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終端想靠全屋智慧翻盤,需要跨越哪些門檻

語言: CN / TW / HK

2021年12月31日,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發表2022年新年致辭,在致辭中其提到了華為2021年業績:預計全年實現銷售收入約6340億人民幣,同比下降28.9%;第四季度營收1782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9%。郭平在致辭中稱,公司整體經營情況符合預期。

在美國的強力制裁下,華為能夠穩住基本盤著實不易。“艱苦歲月”短時間不會結束,郭平直言2022年華為仍然面臨著一系列挑戰,“活下來、有質量地活下來”是華為的目標,而要實現高質量生存,“僅靠節衣縮食實現不了,堅持戰略投入,強大自身才有未來。”

郭平用一句話總結了華為核心業務的發展情況:“運營商業務表現穩定,企業業務健康增長,終端業務快速發展 新產業 。”華為使命是“將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組織,構建萬物互聯的智慧世界,創造更美好的生活。”毫無疑問,隨著世界加速數字化,在ICT領域根深蒂固的華為幫助各行各業數字化時,將會吃到巨大的市場紅利。那麼曾是華為核心的終端業務又將去向何方?郭平所說的“終端業務快速發展新產業”是指什麼新產業?

▼全屋智慧,華為手機業務的“替補”▼

在終端業務上,智慧手機是華為被制裁影響最直接的領域。DIGITIMES Research釋出的2021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資料顯示,2021年全球智慧手機出貨量為13.2億部,年增長僅為6.1%,銷量前六的品牌依次為:三星、蘋果、小米、OPPO、vivo與傳音,華為已被迫進入“the others”。儘管還有少部分機型在賣,但由於缺乏5G晶片等原因,華為手機業務走得十分艱難。

長期來看,華為手機面臨的晶片問題終將解決,在此之前華為終端的思路是拓展新的場景,郭平在新年致辭中明確“在戰略上,華為堅持聚焦ICT基礎設施和智慧終端領域。”而智慧終端則將“堅持高品質、做強長板,向場景化、生態化發展,為消費者提供極優體驗。”

最能體現出“場景化”、“生態化”的是華為正在加碼的“全屋智慧”,這將是其終端業務翻盤的最大機會。2021年4月華為釋出全屋智慧產品,最低售價99999元,最高149999元,立足高階市場,小試牛刀後,2021年10月23日華為在開發者大會 2021上釋出全新全屋智慧戰略:

“在 HarmonyOS 的驅動下,1+2+N 全屋智慧解決方案再升級,重塑未來家空間,通過 2D(開發者)、2B(企業等合作伙伴)、2C(消費者) 三大路徑,協同各方夥伴共創未來家。”

“1+2+N”的1是指智慧主機,集連線、計算、儲存和智慧服務於一體;2是指一套互動硬體和一個互動軟體;N則是不同場景下的子系統,包括照明、遮陽、影音、冷暖新風、傢俱傢俬、家電系統、網路、安全、用水、能耗等。

華為消費者 BG 首席戰略官邵洋表示:“華為全屋智慧的目標是攜手行業合作伙伴,實現 5 年 500 萬套,做空間智慧化的領導者。”這是華為全屋智慧首次公佈大目標。

在產品層面,華為全屋智慧的核心是1+2,即智慧主機、互動硬體與互動軟體,其中互動硬體是“即將面世的系列中控屏,有 10 寸、6 寸、4 寸等多種尺寸,可以安裝在桌上、牆上等不同位置。”中控屏也是主流智慧家居公司都很重視的產品;互動軟體則是智慧生活 App,使用者可通過此操控全屋智慧裝置;在N個場景的大量裝置上則以生態為主,截至2021年12月華為鴻蒙智聯有超過1900家合作伙伴,認證產品種類超過4500個,包括美的COLMO多款餐廚產品、AO史密斯的淨水系列產品。

在渠道層面,華為全屋智慧已在佈局地產商渠道,其與綠地、融創、中海、萬科、華潤、金茂、綠城、世茂等多家頭部地產商達成戰略合作,同時也已開始佈局線下體驗場所,其並未直接複用終端渠道體系,而是“另起爐灶”,2021年10月已有15 家華為全屋智慧授權體驗店正式開業,覆蓋北京、武漢、長沙、溫州、合肥、成都、南京、福州等 城市,到2021年底完成50+城 50+店覆蓋。華為全屋智慧採取的地產商(前裝為主)+體驗店(後裝為主)雙渠道思路,其體驗店模式跟雲米等智慧家居專業公司的打法沒什麼本質不同。

在釋出單品後再發布全屋智慧戰略,積極拓展D/B/C端生態資源,發力線下零售渠道……這些均表明華為對全屋智慧寄予厚望,可預見2022年全屋智慧將成為華為終端業務的一大看點,也可預見其勢必會攪動全屋智慧市場。

▼華為為什麼如此重視全屋智慧?▼

智慧手機可是每年出貨量10億+的超級市場,全屋智慧真的可以接棒智慧手機撐起華為終端的明天嗎?為什麼在眾多新終端場景中,華為將全屋智慧視作智慧手機的替補?

1、市場足夠大且仍在高速增長,屬於“朝陽市場”。

智慧家居概念已出現多年,近年來在住房改造升級、5G和AIoT等新技術的多重因素影響下,智慧家居行業正在高速增長。

產品形態上2014年前後興起的智慧家居從插座、開關、電燈、網路等“邊邊角角”開始,逐步蔓延到電視、音箱、空調、冰箱等核心家電,到今天為止幾乎所有家電都已智慧化;

智慧程度上,智慧家電的“智慧”從第一階段解決人機互動的“被動智慧”,升級到今天基於AI技術與感測器的主動智慧服務;

市場規模上,據中商產業研究院釋出的資料顯示,2016-2020年我國智慧家居市場規模由2608.5億元增至5144.7億元,年均複合增長率為18.51%,其預測2021年我國智慧家居市場規模可達5800.5億元。IDC資料顯示我國2021年智慧家居裝置出貨量將達2.3億臺,到2025年增到接近5.4億臺。

持續增長的智慧家居市場,與持續下滑的智慧手機市場形成鮮明對比,不論是從市場規模還是出貨體量來看,都是名副其實的大市場,如果再算上智慧家電等相關裝置則是一個更加可觀的市場,甚至可以說未來家電市場將屬於智慧家居市場,因為所有家電都將智慧化,這裡面華為哪怕只是啃下一小塊,都能收穫頗豐——當然華為的野心不是“喝口湯”,在智慧家居上它要做特斯拉在汽車市場做過的事情: 讓房子智慧化,重塑居住體驗。

2、想象空間十分大,全屋智慧的故事很性感。

往年智慧家居更多是單品智慧化,比如智慧燈,再將不同智慧產品簡單組合起來或者單獨使用,就算不同智慧裝置可以聯動也只是淺層連線和簡單互動,燈光、窗簾、電視、音箱、白電……各有各的互動系統,這被行業稱為“單品智慧家居時代”。

5G時代IoT技術讓不同智慧裝置、家電與家居乃至社群互聯互通形成完整體驗,因此智慧家居又興起了以場景為核心的全屋智慧。儘管全屋智慧在智慧家居市場當前佔比不高,但未來可期。IDC FutureScape認為全屋智慧解決方案市場將迎來快速發展,其預計2022年2%的智慧家居裝置將服務於全屋智慧解決方案。CBNData調研資料則顯示有將近40%的消費者表示,雖然現階段處於智慧單品體驗期,但未來仍想要嘗試全屋智慧系統。

單品時代的智慧家居就跟車聯網早期的智慧汽車一樣,當時已有CarPlay之類的手機汽車互聯手段,不過使用者得到的智慧體驗是十分初級的,其本質是將手機投屏到車載中控屏用。後來特斯拉式的原生智慧汽車以及新造車勢力們的“智慧座艙”則徹底重新整理了智慧汽車的體驗。同理, 全屋智慧就是讓房子智慧化,讓房子有大腦有系統,可感知可互動,在統一的互動系統上給使用者真正智慧化的居住體驗,可見“讓房子徹底智慧化”才是華為全屋智慧的願景,這是一個巨集大的故事,與華為“將數字世界帶入每個家庭”的願景十分契合。

3、這是華為擅長的事,其擁有做全屋智慧的資源。

在郭平的新年致辭中,其提到華為將“圍繞尤拉打造數字基礎設施的軟體生態,基於鴻蒙打造面向跨多終端環境下的生態系統,堅持開源、開放,讓所有軟體開發人員都來使用、貢獻和受益,共同構建萬物互聯的智慧世界。”這再次體現出,全屋智慧在華為戰略中的地位。

如果將全屋智慧視作一個類似於iPhone的大智慧裝置,華為要做的就是扮演蘋果的角色:做硬體以及硬體上的關鍵部件如晶片和OS,而N個子系統中的不同智慧裝置則交給第三方開發者——當然,就像蘋果會做新聞、音樂、天氣等應用一樣,華為也可選擇性地做一些智慧單品,如智慧屏。不過整體來說,華為要做的是底層軟硬體系統,基於此連線不同生態。

相對來說渠道或者說產品來說,構建生態系統的底層能力才是華為全屋智慧的核心競爭力,基於鴻蒙系統、物聯通訊、AI互動等底層能力,其可“ 海納百川 ”吸引各類合作伙伴,共同給消費者提供全屋智慧體驗,像白電等領域華為自己不碰,因此與美的、格力等企業就有天然合作空間。

可見對於佈局IoT多年的華為來說,做全屋智慧是“近水樓臺先得月”,在其手機業務受阻的當下,自然更有動力押注全屋智慧。未來如果華為手機可以重振,全屋智慧可與手機更好協同,一起將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組織;如果華為手機短期內難以重振,全屋智慧則可擔綱主角,助力華為終端業務繼續“有質量地活下來”。

▼啃下全屋智慧,華為面臨三道坎▼

全屋智慧是智慧家居的未來,說大一些,這是一個跟特斯拉一樣巨集大的故事: 讓每一套房子或者說每一個空間都智慧化,是一個比智慧汽車大得多的事情。

全屋智慧市場早已人頭攢動。在華為前,小米、阿里、京東等網際網路巨頭,海爾、TCL、雲米等家電企業, 歐瑞博綠米聯創 等智慧家居企業,銀泰、龍湖、萬達等地產商甚至建材賣場、家電賣場,都在佈局全屋智慧,有的做產品,有的做生態,有的做系統,有的做平臺,還有的做渠道。

不過,全屋智慧市場當前尚處在一個尷尬階段:所有玩家都知道這是未來的趨勢,生怕再錯過下一個類似於特斯拉的浪潮,但空間的智慧化比汽車要難做很多,市場邏輯、規則、玩法截然不同。 雖然全屋智慧當前整體市場規模不夠大,但玩家已雲集且巨頭頗多,大有直接變紅海的態勢,因此作為後來者的華為要想啃下全屋智慧也面臨不少挑戰。

首先是產品關。

華為全屋智慧的產品思路是做核心產品,就是“1+2”以及“N”中的部分產品,大部分產品靠連線第三方。2021年4月華為釋出過全套產品,最低售價為99999元,最高149999元,這定價很不親民。華為自有全屋智慧產品現在起步階段,相較於小米等先行者而言,價效比缺乏競爭力,單個產品或許差距不大,但多個產品一起差距就非常明顯了。

華為全屋智慧會連線第三方裝置,比如大家電很多都是美的供貨,這跟其賣車的思路一樣,本質是賺取渠道利益,這種模式的好處是多且全,可以快速整合大量的SKU,問題是定製能力相對更弱,做全屋智慧時更難落地,小米生態鏈模式這種雖然更顯封閉,但不同產品間卻更具“一致性”,因此可以更好地聯動,形成端到端智慧解決方案,更好地滿足客戶的全屋定製需求。

華為產品少的短板,正是先行者們的長板,比如綠米Aqara耕耘智慧家居11年形成了涵蓋30多個品類、500多個SKU的產品矩陣,靠自有產品就可一起組合成全屋智慧方案。在綠米等智慧家居玩家外,智慧家電玩家們擁有家電品類優勢,TCL、海爾、小米們做全屋智慧產品線佈局均面面俱到,很多品類是專注消費電子的華為尚未涉足且短期內很難做好的。

智慧家電新物種雲米就是走的先做產品再做全屋智慧解決方案的路線,其在2014年成立後就走產品路線,瞄準智慧家居不同場景下的使用者痛點,基於AI、5G和IoT等技術重新定義每款產品,再通過一套完整的全屋產品組合,給使用者提供全套智慧家居解決方案,如今其產品線已涵蓋60+品類。

可以說,綠米Aqara、雲米們走的都是跟華為相反的路線:不強調系統或者平臺或者生態,而是“先將產品做好”,因為只有智慧化的產品才能一起構成全屋智慧解決方案,真正決定使用者最終體驗的是一個個看得見摸得著的產品,只有完整的智慧家電產品組合才能有真正的互聯互通、協同呼叫與主動服務能力。

比如雲米會通過AI等技術去“改造”常見的家電品類,用AI技術去智慧調整飲用水中礦物質含量,去智慧控制抽菸煙機的風。還有一點,跟綠米Aqara、歐瑞博們更強調家電外的智慧家居不同,雲米先是從智慧家電如冰箱、抽菸煙機、空調等剛需大家電切入市場,再逐步擴散到開關、燈光、安防等周邊裝置,並串聯形成全屋智慧系統,結合對使用者需求的感知與推理提供主動智慧服務。

雲米的打法或許值得華為高度關注,畢竟全屋智慧的大頭是家電。華為除了牢牢握在手裡的“1+2”也就是主機和中控屏外,更要關注一些需求強勁、利潤率高的單品類,親自下場做,只有豐富產品品類特別是核心產品線,才能更有效地推動全屋智慧解決方案的落地。

其次是渠道關。

最初智慧家居普遍靠電商渠道,以單品售賣為主,對使用者DIY能力要求很高。但要真正搭建一套完整的智慧家居系統,不只是要專業的定製化設計能力,更要求大量的專業施工、安裝和除錯,這些靠消費者自己完成並不現實。更何況使用者對全屋智慧還很陌生,如果沒有真實場景的體驗與面對面的講解、銷售與服務,他們往往不會有太強烈的購買意願。

智慧家居產品與技術已ready,但行業依然面臨“賣不動”的尷尬,因為行業“最後一公里”一直未能解決,智慧家居本質是類似於裝修的“重服務”行業,線下服務是決定使用者體驗的關鍵一環,特別是全屋智慧,客單價高,體驗性強,更離不開線下渠道。

近年來主流智慧家居玩家都在大力拓展線下體驗體系,家電企業同樣在積極佈局全屋智慧渠道,海爾在2020年釋出首個場景品牌三翼鳥,以完善自身智慧家庭全場景解決方案;2021年雲米加入渠道大戰推出“大商大店”戰略,以“全屋智慧家電成套賣”的賣點吸引加盟商。2021年底雲米加大市場力度,登陸分眾新潮電梯媒體、簽約鄧倫成為代言人,鎖定“一站式全屋智慧”第一品牌,大力爭搶3C、家電等傳統經銷商,提出“未來三年新開業超過3000家300平方米以上的超級大店”的目標。2022年京東京魚座啟動線下大面積開店計劃,佈局智慧家居門店。如果再算上家裝賣場、家電賣場、建材賣場,全屋智慧渠道已十分擁擠,“店太多、客不夠。”

華為是渠道高手,不過原來門店都是賣手機等消費電子單品的,不利於全屋智慧的展示與銷售——如果在門店採取VR/AR甚至是影片的“元宇宙”展示為主,則難以發揮線下門店的體驗優勢,也很難做好設計等專業服務。於是我們看到華為全屋智慧大力佈局“全屋智慧授權體驗店”。長期來看這一模式是全屋智慧的趨勢,就像汽車門店從4S店走向體驗店一樣,全屋智慧將從3C數碼賣場走出來形成獨立的新零售業態。不過,華為全屋智慧要做好線下體驗體系,當下需要回答兩個問題:

一個是產品是否跟得上門店擴張速度?

2021年5月綠米Aqara宣佈已在全國範圍內擁有600+ 線下實體店面,已實現國內地級市廣泛覆蓋。開這麼多店綠米Aqara用了4年。華為則提出5年賣出500萬套的目標,胃口不可謂不大;2021年完成50城50店覆蓋,速度不可謂不快,但這種後勁是否可以持續?要看第一批門店的經營實效,畢竟“授權”模式往往都會先快後慢。也可預見華為未來會積極將原來的終端門店匯入到全屋智慧體系(但說實話不看好,因此賣手機、賣家電、賣全屋智慧的渠道其實都很不一樣)。

而要確保門店經營實效的關鍵,就是訂單量、客單價、利潤率與復購率,這些均要靠產品支援。像同樣在大力拓展全屋智慧門店的雲米,其擁有60+品類的產品體系支援,同時具有很強的價格競爭力,整體客單價平均超過4萬,超過50%的訂單購買4件或以上產品,復購率超過50%,再算上安裝除錯、售後服務、耗材等營收,就可以給門店提供更強的經營底氣。如果華為全屋智慧要想實現渠道的可持續發展,就需要儘快充實產品線,給到門店更多有價效比競爭力的全屋智慧產品,以滿足客戶個性化的需求。

二個是門店經營經驗華為依然要向專業全屋智慧玩家學習。

早在2017年底Aqara就借鑑汽車行業4S店概念,在智慧家居行業首創“服務商模式”,提出4S服務理念,Solution(方案展示)、Sales(產品銷售)、Service(使用者服務)、Survey(交流反饋),提供一整套全屋智慧定製服務,後來經過四年迭代形成了成熟的智慧家居服務商體系。

歐瑞博在2021年則釋出了“第四代全宅智慧超級體驗店”,號稱“採用更所見即所得的智慧場景陳列,並聯動歐瑞博自研的可互動式的全屋智慧設計工具智家易3D,僅需10分鐘即可為使用者定製出他專屬的全屋智慧方案。可給終端使用者提供了全品類全場景的一站式智慧家居安裝除錯服務。”從名字可以看到歐瑞博全屋智慧門店也是經過多年迭代。

雲米則走獨特的“科技潮流感”路線,基於“科技潮牌”的整體品牌定位,搭建智慧客廳、智慧廚房、智慧臥室、智慧浴室等沉浸式智慧場景,全方位展示智慧家居+智慧家電+軟體服務為一體的一站式全屋智慧解決方案,加上超過60+品類的黑科技家電,讓人沉浸在未來家的氛圍中,消費者也更願意為感知場景買單。雲米還將門店打造成具有潮流感的網紅打卡點,吸引了更多年輕時尚的消費者……

這些都反映出有的玩家在經營全屋智慧渠道體系上有更深厚積累,華為在終端門店上實力不俗,在全屋智慧上依然還要學習補課攢經驗。

最後是服務關。

有人將“智裝”與“軟裝”“硬裝”列在一起,因為全屋智慧本質是類似於裝修的“重服務”行業,線下服務是決定使用者體驗的關鍵一環,也是門店業績的關鍵。

全屋智慧不是產品賣出即可,也不只是像手機一樣提供雲端服務以及售後維修服務即可,其銷售過程很長,售後需求更多,服務屬性強得多,比如在銷售時需要展示、設計、勘測、安裝、除錯、培訓等,在銷售後則有云端服務、系統升級、維修、清洗保養等等需求。在落地時業主往往在進行軟裝/硬裝,全屋智慧部署要跟房屋裝修保持進度一致,這將進一步延長交付時間,提高交付成本。

此前雲米、歐瑞博、綠米Aqara們在佈局線下渠道的同時也搭建了全國性的服務體系,包括社會化的合作人力資源和對應的服務管理能力。基於定製化工具支援、扁平供應鏈體系、自主產品體系等,它們具有更快速的交付能力,且可以做到服務成本可控,確保在消費者可接受的定價範圍內所有人都有錢賺。對於華為來說,搭建類似的全屋智慧服務體系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寫在最後:

對於華為來說,全屋智慧是其手機業務受阻後的“替補”;對於行業來說,全屋智慧則是智慧手機下滑後的全新增量。在全屋智慧爆發前夜,雲集於此的巨頭越來越多,市場競爭正日趨激烈,華為註定會是其中的關鍵角色之一。從戰略來看華為全屋智慧的故事很性感,“要做智慧空間的開創者、領導者。”業務邏輯十分清晰,系統框架堪稱漂亮,長期來看華為做這事兒很有機會,不過飯要一口一口地吃,最終華為全屋智慧能否挑大樑,還是要看落地能力,對此,不如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