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Mind联合创始人为何退出谷歌,转战风投?

语言: CN / TW / HK

据报道DeepMind联合创始人Mustafa Suleyman上周宣布将辞去谷歌副总裁一职,成为硅谷Greylock Partners的一名风险投资家。自1965年成立以来,Greylock Partners投资了Facebook、Airbnb和LinkedIn等多家公司。

2014年,谷歌收购了DeepMind人工智能实验室。在他离开谷歌之前,DeepMind的前同事指责Suleyman激进的管理风格。

上周,Suleyman在播客中解释了离职背后的理由:想和那些胆子大、看得远的创始人 一起 工作。

素有“驼鹿”之称的Suleyman拒绝接受CNBC采访。然而,在接受TechCrunch的独家采访时,他表示,他认为AI在游戏和所谓的元宇宙中扮演着核心角色。

一名DeepMind前员工表示,Suleyman的主要兴趣似乎围绕着元宇宙和游戏。

他们表示:“在DeepMind工作期间,Suleyman在医疗保健和气候变化项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没想到Suleyman现在的主要兴趣变成了元宇宙和游戏。”

其他科技投资者表示看好为Suleyman。目前,Suleyman已经进行了一些个人投资。

天使投资者、音乐会发现应用Songkick的联合创始人Ian Hogarth表示:“我认为Suleyman是一个伟大的投资者,因为他曾与杰出的创始人有过合作,此外还有他的早期投资都很不错。”

Suleyman的其他两项公共投资包括音乐票务应用程序Dice和医疗保健应用程序Babylon Health。

GV(原谷歌Ventures)的风险投资合伙人Tom Hulme透露,Suleyman对风投行业感到兴奋已有一段时间了。

但另一位风险投资人对Suleyman表示质疑,认为他只是暂时来做风投。

把DeepMind卖给谷歌

2010年,Suleyman与儿时好友Demis Hassabis和新西兰人Shane Legg在伦敦共同创立了DeepMind。在收购谷歌之前,Suleyman帮助DeepMind从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亿万富翁那里筹集了数百万美元。

Suleyman从牛津大学退学,后面还领导了几年DeepMind的人工智能应用研究。

他的工作浸入谷歌的各种产品和服务之中,此外还有包括英国国家卫生服务和国家电网在内的其他组织,试图在其中为该公司的算法找到新颖的用途。

尽管DeepMind在谷歌的数据中心和YouTube等应用程序中发挥了长处,但它的外部商业业务一直不太成功。

DeepMind还没有从向第三方组织出售软件中获得任何可观的收入。该公司向英国公司注册处提交的财务备案文件显示,自被收购以来,除去年盈利4380万英镑(约合5960万美元)之外,该公司每年都在亏损。在此之前,该公司在2019年报告亏损6.49亿美元。

除了应用人工智能,Suleyman还监督DeepMind在人工智能伦理方面的工作,包括试图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来监督实验室的研究,这些研究有一天可能会对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DeepMind的最终目标是创造出在许多层面上都比人类聪明的超级智能机器。

Suleyman表示:“我们在建立董事会的过程中犯了很多错误,我不确定是否绝对成功,但我相信激进的实验是必要的。我们需要适应现代社会新的治理和监督形式。”

Suleyman表示,DeepMind尝试了不同的监管委员会、道德章程和类型研究。在谈到更广泛的科技行业时,他表示:“我确实觉得,我们还没有真正解决如何制造技术平台、软件这一难题。当然,人工智能与人类共存,更重要的是人类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塑造现实世界,而不是仅仅让他发生。”

离职DeepMind惹争议

2019年8月,Suleyman在推特上宣布,他将离开DeepMind,并补充说,他需要“休息来充电”。不到半年后的2019年12月,他宣布正式离开自己帮助建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加入谷歌,担任人工智能产品管理和人工智能政策副总裁。

Suleyman离开DeepMind的全部情况当时没有披露,但后来有消息称,他的一些同事对他的管理风格提出了质疑,指责他骚扰和欺凌。2021年1月,DeepMind宣布已聘请一家律师事务所调查他的管理风格。

Suleyman在播客上说:“在2017-2018年的一段时间里,有几个同事对我的管理风格提出了指责。你知道,我真的搞砸了。我非常苛刻,非常无情。我认为,这有时会造成一种环境,让我对人们应该在什么时候提供什么服务抱有相当不合理的期望。”

他补充说,他最终“非常强硬”,这为一些人创造了一个“恶劣的环境”。Suleyman表示:“我仍然对此事对人们造成的影响和伤害感到非常抱歉。”

Suleyman表示,这些指责让他有机会“退一步反思”,并作为一名经理和领导者逐渐“成长和成熟”。他承认,他“超级关注速度和节奏,而不是关心人们的感受。”

Suleyman说,过去几年他一直在做咨询,这是他解决前同事提出的问题的一部分努力。

本文来自“ 新浪科技 ”,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