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十年投資近10億美元,谷歌支援的碳去除計劃公佈前六個專案

語言: CN / TW / HK

多年來,二氧化碳去除(CDR)專案並未真正受到關注。然而,隨著減碳公司Climework完成 6.5 億美元融資;谷歌所有者 Alphabet、Facebook 和 Instagram 所有者 Meta、Stripe、Shopify 和麥肯錫聯手發起一項名為 Frontier 的 預先市場承諾 ,並以近 10 億美元的先期承諾推動碳清除市場。CDR 市場的面紗逐漸褪去。

後者是網際網路支付處理平臺 Stripe 在今年4月份和谷歌母公司 Alphabet、麥肯錫等在內的電子商務及社交網路巨頭公司,聯手發起一項名為 Frontier 的預先市場承諾,旨在加速永久性碳去除技術的開發。這些公司表示,他們將在 未來十年投資 9.25 億美元用於碳去除技術。

預先市場承諾是一種用於為開發產品創造市場的模型,過去曾用於疫苗領域。如疫苗聯盟同意在 2009 年以既定價格購買大量肺炎球菌疫苗,以激勵製藥公司加速為低收入國家開發這類疫苗。

該組織表示要加大對直接從空氣中去除二氧化碳的早期專案的投資,以迴應 IPCC 最近的報告。IPCC 報告強調了二氧化碳去除 (CDR) 專案可能對實現全球氣候目標至關重要。模型預測,到 2050 年,世界將需要每年從大氣中永久清除數十億噸二氧化碳,以實現《巴黎協定》中設定的 1.5 攝氏度的溫度目標。但迄今為止,總共清除了不到 10,000 噸。

Stripe 還將通過其 Stripe Climate 計劃向 Frontier 提供客戶,該計劃允許使用該公司平臺的線上賣家將部分銷售額用於碳去除。

就在近期,Frontier 宣佈,它已代表線上支付巨頭 Stripe 從世界各地的 6家 領先的 CDR 初創公司購買了第一筆捕獲的排放物:AspiraDAC、Calcite-Origen、Lithos Carbon、RepAir、Travertine、 以及Living Carbon。

(來源:pixabay)

Frontier 將保證未來對碳去除技術的需求,消除市場的不確定性。買家將決定他們希望在 2022 年至 2030 年間每年在碳去除上花費多少。然後,Frontier 將彙總這些承諾以設定年度總需求池。通過確保需求池,其方法被接受的初創企業將消除技術風險的重要因素,從而為籌集大量開發資金提供機會。

上述幾家公司使用各種技術從天空提取碳。例如,Calcite-Origen、AspiraDAC和RepAir使用 直接空氣捕獲 ,而Lithos Carbon和Travertine 依靠改善岩石風化來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該小組還向合成生物學公司Living Carbon提供了研發資助,以進一步利用藻類和生物聚合物進行碳去除工作。

直接空氣捕獲(DAC)包括通過化學處理直接從環境空氣中捕捉二氧化碳。如使用一種能夠與二氧化碳反應的鹼性物質(例如氫氧化鈉),或者使用能夠吸附二氧化碳的物質。然後二氧化碳會被儲藏在地理構造合適的地底。

在 Frontier 首次購買的專案中, 去除一噸碳的成本在 500 美元到 1,800 美元之間 。這遠高於每噸 100 美元的價格點。

但 Frontier 的戰略與運營負責人Joanna Klitzke在一封郵件中寫道,“雖然 Calcite-Origen 的技術目前的價格為 1800 美元,但預計隨著規模的擴大,它可能會跌破每噸 100 美元。”最近,Calcite-Origen 還贏得了由馬斯克贊助的 CDR XPRIZE 的第一階段。

Frontier 押注於規模化的發生,公司必須在 2027 年之前交付商定的噸數。但Klitzke還表示,如果其中一些團體沒有達到他們的目標,Frontier 會非常“滿意”。

Stripe 將花費 240 萬美元 從這六家公司購買碳去除,另外 540 萬美元取決於專案是否達到商定的技術里程碑。Frontier 表示,每噸碳去除的價格在 500 美元到 1,800 美元之間。此外,Stripe 是所有六個專案的第一個商業客戶。

(來源:pixabay)

Frontier 的負責人Nan Ransohoff說:“現在,要實現我們的氣候目標,除了徹底減少排放外,碳去除是必要的。今天的採購將為六個新的和有前途的專案提供一個對其技術進行原型設計的機會,但到 2050 年達到千兆噸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除了像第一輪那樣的小規模採購外,該集團還計劃在未來達成更大的、多年期的承購協議,以保持創新渠道的新鮮。雖然Klitzke表示研發不會成為主要重點,但 Frontier 將Living Carbon的技術視為“我們希望看到發展的令人興奮的碳去除途徑”。

此外,Frontier 也指出了從最初一波合同收到的 26 份申請中出現的一些主題。他們發現更多種類的解決方案正在達到或超過其耐用性標準,其應用涵蓋了九種不同的 CDR 方法,包括直接海洋捕獲、生物質掩埋和合成生物學。隨著直接空氣捕獲 (DAC) 應用的出現,每個途徑中的多樣性也越來越多,包括從軌道車上的電化學捕獲到模組化的太陽能金屬有機框架 (MOF) 吸附系統等。

參考資料:

1.https://www.protocol.com/bulletins/frontier-cdr-purchases-stripe-alphabet

2.https://climatetechvc.substack.com/p/-a-new-frontier-for-drawing-carbon

歡迎 農學領域科研從業者 掃碼加群,加好友請備註 “單位+領域+職位” (不加備註不予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