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反内卷,从“手撕”领导开始

语言: CN / TW / HK

他们真的会用脚投票

后厂青年(houchangqingnian)原创

作者|魏婕

每当被领导分配加班时,相信很多人都会在心里默默回一句——咱公司是撑不到明儿了吗?

然后想想房租、绩效,无奈地打出一句——好的。

然而,95后的到来给职场带来了全新的风气。他们就像《皇帝的新装》里的那个孩子,毫无畏惧地说出“大人们”说不出口的实话。

比如,面对公司对于加班同事的奖励,腾讯应届生张义飞在600人的工作群里直接@两名领导并大胆开麦:“内测延期一天,企业微信是不是马上就会倒闭?”“你们做任务排期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手下人的死活”?

此事虽在腾讯内网发酵,但还是在1月26日登上微博、脉脉、知乎等平台的热搜。结合对于Z世代的职场趋势调研就能看出,此次事件并不是个例,而是95后对于职场不合理现象的一次剧烈反弹。

面对95后、00后的年轻职场人,企业如果不改变陈旧的管理思路,“被手撕”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

“连续20多小时高强度进行设计和开发......持续一周高强度完成了超过200项产品和设计修改”,这段企业微信产品部给员工颁奖的评语,成为了腾讯95后程序员张义飞怒怼管理层并决心离职的导火索。

他在群里的公开发言中讲述了自己高中同学,一名和他同岁的程序员,突发脑出血离世的遭遇,呼吁同事们在下一次被需求压得喘不过气、被迫加班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离ICU只有“再加一次班”的距离。

张义飞在脉脉上的签名是“不想加班”。根据他脉脉上的简介,他在2021年12月入职腾讯Web开发二组,对于这段工作经历的描述是,“起夜微信,开卷!”。

在后续对于此次声讨加班事件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中,张义飞称,刚入职腾讯的第一个月,一度因为压力过大引起身体不适,他陆续和身边同事聊过发现,大家都对过度加班十分不满,普遍存在“ 能走但不敢走 ”的心态,而且加班不是组内特有的现象,已经是事业群乃至公司的普遍现象。

企业微信技术总监罗程在回复张义飞时也承认,奖项的评语引导有问题。微信事业群曾搞过晚上熄灯赶人的模式, 自己也曾晚上跑到各个组赶人,但只持续了很小一段时间 。“根本原因和环境、社会、竞争、考核模式、信息传达等多方面都有关系”,并称从上到下的行动已经在准备了,只是有个讨论过程。

在脉脉热榜第一的帖子评论区,一些职场人觉得, 加班的来源之一是「媚上」 。如果产品没有亮点,速度变成了最直观的“邀功筹码”。于是领导将原本合理的交付时间层层压缩,只为向上级邀功,营造出“工作效率高”、管理有方的假象。

在某互联网大厂做产品经理的文梨和张义飞有过类似的经历。 文梨说,去年组里有一名新来的同事,因为领导分配给他一个高强度的任务,又把时间压得特别紧,为了如期交付,被迫在公司沙发上睡了4晚,每天工作到凌晨,只睡几个小 时。

领导对技术不了解,并不知道执行的难度有多大,一味地催着上交。后来领导无意中得知这名同事最近都在公司睡沙发,开大会的时候说:“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也很欣慰。xx同学在项目上的付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这催生了95后文梨离职的念头。“听到她这段话我当时就反胃了,一个领导看到员工这样,不但没有一点反思,反而说自己很欣慰,并且当众表扬和鼓励,我受不了这种价值观”。

在上述说明中,张义飞也对加班盛行的原因进行了分析。他认为,由于过去的高强度加班,老员工已经存在工作惯性,就算可以早下班,也会待到很晚,而新员工则被迫一起加班。

张义飞和同事的对话

另外,张义飞认为,公司虽然传达了不加班的信号,但员工不相信领导层推行政策的决心,毕竟对领导层来说,保证产出更符合他们的诉求, 而大多数人的能力上差距并不大,单位时间内的总需求量是固定的, 员工出于绩效压力,只能通过各种方式来增大工作量,自觉内卷,从而拿到高绩效

在很多领导层的眼里,加班即美德。比如2019年10月16日,每日优鲜合伙人因为员工早晨9:30没有到岗,晚上10:30没人加班,将这一天称为耻辱日。

更近一点的事是,去年6月,字节一名实习生因为晚上12点前睡觉被群嘲。

不过,从张义飞、文梨这样的年轻人身上能够捕捉到的一个信号是—— “以加班为美德”的风气已经没法留住95后了 。智联招聘在2021年9月发布的《Z世代职场现状与趋势调研报告》显示,只有约3成Z世代员工每天工作超过9小时,占比低于95前群体。65后(37.9%)、75后(42.9%)、85后(37.5%)。

而且在求职时,关注工作强度、加班时长的95后、00后分别达到62.8%和61.3%,明显高于95前群体:65后(29.3%)、75后(41.5%)、85后(44.8%)。

刘润在年底演讲中提到,曾请脉脉调查了80后、90后、00后分别对996的态度,发现80后当中,有31%反对加班,其他的69%给够钱就加; 而95后当中,超过50%的人明确反对加班,给钱也不加。

可见,张义飞的出现不是偶然,他只是诸多反对加班的95后的一个缩影。

在2021小米校招生培训上,雷军对新员工提出了一个建议——入职半年内不要提意见。 因为很多建议都不成熟,不被公司采纳时,员工又容易失望。 与其这样不如多听、多看、多学、多想。

而入职腾讯只有一个月的张义飞用实际行动说明了—— 教年轻人做事的时代过去了。不仅如此,这届年轻人开始反过来教企业、教领导做事

网上有个段子,调侃不同年龄阶段辞职理由:80后:收入更高就离职;90后:领导骂我就离职;95后:感觉不爽就离职;00后:领导不听话,我就离职。

脉脉数据研究院的调研发现,00后最重要的离职原因,51%是“与同事、领导关系不融洽”,比例比90后明显要高。

刘润在演讲中分析道,因为越来越多00后,不是为了钱而工作。00后工作,首先是因为热爱,对热爱的重视程度,明显比90后高;同时,对钱的重视程度,明显比90后明显要低。00后工作,不是被缺钱的焦虑驱动,而是被意义感驱动。

就像腾讯此次风波中的张义飞,因为看到过度加班影响到了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和创造力,看到“业务突破奖”的评语对于加班的鼓励,公开抨击并离职。

此时, Z世代作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先天优势也发挥了出来,他们甚至比专业的公关更了解舆情发酵、传播的规律 ——

“我的离职,在此次风波中,是在群里进行的那个行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我不离职,则会削弱截图所携带的情绪共鸣,会给支持过我的人带来情绪上的回落,另一方面 公司层面在后续遇到此类事件时,甚至也会觉得派一两个领导打个电话就能把事情搞定了,而并不去下定决心真正地解决问题, 这无疑有悖于我做出此举的初衷。”

张义飞对于离职原因的阐述

能够看出,张义飞并非出于一时冲动,年轻气盛而做出的这一系列动作。这一系列动作是有完整逻辑链和行动依据支撑的一次事件传播。

正如他所说,“这件事也会在一定程度上 激励公司其他的年轻人抒发自己的意见,揭露公司的不合理一面,这无疑有利于解决问题 ”。

此次事件给企业提了一个醒—— 别再教年轻人适应职场了,是职场需要适应年轻人 。即便在很多人看来,腾讯在此次事件中的回应可谓层言辞恳切,真诚中透着重视,然而仅仅是这些承诺并没办法“摆平”这名年轻人。

张义飞看到自己所在的开发群在晚上11点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需求”,觉得沟通中的承诺很难让人信服,继续让事件发酵。

近几年,年轻人“教领导、公司做事”的例子开始多了起来。去年11月,一名在腾讯新闻实习的清华学生,因上司拖欠工资,而且仅仅因为她发了一条朋友圈,便反问“ 我给20多个实习生走过账,你想没想过为啥就你一个人没收到钱 ?”,清华实习生在脉脉上曝光了二人对话,最终得到部门承诺,会尽快发放工资并提供25%的劳务补偿。

腾讯实习生和上司的对话

除了善于利用社交平台,这届年轻人也有更强的法律意识。在事件告一段落后,这名实习生发帖称,正是因为“被看到”,所以获得了与公司沟通的机会。“在这段经历中我学习到,学会利用正规的法律手段和曝光渠道维护个人合法权益,是我们应得的就要努力去争取”。

脉脉上对于“加班怒怼领导”事件的讨论区内,不少人把这名敢言的应届生称作“勇士”和“为众人抱薪者”,其中有一个评论这样说道——

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曾说过,照顾好你的员工,他们会照顾好你的生意。而如今年轻人的到来告诉企业——尊重你的员工吧,他们真的会用脚投票,并且让你“出名”。

*《教领导做事 》第一期 (点击链接查看):

00后打工人,给“爹味”领导上了一课

#有话想对作者说

#有惊喜等你来拿

* 欢迎留言评论!留言区评论点赞前三的读者,有机会获得队长精心准备的小惊喜哦~

*原创文章转载、进读者群玩耍,请添加“Cecile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