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下半年的第一個告別:VUE要停運,很多網友卻捨不得它

語言: CN / TW / HK

出品|三言財經

作者|豐收

“所有我想留住的東西我都留不住”,“回頭一看就是我的青春”,這是不少網友對一款APP宣佈停運後的感慨。

就在昨天23:59,2022年上半年的最後一分鐘,VLOG社群和剪輯軟體VUE宣佈將於今年9月30日停運。目前已經停止註冊、會員充值服務,部分客戶端功能也關閉,在各大應用市場也已經查詢不到這款APP了。

官方選擇官宣的時間點很有意思,一分鐘前後便是上半年與下半年的分割,似乎有種從頭再來的寓意在。

3個月後,這款曾經下載量過億APP將徹底埋進歷史的長河。儘管很多人不捨,但VUE押注的VLOG賽道終歸沒能走通。

忠實粉絲滿心不捨

程式設計師暗自“慶幸”

更多人忘了它的存在

在這則告別微博下,大多數網友在驚訝之餘都滿心充滿不捨。

他們很多是五六年的老使用者,他們最多的問題是:為什麼停運了。當然他們肯定看到了官方的理由“由於專案組戰略計劃的調整”。

遺憾的另一側是不捨,“我的所有影片產出都是VUE,相當於程式設計師的python沒有了……”

“有一種心涼了半截的感覺,相當於二次元老宅B站停運了,只能默默祈禱,公司的戰略轉移是指開發新產品……”

更有人稱這是“2022下半年的第一個噩耗,VUE使用者的心碎了”。

數百條的評論中,他們講述自己和VUE的故事,瀰漫的是種濃濃的悲傷情緒。

這是“ 2022下半年的第一個告別 ”,有網友感嘆。

事實上正如一句話所說:一群人的悲傷,是另一群人的狂歡。

能夠看出來在VUE官博下留言的基本都是忠實粉絲,從不到200條的評論數量來看,VUE告別帶來的轟動並不是特別大。

在這些粉絲之外,另一群體卻一邊嘴說著“MMP”,一邊暗自慶幸。

原來VUE也是vue.js的縮寫。而vue.js正是受程式設計師們喜愛的一套構建使用者介面的漸進式框架。

“我還以為飯碗被砸了”,有程式設計師差點就破防。#VUE釋出停運公告#這個話題的建立媒體也向程式設計師們道歉,試圖平息程式設計師們的憤怒。

似乎為了消除大家的誤解,vue.js的作者在今天下午剛釋出了2.7新版本。

不過其實更多人已經快忘了VUE的存在。不少人對VUE的印象還停留在影片剪輯工具上。在這部分人看來,如果沒有這次的官宣告別,他以為VUE早死過了。

從剪輯工具到VLOG社群

VUE曾輝煌過

VUE在2016年上線,創始團隊三位主創以及大部分員工來自豌豆莢(安卓應用市場)。

1.0版本就被超過120個國家和地區的App Store推薦。當時市場上有很多短影片相關APP,比如小影、美拍、小咖秀、秒拍、快手等等。

當時這些APP的工具屬性更強,能夠拍攝影片並進行後期編輯,當然也有一些APP也有社群板塊,能夠讓使用者拍攝後進行分享。

小影的功能大而全,主打是影片剪輯。美拍、小咖秀、秒拍、快手則是拍攝與社群的結合,不過幾者也有不同。

美拍偏向顏值社群,小咖秀是搞笑社群,秒拍則是與微博緊密相連,快手的老鐵、草根屬性很強。

從當時的市場份額看,市場幾乎被秒拍和快手瓜分。

那時短影片和直播開始慢慢展示出爆發力,市場上的相關產品數不勝數。

VUE的特點是它介於大而全的小影以及傻瓜式的美拍之間。VUE弱化了剪輯的難度,它將一段影片拆分稱幾段拍攝,使用者要做的就是分段拍攝後,把幾段拼接在一起。

此外,VUE的濾鏡、配樂、電影感等也受到使用者的喜歡。筆者曾經也VUE的使用者,當時它更是純粹的工具,使用者排好、剪好影片,需要下載到手機,然後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其他平臺。

在當時的眾多同類軟體中,VUE簡潔的介面和出色的拍攝剪輯效果受到一眾使用者的喜歡。

很快VUE便引起了資本的注意,拿到了真格基金、貝塔斯曼、九合創投、愉悅資本等機構的投資。

對於VUE的發展,創始人鄺飛在創業之初就有了自己的想法。早在創業之初,VUE就打算做社群,當時給天使投資人展示的公司願景是,“手機使用者首選的影片創作和分享平臺”。VUE目標就是要成為中國影片版的Instagram。

其實,要從工具到社群的轉型理由很簡單,就是變現問題。只做免費工具軟體是沒有“錢”途的,但做社群還可以搏一搏。工具軟體轉型是必然,但能否成功就不好說了。很多剪輯類軟體都銷聲匿跡了,一閃APP、貓餅等。

2017年,公司開始研究VLOG,到年底時就已經把社群接入方式等設計出來了。

2018年,VUE先是在7月新增了社群功能,後又在12月產品更名為“VUE VLOG”,定位從影片工具正式轉向了vlog社群。

當時鄺飛判斷2019年將是VLOG爆發的一年。事實上,轉型VLOG社群後,VUE的發展一度還不錯,當時社群的註冊使用者超過了1200萬。2018年12月,APP總安裝使用者就突破1億。

2020年9月,VUE VLOG已被騰訊全資收購,作價近5000萬美元,且為全現金交易。

而之後不到兩年,VUE便宣佈停運,VUE押注VLOG賽道宣告失敗。

事實上,目前市場也沒有一款可以稱得上成功的VLOG應用,市場用事實告訴我們短影片最後贏了。

從VUE的失敗中,我們得以再度審視VLOG賽道。

VLOG風口終究沒吹起來

VLOG是影片部落格的簡稱,這是一個舶來品,最早興起於Youtube、Facebook等平臺,主要是分享生活日常。

與抖音等短影片相比,它時長通常更長,平均大概在3~7分鐘或者更長,內容更加具體。

在2018年下半年,VLOG的熱度在國內開始飛漲。其中有代表性的人物是歐陽娜娜。

2018年下半年,從歐陽娜娜與今日頭條合作更新《nabi的日常》、李易峰吳磊等流量明星們紛紛拍VLOG開始。

據悉,歐陽娜娜12期的VLOG在全平臺的點選量超過了7000萬。

為了鼓勵更多人蔘與VLOG創作,微博、B站、抖音等平臺都推出了鼓勵政策。

一時間VLOG成了眾星捧月的風口。但是為什麼後來逐漸沒人再提VLOG的概念了?

首先從創作上看,相比於短影片,VLOG有一定的創作門檻。無論是製作成本、內容、剪輯等都比短影片要難不少,這注定VLOG的作者群體只是一部分人。難以像短影片那樣,基本全民都能拍。

其次,VLOG的選題同質化很嚴重,而且範圍很有限,無非是記錄日常生活,美食、旅行等。作品很難保持長時間的高質量更新。

題材有限,受眾也就很難放大。除非像明星本來就有很大的粉絲群體,不然一個新人很難做起來。

從市場來看,短影片顯然擁有更強勁的發展勢頭。抖音是2016年9月才起步,2018年1月,日活躍使用者數超過3000萬;2018年3月,抖音短影片日活躍使用者數超過7000萬。

從另一個角度看,VLOG的變現模式也並不清晰。

長影片變現模式是會員+廣告,短影片是電商+廣告,而VLOG呢?

國外VLOG的背後,有著成熟的商業變現模式。以Youtube為例,當一個創作者的頻道達到一定規模,Youtube便會為其開通廣告增值服務,據估算,當Youtuber的訂閱量達到十萬級別及以上,基本的生活就能夠得到保障。除了平臺分成還有產品推廣、賣周邊等等。

對於國內的VLOG來說,他們的收入最主要的還是廣告,當然打賞、禮物也能做一些補充。

不過對於一般創作者來說,拿到商業廣告並非易事。對品牌來說,短影片效果來的更快。

創作者賺不到錢就很難堅持下去,單純靠愛發電是很難把使用者量做上去的。平臺也沒有能力一直向創作者輸血,總體而言,VLOG的造血能力不足。

事實上,近幾年抖音、B站等短影片平臺相繼推出免費的剪輯工具,更加擠壓了VUE的生存空間。VUE無論是在工具上還是社群上,都不再具有突破的可能。它的停運是意料之中的。

也許幾年後就沒有再記起VUE,它只是成了風口消停的一個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