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中,这家老牌动力电池企业被曝“欠薪”

语言: CN / TW / HK

都说投资、创业要选对赛道,然而这只是第一步,面对越来越多的玩家介入,竞争无处不在。无法适应的企业,只能慢慢被边缘化,最终沦为众多榜单排名中的“其他”。

处于风口上的,有火焰,也有冰山。

当人们对宁德时代连续几个季度100%以上的爆发式增长已经有些麻木时,或许想不到,有的动力电池企业却因欠薪引发关注。

作为曾经知名的动力电池公司,荣盛盟固利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荣盛盟固利)近日向员工发送了一份“谅解沟通函”。沟通函称, 暂缓发放2021年10月、11月和12月的绩效奖金和加班费,理由是公司目前存在资金问题。

(图片来源:公众号电动知家)

在沟通函中,荣盛盟固利表示:

1)暂缓发放2021年10月、11月和12月绩效奖金和加班费,在1月29日前确保上述月份月度其余应发工资全额发放,以保证广大员工生活需要。

2)公司在积极筹措资金,以解决绩效奖金和加班费问题,若在2022年春节前,未能足发的2021年月度绩效奖金和加班费,以当月应发薪日(即每月15日)起,按年化利率6%计息,在补发时发放。

3)2021年度未发放的绩效奖金和加班费,包括2021年8月份月度绩效奖金,在2022年一季度补发完毕。

风,起于青萍之末。

早在2021年4月,就有员工就在人民网留言板反馈:荣盛盟固利旗下的天津荣盛盟固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应在4月15日前发放的3月份工资,没有按时发放。

对此,天津市宝坻区信访办公室回复称,区人社局及时向天津荣盛盟固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作出通报,责令该用人单位严格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时间支付劳动报酬,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而据公众号《电动知家》消息,到了2021年7月,荣盛盟固利再次出现拖欠员工工资、停缴公积金的现象。对于近日的谅解函,有公司员工甚至表示,这是荣盛盟固利希望员工不要走劳动仲裁的法律途径。

荣盛盟固利是老牌动力电池企业,成立于2002年5月,总部位于北京。它本不姓“荣”,上一位大股东是上市公司中信国安。

2015年,新能源汽车产业起势,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彼时中信国安作价1.5亿元收购了荣盛盟固利前身——中信国安盟固利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信国安盟固利)100%股权,切入动力电池领域。

产业趋势风呼呼吹,随后几年的中信国安盟固利,如期成为中信国安的支柱型“第二曲线”,2016年、2017年净利润均超过1.5亿元,占中信国安净利润总额的7成。

从配套车型的排名上,中信国安盟固利曾仅次于宁德时代。

天风证券曾对工信部2017年发布的“10批推荐应用目录动力电池配套厂商”做过统计,2017年,按宁德时代配套的车型达到378款,远超出其它同行。

而排名第二的,正是中信国安盟固利,配套车型达到139款。

花无百日红。

中信国安从2018年开始,自身盈利能力急转直下。2018上半年,中信国安净利润预亏近38亿元,中信国安无奈出让荣盛盟固利35%股权,而引进的战略投资者,正是 荣盛控股

按照当时的转让协议,荣盛控股先是以23.2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中信国安盟固利动力34%的股权,并通过24亿元的增资扩股,实现对中信国安盟固利51.16%的股权持有,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2019年,中信国安盟固利更名为荣盛盟固利。

2020年7月28日,中信国安公告,拟作价约10.17亿元,向荣盛控股转让公司持有的荣盛盟固利22.61%股权。交易完成后,中信国安将不再持有荣盛盟固利股权。

至此,中信国安正式退出动力电池业务。

然而,对荣盛盟固利而言, 虽然换了大股东,但面对凶猛的竞争,荣盛盟固利似乎难以招架。

随着商用车电池配套向宁德时代等头部电池企业靠拢,自2018年以来,荣盛盟固利业绩开始下滑。

2019年其营收8.49亿元,净利润却亏损1.19亿元。

2020年情况再度恶化,其一季度营收只有4700万元,净亏损却高达8700万元。

2020年,新能源补贴加速退坡致使动力电池行业竞争加剧,而以疫情爆发为导火索,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换血”加速。相关数据显示,1月到6月动力电池相关吊/注销企业达331家。其中6月吊/注销企业攀升至90家。

目前,我国国内动力锂电池行业呈现高度集中的贴点,已经形成了三个梯队。

第一梯队,包括行业的两大巨头,宁德时代和比亚迪;

第二梯队包括中创新航、国轩高科;

第三梯队包括时代上汽、 孚能科技 、蜂巢能源、亿纬锂能等。

而荣盛盟固利已经落入“其他”群体中。

在官网中,荣盛盟固利列出了很多过去的辉煌。

“最早从事新能源车用、储能用锂离子动力电池及电池的关键材料研发和产业化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世界上率先实现大容量锰系锂离子电池规模化生产与市场化应用的动力电池企业”

但即便如此,如今的盟固利已在苦苦支撑。

有关竞争的凶险性,一位投资人曾如是告诉《超源力》:“选对赛道从不代表一劳永逸,规模巨大的市场,一定会吸引众多玩家进场,竞争也将格外激烈。无论是否处于领先。”

事实的确如此。对于领先者而言,如果行业仍在高速成长,一旦每年释放出来的增量蛋糕被竞争对手拿下,领先者随时可能被颠覆。

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假设A公司拥有50%的市场份额,但如果市场每年100%增长,A公司却不思进取停滞不前,那么,一年以后A公司的份额就立即跌去一半。这个现象在我国尤其突出,因为大量行业都在快速成长期。

如果行业增长渐趋稳定,行业产能开始过剩,各家企业又要比拼精细化运营,低效玩家没有竞争力,多余产能就会被淘汰。

对于惨烈的产业竞争亦如是。

“永远都不能闲着,要持续折腾,”上述投资人表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超源力”(ID:diandongyihao) ,作者:李鑫,编辑:悟能,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