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的熱潮來襲 波卡能扮演怎樣的角色?

語言: CN / TW / HK

背景

除了元宇宙,2021年最火的詞莫過於Web3,尤其是引起了諸多知名矽谷人士的注意以及討論。

比如剛剛卸任Twitter CEO的Jack Dorsey、世界首富馬斯克、頂級風投公司

A16Z

創始人之一Marc Andreessen等,就在去年的聖誕節前夕,這些科技圈頂流圍繞Web3在Twitter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Twitter創始人Jack Dorsey表示Web3只不過是用來炒作的虛擬概念,馬斯克也站出來質疑Web3。而這其中也不乏有像A16z合夥人Chris Dixon這樣的Web3忠實使用者者,儼然是要All in Web3的態度,而紅杉資本也大幅調整投資結構。

這個由以太坊聯合創始人、波卡創始人Gavin Wood創造的概念,是建立在去信任上的下一代網際網路,核心是去中心化。Gavin希望未來每個人都能夠掌握自己的(數字)身份、資料、資產,進而掌握自己的命運。

而不論是元宇宙、還是NFT都將處於Web3這個框架下。

從風投圈來看,2021年,紅杉資本有關區塊鏈的投資就有33筆,除此之外,還將簡介變更為與去中心化相關的介紹;A16Z成立了用以支援Crypto專案的Crypto基金,足足有22億美元;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風險投資基金投入到Crypto技術和相關專案上的資金約有270億美元。

很顯然,Web3的熱潮已經來臨,這場把“主權歸還給個人”的革命也悄然打響,資本紛紛佈局之後需要的便是更多技術的落地,而作為概念提出者的產品——波卡,又將在這輪熱潮中扮演什麼角色呢?

Web3正在如何流行?

除了圈內許多區塊鏈專案已經舉著Web3的旗幟探索Web3的發展,Web3也已經火爆出圈,成為網際網路、投資圈新的流行趨勢。

在2018年便推出內建Crypto錢包Android瀏覽器的Opera,在上週發表了新的Crypto瀏覽器專案(Crypto Browser Project),推出支援Windows、macOS及Android的Crypto瀏覽器測試版,並強調將以Web3為該專案的核心。

Opera無疑是Web3的支持者,該公司認為Web3的時代需要一個專用的瀏覽器,新發表的Crypto瀏覽器已內建熱門的Web3與Crypto網站,它於瀏覽器的側邊欄整合了Twitter、Telegram、WhatsApp,以及Opera的Crypto Wallet電子錢包功能,也能自瀏覽器的快速撥號(speed dial)功能存取Crypto Twitter、Discord、Reddit或DappRadar等服務。

Twitter也正在研究如何將Web3概念融入社交網路。“Web3意味著所有創造出的價值都能被更多的人分享,而不僅僅是企業主、投資者和員工。”Twitter高階專案經理Esther Crawford說,“很長一段時間Web3都非常理論化,但現在有一股迅猛增長的勢頭。”

Crawford還表示,Twitter希望有一天能通過與Crypto關聯的賬戶(而非Twitter賬戶)登入社交網路併發布訊息——不是用加密版Twitter取代Twitter,而是在標準版Twitter的基礎上引入Web3功能。

Twitter前CEO Jack Dorsey認為,使用者並不擁有Web3,Web3的實際擁有者是專案背後的風投機構(VC)及其有限合夥人(LP),“Web3永遠不能逃離他們的激勵,最終成了一個帶有不同標籤的中心化實體。”

而Web3的概念首先火爆在了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實踐中。

2021年底,紅杉資本官方將簡介變更為“從想法到落地。我們幫助有膽識的人締造傳奇DAO,從創意到通證的空投。”

加密投資巨頭A16Z則在2022年1月釋出了塑造Web3未來的“10條原則清單”,其中包括釋放DAO的潛力,和擁抱監管穩定幣的金融包容性。

A16Z負責人Ben Schecter認為,網際網路工作的未來,就在於DAO和加密網路。新的未來工作將由圍繞加密協議形成的網路實現,價值捕獲將越來越多地從組織轉移到個人身份。

Web3時代下的DAO應用將意味著對以往朝九晚五生活的顛覆。

另外,2021年12月18日,周杰倫的潮流品牌PHANTACi與NFT發行平臺Ezek合作,宣佈將在元旦推出名為Phanta Bear的NFT專案,1月1日當天,Phanta Bear NFT一售而空。

據瞭解,目前,包括耐克、塔可貝爾和可口可樂在內的多個公司已經推出了公益籌款相關的NFT,或正在對區塊鏈技術進行投資。

DAO和NFT自治的特點,顯然與Web3暢想中的去中心化不謀而合。

然而,針對Web3也存在一些質疑甚至反對的聲音。

2021年底,在美國眾議院舉行的Crypto聽證會上,一句“我們如何確保 Web3 革命發生在美國?”躥紅。不久後,特斯拉 CEO 埃隆·馬斯克在個人社交媒體平臺發文表示,“有人看過 Web3嗎? 我沒有找到。”

馬斯克在採訪中曾對Web3表示懷疑:“現在看起來更像是營銷的流行語而不是現實。”

總的來看,維護和反對Web3的聲音是同樣激烈的。

而更多入局還在加速,1月11日,NFT遊戲開發商Zynga宣佈將被遊戲巨頭Take-Two Interactive以12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副總裁Wolf認為,“基於Web3的通證系統將使使用者能夠改變玩家之間的互動方式,通過NFT創造一種整合的體驗,讓使用者成為主人。”

綜上所述,Web3在2021年已經掀起一股熱潮,這個概念已經在各個行業形成一種共識,因此2022年這種Web3引領的流行趨勢也會只增不減。

波卡能在Web3浪潮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1

Web3探路者

為了實現Web3這個目標,就需要一個去中心化的網路,而這需要大量的硬體和軟體所構建的去中心化基礎設施,使得我們的資料是去中心化的,這包括儲存、隱私、計算、網路傳輸、中介軟體等等。

而目前來說,雖然在各個方面都有許多先驅者在探索,但是現階段這些方面的發展也還在初期,還有很多探索的空間。

以去中心化儲存為例,最知名的Filecoin還停留在挖礦階段,距離它所設想的儲存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老牌的一些儲存專案如Storj、Siacoin等也還未得到廣泛應用。號稱永久儲存的新興專案Arweave,雖然乘上NFT爆發的這股浪潮,但其特點也決定了其適用範圍還很有限。

所以對於去中心化儲存來說,還沒有哪一家能獨佔市場,成為這個領域的巨頭,因此還有很多可以探索的方向。

是用另一種方式去實現IPFS的激勵層,還是採用創新的方式自己做協議層+激勵層呢?

又或者說,去中心化儲存應該再細分賽道,一種思路是我們可以根據資料的屬性分別構建不同的專案來對應的支援這類資料,比如針對很重要但是使用頻率不高的資料,或者是針對不那麼重要但是使用頻率很高的資料,這些不同屬性的資料可能對其所需要的去中心化程度或者儲存費用或者安全程度都有不同的要求,很難用單個專案的邏輯去覆蓋所有這些資料的需求,那麼就可能會出現針對不同資料的儲存類專案。

同理,現階段的隱私、去中心化計算、去中心化網路傳輸、去中心化中介軟體等等方向也還處在初期。

目前,波卡上的Layer1級別的眾多平行鏈已經在各個方向做積極地探索了,比如去中心化儲存的Crust和Subspace、隱私的Manta和Phala、去中心化網路傳輸的Deeper、去中心化的中介軟體Apron和Subquery等等。(注:所提及的專案僅為舉例說明,不做任何建議)

波卡是走在Web3發展前沿的探路者。

2

Web3的創新基地

而波卡之所以能有這麼多在不同方向探索的專案,除了各個專案團隊都很認可Gavin所說的“未來是多鏈的”以外,更重要的是波卡有著最具創新潛力的工具——Substrate框架。

Substrate框架能夠為開發者提供構建一條區塊鏈所需要的重要模組化元件,這些元件可以根據專案團隊的需要來組裝成定製的一條鏈,所以構建平行鏈可以像組裝電腦一樣簡單,甚至可以做到30分鐘就能開發一條鏈(前提是熟手)。

這也大大降低了專案團隊的開發難度,如果要做一個比較的話,公鏈的開發>Layer2的開發>Substrate鏈的開發>智慧合約的開發。

正是得益於Substrate框架可以很容易地發鏈,並且不需要專案團隊考慮安全性,這使得他們能夠更聚焦在業務邏輯的實現上,從而有了如此多Layer1級別的平行鏈。

而且Substrate框架也決定了平行鏈在功能上是十分具有可擴充套件性的,由於平行鏈的功能往往是通過組裝Substrate框架中可插拔的模組來實現的,而Substrate框架還在不斷地迭代增加新的功能,這為以後平行鏈在功能上的升級,帶來更多的可能。

而功能上升級後也會為專案自身的發展定位帶來更多可擴充套件的發展空間。

以智慧合約為例,在Substrate框架中是有專門的EVM模組的,因此在波卡平行鏈上是可以增加這組模組從而實現對EVM的相容(當然還有一些技術細節需要處理,我們這裡只是講解簡單的實現邏輯),如此一來便可以將EVM生態上的專案、開發者、使用者都接入到自己的平行鏈上,而另一方面,波卡原生是支援功能更強大的Wasm技術的虛擬機器的。

可以通過相容老的EVM,並發展新技術的Wasm虛擬機器從而做到技術更迭。那麼,如果未來還出現了比Wasm更好的技術,那麼可以基於這種技術做一個Substrate框架裡的模組,就可以接著實現從Wasm轉換到更好的技術上了。

如此來看,波卡生態未來除了會有很多新的功能以外,它也能很容易地做到技術迭代,這是因為它在設計之初就把架構做成了可組合的性質。

對比那些從沒有考慮過這一點,只想著做一條更好的公鏈的那些公鏈專案來說,波卡要在技術上進行迭代要比他們容易的多了,所以,以太坊什麼時候能升級完呢?

而Web3當下還處於發展早期,所需要的就是不斷地探索和迭代,其他公鏈在設計上就沒什麼升級創新能力,還得看波卡的Substrate框架。而且波卡還有個升級無需硬分叉的屬性,也能加速專案的發展。

所以,波卡是那些探索Web3的團隊最適合作為發鏈和嘗試的平臺,波卡稱得上是Web3創新基地。

3

Web3的重要共識引擎

根據Gavin對Web3的解釋中,我們可以瞭解到共識引擎的作用。

共識引擎將用於所有可信任的釋出和資訊更改。這將通過一個完全通用的全球交易處理系統來實現,傳統的Web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共識,而只能依靠第三方信任。但是,共識引擎將可以實現。第一個可行的例子如以太坊專案。

當然,如今來看,未來一定是多鏈的,這點可以從2021年的各公鏈大爆發可以證實了。但是對於Web3來說,它所需要的去中心化網路,絕不僅僅是某一個大的區塊鏈網路,比如以太坊,或者是許多各自為戰的區塊鏈網路,這樣割裂的網路絕不是Web3的最終形態。

而Gavin作為Web3概念的提出者,他十分明白Web3需要怎樣的區塊鏈網路基礎設施,於是才有瞭如今的波卡。波卡的目標是打造成能連結所有區塊鏈的底層基礎設施,它可以通過轉接橋的形式將其他公連結入到自己的生態中,從而打破各個區塊鏈的孤島效應。

比如Interlay就正在將 BTC 引入到波卡生態中,Snowfork正在做以太坊的轉接橋,ChainSafe團隊也被委託開發Filecoin的轉接橋,Parity團隊也在做 Kusama 到波卡的轉接橋。

波卡正在朝著它的目標砥礪前行,屆時,將所有區塊鏈都連線起來的波卡網路,也將成為Web3中共識引擎的最佳表達。

後記

關於Web3的故事人們懷抱太多期許,但是正如多年前我們擁抱早期網際網路一樣,依舊會充滿欣喜與懷疑,但所有的新鮮事物都是這樣衍生出來,從無人問津到部分嚐鮮再到全民皆歡,似乎所有的路徑都已設定好了這樣的劇本,但現在終於輪到了Web3,並且恰好趕上了時代的脈絡。

作為一開始就奠定了Web3基礎的波卡似乎更有發言權,畢竟創始人Gavin博士是最早的Web3概念提出者,所以波卡天生就戴上了Web3的光環,只是我們更多的關注其在區塊鏈道路上的努力,而容易忽視Web3方向的嘗試,但現在隨著平行鏈插槽拍賣的陸續開展,一場Web3的運動已經開啟。

而隨著農曆新年的到來之際,我們對未來有了更多的期待,不管是Web3,還是區塊鏈,抑或波卡本身,畢竟當希望的光芒還在閃耀時,對未知的憧憬我們充滿了熱情,就這樣迎接春天的到來吧。

* Polkadot 生態研究院所提供的資訊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所釋出文章僅代表個人觀點,僅供參考學習,鑑於國內尚未出臺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使用者謹慎關注Crypto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