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買的手機號為何“難斷前緣”?該管一管了

語言: CN / TW / HK

近日,廣州陳先生手機收到一條“追債”簡訊:“劉某某……因欠款逾期多次溝通無果,我方團隊今天已開車出發前往你戶籍所在地和單位分別進行核實……”陳先生很納悶,劉某某是誰?劉某某的欠款簡訊怎麼發到自己手機上了?打電話問營業廳後才知道劉某某是該手機號的前號主。

因購買到“二手號碼”遭遇簡訊電話騷擾、無法新註冊App的使用者不在少數,如何才能讓手機號“乾乾淨淨”迴歸使用者?對此記者展開了調查。

新買的手機號遭遇“前任”騷擾

陳先生除了三天兩頭收到“追債”簡訊,還時常接到這個手機號的“幽靈”叫車服務。

圖為廣州陳先生手機收到一條平臺發給前號主的“追債”簡訊。

“你好,我的車到了,你人在哪?”2022年1月初的一天,陳先生又接到一個網約車司機的電話。“我明明沒有叫車,司機為什麼打給我?”陳先生告訴記者,現在這個“138”號段中國移動的手機號是2020年12月購於廣州天河城某通訊公司,自己從未使用該手機號註冊網約車賬號。

陳先生通過網約車客服查詢發現,使用該手機號的網約車使用者近一年來一直在使用該號叫車,且2022年1月還有一單網約車欠款未繳。

陳先生表示,自己已經買這個號一年多了,不明白為何前號主還能使用該手機號註冊的網約車賬號。“如果我自己想用這個手機號註冊網約車賬號,豈不是還要先幫他還錢?”

隨後陳先生打電話給移動客服,對方表示需要使用者自行打電話給App平臺,陳先生很不滿,“前手機號主到底註冊了多少個App我也不掌握,難道要我挨個打電話給平臺嗎?”

不僅如此,陳先生還發現該手機號的微信賬號已被註冊。此前就有山東網友表示,自己的手機換號忘記解綁微信,新號主通過簡訊登入使用者微信,向其親友騙取了6000元。

家在湖南的張同學去年來廣州上大學後新辦了一個新手機號,他就曾接到過自稱是該手機號“前任”號主打來的電話,對方說自己某App的賬號還繫結在這個手機號上,有個驗證碼發到這個手機號上了,要張同學把驗證碼告訴他。張同學認為無法確認對方的身份,便拒絕了。之後對方還經常打電話發簡訊過來騷擾張同學。

圖為廣州市民陳先生從未去過重慶雲陽縣,卻多次收到雲陽縣雙江街道辦發來的簡訊。

“二手號碼”出現重大隱患

使用者為何會購買到二手手機號?當初購買時銷售人員是否告知?陳先生找到購買手機號的廣州天河城某通訊公司,該公司工作人員表示,現在136、137、138這些號段放出來的手機號基本都是二手的,有的甚至是三手、四手的,要想買到全新的,基本都是187、188這些號段。“如果客戶沒有問,我們也不會專門說。”工作人員說。

中國移動廣東分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由於手機號碼資源的稀缺性,當客戶所使用的號碼銷號之後,會先經過一段時間的凍結,然後重新發放給新的客戶使用,根據電信服務規範相關要求,電話號碼凍結時限最短為90日。

廣州天河城某通訊公司工作人員說,號碼登出一般分為主動登出和被動登出。對於主動銷號的使用者,工作人員會告知他們及時解除相關繫結;但對於欠費銷號的使用者,就會出現銷號後手機號與第三方平臺的繫結沒解除的情況。

深圳市消費糾紛評審專家、北京市東元(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鄧永認為,放在過去,手機號登出之後“冷靜”一段時間,對後續號主的使用不會有太多影響。然而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的興起,各種App應用都要繫結手機號,手機號的功能不侷限於通訊層面。因此,過了“冷靜期”之後重新投放進市場的手機號,有可能依然保持著與App應用千絲萬縷的聯絡。

那麼手機號登出後,使用者與各大App應用繫結的關係,運營商能否為之解綁?中國移動廣東分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已銷戶手機號碼重新放號前,原有的中國移動相關業務均會徹底清理。但號碼與其他第三方賬號的繫結關係,運營商並不掌握。

記者調查瞭解到,第三方公司也並不知道該手機號是否在通訊層面已登出、何時登出。某網約車公司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就曾有使用者叫了一個距離非常遠的網約車,下車之後沒有主動付款,之後手機號登出了、繫結手機號的網約車賬號不再使用,該筆車費也遲遲沒有繳納,“我們會發簡訊提醒使用者付車費,但是實在聯絡不上也沒有辦法。”

這意味著,由於運營商與第三方公司就使用者手機號是否已登出等問題尚未建立起溝通機制,不僅限制了新使用者正常使用App的權利,第三方公司也遭受到經濟損失。

期待號碼“全流程”登出

深圳的王女士認為花同樣的錢購買到二手手機號有些不值,“我購買手機號時專門問了,工作人員稱新手機號和舊手機號在售價和套餐上沒有什麼區別,舊手機號也並非更加優惠,但舊手機號卻在使用權益上有了差別,我不能接受。”

鄧永認為,回收再利用的手機號在重新啟用時,運營商應當保障新使用者的利益。運營商對手機號碼進行二次銷售時,應當告知消費者該號碼是二手手機號,可能會給消費者帶來不便或損失,否則就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

此外,當手機號新使用者在遇到號碼被佔用等情況時,這意味著消費者的正常使用權被限制。運營商收到新使用者的投訴後,應當主動聯絡第三方平臺,將原使用者對應的手機號與平臺解除繫結,以免侵害消費者和第三方平臺的權益。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孟博認為,運營商可通過各種方式盡力解除號碼之前繫結在App上的業務,可嘗試和網際網路平臺聯合起來建立一個體系,使用者登出手機號時同步通知各大平臺。據悉,有通訊運營商已推出網際網路註冊清理服務,可清理手機號碼在部分網際網路企業的註冊資訊。“也期待更多的網際網路平臺加入其中,共同保障使用者的正常使用權。”孟博說。

來源: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