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帶貨將成“過去”?一個700億市場即將來臨,樊登已年入10億

語言: CN / TW / HK

“黑天鵝事件”的突然來襲,讓經濟受到了不小的影響,更讓許多行業面臨“停擺”的命運。不過,在這個時候,直播帶貨的行業確實十分“熱鬧”。著名主播的交易額屢屢破億,讓人們看到了這個電商最大的風口——直播帶貨。

2022年,作為央媒的人民日報釋出了一則關於直播帶貨的報告,其中寫道我國直播電商的使用者規模已經佔比整體網民的92%,達到了3.84億。同時,企查查的資料也顯示,我國2021年註冊了超過8000家相關企業,累計算下來相關企業的數量已經達到了1.6萬家。

這種種資料無疑是在向我們展示著,如今的直播帶貨是越來越火爆了。不過,火爆不代表真的能夠持續發展下去。

直播帶貨未來呈現分化格局

直播帶貨未來有潛力是肯定的,但是如果按照目前的局面繼續發展下去,未來會不會消失還真的不一定。不少官媒都曾釋出相關內容,明確提出了目前直播帶貨行業現存的很多問題,虛假資料、售假等等,總而言之就是行業還十分不規範。

好在,如今國家對於這一行業的監管也在加強。從2020年開始一直到2021年結束,我國接連出臺許多相關政策。而這樣的強監管也帶來了不少改變,據人民日報表示,2021年相關政策釋出後,有許多主播因稅務問題被處罰,也讓上千人補查繳稅。

這就意味著行業正在走向規範,而在規範的情況下,必然會面臨一個問題,那就是呈現一個“分化”的格局。目前來看,直播帶貨是個“低門檻”的行業,公開資料顯示,大約有72%的主播是轉行進入的,壓根沒什麼“專業”的概念。

而boss直聘此前的報告則顯示,大約有71%的主播月薪低於10000元,同時每天工作時長甚至可以達到12小時。可見,雖然“低門檻”,但是真正賺錢、成功的卻很少。而未來,這樣的格局將會越來越分化。

中小主播如果做不到專業性,在行業興起的紅利過後,他們所謂的“風口”,也將會成為過去,最終的贏家只有大型主播。說白了,直播帶貨已經不是那個誰來都能幹的行業了。不過,網際網路行業的機會很多,其實還有一個“新風口”現在正在崛起,那就是知識付費。

越來越多的人上網學習

知識付費顧名思義,就是花錢學習。網際網路本來就是“雙刃劍”,有人沉迷其中,也有人靠著網際網路的各種資訊提升自己,可見,有上網學習這種需求的人還是存在的,而且有資料顯示,這類人群的規模還不低。

根據創業邦聯合巨量算數釋出的報告,調查顯示大約有70%以上的使用者通過短影片來學習。而且,2021年前三個季度,在短影片平臺抖音中,知識付費的興趣使用者規模也同比增加了26.4%。

這就說明,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願意上網學習了。對於一個行業來說,人多就意味著需求多,那麼“販賣知識”的生意自然也有市場。據悉,2020年的時候知識付費的使用者規模就已經達到了4.3億人。

而根據艾媒資料中心的預測,到2022年,這一規模或將達到了5.27億人,可見,這一行業的需求此刻並未達到“飽和”,將會逐年增加。

知識付費成新“藍海”

這樣一來,必然會帶動行業的發展。事實上,這一行業近兩年來已經呈現“高速發展”的局面了。資料顯示,近兩年來行業規模的年增速始終保持在40%以上,而且預計2021年,這一規模將會達到675億元,接近700億元的規模。

可以說,知識付費是當下的新“藍海”,這一點並不是隨口說說,從資本對於行業的態度就能看得出來。根據睿獸統計的資料,2021年前10個月,我國泛知識付費行業的投融資總規模已經達到了89.8億元,筆數也達到了65筆。

這樣的密集押注可見市場對於這一行業未來前景的看好。而目前,這一行業仍舊是入局的最佳時機,畢竟到2021年10月,相關企業的數量才僅有3763家,對網際網路更有興趣的人,真的應該考慮一下這個領域。

最主要的就是,這一行業也是很賺錢的,許多頭部企業,例如知乎、得到、喜馬拉雅、樊登讀書等等,利潤都是非常高的。其中樊登讀書更是厲害,據悉其在2020年一年的時間,就靠此賺到了10個億。

當然,和直播帶貨一樣,知識付費作為一個新興領域,自然也存在一些問題,例如知識侵權、內容注水等等,但是相信和直播帶貨一樣,這一行業也會逐漸規範起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上網學習呢?你們願意花錢為知識付費嗎?歡迎在評論區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