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入局车险业务,为消费者为利益更为自动驾驶

语言: CN / TW / HK

近日,又有一家车企涉足车险领域。企查查数据显示, 蔚来控股有限公司在2022年1月19日成立了一家名为蔚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保险公司。 从股权结构上来看,这家保险公司由蔚来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了保险经纪业务、保险代理业务以及保险兼业代理业务。

数据来源:企查查

值得一提的是,蔚来汽车此前就曾在官方App上针对新能源车型专属保险涨价,对服务无忧与保险无忧2021版带来的影响发表了声明。在小雷看来, 蔚来此次成立保险经纪公司,正是为了优化当下新能源汽车的保险方案。 要知道,蔚来一向以“海底捞”式的服务著称,可以预见,它未来应该会推出专门针对蔚来汽车的专属保险产品。

车企扎堆进入车险行业

小雷之所以会在文章开头加一个“又”字,是因为 近年来亲身涉足车险领域的车企不在少数,而刚刚成立保险公司的蔚来只是其中之一。

2020年8月份,特斯拉就在上海注册了特斯拉保险经纪公司,注册资本也是5000万元,这家公司的成立可以说是特斯拉在中国保险行业的起点。事实上它从2016年开始就先后在澳大利亚、中国香港以及美国加州启动了InsureMyTesla计划,推出了专属于特斯拉用户的车险服务。

2018年9月份,一直以特斯拉为榜样的小鹏汽车也成立了广州小鹏汽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开始涉足汽车保险领域。到目前为止, 仅在造车新势力当中,就已经有特斯拉、小鹏汽车以及蔚来三家车企涉足保险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 虽然特斯拉、小鹏汽车、蔚来都注册了保险公司,但是它们还需要拿到保险监管部门的经纪业务资质,才算是真正迈入了国内保险行业的门槛 ,这也是特斯拉、小鹏汽车成立了保险公司之后迟迟没有动静的主要原因。

事实上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 它们从科技领域跨越到汽车领域算是一次跨界,而它们从汽车领域涉足到保险领域又算是一次跨界。 对于车企涉足保险领域,股神巴菲特曾经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度总结大会上曾经说过,车企开展保险业务的难度并不亚于保险公司跨界做汽车。

显然, 能否顺利开展车险业务对于车企而言也是一件极具挑战性的事情。 那么问题来了,此前车险业务在第三方的保险公司当中一直都有一套成熟的体系,为什么车企要突然入局车险业务,与体量庞大的保险公司展开竞争呢?

车企为何扎堆布局车险业务

在小雷看来,车企之所以会扎堆布局车险业务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传统车险已经不再适合智能新能源汽车;其二,布局车险业务有利可图;其三,想要发展高阶自动驾驶,车险业务必须要把控在车企自己手中。

1.新能源汽车需要专属车险

此前的保险条款是为传统燃油车定制,其中很多条款并没有考虑到智能汽车时代的新能源汽车。例如,在车险当中有一项叫做“发动机特别损失险”的险种,但是纯电动汽车并没有发动机,因此并不在理赔范围内。

另一方面,电池、电机、电控的成本约占纯电动汽车全车成本的60%以上。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纯电动汽车三电系统遭遇进水故障,那么它将要面临的是更高的维修成本以及二手车残值折损。

从出险频率来看,中国银保信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整体出险频率比传统燃油车高3.6%,家用新能源汽车出险频率更是比传统燃油车高出9.3%。 目前新能源车险的赔付率高达85%,导致整个车险业务都面临着承保亏损的压力。

这样的情况就导致了不仅仅是消费者多花了很多不必要的冤枉钱,就连保险公司也不愿意为新能源汽车承保。因此,在小雷看来,特斯拉、小鹏汽车、蔚来纷纷布局车险业务,是因为新能源汽车时代需要一份专属于新能源汽车的保险。

直到2021年12月14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条款(试行)》正式上线,新能源汽车才有了专属的保险条款。这一条款包含了新能源汽车损失保险、新能源汽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新能源汽车车上人员责任险三大主险和13项附加险,突出了新能源汽车“三电”系统的构造特征。

然而, 这一条款的上线直接导致了不少新能源汽车保费上调,让不少新能源汽车用户怨声载道 ,表示“买电车省去的加油钱都被保险拉回去了”。其中,特斯拉车辆保费上涨幅度平均在10%左右,高性能版本车型保费上涨幅度在20%以内,而小鹏汽车全线车型的平均涨幅也达到了2.9%-18.2%。

新能源汽车需要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这是消费端的需求,而车企作为注重盈利的商家,它们纷纷布局的车险同样也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

2.车险千亿级市场让车企垂涎不止

尽管新能源汽车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疯狂崛起,但是目前传统燃油车仍然主导着中国的汽车市场。易车研究院调研报告显示,2011-2020年中国车险保费收入突破了8千亿元。

随着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高速发展,2021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352.1万辆,同比增长1.6倍。从保有量上来看,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了784万辆,占我国汽车总量的2.6%。同时,根据《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到2025年,我国新能源汽车新车销售量将达到汽车新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有业内人士认为,我国或将提前实现2025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由此带来的新能源车险增速也将超预期。中再产险根据存量传统燃油车的报废期限等测算, 到2035年,预计全行业新能源车险年度保费将提升至2000亿元左右。

在传统车险领域,第三方保险公司有着庞大的客户基础和深厚的行业底蕴,但是在智能新能源汽车领域,小雷认为涉足车险业务的车企与传统保险公司差距并不大。另外,相较于寿险而言,车险的利润也并不高。因此, 车险对于传统保险公司来说就像是一根“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事实上随着新能源车型的到来,车险之于保险公司而言是鸡肋,消费者对车企直营保险的呼声也已经变得越来越强。调研数据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 有购买车企直营车险业务意愿的中国汽车保险用户比例高达66.44%,是不考虑购买车企直营车险业务用户的两倍。

显然, 在新能源汽车时代,车企入局车险行业不仅是大势所趋,也是众望所归。 汽车电动化还只是未来汽车其中的一个技术方面,未来汽车的另一个技术方面同样也需要车企直营保险来做支撑,它就是自动驾驶。

3.自营车险是自动驾驶的门槛

事实上近十年飞速发展的不只是新能源汽车,还有自动驾驶技术。然而, 自动驾驶技术又与续航能力一路披荆斩棘的新能源汽车不同,前者的发展历程颇为坎坷。 在小雷看来,阻碍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并非技术本身,而是长期停滞不前的政策。政策所担忧的又是在人工驾驶转换到自动驾驶这个过程当中的责任划分。

虽然自动驾驶技术也已经经历了十数年的发展,但是在2020年以前全球自动驾驶领域都没有一套明确的责任划分标准。这样的情况导致了许多浮夸宣传的车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误导了消费者,甚至酿成了不少重大事故。

直到2020年9月份,国际汽车工程师学会(SAE)与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更新了自动驾驶技术分级标准,将自动驾驶技术进行了明确的责任划分,才避免了车企滥用“自动驾驶”这一专业术语进行宣传的花招。

我们可以从《SAE驾驶自动化分级》中看到,它将L0-L2级别的系统定义成了“驾驶员辅助系统”,将L3-L5级别系统称之为“自动驾驶系统”。这样的定义也就意味着在L2到L3之间有一条难以逾越的责任鸿沟。 L2与L3级别自动驾驶的区别主要在与事故后的责任划分,而事故发生后的责任说白了就是索赔。

目前的自动驾驶技术正处在责任划分的关键阶段,L2、L3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事故风险不亚于新能源汽车自燃。要知道,在国标的强制要求下,新能源汽车即便是发生了热失控,新能源汽车也必须要为用户争取5分钟不起火的逃生时间,而自动驾驶技术的失效则极有可能会直接导致严重的交通事故。

在小雷看来, L3级既是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瓶颈,也是自动驾驶发展过程中最尴尬的阶段。 车企必须要确保系统在运行过程中的可靠性,但是又容许它在可预知的情况下存在失效接管的可能性。

要知道,即便是在面对自燃率低于传统燃油车的新能源汽车时,传统保险公司都不愿意承担新能源汽车自燃和泡水的风险。因此,一旦智能汽车进入了可靠性存疑的L3级别自动驾驶时代,L3级自动驾驶汽车的这些不确定因素必将直接导致搭载这些技术的车型保费飙升。

为了发展自动驾驶技术,为了降低保险费率,也为了降低自动驾驶事故发生后的处理成本,车企需要把事故风险与责任包揽到自己身上。那么,车企布局车险业务之后会给智能新能源汽车保险带来哪些改变呢?

车企入局,车险将发生质变

尽管特斯拉、小鹏,以及蔚来都已经成立了保险公司,但是真正入局保险领域不仅要获得有关部门的资质,还面临着合规、方案、定价、定责以及多责任交叉等多重难点,导致了它们进军国内车险领域的大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

特斯拉在海外实行的InsureMyTesla计划却堪称智能电动车时代保险的典范。因此,我们或许能够在特斯拉的保险方案上看出未来智能电动汽车格局的些许端倪。

特斯拉官网信息显示, 从今年1月份开始,它已经在美国部分地区上线了新的保险计划,将陆续提供特斯拉自营保险。 由于特斯拉对自家车型了如指掌,并且少了第三方保险公司在中间赚差价,特斯拉自营保险比第三方保险公司价格便宜20%-30%,并且用户还可以按月灵活购买保险。

另外,特斯拉自营保险与传统车险的定价规则截然不同。众所周知,传统车险的定价规则是根据车型的定价、出险次数以及车龄计算出来的,并不能识别车主差异。 特斯拉自营车险则是充分利用了产品的智能化优势,根据车辆的使用时间、里程以及驾驶者的习惯进行设计,针对不同的车主给出不同的定价。

在小雷看来,包括小鹏汽车、蔚来在内,目前绝大多数主打智能化的造车新势力都能够达到像特斯拉一样将保险价格精确到人的效果。因此,有特斯拉在前带路,中国车企入局车险领域也会相对容易一些,而这些都是缺少数据支撑的传统保险公司无法做到的。

在经营模式方面, 和保养、升级一样同为刚需的车险将会成为车企连接车主的第三条线。 要知道,在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车企靠卖车获取的利润已经越来越少,它只能从软件与服务层面“捞钱”。蔚来车企将以车险为入口,打通车主用车生命全周期,培养新的业务模式和增长空间。

车企通过与用户直连互通提升用户黏性和品牌忠诚度,从单纯的汽车制造走向制造、销售、金融服务、理赔维修等一站式服务提供商,车险的刚需、理赔的高频,为车企打造车主服务生态提供了重要抓手。

另外,如今由第三方传统保险公司主导的新能源汽车车险涨价,劝退了不少原本计划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消费者。如果车企在入局车险领域之后都能够像特斯拉一样降低用户购买保险的成本,那么对提升新能源汽车用户的士气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换而言之, 更加合理的车险可能会导致消费者选择某一个汽车品牌的新能源汽车 。因为车险与用户的用车生活息息相关。从来都不是一锤子买卖。更加灵活的车险不仅能够更加省钱,安全保障也更加全面。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