學生都需要在規定期限內完成志願選擇,而其餘非高考季節卻平淡無奇,固有 「低頻高併發」 的特點。

一方面,志願填報需要老師積累很長時間的資料和經驗。另一方面,志願填報服務的週期很短,往往一年中只有一週左右時間。因此,對於相當一部分專職從事志願填報服務的老師來說,效率非常重要。他認為,通過工具化的手段能夠將老師從海量的資訊中解放出來,運用技術手段提高篩選效率,進而大大提升諮詢服務和志願填報的效率。

「即便專業的、完善的、有溫度的人工一站式志願填報服務必然存在,資料查詢也需要通過短平快的工具化手段進行解決。」 不過他指出,家長更習慣與有溫度的老師對話,而不太能認同與接受看似冷冰冰的網際網路大資料填報志願。

隨後,耿忠誠也丟擲了一個問題:究竟讓教育更加智慧的是「人工智慧」,還是「人工+智慧」?耿忠誠認為, 答案是「人工+智慧」。 教育的主體是人,物件是人,教育行業永遠離不開人。而技術作為效率提升工具和資訊獲取平臺,功能本就是服務於人——無論是家長、學生還是專家老師——而非取代人。

隨著新高考政策的不斷推進與深化,在科目選考的推動下,大部分學生都需要在高一確定未來三年的意向專業及選考科目,再加上志願填報數量的增加,高考志願填報的複雜性增強。 在這當中爆發了新高考選科、志願填報的市場需求,催生以不同模式切入高考志願填報領域的公司, 一類是以培訓和一對一的諮詢為主要業務形態的服務型公司;一類是基於大資料和人工智慧 + 網際網路技術的產品型公司。

思考樂教育則屬於前者。作為一家港股上市的教培機構,思考樂的主營業務是 K12 教學服務。尤其在「雙減」後,思考樂也在探索業務轉型,一方面佈局開拓新的業務方向,例如素質教育;另一方面尋找更契合當前政策的轉型方向,諸如校外課後託管服務等。而高考志願填報也是一大方向。

趙敏表示,作為英語老師,曾遊歷過二十多個國家,瞭解不同國家的思維和文化,資訊差的存在帶來了分享欲。她做過國際專案的推廣和遊學營產品,當中也包括高考志願填報指導。

在做高考志願填報指導的過程中,趙敏發現,很多人「連最常規的基本概念都沒有」,完全是憑感覺做事,而專業的高考志願填報需要成熟的老師進行指導。近年來,她感知到市場對高考志願填報的需求量逐漸增大,對此她預判, 基於「人工+智慧」結合的高考志願填報模式將成為大趨勢。

雖然人工諮詢的優勢在於「有溫度」。在服務過程中,老師能夠通過接觸感知到家庭的教育認知、經濟實力,孩子的智商、情商、逆商等情況,並基於分數對城市、學校、專業等提出方向性的建議,但是人工諮詢的缺陷也很明顯,就是效率低。「我們的老師在高考成績出來後的這段時間裡每天的直播量都很大,諮詢量暴增,經常需要通宵解答家長和學生的問題。」

基於此,趙敏認為, 人工與智慧的結合能夠解決人工諮詢「高頻低效」的問題。 科技手段的進入能夠減少很多重複性、資料性的勞動,進而高效幫助學生匹配志願。

隨後,趙敏提出一個問題, 在「人工+智慧」模式下,是否意味著高考志願填報產品就得到了保障? 耿忠誠就此問題以優志願最近經歷的投訴事件為例表示,資料的真實性很難保證,事實上,每年的招生計劃都有百萬分之一的錯誤率,資料錯誤很難完全避免。

他認為,工具化的高考志願填報 APP 更像是一本智慧的電子字典, 更多起到輔助決策與解決資訊差的作用, 對海量資訊快速進行智慧化分類檢索,也就是把海量的資訊根據城市、地域、興趣愛好、專業傾向等進行規模化縮減,方便使用者從數萬個院校專業組裡找到幾百個適合自己的、可填報的學校和專業。歸根到底,高考填報志願的最終決策者依然是家長和孩子,老師、專家甚至是工具更多是發揮輔助決策的作用。

當前,市面上從事高考志願填報業務的機構五花八門。很多高考志願填報公司選擇以線上線下諮詢相結合的方式,深入高考前後端。有的選擇進校從搭建生涯規劃平臺,滿足高一到高三的升學規劃,再拓展到高考志願填報;有的選擇搭建諮詢團隊,以志願填報 + 諮詢服務並重的代理方式給培訓機構提供服務;有的一開始就專注搭建平臺,給機構提供服務。

面對五花八門的供應商,家長應該如何進行甄別,從而選擇到真正靠譜的機構呢?

趙敏認為 ,第一, 按照最常規的思維方式,優先選擇大型且口碑好的機構, 相對而言,上市企業會更加專業,而且會更在意維護公司商譽。因此,對於這類機構而言,無論在教學還是服務上都做得更好,能夠提供包括心理、學習、輔導、考試等在內的全方位服務解決方案。

第二,在志願填報的重大決策上, 家長有必要針對孩子的性格畫像、未來規劃等,利用大資料手段進行一定的篩選和匹配。 但如果需要支付上萬甚至幾萬的高額費用,趙敏覺得「有點不可思議」。耿忠誠也指出,志願填報行業的均價在三千元左右,一般不會超過五千元,個別價格高的可能會達到七八千元。「從家長的角度來說,花這幾千塊錢是一點不虧的。因為確實能找到一些有水平的老師,他們在志願填報上更有經驗,並且考慮的問題更加長遠。」

趙敏還進一步指出,同一所大學同一個專業錄取的學生存在分差是正常現象,不能認為高分錄取的學生就是「吃虧」。與其斤斤計較分差,不如把思維和格局開啟,規劃好大學四年的學習和生活。

此外,志願填報容易踩的另一個坑是,學生進入大學後發現並不喜歡所填報的專業,或者畢業後發現自己的職業與所學專業無關。如何才能避免這個問題?趙敏認為,老師需要在現實、行業、學科認知,以及未來市場、社會預判等多個層面上具有沉澱,才能給學生更精準的指導。就志願填報來說,家長和學生的資訊是極其匱乏的,而 一個藉助技術手段彌合資訊差的平臺能夠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最後,對於未來要填報高考志願的學生,耿忠誠的建議是,985 大學儘可放心去讀,不管什麼專業都挺好。因為這些大學有選修課程、第二學位,只要想學,大學都有平臺。而普通本科包括職業院校都是專業招生,畢業生也大多進入一線工作崗位,所以建議這部分學生儘量選擇自己擅長的專業。趙敏則提醒家長在教育中不要強加過多的個人意志和期待給孩子,「家長有建議權,但決策權一定在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