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百萬播放的裸辭UP主決定重新找工作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LinkedIn(ID:LinkedIn-China) ,作者:貓哥,責編:普拉達,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我之前是做內容觀察行業的。2020年初,同事們覺察出了一個現象:

各大平臺首頁,“自述裸辭”的內容越來越多。

“大廠”、“裸辭”、“做影片”,它們連在一起,就像牛皮癬廣告一樣,貼上了幾乎所有人的APP推薦列表,貼上了996er們崩潰的後腰。

一個同事苦追幾位up,做了專訪。一位95後、出身南方農村的前大廠姑娘這麼說:

沒想到當博主這麼容易,做號兩個月,推廣費已經超過老東家的月薪。

妹子之前的收入是兩年四十萬 (稅後約每月16k+)

她的粉絲才剛過了十萬。

我另一位94年的朋友,攢了一年生活費裸辭做影片,小半年,憑多個百萬播放成為了B站分析區知名IP,官方簽約,酒足飯飽。

2020年底,我也裸辭了。那時疫情已經摺騰了一年,加班太累、太累,我沒想過做博主對毫無影片經驗的我來說會是一條路, 只是單純地以為,生活不可能再有下降空間了。

它有。

現在,在有了屬於自己的百萬加播放、恰到第一條五位數廣告商單後,我在2021年底這個網際網路裁員異常凶殘的冬季,踮腳爬回了職場。

1. 生死存亡間選擇裸辭,人走的時候特別安詳

我是個心理素質不太堅強的小城做題家。

研究生畢業次年,全憑運氣,擠進了上海一家比較頭部的網際網路公司。

工作主要集中在採訪一線網紅、大號上。那些 (我) 女朋友單戀了很久的自媒體博主,我不僅能公費追星,還能和他們談笑風生,並讓他們心悸不已,生怕我這個記者出去胡說八道。

這已經很好了。更好的是,公司當時的績效很高。編輯在豐厚的底薪的基礎上,績效最高能拿到一萬。現在很多編輯的工資還到不了一萬。

我們那隻要夠卷,每月工資可以2甚至3開頭。

前提是夠卷。

有位95後同事,每個月能拿到至少5K的績效,跟她拿1W的時候差不多55開。

“能力優秀”和“中重度焦慮症”一併寫在她年紀輕輕的髮際線上,從外形到能力,我都發自內心願稱她一聲X姐。

更卷的是團隊主編。晚上10點半通常是她的離司時間,但不是她的下班時間。她的一律忠魂始終盤旋在工位之上,不曾起靈,據說本來公司給過她更高的薪酬獲取方式,被她拒絕了。她認為自己的付出還不足以匹配那份高薪。

“愛崗、敬業”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組成部分。我由衷敬佩她們,這樣的人理應獲得更多的職業認可和社會聲譽,她們是行業的良心和標杆。

只是我也想有權利不成為標杆。

我是團隊裡寫稿能力最好的 (內部評選制度的結果) 。但績效上,曾連續很多個月都不合格,一分錢都拿不到。因為愛打磨,寫得相對少 (普通編輯的五分之四到五分之三左右)

很多稿子需要蹲直播,一蹲就到大半夜,蹲完還要出稿、排版、推送、維護。

我心理素質真的很差,一遇到這種困難立刻跌倒,只想睡覺,隨即不斷陷入“工作不積極”的外界目光和自我譴責中。惡性迴圈,數量就更上不去。

為此,我看過很多次凌晨4點的上海。左腦說:不要卷,錢不重要,重要的是身體健康。右腦說:人不是卷王,就是廢物,leader說你是團隊害群之馬你沒聽到嗎?

我一度覺得自己差勁極了。

29歲生日前夕,我的存款終於觸達六位數。想起高三那年對自己的承諾: “現在的熬夜努力,是為了長大以後做一個工作兩年、休息一年的人。”

到這天我已經工作了兩年。

我撥通了上級的電話:“您好,我不幹了。”

2. 第一條廣告五位數,整個人陷入了溢價懷疑

當吐槽前東家的影片,被推到東家高管的首頁,我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我以前不會做影片,也沒出過鏡。和很多圖文作者一樣,帶有judge在鏡頭前手舞足蹈的清高。但如果選擇一種安全吐槽公司的方式,我覺得B站發影片問題不大。

開了鏡頭,很緊張,只說身體不好引咎辭職,沒敢說太多細枝末節。發完之後看著個位數的播放,心裡很滿意。 現代打工人最大的膽子,不過就是在無人之境發洩積鬱。

直到兩週後的一箇中午。

我的微信聊天列表,突然湧現了一大批“你已被移出群聊”。

不是前工作群,工作群早就退了。是一些前東家參與組織的外部群,甚至有付費群。

我追去問付費群的群主,群主矢口否認了我繳過的200元,回了一句“加油”。

善良的前同事告訴我:“你那個離職影片,被推送到X總的首頁了。高層都看了。”

我說不可能啊, 又不是抖音,沒熱度的影片怎麼會推送到熟人那裡?

開啟APP一看,這個影片已經幾萬播放了。比前東家的公眾號閱讀量還高。 或許是這個原因,所以在全面“清算”我。

我的心情很複雜,甚至譴責自己:如果提離職那天,打電話時我沒有笑得那麼大聲,是不前上級的懟惋會少一點?

對前上級表達過很多次,我有多麼真誠的尊重和欣賞她,甚至我留在公司最大的動力就是她。一切都在分手的時候毀了。

當然,現在她拉黑了我。我失去了一切的舊有資源。華山棄徒令狐沖看了直呼內行。

幸運的是,我的一條家庭對話影片突然火了。沒幾天,播放量達到了百萬加。

順著東風,還接了廣告。出於對市價的無知,我隨口要了五位數。善良的甲方同意了。接完發現甲方不值得,因為在花火 (B站的商單系統) 推薦上顯示,我只值幾千塊。

雖然一切從零開始,我開始喜歡上B站這個地方,認識了越來越多的朋友。 這裡就像內容市場的丐幫,up主們一起用愛發電,個個賬戶上打著補丁,還在互相幫忙吆喝。

自然地,我開始思考自己是否要做全職博主的問題。

3. 幻滅之殤:辭職博主的“含裸率”之謎

我接觸了很多MCN。不完全統計,官方列表上頭部的MCN,至少一半我都談過。

有家MCN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經紀一上來就自我介紹,自己是前大廠某業務線負責人,跟我打字溝通, 相當於一個阿里p7的人在殿前宣旨。

“我們跟其他家跑馬圈地的不一樣……不詆譭同行,是我對他們最大的尊敬。如果有比我們做得更好的,這家MCN明天就倒閉,我失業!我們每月定時,兩次,跟B站官方約咖啡,全區的流量我都能給你搞到!”

大概這個畫風

我大為震撼,趕緊發動寥寥無幾的人脈,詢問這是什麼皇親國戚?

非常不巧,有個朋友與該司正有些深度交涉。言簡意賅,讓我一個字都別信。

還有很多問題都讓我在簽約面前望而卻步。有的一旦簽約,賬號永久性轉移,耗光頭髮的創作再也不會屬於自己;有的公司19分成,博主只有1成,拋去拍攝成本約等於免費打工;

有的要把月更數量寫進合同,一旦kpi沒達到,二百萬以上違約金等著摧毀一個普通人的家庭。

我猶豫了。

阻止我成為職業博主的事當中,還有一件讓我受傷很深。

那就是:你喜歡的裸辭博主不全是真的。

藉此,我發明了一個詞 “含裸率” ,顧名思義,就是一個人在裸辭的時候兩手空空的程度。

有沒有新的offer在手?有沒有工資以外的固定收入?

有沒有維繫原先行業的合作關係?有沒有存款?有沒有回老家靠父母或者靠物件的資源供養著?

有沒有開始新事業的規劃?等等等等,都構成“含裸率”的評價顆粒度。

這兩年我們看到的“裸辭博主 (或者叫辭職博主) 熱”,大多分為3種:

(1) 表面是裸辭影片,其實是創業影片 ,是他們個人賬號作為產品的一次線上PR,告訴大家要搞自媒體創業了。

這類還算比較正當,屬於相對真誠的商業專案啟動手法。只是宣發點是否應該放在“裸辭”上,根據不同博主的實際狀況有待商榷。 含裸率40%-80%。通常曝光率最高。

(2) 普通人的生活分享。含裸率80-100% ,基數很大。 曝光率玄學。

(3) 人設影片。含裸率0% 。即這個人沒有真的脫離職場,事實上壓根沒辭或者已經完成跳槽/創業了,但只講辭職的朋克部分。 曝光率很高。

一次合作中的意外,我得知了自己曾經投過幣、跟朋友力薦過的一位熱門影片博主就是假的。

影片裡,大廠裸辭做博主,其實是跳槽上岸找金主。賬號是人在金主陣營後做的。我親眼看到了聊天記錄,不能說三觀碎了一地吧,只能說碎了一地的三觀。

現在想起見到這位博主本人的激動時刻,我都很傷心。他們的存在好像在嘲笑我,人近而立,還輕信網路有真情。

4. 你說我成功上岸,我說是廢物回收

“裸辭做up”類影片火,不代表“辭職做博主”這個工種火。

很多人發辭職影片都獲得了高流量,但這難以作為一個人適合內容創業的依據——我點開過無數主頁,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說,辭職番是他們作品中唯一的爆款。

其中的原因很簡單:

(1)選題熱度和創作能力不匹配。

熱門話題“辭職/裸辭”自帶流量,並以大量積累的個人經歷為依託,有選題優勢,但並不絕對代表博主內容輸出的能力高。

(2)裸辭是一個瞬間動作,從賬號長遠發展角度看缺乏內容延續性。

很多人裸辭過後,更新的內容完全不相關,熱度掉得很厲害,再往後博主自己心態直接崩掉棄號了。

(3)真裸辭不做博主。

像我這樣脆弱的人,裸辭就是為了不工作,一年了我只做了三十個影片,涼得該裡該氣。職業個人自媒體的壓力很大,要搞內容創業,本質不叫裸辭,叫換個賽道當卷王。

不少up由於一個兩個影片達成千粉、萬粉甚至是十萬粉,以為大有可為。

我接觸了不少同量級的博主,他們向我傳遞了同樣的資訊: 就B站目前的商業化程度而言,個體 (注意是個體) 博主在萬粉級別,甚至1開頭的十萬級別,對生存都沒有多大意義。

本文開頭說賺很多的97年妹子,早就停止了更新。

去年12月,我的十萬塊存款花完了,踩線入職了一家幾百人的中型公司,燒頭髮做影片,事先說好了不搞加班。

長達14個月的躺平正式結束了, 我用放棄,給這段冒險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問號。

你以為,我要說裸辭做博主不值?

不。至少對我而言,很值。

首先,如果沒有及時從圖文轉到短影片,我可能早就失業了。

同公司的圖文編輯,有不少工資只有4位數,而我的offer2開頭五位數。事實上我比他們差多了,幾個月來壓根收不到圖文相關的offer,不得不接影片的。

其次,躺平一年之後,我想清楚了至少一件事情,那就是無論別人說裸辭、躺平也好,福報、卷王也罷,如和菜頭所言,所謂的“建議”實屬無用之事。

蔡康永說“每個人都是自己世界的國王”,知名博主路溫1900”說:“當我的主觀符合你的主觀,你就會覺得我客觀。”

前年流行罵福報,今天流行罵躺平,魯迅先生的冷氣論在喪學和雞血學之間來回橫跳。 最後大家看看自己,每個人都很精明、很實際,也很狼狽。

至少,裸辭給我的最大財富,是搞明白了心理脆弱的人也有自己的活法,而且活得下去。從而可以對很多東西說:我不在乎你們。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LinkedIn(ID:LinkedIn-China) ,作者:貓哥,責編:普拉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