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成為了運營商推廣5G訊息的最大絆腳石?

語言: CN / TW / HK

不知道大家對5G網路有什麼印象?就我個人來說,5G給我的印象就是實在沒有什麼印象。過去的兩年內我交替使用了大量的4G、5G手機,但在網路體驗上,不同的網路並沒有為我帶來太大的體驗差異,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人多時地鐵站的健康碼依舊是載入不出來。

之所以會有這種5G“感知不強”的情況,一方面是因為現在5G的覆蓋率實在有限,另一方面,5G網路沒有專屬的“殺手應用”也是其中一個原因。畢竟3G的出現讓我們手機可以載入除了WAP之外的大型網頁,4G的出現更是讓短影片和直播成為可能。但5G網路嘛,就目前來說,最大的改變應該是大王卡套餐漲價了。

專屬於5G網路的應用場景缺失讓5G成為了空有技術沒有應用的空中閣樓,而為了能在這種脫離使用場景的情況下推廣5G網路,著急了的運營商們開始絞盡腦汁挖掘5G網路各種應用場景, 前段時間正式商用的中國電信“5G訊息”就是中國電信為了推廣5G網路打造出來的全新產品。根據中國電信的說法,這個“5G訊息”的產業規模有望超過千億級,同時“也被認為是5G時代的殺手應用”,是運營商推廣5G網路的重要武器。

不過這個5G訊息,和5G網路究竟有什麼關係?

01為什麼說RCS是“微信殺手”?

說實話,中國電信推出的“5G訊息”,其本質上是GSMA在2012年提出的富文字簡訊(RSC)簡訊方案,而在2012年,全球首條全球覆蓋TD-LTE網路的地鐵線路開通試執行。換句話說,“5G訊息”之所以叫做5G訊息,更多地還是出於宣傳“5G品牌”的考慮,從技術的角度看,RCS的功能在4G網路下其實就完全可以實現了。

那麼問題來了,一個脫胎4G時代的技術,怎麼就成為了5G的“殺手應用”?以中國電信的5G訊息為例,作為傳統簡訊業務的“升級版”,只要5G訊息在未來能成功推廣,5G訊息將在以下方面“全面領先簡訊”:

1. 使用者可以通過5G訊息傳送文字、圖片、音影片、表情、位置、聯絡人等資訊,同時也支援點對點發送和群聊。

2. 政府和企業可以將服務直接用5G訊息推送給使用者,使用者也可以通過5G訊息的目錄服務功能,以類似應用商店的方式對服務進行搜尋和選擇。

3. 使用者之間傳送訊息不需要另外安裝App,更不需要新增好友,在手機的資訊App裡直接傳送即可,如果5G訊息傳送不成功,手機也會自動把訊息以簡訊的方式發給對方。

看起來是不是有種雲裡霧裡的感覺?而且這個5G簡訊的功能,看起來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沒錯,iPhone使用者所熟悉的iMessage、MIUI和Flyme中的免費網路簡訊,在理念上都和RCS高度相似。它們與RCS在理念上最大的差異在於他們只停留在自己的生態內,不能跨硬體品牌使用。

不同於品牌自己的網路簡訊,RCS由運營商牽頭硬體品牌,以使用者唯一的手機號為索引,實現了跨運營商、跨硬體品牌甚至是跨國家的資訊交流。再加上RCS資訊可以直接訊息投遞到使用者的手機上,在一定情況下可以省略使用者“手機驗證碼”這個步驟,直接進行相關操作。

除此之外,脫胎於簡訊的RCS業務從一定程度上也能對微信程式帶來威脅。以現在簡訊為例,大家手機裡的簡訊通常都是驗證碼和物流資訊。 當RCS業務成熟之後,這些驗證碼和物流資訊可以直接在資訊App中提供對應的互動功能,比如直接點開簡訊檢視派送進度。考慮到簡訊交流比微信更適合陌生人聯絡,RCS在這種場景下顯然比微信更加實用。

02RCS能取代微信嗎?不能

儘管RCS在某些場景下RCS確實可以覆蓋微信的部分功能,在陌生人聯絡方面更是比微信更實用,但和微信等IM軟體相比,RCS服務顯然還有自己的短板。

以中國電信的5G訊息為例,作為一個“微信殺手”,5G訊息有一個天然的劣勢: 它接收免費,但傳送收費,和傳統簡訊保持一致。要知道現在除了那些打擦邊球的電信詐騙App之外,市面上幾乎找不到第二個需要“付費發訊息”的App。

其實我也能理解為什麼電信要對5G訊息收費。畢竟5G訊息本質上還是簡訊,在必要時也會通過簡訊的渠道傳送,因此電信對5G訊息收費其實也無可厚非。但作為消費者,在市面上已經有更好且便宜的選擇的情況下,我想不到任何實用5G訊息的場合。

To C的路走不通,那To B的路呢?很遺憾,5G訊息走To B路線的前景依舊不夠明朗。 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的政企業務需要的是雙向溝通,但RCS在To B業務中卻更強調單向溝通,更多的還是企業向消費者的業務推送。和成熟的微信公眾號生態相比,基於RCS的政企服務不僅成本更高,在使用時也遠不如微信小程式來得方便。

03RCS有未來嗎?

再加上現在的微信早已脫離了IM的範疇,成為了一個橫跨多個類目的應用複合體。即使我們願意使用5G訊息作為日常IM,但RCS依舊無法撼動微信的地位。站在消費者的角度,在聊天應用或工具上,我們其實是不具備完全的選擇權的。你用微信或 釘釘 ,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身邊的親友、同事、上司在用。正因為如此,已經佔據優勢地位的IM應用,很難被後來者挑戰成功。

再說了,以運營商為首的RCS服務本質上也是在削弱手機品牌各自網路簡訊的影響力。 以iPhone的iMessage為例,即使海外網際網路巨頭提供了各式各樣的RCS服務,但在iPhone的強大影響力下,美國市場已就出現了iMessage一家獨大的場景。一邊是手機品牌主推的免費服務,一邊是運營商提供的付費服務,相信使用者心中早已做好了選擇。

從這個角度看,RCS發展受阻其實也是必然的事情。 在使用者粘性方面,RCS服務比不過現有的IM軟體;從品牌推廣的角度看,RCS比不過手機品牌自己的網路簡訊業務。再加上政企類RCS服務在互動上遠不如微信小程式方便,就目前的RCS服務質量來說,我不認為三大運營商的5G訊息業務有多大的生存空間。

只是,作為普通使用者,實際上沒有多少人會希望社交市場上出現壟斷或者寡頭競爭的局面。不管是什麼市場,更加充分的競爭才能給我們帶來更好的產品體驗、更合理的價格和更加有吸引力的功能。

再說了,考慮到在微信等IM的衝擊下,使用者之間簡訊業務已經大規模縮減。只要運營商願意放下對簡訊業務的執念,RCS業務完全有能力打破iMessage等廠商“RCS”的壟斷,實現真正的網路簡訊。因此,不管看不看好5G訊息,不管5G是否擁有足夠的創新性,我都希望5G訊息未來能站穩腳跟,擁有相對固定的使用者群體,此前規劃的巨集大願景得以實現一二。至少,消費者多一點選擇權,有什麼不好的呢?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鋒見”(ID:feng_keji) ,作者:鋒見,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