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口中,這家老牌動力電池企業被曝“欠薪”

語言: CN / TW / HK

都說投資、創業要選對賽道,然而這只是第一步,面對越來越多的玩家介入,競爭無處不在。無法適應的企業,只能慢慢被邊緣化,最終淪為眾多榜單排名中的“其他”。

處於風口上的,有火焰,也有冰山。

當人們對寧德時代連續幾個季度100%以上的爆發式增長已經有些麻木時,或許想不到,有的動力電池企業卻因欠薪引發關注。

作為曾經知名的動力電池公司,榮盛盟固利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榮盛盟固利)近日向員工傳送了一份“諒解溝通函”。溝通函稱, 暫緩發放2021年10月、11月和12月的績效獎金和加班費,理由是公司目前存在資金問題。

(圖片來源:公眾號電動知家)

在溝通函中,榮盛盟固利表示:

1)暫緩發放2021年10月、11月和12月績效獎金和加班費,在1月29日前確保上述月份月度其餘應發工資全額發放,以保證廣大員工生活需要。

2)公司在積極籌措資金,以解決績效獎金和加班費問題,若在2022年春節前,未能足發的2021年月度績效獎金和加班費,以當月應發薪日(即每月15日)起,按年化利率6%計息,在補發時發放。

3)2021年度未發放的績效獎金和加班費,包括2021年8月份月度績效獎金,在2022年一季度補發完畢。

風,起於青萍之末。

早在2021年4月,就有員工就在人民網留言板反饋:榮盛盟固利旗下的天津榮盛盟固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應在4月15日前發放的3月份工資,沒有按時發放。

對此,天津市寶坻區信訪辦公室回覆稱,區人社局及時向天津榮盛盟固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作出通報,責令該用人單位嚴格按照勞動合同約定時間支付勞動報酬,避免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而據公眾號《電動知家》訊息,到了2021年7月,榮盛盟固利再次出現拖欠員工工資、停繳公積金的現象。對於近日的諒解函,有公司員工甚至表示,這是榮盛盟固利希望員工不要走勞動仲裁的法律途徑。

榮盛盟固利是老牌動力電池企業,成立於2002年5月,總部位於北京。它本不姓“榮”,上一位大股東是上市公司中信國安。

2015年,新能源汽車產業起勢,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彼時中信國安作價1.5億元收購了榮盛盟固利前身——中信國安盟固利動力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中信國安盟固利)100%股權,切入動力電池領域。

產業趨勢風呼呼吹,隨後幾年的中信國安盟固利,如期成為中信國安的支柱型“第二曲線”,2016年、2017年淨利潤均超過1.5億元,佔中信國安淨利潤總額的7成。

從配套車型的排名上,中信國安盟固利曾僅次於寧德時代。

天風證券曾對工信部2017年釋出的“10批推薦應用目錄動力電池配套廠商”做過統計,2017年,按寧德時代配套的車型達到378款,遠超出其它同行。

而排名第二的,正是中信國安盟固利,配套車型達到139款。

花無百日紅。

中信國安從2018年開始,自身盈利能力急轉直下。2018上半年,中信國安淨利潤預虧近38億元,中信國安無奈出讓榮盛盟固利35%股權,而引進的戰略投資者,正是 榮盛控股

按照當時的轉讓協議,榮盛控股先是以23.22億元的價格收購了中信國安盟固利動力34%的股權,並通過24億元的增資擴股,實現對中信國安盟固利51.16%的股權持有,成為公司控股股東。

2019年,中信國安盟固利更名為榮盛盟固利。

2020年7月28日,中信國安公告,擬作價約10.17億元,向榮盛控股轉讓公司持有的榮盛盟固利22.61%股權。交易完成後,中信國安將不再持有榮盛盟固利股權。

至此,中信國安正式退出動力電池業務。

然而,對榮盛盟固利而言, 雖然換了大股東,但面對凶猛的競爭,榮盛盟固利似乎難以招架。

隨著商用車電池配套向寧德時代等頭部電池企業靠攏,自2018年以來,榮盛盟固利業績開始下滑。

2019年其營收8.49億元,淨利潤卻虧損1.19億元。

2020年情況再度惡化,其一季度營收只有4700萬元,淨虧損卻高達8700萬元。

2020年,新能源補貼加速退坡致使動力電池行業競爭加劇,而以疫情爆發為導火索,動力電池產業鏈企業“換血”加速。相關資料顯示,1月到6月動力電池相關吊/登出企業達331家。其中6月吊/登出企業攀升至90家。

目前,我國國內動力鋰電池行業呈現高度集中的貼點,已經形成了三個梯隊。

第一梯隊,包括行業的兩大巨頭,寧德時代和比亞迪;

第二梯隊包括中創新航、國軒高科;

第三梯隊包括時代上汽、 孚能科技 、蜂巢能源、億緯鋰能等。

而榮盛盟固利已經落入“其他”群體中。

在官網中,榮盛盟固利列出了很多過去的輝煌。

“最早從事新能源車用、儲能用鋰離子動力電池及電池的關鍵材料研發和產業化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

“世界上率先實現大容量錳系鋰離子電池規模化生產與市場化應用的動力電池企業”

但即便如此,如今的盟固利已在苦苦支撐。

有關競爭的凶險性,一位投資人曾如是告訴《超源力》:“選對賽道從不代表一勞永逸,規模巨大的市場,一定會吸引眾多玩家進場,競爭也將格外激烈。無論是否處於領先。”

事實的確如此。對於領先者而言,如果行業仍在高速成長,一旦每年釋放出來的增量蛋糕被競爭對手拿下,領先者隨時可能被顛覆。

這個道理並不複雜。假設A公司擁有50%的市場份額,但如果市場每年100%增長,A公司卻不思進取停滯不前,那麼,一年以後A公司的份額就立即跌去一半。這個現象在我國尤其突出,因為大量行業都在快速成長期。

如果行業增長漸趨穩定,行業產能開始過剩,各家企業又要比拼精細化運營,低效玩家沒有競爭力,多餘產能就會被淘汰。

對於慘烈的產業競爭亦如是。

“永遠都不能閒著,要持續折騰,”上述投資人表示。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超源力”(ID:diandongyihao) ,作者:李鑫,編輯:悟能,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