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版號停發已半年 裁員遊戲公司不斷擴圍

語言: CN / TW / HK

截至1月28日,國家新聞出版署對遊戲版號的審批已暫停半年。“去年7月份版號停掉之後,業內人士認為‘很快就能恢復’。轉眼到了2022年,已經很少有人再這麼認為了。”某遊戲公司業務負責人張兵(化名)向《證券日報》記者說道,“我們已經不再把希望寄託在版號上。”

此前,業內根據2018年版號暫停時的情況,推測受版號影響最大的會是中小遊戲公司。天眼查App資料顯示,2021年7月份至12月份,有1.4萬家註冊資本在1000萬以下的中小遊戲公司登出。

但隨著版號暫停的時間越來越長,受影響的不僅僅是中小企業,上市公司也開始裁員。

近日,市場流傳出心動公司“裁員三分之一”傳言。對此,心動公司的創始人黃一孟則在社交平臺迴應“裁員三分之一”不實,但公司確實有團隊調整,是根據公司實際業務需求增減,並沒有所謂一刀切的比例。

上市公司接二連三出現人員“優化”,這意味著遊戲領域的“裁員潮”範圍正在擴大。主要原因仍然和版號有關。艾媒諮詢CEO兼首席分析師張毅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遊戲版號停發肯定會帶來一系列的後遺症和連鎖反應,裁員就是其中之一。目前來看,除騰訊不會有特別大的變化外,其他遊戲公司國內業務一定會受到影響。遊戲行業接連出現遭致命打擊、甚至關停的公司,也是必然的。”

據GameLook資料統計,與2020年發放1405個遊戲版號相比,2021年的版號總量減少了46.26%,近乎“打對摺”,而自2018年開始版號總量已連續四年遞減。

張毅介紹,2020年以來,隨著版號收緊,國內關停的遊戲企業大概在38000家左右。“版號收緊之後,行業認為,這是在倒逼遊戲行業精品化。在遊戲行業還沒有版號之前,國內遊戲的管理是非常混亂的。比如,市面上充斥著各種各樣涉嫌賭博的棋牌類遊戲;戰爭題材的遊戲,血腥暴力的元素非常多。這些遊戲管理混亂,未成年也可以隨便接觸、充值。此外,版號出現前,遊戲行業門檻低、‘來錢快’,很多投資人甚至選擇拋棄實業,轉向遊戲領域,不利於市場資源合理配置。”

同時,業內認為“鼓勵出海”也是版號收緊的原因之一。心動公司的業務負責人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公司重心會進一步向海外傾斜。今年旗下taptap社群和遊戲專案,都會投入更多資源在海外。

去年11月份,商務部、中央宣傳部等17部門聯合印發《關於支援國家文化出口基地高質量發展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其中提到,鼓勵優秀傳統文化產品、文化創意產品和影視劇、遊戲等數字文化產品“走出去”。

張兵告訴記者,版號一停,確實能倒逼企業出海。但也會出現一個趨勢,純中國風遊戲會越來越少。

此前成功在海外站穩腳跟的國產遊戲,吸引到的不僅僅是亞洲玩家。Sensor Tower資料顯示,2019年,莉莉絲旗下曾創下海外營收記錄的《萬國覺醒》,收入貢獻最高的兩個地區是韓國和美國。歐美市場近些年對國產遊戲的氪金欲正在提升。Sensor Tower資料顯示,美國市場給中國出海手遊TOP30貢獻了36億美元收入,比2020年增長了53%,取代日本成為中國手遊最大的海外市場。但與此同時,從2021年第三季度入圍美國市場收入top10的中國遊戲來看,中國風遊戲出現了缺席現象。

“最近中國出海的‘頂流’就是米哈遊的《原神》,國外獎項拿了個遍,新推出了一個京劇角色受到很多國外玩家歡迎,培養了他們對於中國戲曲文化的興趣。但這種成功對中小企業來說,是很難複製的。技術到位,還需要運氣。版號如果繼續暫停下去,像修仙、玄幻等題材的純中國風遊戲會越來越少。中國風遊戲在亞洲市場表現較好,比如菲律賓、越南等這些比較容易理解相關題材的國家,歐美外國玩家理解起來就有些門檻了。為了全球化,遊戲公司也要契合海外玩家的審美習慣。例如爆火的《原神》,元素就非常多元。”

版號發放“遙遙無期”,對上市公司的影響是否會越來越嚴重?

張毅認為,目前上市遊戲公司紛紛陸續開展海外業務,版號對未來業績不會出現太大影響,企業裁得更多的是區域性業務線,大多是原本就做得不太好的。“來自監管層的訊號已經非常明確,市場不需要太多質量參差不齊的產品,應把重心放在提高遊戲質量上。同時,通過版號的調控,更多國內精品遊戲得以輸出到海外,實現全球化,佔領國際市場。”

訪問購買頁面:

遊戲外設自營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