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電商反思:分倉發貨成長期業務調整方向

語言: CN / TW / HK

疫情帶給電商商家的不僅是短期內的物流難題,還有長期的業務佈局調整壓力。

年中大促結束後,護膚品牌悅慕心情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表示,正考慮去華南地區出差並規劃分倉佈局。對於不少電商商家而言,疫情期間發貨難成為了普遍問題,不少商家對第一財經表示,在未來一年內會持續進行倉儲佈局的調整。

一倉發全國到多倉發貨

對於電商商家而言,分倉發貨的需求在疫情期間尤為凸顯。悅慕心情相關負責人表示,疫情期間雖然直播等前端環節可以正常運作,但因倉庫所在區域封控無法發貨,不少顧客選擇退款,疫情期間退貨率有所上升。此外,雖然直播帶貨環節能正常進行,但由於主播帶貨時也只能進行預售,導致銷量相比往常有所下滑。因此,在疫情結束後分倉成為了商家重點考慮的事情。

主營大型健身器材的尚體獸鳥品牌也有同樣的想法。在庫存發貨上,過去尚體獸鳥採取一倉發全國的模式。尚體獸鳥電商總監聶偉對第一財經表示,“地理位置上,上海處於偏中部的位置,往北、往南發都比較均衡,運輸成本相對能接受,所以此前公司在廠家配送上沒有進行多地備倉。經歷這次疫情之後,公司計劃對廠家配送的產品進行多地倉儲備貨。

商家認為,今後在全國多地備倉會成為常態。聶偉對第一財經表示,多倉備貨可以降低一倉備貨的突發風險性問題,還能提升全國各地消費者收貨的速度,改善消費者體驗。

潘多拉大中華區供應鏈總監彭佳諒對第一財經表示,疫情也讓品牌重新考慮供應鏈佈局,思考單一倉庫佈局是否適合未來中國市場的發展,也將探索未來多倉或多點操作的可能性。

服裝品牌馬克華菲電商負責人陳允也持相同觀點。陳允表示,從倉配角度看,品牌計劃在各地建分倉,公司的新零售板塊會將各地分公司的分倉也納入整個大零售體系。

對於建立分倉的成本,悅慕心情相關負責人表示“其實成本不會額外增加很多,增倉會以租賃方式進行,相當於把上海倉庫的一部分租賃費用置換到華南倉庫。前期建立分倉可能會花費更多經費,但是分倉安排好後整體的費用應該差不多。”

聶偉則表示,分倉後會給公司增加10%到15%物流成本,原因是從過去的單一倉發貨變為從總倉發往分倉再由分倉發貨,相當於增加了一次入倉出倉以及運輸的費用。

多渠道發貨

除了異地分倉外,拓寬發貨渠道對於商家而言也是疫情過後會考慮的問題。

馬克華菲的總倉在上海,總倉負擔幾個工作:一是電商貨物進出,二是線下商品B2B的進出。疫情導致今年4月倉庫處於停止作業的狀態,這使得線上訂單無法及時發貨,導致退貨退款率變高。疫情同樣對線下也有影響,4月是夏裝B2B出貨高峰,但是隨著商品積壓、無法發貨,對線下門店的新貨上架也帶來一定影響。

為解決問題,馬克華菲推動國內的上千家門店進行直髮。此外,疫情防控期間品牌加快了與京東服飾的合作,馬克華菲通過聯絡供應鏈工廠將商品直髮到京東自營倉庫,也挽回了一部分訂單。

陳允表示,過去電商庫存和線下門店庫存往往分開排程,近幾年商家不斷協同兩端貨品,線上線下貨品出現了更多同頻。目前馬克華菲所有的線下貨品在線上都會有銷售,最終商品會依據倉庫承載力進行門店直髮。該模式的優勢在於擴大了品牌整體備貨基數,過去電商貨品只在總倉,現線上下上百家門店的庫存也可以被電商使用,習慣在線上的消費者可以選擇更豐富的商品。

聶偉則表示,如果把全國各地的經銷商的庫存也納入進電商庫存將會更高效,同時解決經銷商倉庫商品的週轉問題。

某淨水壺品牌負責人陳琪(化名)對第一財經表示,疫情讓公司看到了佈局的一些弊端,“包括倉庫選址以及物流運力的配備,因為我們現在全部是通過第三方物流,後續可能會調整。”

陳琪表示,線上線下業務的比例也需要調整。“我們實體鋪得很少。如果實體鋪得很多,各個超市都有它自己的線上平臺,消費者也可以通過商超購買產品。但是我們實體其實鋪得不好,導致線下商超裡沒有我們的產品,目前比較被動,這也是業務佈局的一個問題。”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