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年輕人在春節搞副業,一天能賺四位數

語言: CN / TW / HK

這屆年輕人有多愛副業?

獵聘 大資料研究院釋出的《2020 年 90後職場人洞察報告》,90 年到 94 年出生的職場人中,49.26% 有副業;在 95后里,50.25% 有副業。

運營社在小紅書的搜尋框裡輸入「搞錢」,能夠得到 109萬+ 篇筆記,對比之下,運營社用「談戀愛」一詞只搜出 41 萬+ 篇筆記。

“其實副業和主業不一樣,沒有那麼穩定。但是各個假期,尤其是春節這種長假,絕對是大多數搞副業人士賺錢的黃金期”,一個做著兩份副業的使用者這樣告訴運營社。

他們有的人上門照顧那些春節返鄉人士的寵物,有的人借微信紅包的熱潮設計起了紅包封面,有的人為別人占卜一年的運勢,還有的人走到街頭巷尾買書法春聯……

這些人的副業各不相同,但是都在春節期間賺得盆滿缽滿。

今天,運營社就講述那些春節裡的「神奇職業」。

01春節裡的神奇職業

1)伴寵師

春節期間,不少人從「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回家過年,但是他們的寵物往往無法被一同帶回去。

在這種情況下,幫助主人照顧寵物的「伴寵師」等職業應運而生。

小張原本是某教育旗下的一名英語老師,已經在 X星派(伴寵師聯絡平臺)上做了 2 年的伴寵師。

運營社從小張那裡瞭解到,一開始,伴寵師的業務主要是指,定期上門為寵物提供新鮮的食物和水,定期遛狗、清理寵物糞便等。

“我們一般按次結算,春節期間,上海這邊的單次費用在 80-150 不等,視距離和寵物數量而定”,小張透露,“但是隨著業務範圍的擴大,如果工作內容更加豐富,費用也隨之上漲”。

一方面,很多使用者將寵物當成自己的家人,注重 ta 們的身心健康。

伴寵師除了保證寵物的基本生活需求以外,還需要花費精力陪伴和寵物玩耍,為寵物提供「特殊服務」。

小張提到,她之前服務過的一隻貓叫做 Lucy ,Lucy 很喜歡被拍屁股。於是,Lucy 的主人就要求伴寵師每次上門服務的時候,增加 30 分鐘「拍屁股」服務,這樣一來費用也就隨之增加 30 元。

另一方面,隨著伴寵師這一兼職越來越普及,更多的寵物主開始購買這種服務,其寵物品類也就越來越多。

運營社在各大「接單平臺」平臺瞭解到,現在伴寵師接的單子,一般分為兩種:常規寵物(貓、狗、兔子等)和異寵。

異寵包括鳥類、烏龜,甚至還有蜥蜴、蜘蛛等。

“對於蜥蜴、蜘蛛這類異寵,主人往往會選擇寄養到對應的寵物醫院去,如果找伴寵師,價格非常高,一次 200 到 500 都是很常見的事情。”

儘管單次價格不低,但是小張表示,自己並不會把「伴寵師」當成主業,“伴寵師的收入不太穩定,春節這個月收入 1W-2W 很正常,但是平時收入很少,根本不能負擔自己的生活開銷。”

2)紅包設計師

對於插畫師來說,春節期間接的最多的單子,就是各種各樣的紅包封面。

自稱是一名「獨立藝術工作者」的 Fennie 靠畫畫生活,在小紅書上小有名氣。

Fennie 告訴運營社,自己有獨立的淘寶店,並且在淘寶店裡售賣自己的畫作周邊,比如 AirPods 的保護套藝術款,再比如各種精美的插畫明信片周邊……

但是從銷量上看,這些周邊的銷售情況比較一般,賣得最好的 AirPods 保護套「一池清水」,在當月也只售出了 5 件。

和生意平平的周邊相比,其店裡的兩款紅包封面就暢銷得多了——封面「虎虎生威」和「如虎添億」上線十天,銷售量就達到 600 單左右,平均一天能賣出 60 單。

但 Fennie 說,和淘寶相比,她設計的紅包封面在小紅書上更受歡迎。

Fennie 告訴運營社,她最開始在小紅書上釋出自己設計的「紅包封面」樣式,吸引了很多使用者前來詢問。

拿最新的一條筆記舉例,那條筆記不僅收穫了 2000 多個贊,還有 2000 多條求該紅包封面的評論,其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隨著熱度激增,小紅書官方邀請 Fennie 開通紅薯店鋪,「虎虎生威」和「如虎添億」這兩款紅包封面在紅薯店鋪上線不到 3 天,銷量就達到近 500 單,平均下來每天將近 200 單,收入近兩千塊。

如果將二者的收益結合起來,按照這樣的速度,月入近十萬真的不是夢……

3)萬事屋主人

“無論是做伴寵師、設計紅包封面還是幫使用者占星,在一定程度上還是有門檻的,而我除了時間,啥也沒有,啥也不會。”一個萬事屋的主人這樣說道。

因此,對於那些在春節期間很閒,又沒有一技之長的年輕人來說,萬事屋就成了一門好生意。

他們在閒魚或者各大社交平臺上開一家「萬事屋」,自稱是工具人——線上幫忙的人。

他們還會在自我介紹中清楚地展示自己的作用:

雖然幫不上大忙,但是可以幫一切自己能幫到的小忙,價格往往隨使用者心意,5 塊起拍,視任務情況進行加價。

「萬事屋」的業務範疇非常廣泛而神奇,一方面其常規操作包括為使用者提供讚美和決策、幫使用者砍一刀,甚至還有陪使用者閒聊,監督使用者寒假學習等等……

另一方面,不少萬事屋的主人還會根據自己的專業技能開設進階服務。

比如,小陳是一名新聞系的大三學生,她的萬事屋的主要收入來源除了幫人砍一刀、幫忙做做決策以外,還有幫人潤色論文這一項。

“每次到期末,就有很多人找我為他們修繕論文,主要還是負責修改病句,調節閱讀節奏,讓內容看起來更加流暢”,小陳這樣說道。

“但是有的時候也會有麻煩,我是文科的,很多理工學院的論文,我就愛莫能助了。也不是完全做不了,主要是太費勁了,畢竟錢也不多,1000 字大概就 20-30 塊吧。”

小陳告訴運營社,自己很喜歡萬事屋這份兼職,雖然賺的錢不多,但是長久下來也積累了一批老客戶,積少成多,平均一個月下來也有近一千塊。

02 搞副業真的那麼香?

隨著副業風潮的興起,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尋找新職業,但是不少人發現,在做副業的路上,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坑。

其中最容易踩坑的地方是「副業培訓」。

踩過坑的使用者告訴運營社,“現在市面上的副業培訓,差別很大”。

有的副業培訓類似知識付費,其內容是已經錄製好的影片或者 PPT 。雖然這種課程缺乏針對性指導,成效比較有限,但是價格也不算很貴,大概幾十到幾百不等。

有的副業培訓價格很高(類似占星師一對一培訓),這種培訓內容既包括了知識傳授,又包括推薦客戶和崗位,如果使用者真心想要入行,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但是,很多副業在廣告上宣傳包教包會,學完以後可以月入幾萬、十幾萬,這種說法是非常誇張的。這種課程往往還會因為沒有時間打磨內容,出現前面通俗易懂,後面晦澀難以理解的情況,最後使用者沒有學會,可能還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學習能力有問題。”

如果使用者想盡量避免踩坑,安心發展自己的新職業,可以從以下兩方面進行考慮:

首先,觀察市場供需關係。

想要做找到一個能做起來的副業,一定要考慮市場需求量。

拿伴寵師舉例,這個新職業能夠發展起來,並且蒸蒸日上,主要原因在於「在一線城市養寵物的打工人越來越多」。

一份名為《 90後獨居青年生活真相》的報告顯示,超過 7 成的「獨居 90後」表示自己飼養了寵物。

“伴寵師需求旺盛,但是這個領域的人才招聘比較難。因為伴寵師的職業要求並不低,薪水卻一般,我們平臺的很多伴寵師都是兼職在做。”總部位於上海的一家寵物服務平臺現在的招聘負責人在接受北京日報採訪的時候這樣說道。

在這種「供不應求」的情況下,伴寵師也就成為了很多人副業的第一選擇。

其次,從自己的愛好出發。

這一屆年輕人,大多有自己的愛好,在不知道如何開始一門副業的時候,從自己的愛好特長著手,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向。

比如隨著國潮興起和國風動漫的流行,有的人被「身披鎧甲的勇士」吸引,於是走上了「手工鑄甲」的道路,成為一名鑄甲師。

比如,有的人因為愛好手辦、玩偶,就慢慢摸索著成為一名「玩偶醫生」,也就是玩偶修復師。

據 36氪報道,玩偶醫生在近兩年成為了一個非常暴利的職業,一個玩偶清洗就要 1195,充棉需要 760,相對便宜的頸部修復也要 200 塊。在這種市場行情下,有的「玩偶醫生」單月客戶數量甚至能達到 20 多個,月入幾萬很正常。

再比如,隨著地攤經濟的興起,在春節期間有不少毛筆字寫得好的人走到街頭,為大家寫對聯和福字等……

03 結語

現在,不少年輕人在找工作的時候,往往會面臨這樣的選擇:

一邊是有口皆碑的傳統熱門職業,但是可能不是自己感興趣的方向;另一邊是和自己興趣相符的新型職業,但在收入和穩定性方面尚不明朗。

無論使用者選哪個,似乎都要面臨不確定性的考驗。

在這種情況下,以收入穩定的傳統職業為主業,以自己熱愛的新型職業為副業,成了年輕人找工作的最優解。

但是,不少內行人也提醒剛入行的人,要回歸理性,“做副業並不代表著你能輕而易舉月入過萬,恰恰相反,很多副業一開始只有投入沒有產出,往往需要堅定的熱愛才能走到最後。”

如果只是因為被“搞副業月入十萬”這種培訓機構的宣傳語洗腦,才走上副業之路,那麼踩坑是在所難免的。

總之,不要低估自己搞副業的難度,也不要高估副業帶來的收入。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運營研究社”(ID:U_quan) ,作者:於麗言,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