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赴港上市,折戟科創板後京東科技靠什麼翻身?

語言: CN / TW / HK

中國科技圈一眾大佬中,誰的上市敲鐘經驗最豐富?

答案並不是兩位叱吒風雲的馬爸爸,而是一臉憨厚、保持低調,卻已經收穫了四個IPO的劉強東。

近日,繼京東健康和京東物流之後,又有一家京東系企業被爆出上市計劃——據多家媒體報道,京東科技計劃2022年赴港上市,將由美國銀行、中信證券和海通國際負責操辦具體事宜,擬募資10-20億美元。

眾所周知,在劉強東的商業王國裏,素有“三駕馬車”一説:京東零售、京東物流和京東數科,分別立足零售電商、快遞物流和金融科技三大領域,多年來一直是引領京東業績增長的引擎。

過去幾年,京東物流、京東健康相繼IPO,由京東數科改頭換臉而來的京東科技,成為“三駕馬車”中唯一沒有分拆上市的子集團。從這個角度講,京東想盡快推動IPO計劃,完全不讓人意外。

但在經歷衝刺科創板IPO受阻、業務模式大調整、核心高管出走等一系列衝擊之後,我們不禁要問:京東科技真的找到自己要走的路了嗎?

折戟科創板這半年:去金融化是京東科技首要任務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京東科技第一次和上市聯繫在一起了。

2020年9月,京東數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京東科技的前身京東數科,正式向上交所提交IPO申請,擬登陸科創板。彼時,京東數科已成立七年,經營模式經過從數字金融到金融科技,再到數字科技的轉變,在業內已經具備了一定的市場地位,上市順理成章。

但這個估值高達2000億的超級獨角獸,未能成功拿下二級市場的入場券。去年3月份,京東數科宣佈撤回IPO申請,上交所也決定終止審核流程。

值得一提的是,京東數科撤回IPO申請只是去年年初科技企業終止上市潮的其中一個縮影。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翻查的數據顯示,截止3月31日,共有32家企業宣佈撤回科創板IPO申請。除了京東數科之外,還有摺疊屏巨頭柔宇科技、“AI四小龍”之一的依圖科技等明星獨角獸。

科技型企業大規模終止IPO,原因無非兩個:一是IPO審查從嚴,證監會有意加強市場監管,對申請上市企業的財務數據也提出了更高要求;二是受市場大環境、相關政策影響,相關企業管理層動盪、業務變動過大,不得不重新調整上市計劃。

對於京東數科來説,後一個因素,明顯影響更大。

根據京東數科當時遞交的招股書,其主要營收來源中,金融科技相關業務所佔比例極高。數據顯示,報吿期內京東數科一共服務超過600家銀行、保險、基金、信託、證券機構。從營收佔比看,這600多家金融機構帶來的數字化解決方案收入佔總營收比例高達41.48%,是京東數科第二大營收來源。

雖然商户和企業數字化解決方案為京東數科貢獻了52.37%的營收,是最重要的現金牛,但這是建立在100多萬家小微商户、20多萬家中小企業和超700家大型商業中心的龐大客户羣基礎上的。 換句話説,要論單個客户創收價值,銀行、基金等金融機構才是京東數科最重要的金主爸爸。

然而,過去兩年科技金融行業的大地震,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先是官媒下場狠批互聯網金融機構鼓勵超前消費的行為,再到螞蟻集團上市計劃被叫停,京東金融也因為爭議性廣吿被媒體和網友口誅筆伐……這一系列負面事件,都深刻改變了京東數科的命運。

(圖片來自京東數科招股書)

有鑑於此,過去一年京東數科通過各種手段,致力於降低自己身上的金融屬性:從改名到高管大洗牌,再到業務模式調整,京東可以説是用盡了十八般功夫。

早在1月31日,京東集團宣佈將京東數科和京東雲與AI事業部進行整合,組成全新的京東科技子集團,正式取代京東數科成為京東對外輸出技術服務的核心平台。

客觀來説,京東數科撤回科創板IPO的最直接原因,正是這一次改名及業務重組。但站在京東的立場看,改名只是開始,撤回IPO申請也是意料之外——在當時的輿論、政策環境下,京東數科的上市之路註定不會平坦,還不如來一次大刀闊斧的改革為日後發展鋪路。

雖然京東數科早在2018年就宣稱將金融科技戰略升級為數字科技戰略,但在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來, 直到去年1月份這一次改名、併入京東雲及AI業務,京東科技才算真正走上產業數字化改革之路。

在改名、撤回IPO之後的幾個月裏,京東科技也開始了一輪大規模人員調整,進一步淡化自身的金融色彩:

原京東數科CEO陳生強退居二線,時任京東集團首席合規官李婭雲代掌帥印;被譽為“白條之父”的京東科技金融機構負責人許凌也轉崗至集團CSO業務部,擔任戰略規劃部負責人,原京東金融科技羣二級部門企業金融業務部負責人李波接替了許凌的職務。

據悉,李波具備傳統銀行系統超20年的工作經驗,對於行業法規、監管制度有深刻了解。總而言之,京東科技的一系列工作都在向合規化方向靠攏,儘可能降低科技金融業務可能給自己帶來的風險。

(圖片來自UNsplash)

經過這一年的調整之後,京東科技的金融含量大大降低,的確為重新上市掃清了障礙。但是從自身發展角度上講,業績承壓、成本高企、轉型陣痛尚未過去,現在真的是上市的好時機嗎?

我們不禁要打個問號。

成本高企、業績不穩,京東科技靠什麼打動資本?

對於上市傳聞,京東科技官方迴應是“不予置評”。但根據證監會官網上的公吿,京東科技已在1月21日遞交了《境外首次公開發行股份審批》申請,目前已經進入資料接收流程。

在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來,不予置評的官方迴應,或許意味着京東科技想對上市相關事宜保持低調、謹慎。有折戟科創板的前車之鑑,保持低調對京東科技來説不是壞事。

畢竟雖然已通過改頭換面、降低金融業務含量規避監管風險,京東科技在盈利模式、成本控制上,還有很多難題需要解決,想征服資本市場並不是那麼容易。

一方面,京東科技的運營、研發成本高企,給營收帶來了很大壓力。

根據京東發佈的財報數據,自從2017年提出向技術化轉型的策略以來,過去4年多的時間裏京東體系已經累計投入了近750億資金用於技術研發,物流和數字科技是主要的燒錢大户。此外,併入京東科技的雲計算和AI業務,也都處於爬坡階段,同樣需要持續燒錢搞研發。對比此前提交給上交所的京東數科招股書,其2019年最新營收略超180億,在龐大的研發投入面前盈利壓力不容忽視。

(圖片來自UNsplash)

好在,鉅額研發投入背後,我們還是能看到京東在數字技術上的進步。在去年11月召開的京東全球科技探索者大會上,京東就對外公佈了近百項最新數字化、雲技術成果,其中不乏量子計算、量子通信和傳感技術等AI、雲計算領域的高端技術。

但另一方面,有了好技術,怎麼轉化為收益——即提高京東科技的商業化水平、擴充金融機構之外的新客源,也是一個無法迴避的難題。

在京東數科時代,根據官方數據,截止2020年上半年白條、金條相關的金融科技業務收入佔京東全部科技服務收入的42.89%,較上一財年同期的37.74%進一步提高。雖然京東科技此後沒有公佈新的營收數據,但在實施降低金融業務比例、弱化金融科技屬性等一系列操作之後,其收入必然會受到很大影響。

至於被併入其中的京東雲和AI業務,也難以掩蓋所有問題。根據Wind統計的數據,在剝離京東集團、併入京東科技時,京東雲和AI業務總估值僅約為24億美元,這一體量不及京東數科上市前估值的10%,差距相當明顯。

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認為, 京東科技在“後金融時代”要想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獨立發展和良性增長,就必須走出舒適圈、挖掘新增量,特別是打好雲服務和AI這兩張牌。

劉強東早在2018年將京東數科定位從金融科技調整為數字科技的時候就説過,京東要成為一家以技術供應鏈服務公司:

“我們不是一家電商公司,而是以供應鏈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企業。”

事實上,雲服務和AI產業都還有很大的增長潛力,但競爭也很激烈。根據國際數據機構IDC發佈的報吿,截止去年上半年,中國IaaS和PaaS公有云市場規模合計為95.46億美元,同比增長48.6%。在頭部雲服務商中,阿里雲和騰訊雲分別佔據37.9%和11.2%的市場份額,穩居前兩名。

在阿里和騰訊身後,華為雲、天翼雲坐席雖常有變化,但基本也都穩居前列。加上正在發力的百度雲,以及在去年高調宣佈進軍雲計算市場的字節跳動,雲服務賽道是變得越來越擁擠了。

要搶做中國的第五朵雲,京東還有機會嗎?

(圖片來自IDC)

避阿里風頭,京東科技需要另闢蹊徑

根據Gartner在去年4月份發佈的全球雲計算IaaS市場追蹤數據,截止2020年京東雲市佔率排名中國第五,趕超亞馬遜。要論增速的話,京東雲在前十名的雲服務廠商中位列前三,展現了不俗的發展速度。

但在頭部雲服務廠商——尤其是宿敵阿里的壓倒性優勢面前,這個表現還遠遠不夠。

正如前文所説,阿里雲在國內基礎雲/公有云市場的先發優勢幾乎無可撼動,市佔率也遙遙領先。京東也好,躊躇滿志的字節跳動、百度也罷,這些後來者都很難撬動阿里的統治地位。在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來, 京東科技要想彎道超車,必須避阿里鋒芒,找準發力點:比如促進雲計算與AI的結合、協同發展,以及發揮京東在實體經濟上的優勢。

一方面,京東科技有為京東自營零售、物流體系服務的經驗,具備差異化、場景化優勢。以數字技術服務實體經濟是京東、阿里、騰訊等各個雲服務巨頭共同的努力目標,一直強調自身實體經濟成色的京東自然不可能甘於人後。

比如AI、雲計算對實體零售業的改造,就為京東自己帶來了不少驚喜。在去年的618期間,AI技術為支撐的C2M反向定製體系幫助京東實現了1000個新品類交易額同比增長100%的目標,還有100個新品類銷售額實現破億。但在未來,京東科技需要和京東進一步“解綁”,開拓更多外部客户。

和立足公有云的阿里不同,京東雲對自營零售體系的輔助效果肉眼可見,具備為其他零售客户提供針對性服務的基礎。其他諸如智慧物流、基建、倉儲等領域的場景化服務,同樣是京東科技不容忽視的機會。正如京東科技京東雲事業羣總裁高禮強所言:

“京東是採銷模式,這就意味着京東與品牌商、製造企業之間有很強的連接關係,能夠掌握第一手產業經驗。”

而這些經驗和針對性服務,正是企業客户所需的。

(圖片來自Pixabay)

另一方面,主打雲技術+AI的智能雲產業,在過去幾年取得了長足發展—— 將AI和京東雲業務一起併入京東科技,正好體現了京東對這個市場野心,以及促進這兩大前沿技術融合的決心。

在去年7月份召開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京東就向外界展示了其最新研發的AI技術全棧產品及數字化解決方案,這是京東在雲計算和AI技術協同發展上的最新嘗試。同樣在這次大會上亮相的京東智造雲項目,則肩負着京東科技在AI+雲計算領域進行商業化探索的重任。

根據京東官方的説法,京東智造雲已經在長三角地區實現商業化落地,起到了幫助企業實現智能生產、柔性生產、壓縮成本的作用。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京東雲起步較晚、市佔率也無法和阿里、騰訊相比,但算力基礎一點都不差。數據顯示,京東雲目前擁有超200萬個Docker容器,是全球規模最大的Docker集羣之一,可以保證超強的算力運行。優秀的算力,是支撐京東科技進行雲技術和AI技術融合研發的基礎。

(圖片來自京東科技官網)

當然,京東科技在雲和AI的融合方面還可以做得更好,其服務範圍也有更大的延伸空間——尤其是在城市基建、政務平台服務方面。

根據官方數據,京東目前服務的城市公共服務機構數量為40+家,規模並不算大。去年年底成功登陸港交所之後股價持續大漲的商湯科技,就靠着和公共服務機構、地方政府合作的智慧城市業務撐起近50%的營收,展現了該市場的龐大潛力。

京東和商湯科技在業務模式、服務範圍上固然有很大差異,但它們的追求是相似的:打造現代城市的“智慧大腦”,通過雲計算和AI等科技手段促進城市管理體系的數字化升級。以商湯科技等AI巨頭為藍本,京東科技在相關數字基建領域,還能找到很多新增量。

寫在最後

1月24日,京東科技和蕪湖市人民政府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為後者打造本地數智化管理平台,以及促進蕪湖市智能家電/家居產業的發展。在當天舉行的安徽國際國際家用電器暨消費電子博覽會上,蕪湖市經信局局長瞿輝談到了京東科技給蕪湖家電產業帶來的幫助:

“安徽已經將智能家電產業列為全省‘十四五’階段重點發展的十大新興產業之一,我們希望能借助京東集團深厚的技術積澱,合理推動當地智能家電/家居產業邁上發展新台階。”

價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在此前的“覆盤2021”系列中曾説過,在線上流量枯竭、反壟斷政策趨緊等一系列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中國科技、互聯網企業的未來必然要回歸到“科技為王”時代。

從這一系列合作中可以看到,京東科技一直在致力於開拓新戰線、尋找新的增長空間。和政府機構攜手,加大在數字產業的佈局,也會是其日後的重要發展方向。而作為京東這個龐大商業帝國在科技領域的排頭兵,京東科技的發展前景,自然值得我們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