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花瓣應用市場來了,第三方手機應用商店市場硝煙漸起

語言: CN / TW / HK

最近關於華為花瓣系應用與服務的訊息有很多,前不久花瓣搜尋Petal Search在國內市場的短暫“亮相”,就引起了不少科技數碼愛好者的關注,紛紛猜測花瓣系應用的市場佈局。

就在花瓣搜尋的訊息剛發酵沒多久,又一款花瓣系應用要登場了。近日,華為正式釋出“花瓣應用市場”眾測專案,該應用雖和華為應用市場一樣,同屬於應用商店類App,但其在產品定位和受眾上均與前者存在著一定的差異。

花瓣應用市場是一款集應用下載、搜尋、管理和討論社群等功能的App。並且與以往花瓣系應用不同的是,花瓣應用市場在眾測任務描述時,直接表示“支援第三方品牌手機上的流暢體驗”。從華為此前的其他花瓣系應用佈局來看,花瓣系應用可能不會侷限在華為硬體生態內,走向更廣闊的第三方手機市場或才是其真正的目的。

瞄準第三方手機應用商店市場?

在談花瓣應用市場的行業走向之前,我們可以先來看看它的具體體驗如何,相較於其他手機上的應用商店,它又有哪些特色和優勢能吸引使用者使用。

首先在軟體介面上,花瓣應用市場的首頁設計有點類似於蘋果的App Store,都是以大橫幅的方式展示專門的推薦應用,橫幅內為開發者要說的話和軟體設計特點等內容。而其他應用商店的首頁多是直接展示大量應用,相較之下花瓣應用市場的首頁介面就顯得整潔許多。

在軟體功能部分,除了常規功能之外,花瓣應用市場設有獨立的社群內容板塊,就像是直接集成了TapTap的部分社群交流功能,讓愛研究和分享手機應用的使用者有快速分享和討論的空間。其他手機自帶的應用商店則多是強調應用下載和推薦,並不會著重為討論社群單開一個板塊。

此外,筆者在一臺非華為手機上使用花瓣應用市場發現,下載應用時其並不支援靜默安裝,即下載完成後還需自己手動點選安裝。 如果下載的應用數量很多會非常折騰,這或許也是非原生應用市場的一個大劣勢,當然這可以通過一些“調整”解決,但需要額外的學習成本。

在與華為應用市場對比後發現,花瓣應用市場的遊戲“飆升榜”的榜單內容排名與前者一致。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搜尋“鴻蒙”關鍵詞時,華為應用市場會顯示HarmonyOS軟體專區,花瓣應用市場則沒有,說明兩款軟體共用了許多資料來源,但在介面設計、功能和部分內容生態做了區隔,這可能是為花瓣應用市場走向第三方做準備。

其實第三方手機應用商店市場是個陳舊的發展賽道,主要流行在國內安卓手機發展的初始階段。 手機應用商店與其他型別應用不同,具有很強的排他性,自從國內各大手機廠商開始重視手機應用商店的建設後,豌豆莢、91助手和PP助手等第三方應用市場逐漸淡出主流手機市場,像是酷安已從應用市場轉型成數碼社群。

但行業賽道老舊並不意味著沒有發展空間,部分小眾品牌、貼牌手機的應用商店體驗並不好,有的甚至直接預裝第三方應用商店,這也是騰訊應用寶和360手機助手能繼續存在的重要原因。前瞻產業研究院資料顯示,2016年至2020年我國應用商店使用者支出規模一直保持增長態勢,2020年時達到519億美元,手機硬體供應受限的華為,也正需要拓展收入來源。

花瓣應用市場只是花瓣系應用走向第三方手機市場的一小步,整個花瓣系生態的形成所帶來的想象空間遠不止於此。

國內手機市場需要花瓣系應用

花瓣應用市場只是花瓣系應用中的一個,同系應用還包括花瓣郵箱、花瓣翻譯、花瓣地圖和花瓣剪輯等,是一套較完整的手機基礎應用體系。而華為發展花瓣系應用的初衷,與谷歌GMS服務(谷歌移動服務)的斷供有關。

2019年,華為手機的谷歌GMS服務被斷供,意味著海外銷售的華為手機無法正常使用谷歌郵件和谷歌地圖等基礎服務應用。為了儘可能保住海外市場,華為推出來自己的HMS服務(華為移動服務),並陸續釋出花瓣系列應用替代谷歌的同類型產品,但隨著新一波制裁的到來,最根本的晶片代工被阻斷,華為手機在國內國外市場均受到影響,而讓花瓣系應用迴歸國內市場或能尋找新的發展空間。

個人認為花瓣系應用未來會以手機基礎服務套件的形式去推廣,而非只是單個應用。一方面,整套花瓣系應用的體驗更完善,可以直接整套預裝到其他手機當中,提升部分手機的軟體體驗下限; 另一方面,整套花瓣系應用的預裝,更易形成類似於谷歌GMS服務成體系的基礎應用標準,利於花瓣系品牌標準的建設,國內手機市場也正缺少一套完整的第三方基礎應用服務。

在國內,仍有相當部分的智慧手機需要一套完整的基礎應用服務。參考IDC和Strategy Analytics等市場研究機構的資料可知, 雖然國內智慧手機市場內卷嚴重,但去年三四季度“Other”的市場份額仍在11%左右,單季度銷量也能達到千萬臺,其中包含大量前文提到的小眾品牌、白牌和山寨智慧手機,這部分產品缺的不只是一個手機應用商店,還是地圖和郵箱等應用。

不僅如此,部分小眾品牌也需要華為的品牌名氣進行產品宣傳。在一些電商平臺上,有的小眾品牌手機會在標題欄打出“華為HMS”等字眼,但在商品詳情頁內並沒有HMS服務相關的描述,主要用以引流和提升使用者購買率。其實相較於主流品牌,小眾手機品牌不用擔心會被花瓣系服務喧賓奪主,小眾手機品牌更需靠花瓣系應用鞏固市場,特別是穩住三四線及以下城市的百元機市場,避免被主流手機品牌衝擊。

而對於華為智選體系產品來說,也正需要一套軟體體系去促進整個生態的良性發展,使得合作方能更低成本地接入智選生態。花瓣系應用體系的出現,讓未來新加入的第三方手機產品能夠具備統一的軟體基礎服務能力,更穩定地連線其他華為智選裝置。

在筆者看來,華為已將鴻蒙系統開源,並將OpenHarmony捐給了開放原子開源基金會。花瓣系應用的出現,也是在助力鴻蒙的市場推廣,類似於安卓與谷歌GMS服務的關係一樣,未來部分有能力的廠商可以基於鴻蒙開源專案開發自己的定製化系統和配套軟體,有需要的廠商則可以直接使用花瓣系應用,省去了再開發配套軟體服務的麻煩。

尾聲

2021年的國內手機市場極為熱鬧,各大主流國產手機品牌都在衝擊高階手機市場,一些廠商為提高成功率,一年釋出多款新品衝高端,但結果卻事與願違。失去了主要競爭對手的iPhone銷量快速增長,每日經濟新聞聯合第三方資料機構CINNO Research公佈的資料顯示,2021年iPhone在國內高階手機市場的份額達到驚人的75%,國產手機品牌究竟輸在哪裡?

為了衝高端,國產手機廠商們都在硬體層面瘋狂堆料,誓要在拍照等方面領先iPhone幾個檔位,但容易被忽略的問題是,系統體驗上的“差異”也是iPhone能笑到最後的重要原因之一。不僅消費者在高階機市場更認可iPhone,在中端價位市場,拿著有限的資金去買iPhone 11等舊款機型的使用者並不少,主要的理由是iOS“不卡”。

近一年來,有的國產手機廠商已逐步向安卓底層“動刀”了,從系統底層入手提升手機軟硬體結合的協作能力。我們也樂於看到更多廠商向安卓系統底層發起衝擊,而不是停留於優化淺層UI,只要積累夠足夠多的經驗並掌握修改安卓系統底層的能力,其他國產手機廠商才有挑戰蘋果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