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時代B站聯手做PE,戰投聯手背後有何意圖?

語言: CN / TW / HK

開年最強私募,當這個稱號落在寧德時代和B站聯手發起的孚騰基金身上時,市場投資風向的細微變化被更多人感知到了。實際上,上海孚騰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這個名字的背後,還有上海國投資本、上汽集團全資子公司上汽金控、博裕資本旗下機構和中信資本旗下基金等。

陣容重磅之外,B站的投資一向引人關注,而與此前不同的是,並非戰投部門直接出手,寧德時代在列更讓人關注,大廠們開始聯合資本機構,自己做基金了。一級市場投資的這些變化,還會繼續衍生什麼變數?

01產業資本,投資生變

首先需要明確的一點是,都是行業巨頭主導,相較於傳統的投資動作,這一次誕生的私募基金有何區別?

答案的關鍵在於產業兩個字。傳統的PE體系中,行業巨頭的身份要麼是財務投資人,要麼是以自身戰投部門為基礎,和其它機構協同合作投資。也就是說,傳統體系或多或少會有一道阻隔。然而,本次由產業巨頭聯合其它財務投資人創立基金,自身就是管理者,將直面一線投資物件。

毫無疑問, 產業資本更加了解某個特定細分行業的特點、需求和發展路線, 由它們直接作為管理者,避免了傳統投資裡溝通成本過高的問題——主要出在創投機構-投資專案-產業資本這個鏈條的資訊傳遞中,當產業資本距離一線專案過遠,往往不能更及時有效地對一次投資的綜合成效做出指導和協調。這也從側面說明,像寧德時代這樣的大廠做PE是經過了充分考慮的,確定擁抱投資的收益能蓋過為此付出的綜合管理成本。

另一方面,在位元組裁撤戰投部門、縮小投資佈局的訊息傳出時,市場也擔憂,傳統網際網路巨頭的投資會發生怎樣不可預測的變化。但實際上,從騰訊投資摩爾執行緒、燧原科技等硬科技企業的經歷來思考,未來所屬行業的頭部公司有更大可能聯合傳統PE、騰訊阿里這樣的公司走向更類似專業投資機構的模式。其中, 產業資本主要起到專案識別、精準扶持、資源對接、生態建設的作用,而無論內部出資還是對外募資,合適的時候退出也會成為常態,以此避免資本的過度集中。

不過,這樣的演變也並非保證成功,雖然產業資本更能洞察行業趨勢和技術演進的精準方向,但最終的回報期要求上,還需要不同主體的意見協調。換句話說,產業資本可能願意更長期的陪跑換取生態協同效益,也更理解產業建設的困難,但純財務投資者的回報需求有可能更迫切。

為此,除了有錢之外,錢往哪投、怎麼投將成為新一代混合型PE們關注的重點。以往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可以以不同投資部門劃分投資方向,產業資本入駐後,其向心力會更強。

02告別“海投”,好鋼要用在刀刃上?

2021年9月,小鵬汽車傳出入局VC、組建自有投資基金的訊息,走大規模、獨立募資、投融並舉的路線。彼時市場猜測,它的路線很可能從產業鏈出發,向上下游延伸。

實際上,這也是新的投資選手們區別於網際網路投資的一點。雖然網際網路投資巨頭,比如位元組跳動,投資的方向依然可以總結為網際網路,但各細分領域的差距實際上是很大的,更不用說包括騰訊等公司在內,還有餐飲等諸多方面的佈局,堪稱海投。

但產業資本是怎麼做的呢?目前,寧德時代直接參與了超過70個專案的股權投資,主要領域包括生產製造、汽車交通、新能源汽車、新能源、大資料產業、電池電容、半導體和新材料等, 基本都是圍繞產業鏈上下游進行全方位佈局。

另一家新能源車企,蔚來,關聯公司是成立於2016年、獨立於蔚來汽車的產業基金蔚來資本。蔚來資本誕生初期,就投資了首汽約車、嘀嗒出行等企業,佈局了出行風口,後來陸續完善其資本版圖,小馬智行、Momenta等自動駕駛企業和奧動新能源、雲快充等充換電服務企業也入了它的“法眼”——這也可以看出,蔚來資本的投資並不是單純依附於蔚來,它並不只把目光放在換電。現在,據官網顯示,蔚來資本的投資方向包含自動駕駛及智慧化系統、車聯網出行服務、新能源及能源網際網路、電動汽車及核心零件、先進製造、企業服務等。

實際上,對本次寧德時代和B站的聯手,市場有觀點認為,B站的生活娛樂屬性完全有能力和寧德時代在硬體方面的資源連線能力結合。而寧德時代入局換電、保險等多方面服務,展示了它對於新能源整體服務的野心。投資風向更添想象空間。

但一個很明確的結論是,在新能源領域,一大批專業投資者已經整裝待發。它們的資金能力強於中小機構,又有深厚的行業背景,垂直於領域的創業公司有望迎來“更懂自己的人”。好鋼用在刀刃上,這和產業資本的意向不謀而合。

唯一的問題是,這股“專”、“精”的風潮,是否會在更多行業有所蔓延?如果沒有,那麼在一些戰投不活躍的領域,創業公司們可能還是隻有等待創投機構的“空降”。也許, 未來的創業形勢也會隨著資本的流動,強者愈強,弱者愈弱。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港股研究社”(ID:ganggushe) ,作者:港股研究社,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