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風口下:企業瘋狂“造人”背後的價值與擔憂

語言: CN / TW / HK

文/張從祥

編輯/王小坤

繼某些流量明星們的口碑崩壞之後,虛擬數字人似乎成了企業主們對外發聲的最佳選擇。

何為虛擬數字人?中國人工智慧產業發展聯盟和中關村數智人工智慧產業聯盟釋出的《2020年虛擬數字人發展白皮書》中有針對性這一“物種”進行定義:

虛擬數字人是指具有數字化外形的虛擬人物,應當具備人的外貌(相貌、性別、性格等人物特徵)、人的行為(語言、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的表達能力)、人的思想(識別外界環境並能與人互動)這三方面特徵。

圖片來源:IC photo

無論是天貓超級品牌日的數字主理人AYAYI、萬科總部最佳新人獎獲得者的虛擬數字員工崔筱盼、江蘇衛視2022跨年演唱會大放異彩的虛擬鄧麗君、湖南衛視新綜藝《你好,星期六》的數字主持人小漾,還是科技公司打造的數字IP如集原美、柳夜熙、翎_Ling、A-Soul,甚至是清華虛擬大學生華智冰、百信銀行首位虛擬數字員工AIYA艾雅等,一時間企業們紛紛選擇“造人”,虛擬數字人市場也呈現升溫的趨勢。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國內虛擬偶像/數字人領域裡至少發生了19筆融資。

基於虛擬數字人的應用場景,可將其分為:服務型虛擬數字人(PGC+功能型)、虛擬偶像(PGC+IP價值)、數字化身(UGC+功能型)、創作載體(UGC+IP價值)四類。

業內人士表示:服務型虛擬人在特定場景提供服務,可替代諸多服務行業的社會角色,例如企業員工、主持人、醫療顧問、管家等;身份型虛擬人則更傾向於重新建立一種新的虛擬形象,並在文娛遊戲領域落地,例如偶像型虛擬人,直播型虛擬人等。相關報告顯示,身份型虛擬數字人約1750億,服務型虛擬數字人總規模超過950億。目前市場正處於前期的發展和培育階段。

旺盛的虛擬數字人產業

虛擬數字人被認為是連結元宇宙的一個重要媒介,在元宇宙的風口下,由於具備可捏臉、定製等原因,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虛擬數字人都備受年輕人尤其是元宇宙愛好者的歡迎。換句話說,當下市場已被訓化,年輕人對於虛擬數字人的接受程度也比較高。

藝恩資料釋出的《2021“Z世代”文娛內容消費研究》顯示,Z世代圈層內容消費現象逐漸凸顯,成為虛擬偶像的重要消費群體。

與此同時,年輕人們對虛擬偶像付費意願較強,周邊產品豐富帶動變現能力。品牌方也正是看中這一趨勢,也都推出了各自的虛擬偶像產業。

這是因為,相較於流量明星,虛擬偶像經過對外形和人設的打造,不會再出現“塌房”導致品牌形象受損。再加上虛擬偶像一般會更接近於粉絲心目中的偶像外形,虛擬偶像的定製也會滿足粉絲們的需求。

隨著虛擬偶像產業生態的不斷髮展,手辦、唱片等周邊產品成為了虛擬偶像們流量變現的最佳渠道,粉絲也願意花費更多的金錢和精力去支援虛擬偶像。艾媒諮詢資料顯示,八成網民為虛擬偶像每月花費在1000元以內,且37.6%的網民表示願意花更多的錢支援虛擬偶像。

《2021年虛擬數字人產業深度報告》顯示,在2030年,我國虛擬數字人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2700億。市場規模的擴大,離不開政策方面的支援。自疫情以來,關於5G、雲端計算、人工智慧、虛擬現實與增強現實的政策紛紛出臺及落地,鼓勵了一批與數字人相關的軟硬體設施建設。

與此同時,在國家廣電總局網站釋出的《廣播電視和網路視聽“十四五”科技發展規劃》中提到,強化人工智慧、大資料、區塊鏈在內容選題、素材整合、編輯製作、內容稽核、媒資管理、字幕製作等環節的應用,促進製播流程智慧化。推動虛擬主播、動畫手語廣泛應用於新聞播報、天氣預報、綜藝科教等節目生產,創新節目形態,提高製播效率和智慧化水平。

於是,除了品牌主自己打造的虛擬IP外,虛擬數字人也以主播的身份出現在了央媒的直播間。2021年12月16日,新華社AI合成主播“新小浩”“新小萌”和虛擬動漫人“電視雞”“無限少女”進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新聞連線,衝上微博熱搜。

以上種種,皆是虛擬數字人的最佳實踐。那麼,虛擬數字人產業旺盛的背後,又有著哪些技術做支援?

參與的上下游玩家

虛擬數字人的存在,離不開技術支撐,並且如今各大廠商都參與進去,如科大訊飛、百度、微軟、抖音柳葉熙、藍標蘇小妹等,甚至如今銀行業紛紛開始“造人”,用於自身的數字化轉型。但每個虛擬數字人的出發點不同,其扮演的角色也不盡相同。

比如一週瘋狂吸粉428萬的柳夜熙,背後的技術之作公司創壹科技是想通過虛擬數字人 “打造在元宇宙中的迪士尼”。創壹科技CEO樑子康表示,創壹科技將“通過以互動式的影片、短劇、電影等媒介內容作為起點,跨媒介搭建互動式元宇宙觀,跟真實時空的動態IP互動,藉助短影片靈活的平臺,建立一個跟觀眾更加緊密的中國式漫威元宇宙觀”。

而萬科總部優秀新人獎獲得者崔筱盼的目的則是為“催辦的預付應收/逾期單據核銷”。在經過深度神經網路技術渲染的加持下,崔筱盼以遠高於人類千百倍的效率在各種應收/逾期提醒及工作異常偵測中大顯身手,其催辦的預付應收逾期單據核銷率達到91.44%。

其實,虛擬數字人產業看似火爆,其背後的產業鏈還是主要由:技術方案(基礎層、平臺層)和內容應用(應用層、運營層)兩方面構成。

而從上下游環節來看,虛擬數字人上游主要是為虛擬人制作提供基礎軟硬體設施的服務商。比如能提供建模、動作捕捉和渲染等相關技術的產商,英偉達等。而中游則是為虛擬數字人提供軟硬體系統、生產技術服務平臺和AI能力平臺的廠商如科大訊飛、百度等。下游則是針對於虛擬數字人進行運營和變現的廠商,如網易、騰訊等。

以百度為例,近日百度釋出了數字人生成平臺百度智慧雲曦靈。這是集數字人生產、內容創作、業務配置服務為一體的平臺級產品,為廣電、互娛、金融、政務、運營商、零售等行業提供一站式的虛擬主持人、虛擬員工、虛擬偶像、品牌代言人的建立與運營服務。

目前,百度智慧雲曦靈基於數字明星運營平臺打造了 央視新聞AI手語主播、航天局火星車數字人、央視網虛擬主持人小C、百度集團數字人希加加、手機百度代言人龔俊等一系列數字人。

瘋狂背後的一點擔憂

虛擬數字人出現後,有部分聲音表示,虛擬數字人的工作已經從過去簡單重複的機械式勞作侵佔至偶像等情感高地,在被賦予情感之後,虛擬數字人的下一步是否真的能取代人類?

美國科幻神劇《西部世界》裡或許給了我們一些警醒。在由高科技製造的樂園裡,當這些高科技製造者覺醒之後,開始反抗並奴役人類。

由於缺少相關的行業標準和法律政策,虛擬數字人技術的發展也會引發一些法律問題和倫理風險。業內人士認為,虛擬數字人由於被“注入”了情感元素,使用者很容易沉浸於虛擬世界,無法分辨出哪個是現實世界哪個是虛擬世界,甚至容易引發一些倫理問題。

圖片來源:IC photo

因此,在虛擬數字人產業體系標準層面和安全倫理層面,不僅行業內缺乏統一的技術標準和要求,產品質量也是良莠不齊,相關法律法規、倫理規範也尚待完善,存在一定的潛在風險。

而人才供應體系的不完善也是制約虛擬數字人發展的主要瓶頸,目前業界急需一套完善的人才供應體系,特別是跨界人才體系,才能保障產業的良性運轉。

但要明確的是,虛擬數字人技術是對現實生活進一步的賦能和探索,但虛擬現實技術目前還處於發展初期,缺少整體的行業標準,不僅要工程師造輪子,更需要全人類修建四通八達的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