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內收入翻倍,2021年淨利潤超3億,國產資料庫頭部公司衝擊科創板|IPO觀察

語言: CN / TW / HK

一些行業人士感慨,很久沒見過這麼賺錢的IT公司。

 |  真梓

封面來源  |  視覺中國

駛入快車道的國產資料庫,終於迎來申請上市的訊息。

36氪獲悉,近日武漢達夢資料庫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夢資料」)正式遞交招股書,申請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

招股書顯示,2019年至2021 年三年間,達夢資料年營業收入分別為3.02億元、4.50億元和7.43億元,扣非歸母淨利潤分別為7754.46萬元、1.32億元和3.48億元。

從收入和利潤可以看出,達夢資料的財務資料遠超出自身所選的《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上市規則》第 2.1.2條第(一)款上市標準。

主要財務資料

報告期內營收翻番,單年利潤超3億,一些行業人士感慨,很久沒見過這麼賺錢的IT公司。

將IT的範圍縮小,作為一家資料庫公司,達夢的成績也頗具代表性——即使國內資料庫已發展數十年,但過去還從未出現過一家以資料庫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此番達夢提交申請,也讓更多人有機會觀察國產資料庫近年的變化。

本文將結合達夢資料招股書和國產資料庫行業背景,解讀其近三年業績吸睛的背後邏輯,並試圖回答當前以達夢為代表的,國產資料庫面臨的挑戰與機遇。

40餘年經驗積累,重點押注關係型主賽道

達夢資料的主要業務包括軟體產品使用授權、資料及行業解決方案和運維服務三部分。

這三部分裡,軟體產品使用授權明顯佔據營收大頭。資料顯示,從2019年-2021年,達夢資料軟體產品使用授權的金額從2.083751億元增長至6.41949億元,佔比也從69.32%漲至86.57%。

主要業務收入構成

再進行拆分,公司的軟體產品主要包括達夢資料庫管理系統、資料庫叢集軟體和雲端計算與大資料產品三部分。

而達夢資料庫管理系統,無疑是公司當前的主要營收來源 。招股書顯示,從2019年到2021年,達夢資料庫管理系統的收入從1.798263億元增至5.921490億元,佔比從86.30%上升至92.24%。

主要產品銷售金額及佔比

從型別上,這款達夢資料庫管理系統(簡稱DM),屬於大型通用關係型資料庫。

36氪此前曾介紹過,當前資料庫行業存在著多種不同型別的資料庫。而根據資料庫所管理的資料結構,可以主要分為關係型、非關係型。

其中,建立在關係模型基礎上的關係型資料庫是目前應用最廣泛、最成熟的資料庫型別。據 IDC 統計,2022 年全球資料庫市場規模將超過400億美金,而其中關係資料庫將佔據80%以上的市場份額。

達夢資料成立於2000年,是國內第一批資料庫公司之一。其高管曾對外表示,公司長期以來一直關注關係型資料庫,近年在此基礎上逐步佈局了其他產品。

將時光撥回40餘年前,達夢資料對關係型資料庫的探索自20世紀70年代末開始。

當時,達夢資料創始人馮裕才教授開始從事自主研發資料庫的原型研究,並於 1988 年研製出國內首個自主版權的國產資料庫管理系統原型 CRDS。此後,馮裕才牽頭成立了國內最早一批從事專業資料庫研究的“華中理工大學達夢資料庫與多媒體技術研究所”,並在2001年-2008年期間,開始從研究所走向市場。

也正是在這一時期,達夢依託研究所研製的DM2,推出了通用關係型資料庫DM3,並一路升級至如今的DM8。

或許正因過去40餘年的積累,產品力成為了目前達夢資料持續強調的優勢。

首先在人員配置上,公司披露截至2021年員工總人數為1095名,研發人員332名,佔當年員工總數的31.35%。另外,在技術先進性上,達夢資料表示直到2022年3月31日,公司共獲得軟體著作權 293 項、發明專利 177 項,擁有主要產品全部核心原始碼的自主智慧財產權。

而對事務關係型資料庫來說,ACID(原子性、一致性、隔離性、永續性)能力,是最基礎也是最關鍵的能力之一。在這方面,達夢資料表示,自身產品經第三方軟體測評實驗室測試,單節點能夠支撐資料庫併發連線超過10萬個;TPC-C 測試模型下,單節點效能可達百萬級 tpmC。

在表明自身產品優勢外,公司引用賽迪顧問和IDC統計,表明自己在市場規模上處於行業頭部。

招股書中顯示的排名資料

而與達夢資料同期成立於2000年左右的,第一批國產資料庫還包括「人大金倉」、「通用資料」、「神舟通用」幾家。

這些公司也主要從關係型起家,達夢也在招股書中列出包括它們公司在內的營收、利潤狀況進行對比。能看到,達夢資料的利潤一直保持在較高水平,營收的增幅同樣較快。

招股書中顯示的同業資料

財務亮眼的祕密:產品毛利率超99%,信創或是市場擴大主因

進一步拆分達夢資料的成本構成,可以發現,資料庫產品的毛利可以達到較高水平——2019年、2020年和2021年,公司軟體產品使用授權(也就是主營業務)成本分別為66.81萬元、170.85萬元和203.81萬元,佔總成本比例分別為1.13%、3.92%和2.92%。

整體業務的成本主要產生在解決方案中,包括外購軟硬體、服務等。

主營業務成本資料

與此對應,達夢軟體產品的使用授權在這三年中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99%以上。

主營業務毛利率資料

再進一步觀察收入、利潤、毛利率等資料的變化細節,可以發現2020年和2021年是達夢資料業績爆發的關鍵時間點。

從更巨集觀視角,這也是整個國產資料庫行業突飛猛進的兩年——在信創浪潮的加持下,不少專注國內市場的資料庫公司,都在這兩年獲得了更多機會。

招股書中顯示,達夢資料在2019年到2021年期間的大多收入來自黨政領域。

尤其在2020年,公司主營業務(軟體產品的授權)在黨政領域的收入佔比達到62.78%——2020年也是一些解讀中,黨政信創進展最快的一年。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從2019年到2021年,達夢資料在金融領域的進展從2.02%的佔比增長至11.99%,這或也和如今金融信創的放開節奏有關。

公司軟體產品使用授權業務收入按終端使用者所屬行業領域分類情況

圍繞信創的重要資訊還包括股東。招股書顯示,被中國電子(CEC)控股的中國軟體,持有達夢資料25.21%的股權。CEC的生態則包括麒麟軟體、達夢資料、飛騰晶片、長城整機等角色——這正是一套完整的信創技術底座。眾所周知,資料庫作為三大基礎軟體之一,需要和底層硬體、作業系統,以及上層應用緊密配合,而和信創生態的廠商建立更多合作,無疑也能達夢資料帶來不少助力。

就在不久前,中國軟體在財報中也曾披露麒麟軟體的財務資訊。

能看到的是,2021年麒麟軟體實現營業收入11.34億元,同比增長 85%;實現利潤總額2.75億元,同比增長 46%;實現歸屬於母公司淨利潤2.68億元,同比 增長 63%。而作為麒麟軟體控股股東的中國軟體,在2021年全年營業收入為103.51億元,同比增長39.73%。

這些現象側面體現出信創生態的業績實力。在整體數量上,達夢資料表示,自己已完成與 3000 餘個軟硬體產品或資訊系統的適配和相容性互認工作。

整體來說,經過過去幾年的推進,如今黨政領域的信創已相對進入平緩期,接下來會是金融、電信、電力、石油等行業的主戰場。接下來信創節奏的推進,或將進一步體現在公司業績中。

未來:行業競爭不減,持續投入是破局點

即使具備長期技術研發經驗和完善的產業生態資源,達夢資料依然在"重大風險因素"中做出提示,認為市場競爭、政策變化、業務結構的延展、人才流失、疫情等因素或將給公司造成影響。

市場競爭或是眼下最值得討論的內容。

2000年,當達夢資料正式開始運營時,國內並沒有幾家資料庫公司。而20年後,隨著網際網路等場景的打磨,以及國內廠商對國外技術的持續學習,目前在摩天輪的盤點中已有超200個國產資料庫浮出水面。這意味著,即使不同廠商的背景、能力不盡相同,達夢資料這類老牌資料庫廠商依然不免遇到更多對手。

有幾類角色尤其值得注意。

首先,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雲廠商會提供包括關係型和非關係型在內的各種資料庫,並結合自身雲的能力服務企業客戶。另外,如今中興的GoldenDB、華為的OpenGause以及螞蟻的OceanBase也在積極佈局信創、開拓局面。再者,在老牌資料庫廠商中,也不乏人大金倉這類同樣由大型國資集團主導的資料庫公司。可以說,當前的國產資料庫市場中,瞄準信創的廠商只多不少。

36氪瞭解到,目前金融信創的大幕已然開啟。從一些券商統計的資料看,2020年啟動的金融信創一期試點,要求信創基礎軟硬體採購額佔到其IT外採的5%-8%;2021年金融信創二期新增100餘家試點單位,信創基礎軟硬體在IT外採中佔比要求提高至10-15%。當然,這些預算既囊括基礎硬體,也包含作業系統、中介軟體等其他基礎軟體,資料庫所佔比例暫不得而知。但預算的放開已然意味著,金融信創正在整體有序地推進。

從招股書可以看出,達夢資料當前已在黨政領域頗具經驗。不過早前也有業內人士表示,對資料庫而言,在單一領域的能力並不能完全複製到其他領域。

比如,從產品角度看,"黨政客戶的業務特點,很少對資料庫7*24小時的執行能力提出高要求,但是對文字處理、圖形化等功能的要求比較高。金融、運營商客戶就會要求高健壯性。"一位資料庫公司高管對36氪講到,不同領域客戶對產品的要求不盡不同,也讓資料庫廠商的行業拓展更具挑戰。

不過,國產資料庫內的競爭只是其中一面。 更大的問題是,國產資料庫該如何打造和國外巨頭一樣的產品能力 ——即使當前金融信創正成為重點話題,但可以看到,有些金融類客戶出於對業務的保護心理,仍然選擇採購國外資料庫產品。

在這一高維競爭中,達夢資料強調,自身推出的達夢資料共享叢集軟體,已在重要的行業領域核心系統實現應用,有希望在近年內達到高階叢集資料庫產品的全球頂尖水平。但它同樣在招股書中提及,如今相較 Oracle、Microsoft、IBM 等國際知名資料庫廠商,公司仍在經營規模、技術(易用性、複雜SQL自適應優化)、人才以及品牌營銷方面存在一定的競爭劣勢。

IDC :2021 年中國關係型資料庫管理軟體(本地部署模式)市佔率排名 (來源:達夢資料招股書)

這或許不是達夢資料一家需要面對的問題。從整個國產資料庫行業的發展來看,也正由於行業發展較晚,使得國外巨頭在上世紀80年代進入國內拿下金融、電信等核心客戶,讓國產廠商長期錯過了這一主流戰場——這也是過去國內資料庫產品難以得到應用鍛鍊的主因。

針對這一現狀,持續投入是唯一路徑。這裡的投入分為兩部分,首先是和金融這類業務要求嚴苛的客戶持續溝通,根據客戶的需求進行共創。36氪從早前有過銀行替代經驗的廠商處瞭解到,對這類專案來說,從打磨到上線或許會耗費三年左右。這期間客戶會提出各種各樣的調整意見,"廠商需要珍惜客戶給的每次機會,持續迭代"。

並且,資料庫作為承載資料增刪查改和分析能力的基礎軟體,在場景繁多的當下依然產生出不少迭代需求,這要求廠商持續進行技術投入。達夢也表示,其與人工智慧結合,利用機器學習技術對資料庫配置引數進行優化推薦和動態調整,合理利用資源提升資料庫效能並減少運維成本等方面,正開展相關技術研究,希望實現國產資料庫的彎道超車。

總而言之,達夢資料作為國內第一批資料庫公司,耕耘行業40年終於提交上市申請,無疑是國產資料庫的又一里程碑。但另一方面,達夢資料在報告期內取得如此耀眼的財務成績,讓人感嘆的同時也引起一些擔憂。"近年國產資料庫確實取得了發展,但技術積累、產品落地、商務拓展上仍有很大提升空間。達夢也走了近40年。如果資本又因為看到達夢的資料,而重現當年Snowflake上市後扎堆投資的現象,可能對這些公司的發展也不一定是好事。"3E資本投資總監劉明偉表示。

換言之,達夢資料如今的財務表現,能否被長期保持,又能否被其他廠商所複製?或許是更值得深思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