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個月裡裁員3萬人!美國科技公司怎麼了?

語言: CN / TW / HK

作 者丨李依農

編 輯丨和佳

圖 源丨圖蟲

追蹤新冠疫情以來美國企業裁員情況的資料(Layoffs.fyi)顯示, 僅5月至6月期間,就有近3萬名科技企業的員工遭到解僱。

數月前,美國勞動力市場還在上演著因“用工荒”引發的“辭職熱”(The Great Resignation)。大量的工作崗位與勞動力空前短缺,使得各行各業的員工紛紛選擇離職和跳槽,以換取更好的薪資與待遇。而眼下,儘管大多數行業“用工荒”的情況仍未發生顯著轉變,但勞動力市場中,科技企業的供需形勢卻似乎出現了180度的大轉變。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馬偉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指出, 裁員潮和“用工荒”的同時存在主要是由於行業週期不一致,加上金融市場帶來的估值變化所導致。 整體來看,美國勞動力市場目前仍然強勁,科技企業的裁員潮暫時還不能代表勞動力市場的萎縮。

國聯證券首席巨集觀分析師樊磊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科技企業的裁員潮一方面與企業對未來整個行業的預期,和對整個巨集觀經濟預期轉向悲觀有關;另一方面,也受到了自身業務結構調整的影響。此外,股票市場的下跌,對科技企業的估值、融資也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

科技企業“裁員潮”持續

自5月起, 多家美國大型科技公司接連發布了裁員和凍結招聘的計劃。

奈飛(Netflix)於近日宣佈將再次裁員約300人。據悉,此次被裁員工的數量約為總員工數量的4%,為最近幾周以來,該公司的第二次大幅裁員。由於奈飛4月的業績報告顯示其2022年一季度全球使用者減少近20萬,為十多年來首次出現訂閱使用者數下滑,該公司此前於5月中旬便已裁減近150個工作崗位。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年初以來,奈飛的股價已大幅下跌超70%。

而奈飛僅是眾多大幅裁員、縮減招聘的科技企業中的一員。加密貨幣市場近期的劇烈波動,使得加密貨幣交易平臺Coinbase在衝擊下,計劃裁員約1100逾名員工。這與其近年來一直積極招聘的做法大相徑庭。該公司的執行長Brian Armstrong警告稱,“在經歷了十多年的繁榮擴張後,經濟似乎正在進入衰退”,並表示或將計劃將其員工數量大幅消減18%。

此外,數字支付公司PayPal、Facebook母公司Meta和Twitter等業界“巨頭”也在不同程度的裁員或放緩、凍結招聘。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此前甚至表示,希望暫停全球招聘並裁減其10%的工作崗位,強調因其對經濟有“ 超級糟糕的感覺”;特斯拉一定要關注其成本與現金流。

大約在三個月前,科技企業的整體就業形勢還完全不同。一名在矽谷工作的谷歌員工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大部分科技公司的業績和股票表現都還不錯;而隨著疫情的開放,各大公司又通過各種政策競爭人才,使得一度出現工資水平大幅上漲,企業到處挖人的景象。

“之前的就業市場很好,很多員工會選擇跳槽。加上通貨膨脹,如果公司不漲工資,可能就會流失更多的員工,員工流失後,招人成本更大”。該受訪者指出,在正常的情況下,薪資大約會上漲5%左右,但今年年初,基本每個人的工資都上漲了8%~10%左右。

該受訪者還告訴記者,近期感受最大的是員工心態的轉變。“現在來看,科技企業的大部分員工基本打消了跳槽的念頭。尤其是在中小型的科技公司,能保住飯碗就很不錯了”,他說道,“大部分公司,包括谷歌在內,基本已經停止招聘,投簡歷也不會有面試機會。即使有,薪酬方面也會壓得非常低”。

勞動力市場“降溫”仍早

從“辭職熱”到“大裁員”,科技企業的轉變似乎加劇了人們對勞動力市場放緩、失業率逐步上升的擔憂。但據近期的經濟資料顯示,美國整體勞動力市場仍然強勁,尚未出現顯著降溫跡象。

美國勞工部此前公佈的資料顯示,美國5月非農就業人口增加39萬,高於預期的32.5萬,前值小幅上修至43.6萬;5月失業率持平前值3.6%,高於預期值0.1個百分點。經濟學家普遍指出,非農報告繼續顯示勞動力市場吃緊跡象。

對於整體勞動力市場與科技企業出現“兩極分化”的現象,馬偉解釋,在疫情期間,線上活動受限,相應的科技企業,尤其是提供線上服務的科技企業的整體狀況反而是相對受益的,甚至規模還有一定程度的擴張,企業的整體估值也迅速提高。但隨著疫情的好轉,更多經濟活動轉向線下,特別是服務業。而服務業的就業主要是中低收入群體,也是美國受疫情影響最大的群體,因此, 服務業部門的“用工荒”問題出現。而科技企業的業績擴張幅度則開始收縮,加上美聯儲加息帶來的整股市下跌,科技企業本身屬於估值波動較大,股價也首當其衝。 多重因素的影響,使得科技企業“背離”勞動力市場整體趨勢,出現“裁員潮”。

不過,隨著美聯儲開始大幅加息,科技公司此番的“裁員潮”是否預示著隨著經濟衰退的可能性上升,勞動力市場也即將出現轉變?

對此,樊磊指出, 整體而言,美國科技企業目前的裁員規模,與美國非農就業資料相較,仍有巨大的差距,還不足以反映或者說影響到美國整個就業形勢及就業市場的狀況。

樊磊補充稱,通脹與美聯儲緊縮政策超出預期,使得經濟衰退的風險確實有所上升。如果經濟走向衰退,毫無疑問也將導致美國的產出缺口向負的方向發展。如果美國連續兩個季度出現負增長,從奧肯定律來看(指來描述GDP變化和就業率變化之間存在的一種相當穩定的關係),就業市場也必然會出現一定程度的惡化。但判斷經濟衰退的概率,目前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

馬偉也強調,美國的勞動力市場目前仍然相當強勁,科技企業的裁員潮暫時還不能代表勞動力市場的萎縮。但美國經濟衰退的風險的確在上升, 這主要是利率提高情況下,通脹居高不下導致的。

馬偉認為,如果美國想要實現控制通脹的承諾,那麼利率必然要升至比現在高得多的水平。雖然(影響)尚未在就業市場中體現,但隨著加息的持續,這或許只是早晚的事情。如果操作不當,預計明年下半年,美國經濟有陷入衰退的可能。

本期編輯 黎雨桐 實習生 林曦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