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最強LP:一天出資7億

語言: CN / TW / HK

中國半導體首富做LP。

作者 I 戴昌洲

報道 I 投資界-解碼LP

這一次,韋爾股份出資7個億。

投資界-解碼LP獲悉,6月25日,韋爾股份釋出公告,公司及公司全資企業紹興韋豪參與投資上海道禾產新私募投資基金合夥企業、寧波甬欣韋豪三期半導體產業投資合夥企業。

其中,上海道禾產新私募投資基金合夥企業由上海道禾長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道禾長期”)發起設立,募資規模為10.02億元;而寧波甬欣韋豪三期半導體產業投資合夥企業由寧波韋豪通商管理諮詢合夥企業 (簡稱“寧波韋豪”)發起設立,募資規模為人民幣10億元。

至此,韋爾股份已經成為半導體圈最活躍的LP。

又一個超級LP:

一天投兩家GP,出資7億

具體來看,在上海道禾產新私募基金中,韋爾股份作為有限合夥人認繳出資人民幣5億元,出資比例為49.9%;旗下全資公司紹興韋豪作為普通合夥人認繳出資人民幣100萬元,出資比例為0.1%。上海臨港新片區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為有限合夥人認繳出資5億元,出資比例為49.9%;基金管理人暨執行事務合夥人上海道禾長期管理有限公司認繳出資100萬元,出資比例為0.1%。據悉,該私募基金將主要投資於新一代資訊科技、先進製造領域。

而另一家——寧波甬欣韋豪三期半導體產業投資合夥企業,韋爾股份全資子公司紹興韋豪作為有限合夥人認繳出資1.98億元,出資比例為19.8%。寧波韋豪通商管理諮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作為普通合夥人認繳出資200萬元,出資比例為0.2%。寧波市甬欣產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作為有限合夥人認繳出資3.5億元,出資比例為35%。

此外,該私募股權基金中不乏具有國資背景的政府產業基金作為有限合夥人認繳出資,如寧波市鎮海威遠鯤鵬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浙江自貿區(寧波)新動能產業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餘姚陽明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等。

據悉,寧波甬欣韋豪三期半導體產業投資合夥企業聚焦於投資泛半導體產業先進技術、工藝、產品領域,圍繞半導體產業行業龍頭公司產業生態搭建為主的高成長專案。

韋爾股份已經是半導體圈最活躍的LP之一,其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公司斥資6000萬元人民幣參與設立青島海絲民和半導體基金企業(有限合夥)。

彼時韋爾股份已經成立十年,且剛剛在A股上市。為了拓展公司的產品線,韋爾股份參與投資了該私募股權基金,希望藉助該基金及基金參與方的優勢,進行相關產業併購以及投資整合。

而韋爾股份第二筆出資是在三年後。2020年,公司作為有限合夥人認繳人民幣2億元參與投資青島聚源芯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募資總規模為23.05億元,投資方向依然圍繞韋爾股份所在的積體電路產業鏈。

隨著在積體電路領域的不斷深耕,韋爾股份將投資視角轉向了自身業務之外的半導體領域。2020年,韋爾股份全資子公司浙江韋爾股權投資有限公司出資250萬元人民幣參與投資上海韋豪創芯管理有限公司。

公告顯示,韋豪創芯專注於泛半導體產業投資,著力於超越視覺(以影象感測器晶片為核心的投資組合)、汽車半導體(用於車體汽車控制裝置和車載汽車電子控制裝置的半導體產品)、可穿戴裝置、電源及訊號鏈、積體電路製造裝備及材料等五大核心投資賽道。

參投韋豪創芯後,韋爾股份的向外佈局速度明顯加快。天眼查資料顯示,韋豪創芯成立至今約2年時間內共參與投資33起,以早期A輪融資居多。其參投的億級專案有賽美特、安測半導體、愛芯元智、與光科技、泰睿思、普諾飛思Prophesee等,領域涵蓋智慧製造系統平臺、獨立晶片測試、人工智慧處理器晶片研發、光譜晶片研發、半導體分立器件製造、計算機視覺解決方案等。目前,韋豪創芯已經成為韋爾股份深入佈局泛半導體產業的重要抓手。

除自己參投私募股權基金外,韋爾股份還積極尋求與地方政府合作,通過國資的力量賦能,撬動更多資源槓桿。公司參投的寧波甬欣韋豪一期、二期、三期半導體產業投資合夥企業,義烏韋豪創芯一期、二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以及今年三月成立的天津韋豪海河一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背後,均帶有地方政府產業基金的身影。

中國半導體首富煉成記

從2017年初次涉獵投資私募股權基金至今,韋爾股份做LP愈發熟稔。殊不知,當前這家在A股中市值僅次於中芯國際的半導體公司,一直帶著較為濃郁的投資併購基因。而這種基因的由來,又不得不提到韋爾股份的董事長兼創始人虞仁榮。

1966年,虞仁榮出身於浙江省寧波市。自幼聰穎的虞仁榮求學之路順風順水,中學唸的是寧波當地傳統名校鎮海中學,高考考入清華大學,就讀於無線電系。值得一提的是,當下中國半導體行業的領軍人物中有一大半出自虞仁榮當年所在的EE85班。

可以說,虞仁榮讀大學時是生活在學霸堆裡的,但他成績依然優異。不僅如此,或許是浙江人慣有的商業敏感,虞仁榮還做起了小生意,將海淀的卷子拿到教育資源相對欠發達的河北保定去賣。在一眾同學中,早早“發家”。

本科畢業後,虞仁榮進入國企浪潮集團,成為了一名工程師。兩年後,虞仁榮從技術崗轉向銷售崗。六年的銷售經理職業生涯,幫助虞仁榮在電子元器件行業積累了不少貨源與客戶。

在覺得時機成熟後,1997年,虞仁榮辭職下海,成立了自己的銷售公司。九年後,虞仁榮已經成為北京地區最大的電子元器件分銷商,人稱“晶片倒爺”。但虞仁榮又不滿足了,認為“搞研發才是硬道理”的他這回把事業版圖拓展到了晶片設計領域。2007年,韋爾股份的前身,韋爾半導體成立,主營業務分為兩大塊,一塊是半導體設計業務,另一塊則是虞仁榮的老本行電子元器件的分銷業務。

半導體設計研發不易,耗費時間長,投入成本高。為了更快地提升公司的綜合實力,虞仁榮的應對之策便是“買買買”。2013年至2017年,韋爾半導體每一年都有收購專案入賬,產品線從早期的TVC、MOSFET,逐漸擴充套件至SOC晶片、射頻晶片、寬頻載波晶片和高效能IC產品。2017年,韋爾半導體順利於A股上市,更名為韋爾股份。

(資料來源:野村東方國際證券)

上市後的韋爾股份依舊沒有停下收購的步伐,並於2019年做了一樁轟動資本市場與半導體圈子的收購專案——收購北京豪威。這場被外界視為“蛇吞象”的收購,給眾人帶來的詫異感不亞於當年李書福的吉利汽車吞併沃爾沃。原因無他,實在是這二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太過懸殊,北京豪威的資產足足是韋爾股份的五倍!

北京豪威的前身其實是一家名為豪威科技的CMOS影象感測器公司,於1995年由同為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的學長陳大同在美國創立,2000年登陸美國納斯達克。這家公司曾經研發出了世界上第一顆可應用於數碼攝影的晶片,具有劃時代意義的iPhone 4手機用的便是豪威科技生產的CMOS晶片。

縱使索尼、三星等電子巨頭後來者居上,搶佔了豪威科技不少的市場份額,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豪威科技在這一領域還是位居全球前三。2016年,陳大同與北京清芯華創、中信資本等成立北京豪威,豪威科技以19億美元的身價賣給北京豪威。

無論是從體量還是研發能力上看,韋爾股份都顯得“配不上”北京豪威,不過,在清華學長陳大同的幫助下,韋爾股份還是力排非議拿下了這項在外界看來不可能完成的併購。完成併購後,韋爾股份一躍成為CMOS影象感測器巨頭,綜合競爭力大幅增強,成長為國內首屈一指的半導體龍頭企業。

不過,韋爾股份不再完全依賴於直接投資併購成熟的企業,而是自己做LP。一來,投資GP的方式更為靈活多樣,相比直接投資併購,投入資金量較輕,風險也較低。二來,市場中相對成熟的半導體企業投資併購的難度也在逐漸加大。

事實上,近年來具有產業背景的公司做LP已經形成一股風潮。對韋爾股份而言,頻頻出手做LP是維繫增長的良方;而對於那些初創的半導體、智慧製造企業而言,這何嘗又不是一股新的“源頭活水”呢?

本文來源投資界,作者:戴昌洲,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6/49499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