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開始攢錢植髮,又一個IPO來了

語言: CN / TW / HK

中國第二個植髮IPO要來了。

投資界-天天IPO獲悉,本週大麥植髮醫療(深圳)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大麥植髮”)正式遞交赴港上市申請,有望成為繼雍禾植髮後的“植髮第二股”。半年前,雍禾植髮成功IPO,首日市值80多億港元。

大麥植髮創始人李興東,原先是一位整形醫生,2004年開始進入植髮行業。透過大麥植髮招股書,不難看到植髮這門生意極為賺錢——大麥植髮2021年客單價平均2.5萬元,毛利率超70%,最新一年進賬10億元,而主要的花費用在了廣告營銷上。這一幕跟雍禾醫療也極為相似。

這一切,離不開正在壯大的“脫髮”大軍。資料顯示,全國2.5億人每天面臨著“頭髮還好嗎”的靈魂拷問,其中90後的比例逐年上升,北上廣深悉數上榜中國脫髮城市TOP10。正是這一群年輕的男生女生,撐起了一條千億植髮賽道。

客單價2.5萬元,一年廣告花3億

他做出一個植髮IPO

大麥植髮創始人李興東,是我國最早一批植髮醫生。

今年43歲,李興東早年畢業於天津醫科大學。起初他是一位醫美醫生,那還是在2000年的時候,全國專業植髮機構不超過10家,植髮醫生緊缺。於是,李興東萌發了做一名植髮醫生的念頭。2004年,他進入了植髮行業。

其實植髮的原理並不複雜:人們頭部的毛囊都是獨立生長,所以植髮就是將我們身體其他部位的健康毛囊移植到脫髮地帶,不過每個人的毛囊是有限且不可再生的,因此植髮也被外界調侃為“拆東牆補西牆”。

2006年,李興東參加世界植髮學術大會,發現一種成熟的新技術——微針植髮技術,於是引進國內。李興東帶領技術團隊對微針技術進行本土化創新,更適合中國人的毛髮特點,先後獲得10項國家技術專利。

2009年,李興東創立“科發源”品牌,2019年升級為“大麥”。招股書顯示,大麥植髮定位於中高階毛髮診療服務,公司也是行業內首家提供微針植髮的醫療集團,為患者提供全週期的毛髮診療服務。目前,大麥植髮經營著33家醫療機構,另有4家服務機構在建,服務遍及全國31個城市。

那麼植髮這一門生意有多賺錢?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公司的總收入分別為7.47億元、7.64億元及10.21億元。公司毛利率分別達到79.8%、75.9%及70.9%。

資料顯示,大麥植髮的植髮患者數量由2019年底約23800人增加至2021年底約32700人。2019-2021年,大麥植髮的付費患者就植髮服務的平均交易額分別約為30000元、25800元及24700元。其中,大麥植髮2021年,度交易額超過50000元的重要客戶患者比例約8.0%。

不過,大麥植髮十分依賴營銷。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公司的促銷及營銷相關開支分別為3.72億、2.73億以及3.79億元。

根據招股書,中國植髮服務市場規模正在迅速增長,從2016年的人民幣62億元增長至2021年的人民幣173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22.8%,預計將按複合年增長率22.1%增長,到2026年將達至人民幣470億元。

超2.5億脫髮,北上杭深最凶

男生比女生多一倍

不久前,中國植髮第一股剛剛誕生——雍禾醫療。2021年12月,雍禾醫療登陸港交所,憑藉著高達160倍的認購成為了年尾最熱新股,目前最新市值55億港元。

雍禾醫療創始人,是一位只有初中學歷的“北漂”——張玉。2001年,剛唸完初中的張玉從安徽老家來到北京打拼,入職了美容院負責廣告營銷。當時國內植髮仍是一門冷僻的生意,但由於平時的工作,他接觸到了大量關於植髮的資訊,敏銳發現了商機。2005年,雍禾第一家門店開在了北京雍和宮附近,才有了雍禾醫療的故事。

短時間植髮IPO爆發背後,離不開數量越來越壯大的“禿頭”群體。

國家衛健委調查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底,我國脫髮人數超2.5億,相當於每六人中就有一人脫髮,其中男性約1.63億,女性約0.88億。30歲前脫髮的比例高達84%,比上一代人提前了20年,呈現明顯的低齡化趨勢。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不難理解。隨著現代工作節奏加快,上班族尤其是職場90後面臨著比上一代更大的壓力,996 、007頻繁熬夜似乎成為常態,強度高如“程式猿”、“設計屍”等職業的年輕人,不得不面臨一個嚴峻的事實——英年早禿。從髮際線變高到頭頂變成“地中海”,年輕人能靠一己之力挽留住的頭髮,已所剩無幾。

從地域上來看,禿頭大軍扎堆一線城市,百度搜索大資料顯示,北上廣深悉數上榜脫髮城市TOP10,此外網際網路重鎮杭州衝進第三,成都、武漢、鄭州等新一線城市也擠入脫髮的行列。

圖表來源:網易文創/數讀

網友調侃,男生起床後不願意正視枕頭,女生化妝時含淚打掃梳妝檯。倫敦大學人類學教授艾瑪·塔洛曾解釋稱,“頭髮沒了,我們身上的某種氣質或許就會遭遇社會性死亡,大家可能會感到羞恥、尷尬、失去自信甚至過度自卑。”

這種現象在“顏值經濟”當道的今天,變得更為明顯,尤其在男女相親場合,髮量竟成了重要的參考因素之一。“前幾天和朋友介紹的女生相親,對方直接喊我大叔,就因為我髮際線比較高,但其實我的年齡比她還小。”一位男生在相親帖子上分享道。

為了拯救頭髮,這屆年輕人很拼。阿里公佈的《拯救脫髮趣味白皮書》顯示,在其零售平臺購買植髮、護髮產品的消費者中,90後以36%的佔比,即將趕超佔比38%%的80後;而在豆瓣上,一個名為“人人都有好頭髮 - 一起懟脫髮!”的小組上聚集了23萬組員,分享植髮經驗;此外,在小紅書上搜索“頭髮”,會出現高達200多萬條的筆記。

但需要指出的是,除了來自真切的脫髮焦慮,植髮的主力人群還有很大一部分源於提升顏值的需求。此前雍禾醫療在招股書中提到,隨著人們美感提升及對外表期望要求提高,中國消費者開始關注毛髮稀疏、髮際線不完美等相關情況,消費群體快速增長。其中女性群體佔這一領域的大頭,她們一般做髮際線下移植髮手術,比如做“美人尖”可以顯臉瘦。

廣闊的市場需求,養活了一大批植髮機構。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底,全國共有811家植髮相關企業,規模較大的連鎖機構有六家,分別為雍禾醫療、碧蓮盛、大麥微針植髮(原科發源)、新生、瑞麗詩、中德植髮。

千億植髮賽道大爆發

VC/PE殺到,雷軍也來了

不過,植髮賽道對於投資機構而言似乎還是一片藍海。

先說雍禾醫療,公司在IPO前只進行過一輪融資。2017年9月,CPE源峰出資3億元戰略投資雍禾醫療。據瞭解,這也是投資機構首次涉足大陸植髮領域。而大麥植髮的融資經歷也頗為類似,同樣只有2021年2月一輪融資融資,投資方包括森耀投資、上海諾偉其定位等,並沒有見到主流VC/PE機構。

近幾年,我們看到了植髮領域的融資出爐,開始出現了知名VC/PE機構的身影。2018年1月,華蓋資本戰略投資碧蓮盛5億元,並實現控股。對此,華蓋醫療基金主管合夥人曾志強表示,植髮業務兼具醫療的剛需性和醫美的消費升級屬性,很像5-10年前的整形行業,整個行業正處於爆發的臨界點。

不過,做頭髮生意,不止於植髮。現在,假髮也開始火爆起來了。2021年9月,成立於2020年的新銳假髮飾品品牌「LUCY LEE」宣佈完成數千萬美金 A 輪融資,由祥峰投資領投,順為資本、清流資本、高榕資本跟投。而在2021 年 3 月,順為資本還領投了「LUCY LEE」Pre-A 輪融資。

坐擁大批程式設計師粉絲的雷軍,一向關心大家的脫髮問題。在和網友一次直播對話中,他曾表示:“我們現在都要小心,因為植根頭髮很貴很貴,每個人頭頂上都是一棟別墅,所以保護好頭髮很重要。”

另一國貨妝發品牌「生氣斑馬」同樣融資迅猛。去年4月,生氣斑馬完成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由弘毅創投領投,崑崙資本跟投,老股東眾麟資本、尚承投資持續加註。這是生氣斑馬成立8個月以來完成的第三輪融資,此前,生氣斑馬曾獲得來自青松基金和尚承投資的天使輪融資,以及來自眾麟資本的天使+輪融資。

更早以前,還有許多名人也早已加入到“拯救頭髮”的隊伍中來。2019年3月,著名球星C羅以2500萬歐元巨資入股葡萄牙一家大型連鎖植髮機構,並在西班牙馬德里開出旗艦店,一度引發轟動。今年3月,C羅還特意在個人社交媒體上發聲,慶祝名下植髮中心成立兩週年,“治療了超過5000名患者”。

千萬別小看頭髮這門生意,背後是一個尚未爆發的千億市場。資料顯示,僅植髮市場規模自2016年到2020年的複合年增長率就達到23.9%。預期到到2030年,市場規模將增加至人民幣1381億元。

所謂三千煩惱絲,又一條千億級賽道正在開啟。

本文來源投資界,作者:劉福娟,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7/49510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