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花50億美金打造的新總部,裡頭到底是什麼樣的?

語言: CN / TW / HK

眾所周知,這兩年因為疫情的原因啊,蘋果的釋出會從線下改為了線上,並採取了提前錄影、定時直播的形式。

這個變化,讓這場全球矚目的 “ 科技春晚 ” 很大程度上缺失了一部分臨場感,可也有幸讓我們能窺探一番蘋果園內部到底長啥樣。

對,說的就是這棟酷似客家土樓的建築( 大霧 )。

改為線上舉辦釋出會之後,蘋果的攝像和動效團隊使出了渾身解數,在 背景、轉場、特效 等呈現上,都在極力展現 Apple Park 裡裡外外的各處空間。

這其中最驚豔的,是庫克化身碟中諜,偷取自家 M1 晶片的那段創意。

給觀眾們看到的場景是一覽無遺,可實際上蘋果對於 Apple Park 的內部的保密工作還是很到位的。

釋出會上像是實驗室、辦公區等具體的位置資訊,都通過巧妙的轉場給糊弄過去了,根本沒法分清園區裡的東西南北。

而除了在裡面辦公的蘋果員工之外,以往只有少數受到邀請的媒體,能在每年的 WWDC 或是秋季釋出會上,接近這棟圓環建築。

說起來,差評 tv 的二狗同學

在 2019 年有幸獲得了這份邀請。▼

對沒錯,只是接近。

蘋果僅對媒體開放了圓環建築外部的 訪客中心喬布斯劇院 ,而距離真正設計研發 iPhone、Macbook 的地方,大概有這麼遠。。。

要不是蘋果總部的員工,還真沒法子正大光明的走進去。

有意思的是,在去年 12 月,法國有一家叫 TF1 的電視臺,不知道通了什麼路子拿到了蘋果的許可,進入到圓環建築內部進行採訪。

從網上披露出短短 4 分多鐘採訪內容來看,蘋果限制了 TF1 電視臺在圓環建築內的拍攝區域,所以能拍的地方和蘋果釋出會的場景大致差不多。

據採訪的記者透露,進入這座建築之後,他每時每刻都能感受到蘋果注重 “ 保密 ” 的企業文化,辦公樓裡的門大都是關著的,每經過一處場景的拍攝都要進行協商。

TF1 電視臺名義上是進去了,但拍攝的內容仍在蘋果的掌控之下,其他的細節還是無從知曉。

託尼自己也很好奇,Apple Park 裡面到底是個啥模樣。

在上網搜了一通資料、翻了一堆人物傳記 ( 主要是《 喬布斯傳 》 ) 之後,託尼居然找到了一些 Apple Park 的早期概念圖和建築圖。

託尼在研究過後發現,這座新總部對於蘋果的意義,比想象中要重要的多。

我們先來看看喬布斯本人,對於 Apple Park 最初的構想是什麼樣的。

時間來到 2004 年,那個設計出 iPod、iPhone、iMac 的蘋果前御用設計師艾維 ( Jony Ive ) 和喬布斯在英國海德公園一起散步時,萌生了打造蘋果新總部的想法。

喬布斯想要為蘋果打造一個標誌性的新園區,他希望新總部可以像公園或者大學校園一樣,為員工提供比現在更好的辦公環境。

這座新總部還得承載蘋果公司在極簡與創新上的精神,一代代延續下去。

這需求乍一聽還挺畫餅的,但喬布斯顯然不是說說而已,當時建造蘋果新園區的想法在他心中,已然和 iPhone、iPad 這些改變人們生活的產品,同等重要。

2009 年,喬布斯正式請來了結構主義建築大師諾曼福斯特 ( Norman Foster ) 為其操刀全新的蘋果園區。

千禧橋、首都機場三號航站樓、匯豐銀行總部,

都是這位建築大師的傑作。▼

福斯特和他的團隊在業內以高產、高標準著稱,喬布斯決定與他合作,看重的正是其豐富的經驗以及方案的高落地性。

拉上忙前忙後的艾維一起,蘋果新園區的設計在那會兒就如火如荼的開始了。

喬布斯本人對這件事兒尤為上心,在最初的設計方案中,他們研究出了一個叫 “ 吊艙 ” ( Pod ) 的設計概念。

簡單來說,吊艙形態的辦公室, 讓員工們在獨立思考之餘,也能保留一個能充分交換各自想法的空間。

早期的構想裡,吊艙由一間間辦公室拼接而成,一間辦公室能滿足 1-2 人的辦公,左右辦公室互通的同時又能保證封閉性。

辦公室裡的細節喬布斯也做了精心的打磨,他要求門把手必須採用和 MacBook 一樣的鋁材料,並且不能依靠螺絲來進行連線。

辦公桌必須是升降的,控制升降的按鈕要設計的一凸一凹,這樣就省去彎下身子來檢查按鈕了。

與此同時,建築本身還得保留一定的神祕性,以契合蘋果一直以來的保密文化。

聽起來這要求還是挺符合蘋果總部定位的,但託尼覺得這個概念按在隨便哪個宗教場所的建設上,好像也說的通。

總之在喬布斯的想法下,諾曼福斯特和他的團隊大開腦洞,為新總部設計了包括 不規則形、莫比烏斯環、三葉草、螺旋槳 、等奇奇怪怪的建築形態。

各種形態演變的設計草圖。▼

最終,三葉草形態的方案被福斯特團隊遞到了喬布斯面前,這樣由三個半圓組成的環狀設計,確保了在室內辦公的每個蘋果員工,都能晒到太陽。

喬布斯對這個方案很滿意,他回去馬上將這個喜悅分享給了他的家人。

兒子裡德在看過方案之後開玩笑,他覺得三葉草總部的設計,從空中某個角度看起來非常像 “ 大迪克 ”

然而正是他兒子的這句吐槽,導致這個原本極有可能採用的方案落選了。

儘管喬布斯自己並沒有很在意這個玩笑,但他還是把兒子對三葉草方案的評價,告訴了設計團隊。

團隊馬上反應過來:完蛋,這玩意兒越看越像那啥。。。

因為只要有一個人在心中形成了 “ 大迪克 ” 的不好印象,那對於蘋果這家公司的形象來說,就是災難性的。

在考慮再三之後,設計團隊最終將方案修改成了我們現在看到的 “ 環形飛船 ” 的樣式。

託尼有幸從早期 Apple Park 的設計圖紙和主樓模型中,摸索出了一些 Apple Park 的 內部構造

從蘋果園區整體的規劃圖來看,Apple Park 的環狀主樓,像是蘋果在地上鑲嵌了一枚大大的 Home 鍵。

作為服務性功能的 喬布斯劇院、訪客中心 以及 大型停車場 ,散落在周邊,和主樓保持了一定距離,避免了外界對於辦公區域的干擾。

員工上班會直接從外側的地下通道進入主樓,在動線設計上 ,員工、訪客、服務人員 都有著自己的一套路線。

託尼沒猜錯的話,

蘋果員工平時應該會從這個入口上班 ▼

根據早期流出的園區建築立面圖我們大致可知,Apple Park 主樓大致分為地上四層的辦公區,以及地下兩層的 內部停車場裝置間

建築物層樓之間的連通主要以樓梯為主, 不高的樓層 加上 環狀分佈的辦公區 ,給人的感覺真就和大學圖書館差不太多。

這麼看來,喬布斯這是給蘋果的同學建了一所學校啊。。。 ( 雷軍口吻 bushi )

在建築整體基本確定完之後,喬布斯就打算給樓點科技樹了。

首先 Apple Park 主樓上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個自帶巨型玻璃門的餐廳。

這兩扇滑動玻璃門採用了世界上最大的曲面玻璃, 單扇門高 16m,寬 28m,重量接近 200 噸。

它上下撐滿了整棟建築的四層,每到中午午餐時,這兩扇巨門就會通過藏在地下的馬達緩緩開啟,整個過程沒有任何噪音。

這兩年蘋果一直在強調的環保理念,在 Apple Park 的建設中,在不少地方都有體現。

就拿能耗大戶空調來說吧, 蘋果想嘗試儘量在環形主樓上不去用空調。

喬布斯很討厭風扇和空調,對他來說開窗通風,都是一件能很麻煩的事情,所以他在立項之初,他就想著能否讓建築體自己呼吸起來,調節空氣。

與嚴格控制內部溫度的封閉建築物相反,Apple Park 主樓採用了從外部迴圈空氣的風道設計。

為了實現 “ 建築呼吸 ” 的效果,蘋果聯絡了 F1 賽車的空氣動力學專家,想辦法在屋簷的下側引導空氣吸入,再將溫暖的空氣像煙囪一樣撥出到外面。

這套空氣外迴圈系統工作起來之後,只有當氣溫處於極端狀態下時,才會啟用建築內的加熱或冷卻系統, 理論上一年 9 個月都不用開空調。

此外,樓頂鋪滿的 太陽能板 、園區內種植的 各類果樹 ,也突顯出了 Apple Park 在環保上的堅持。 ‍‍‍‍‍‍‍

越環保越貴。。。

蘋果在 iPhone 包裝去掉充電頭的行為,固然給行業起了一個壞頭,但不得不說他們在自家建築上的環保投入,還是花費了不少心血的。

很遺憾,喬布斯最後沒能親眼看到這座精美的新總部落成,但園區裡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他思考過的痕跡。

喬布斯去世之前視察工地。

矯情點說,Apple Park 或許就是喬布斯變成建築之後的模樣,這是他在自己生命最後的幾個月,傾注了大量精力建造起來的那麼一個工作場所。

託尼覺得,Apple Park 對於蘋果來說,或將見證這家公司 50 年、甚至 100 年之後的樣子。

而對於所有熱愛科技、熱愛生活的人們來說,它的存在,或許就是一枚能冒出源源不斷想法,連線現在與未來的巨型 Home 鍵吧。

撰文 :jihao 編輯 :面線

圖片、資料來源:

WIRED :Apple’s New Campus : An Exclusive Look Inside the Mothership

Foster+Partners :Apple Park

YouTube :Apple Campus 2

YouTube :Apple Park AR • a majestic experience

返回搜狐,檢視更多

責任編輯: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