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估值20億的心理健康創業公司,沒有一個員工心理健康

語言: CN / TW / HK

封面來源:slidebean

職場心理健康這件事,知易行難。

春節快到了,給大家拜個早年 !還在辦公室摸魚奮鬥的你,是不是從十二月底開始就已經開啟“過完年再說”的模式了?

歲末年初的時節,可能是上班族難得的可以有“正當理由”偷偷喘口氣的機會了,隔壁桌的卷王,這陣子也放慢了節奏;平時一到下班時間就開會的領導,此時也睜一眼閉一眼彼此放過了。雖說職場打工不易,但怎麼上班竟變得如此痛苦?

越來越多的研究報告提出,上班已經成為當代人重要的壓力來源,職業倦怠(burnout)屢見不鮮。在如今的過勞時代,平衡工作和生活似乎越來越成為少部分“幸運兒”的待遇, 疲憊、無力、焦慮、長時間加班已經成為職場生活的一部分。

圖源:bpHope.com

據《2021年職場心理健康資料洞察報告》對11萬中國職場人樣本的統計,約40%的人存在不同程度的抑鬱、焦慮等消極情緒,有13.84%的人存在敵對情緒,經常感到易怒、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24.98%的人缺乏目標和希望感,沒有追求發展的動力; 其中生活服務、諮詢、網際網路等工作強度大、工作時間長、付出較多情緒勞動的行業,是消極情緒的重災區。

所以說,一個月有30天不想上班,可能不是因為懶,也許是職業倦怠的鍋。

不想勞動不是你一個人的錯

01 企業慌了,花錢買員工健康

近幾年,企業主也愈發認識到,職場心理健康不光是員工的個人問題,也是影響企業形象和經營效益的重要因素。

隨著90後、00後這一代更加關注自我的年輕人步入職場,一家企業一旦被打上 “PUA文化” 或者 “加班文化” 等類似的標籤,企業在求職者心目中的形象就不免會打折,同樣的原因也會導致在職員工離開。

Mind Share Partners聯合Qualdrics、ServiceNow針對美國職場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2021年, 68%的90後和81%的00後出於心理健康問題離職。

由於職場心理健康問題頻發,加之整個社會對心理健康的態度逐漸從諱莫如深轉變為坦然面對,企業也不斷調整政策,為員工提供心理健康服務。

Mind Share Partners的報告顯示,2019年,企業主剛剛開始認識到員工心理健康問題帶來的挑戰,以及去汙名化的必要;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引發了一系列心理健康困境,企業提供心理健康服務不再只是一種nice to have的福利,而已經變成了必不可少的支援。到了2021年,人們對職場心理健康的認識越來越深刻和明確,為員工提供心理健康支援的企業越來越多,相關服務的水平也越來越高,由此也跑出了一批用新興技術加持心理健康的創業公司。

在這些創業公司中,這家叫做 Spring Health 的公司創立五年即估值20億美元, 而29歲的創始人April Koh則成為了最年輕的獨角獸女掌門人。

Spring Health於2016年成立,聯合創始人April Koh的創業想法誕生於她在耶魯就讀期間。當時,她的室友備受抑鬱症煎熬,但是治療進展非常緩慢,不僅預約系統混亂,還要等待21天才能就診,吃了7種抗抑鬱藥也不見好轉。April Koh在閱讀論文時發現, 機器學習的方法比精神科醫師的診斷正確率更高,於是她誕生了創業的想法,併成功說服這篇論文的作者Adam Chekroud成為自己的聯合創始人。

Spring Health的聯合創始人April Koh和Adam Chekroud

做過心理諮詢的朋友可能會有這樣的感觸: 遇上合適的心理諮詢師就像找結婚物件一樣難。 心理諮詢師的流派、擅長的領域以及經驗各有不同,而大多數尋求幫助的人並不知道從哪裡開始,也無法提前預知諮詢師是否適合於自己的狀況。心理疾病治療也是如此。由於疾病情況複雜,精神科醫師往往採用一種 “試錯” 的診療方式,有時患者和醫師嘗試多次也找不到合適的治療方案。

Spring Health向大資料和人工智慧尋求幫助。他們通過建模為每個員工匹配合適的方案,並在全程為員工提供個性化的指導,降低試錯的成本,同時也提升療愈的效果。Spring Health官網顯示,在傳統的“猜測試錯”模式下,通常第一次心理干預的失敗率高達70%,而接受了Spring Health的“精準醫療”後, 恢復率達到一般治療專案的2倍,恢復速度也比傳統治療方法快了8周。

憑藉高學歷的團隊和演算法模型,Spring Health征服了Whole Foods、Instacart、Equinox和Gap等公司,並在近幾年獲得了高達4倍乃至6倍的增長。

02 大諷刺:自家員工心理出現問題

可是,懂心理健康、有技術加持就能保障員工良好的心理健康水平嗎?Spring Health用鮮活的案例告訴我們,職場心理健康這件事,知易行難。

2020年以來,Spring Health藉助疫情爆發的紅利獲得了飛快的增長,相伴而來的是大量員工離職。在Glassdoor上,許多員工留下長評,指責公司為了增長不惜付出任何代價,沒有任何work life balance。在一些員工的文章中,在Spring Health工作不僅令人焦慮倦怠,甚至“有損尊嚴和人格”,許多員工不得不因為心理健康原因休假,甚至為了逃離這種工作環境而裸辭。離職的員工還被CEO評價為“缺少韌性”,公司應該招聘“像運動員那樣的員工”。

一些員工將這種有毒的企業文化歸咎於聯合創始人兼CEO April Koh 的個人管理風格:創始人性格強勢、缺乏同理心,始終將公司的利益置於員工之上,公司政策朝令夕改卻沒人敢與之對抗,以至於企業文化始終沒有改善。直到員工的抗議被媒體關注,April Koh才發表公開信,承認自己對此負有責任,並願意改善員工的工作環境。

圖源:YouTube

一家專注於提升企業員工心理健康水平的公司,卻讓自己的員工大面積心態崩潰;一個說服其他企業主為員工心理健康買單的CEO,卻在自己的公司裡大肆推廣PUA文化。這也引發了一個更為本質的問題: 企業成立EAP(Employee Assistance Program,員工幫助計劃),採購各種冠以高科技的服務系統,就能讓員工的心理狀態改善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任何系統和計劃只是工具,員工心理問題的原因往往與更加“軟性”的東西有關,比如臃腫官僚的組織制度,比如冗長低效的工作時間,比如人格異化的工作內容,比如浮誇諂媚的人際關係,比如不成比例的付出和回報。而這些,不能夠也不應該被甩給任何心理健康工具。

企業的管理者如果僅僅想通過購買類似的服務來“買安心”,那就只能陷入自我麻痺,無法真正解決職場工作環境的問題。而這些問題一旦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必然會以某種突發的暴力事件爆發出來,企業也將承擔更為嚴重的後果。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事情似乎正在往越來越好的方向發展。法律紅線讓996、007工作制不再明目張膽,越來越多人站出來指控PUA文化、酒桌文化、職場性騷擾等,“全員心理關愛計劃(EAP)”也被確定為國家衛生健康委“十四五”規劃全國重點課題。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多半生都要與工作相伴相行,改善職場心理健康環境將會是助益整個社會的大事。

參考資料: 

1.倍智:2021年職場心理健康資料洞察報告:http://www.199it.com/archives/1380061.html

2.Harvard Tech Review: It's a New Era for Mental Health at Work

3.Glassdoor: Spring Health Review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矽兔賽跑”(ID:sv_race) ,作者:王王,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