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的盜版小說,鐵打的“筆趣閣”

語言: CN / TW / HK

前段時間,有人在網上發了這麼一張截圖,說自己使用的小說軟體“讀取了手機相簿中儲存的身份證照片,呼叫前置相機拍攝了使用者照片並用這些資訊註冊了小額貸款。最終還是國家反詐中心的主動攔截下才保住了錢財,該使用者最終也解除安裝了這個名為“筆趣閣”的軟體。

儘管事情真偽無法驗證,但當小雷在把這張圖發到群裡時,同事們的討論重點卻發生了偏差: 根本沒有人在意這個差點就被蒙受損失的“受害者”,反倒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筆趣閣”這個軟體上。用筆趣閣在不同品牌內建的手機應用商店或網頁中搜索,我們能搜到二十多個不一樣的筆趣閣。

那麼問題來了,誰才是真正的筆趣閣?

誰是筆趣閣,我無所謂?

誰才是筆趣閣,這個問題有點難以解釋。但要說筆趣閣是誰,這個問題就很好解釋了。筆趣閣是中國最早的一批盜版網路小說閱讀平臺,依靠其盜版作品免費閱讀吸引了大量使用者。 根據業內調查,2018年網路文學盜版導致的損失高達60億元,是當年城鎮非私營單位人均年工資的7.26萬倍。

而本文的主角筆趣閣,就是其中一個侵害了作者權益的盜版小說網站,“免費”也只不過是掩飾違法事實而用的幌子。筆趣閣網站運營人李某某和技術支援劉某某以廣告聯盟的形式,更是獲利數十萬元。2019年,經閱文集團的舉報,筆趣閣等一批盜版網站被關停,李某某和劉某某也分別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兩者罰金共計18萬。

儘管判決生效後,最初的筆趣閣已被勒令正式關停,但對讀者來說,免費看盜版小說的需求是一直存在的。所以在筆趣閣被灌頂後,多個躲過了法律制裁的盜版小說網站紛紛以筆趣閣的名號推廣自己的網站,從而吸引讀者的關注,從而賺取廣告或其他形式的經濟收益。 舉個例子,筆趣閣在2019關停後,網路上仍存在上百家以筆趣閣為名的盜版小說閱讀網站。因其屢封屢現的緣故,網文業內也有“打不死的筆趣閣”的叫法。

當然了,這些打著筆趣閣名號的網站說不定還真有筆趣閣“原班人馬”打造的網站,但從這些網站的表現和體驗來看,這些“筆趣閣”是真是假其實根本沒有所謂,彼此之間的差距也只是廣告的多和少而已。 換句話說,App Store或應用商店中那些所謂的筆趣閣,其實都不是原本的筆趣閣。只不過原本的筆趣閣已經被關停,所以應用商店中的那些筆趣閣,從盜版的理念上講也都是筆趣閣。

從這個角度看,筆趣閣作為一個盜版小說,最後的結局居然是被其他網站盜版,也算是完成了盜版的輪迴了。

盜版小說大環境

不過話又說回來,為什麼這些盜版網站“野火燒不盡”呢?沒錯,都是錢的問題。

盜版小說之所以難以根絕,大致可以分為兩大原因:市場需求和打擊難度。

首先是市場需求,也就是對盜版小說的需求問題。無論國內還是海外,“免費”永遠是盜版資源的最大的招牌。可能有人會將盜版氾濫歸咎於“國人沒有版權意識”, 但從網上那些打著韓文字幕的槍版電影或那些俄文檔名的盜版遊戲來看,盜版並不是我國的“特產”。即使是所謂版權保護法案健全的美國和英國,各類盜版串流服務也是層出不窮,不願意為虛擬內容花錢,這可以說是全世界的“共識”。

根據閱文集團2021年初發布的2020財報,公司2020年營收85.3億元,毛利42.3億元,同比增長15%。其中平均月付費使用者有1020萬人,付費率穩定在4.5%。而在2019年,這個數字同樣也是4.5%。 換句話說,儘管付費使用者相比去年多了40萬,閱文每年有超過95%的使用者,也就是超過兩億使用者選擇“白嫖”小說。

至於打擊盜版的難度,說到底其實也同樣是錢的問題。為了逃避監管,絕大多數盜版小說網站都會將伺服器建立在海外。對品牌來說,海外取證成本太高,維權所需的時間太長。如果盜版平臺沒有對版權方造成太大的經濟損失,在法律上“主動出擊”反而是更不划算的選擇。與其將盜版扼殺在襁褓中,倒不如等盜版網站發展壯大後再一網打盡,這也是針對盜版的維權通常會“養肥”再處理的原因。

App Store該不該管?

話題回到筆趣閣身上,儘管筆趣閣本尊在2019年就被法院處理了,但時至今日,我們仍能在App Store上看到十多個筆趣閣的“化身”。 要知道App Store的嚴格稽核一直是蘋果津津樂道的“賣點”,從理論上講,這種“穢土轉生”的筆趣閣App根本不可能在App Store上架。但實際上,即使是蘋果App Store也會受到山寨應用的騷擾。

可能有人會認為筆趣閣沒有自己的App,這些山寨應用其實也無傷大雅,蘋果沒有必要肅清。然而前段時間Wordle的例子證明蘋果並不是這麼想的。前段時間,拼字遊戲Wordle在Twitter上走紅,App Store和Play Store的排行榜上也能看到Wordle的身影。但問題是,Wordle是一個網頁遊戲,它既沒有廣告,也沒有本地客戶端。也就是說,App Store上那些需要花錢訂閱的所謂Worlde,其實都是盜版的山寨應用。

但這些“類Wordle”的結局就沒有筆趣閣那麼好了,在蘋果對山寨應用的打擊活動中,蘋果第一次對這個“沒有App”的網站站臺,下架了一系列以Wordle為藍本的山寨遊戲,在一定程度上維持了App Store的權威性。但在筆趣閣面前,這種“權威性”看起來卻顯得有些兒戲了。

要知道蘋果對App Store的嚴格管理一直是蘋果不開放第三方支付渠道的主要原因,而筆趣閣的例子恰恰就證明了蘋果“拿錢不做事”,更應該開放第三方支付生態。但如今蘋果還在以各種方式拖延時間,沒有開放第三方支付渠道。

蘋果來說,“選擇性執法”可能只是出於自己品牌聲譽的考慮。但對消費者來說,App Store上的“筆趣閣”只會進一步引起使用者的反感。當用戶的反感形成了足夠的力量後,App Store支援第三方支付渠道,也將成為板上釘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