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時代 如何捍衛我們的數字身份?

語言: CN / TW / HK

如今的網際網路已經迎來web3.0的拐點,在元宇宙時代到來之際,面臨多重新型法律前沿問題,值得深思。眾所周知,元宇宙(Metaverse)是利用科技手段進行連結與創造,與現實世界對映與互動的虛擬世界,具備新型社會形態體系的數字生活空間。

那麼,既然是與現實世界相平行、對映,我們不禁會發問:與我們互動的對方究竟是誰?是否可通過IP地址確認對方身份?概言之, IP地址能否在未來成為個人資訊的保護範疇?

IP地址的相關定義

IP地址(Internet Protocol Address)是指網際網路協議地址,又譯為網際協議地址。IP地址既存在共性也存在個性:共性在於,所有的IP地址均屬IP協議提供的一種統一的地址格式,是異於現實世界中的實體地址,旨在消除實體地址之間的差異;個性在於,因特網上的 每臺計算機和其他裝置都只有唯一的地址 ,從而在連網操作時,可以高效確認所需物件。IP地址是個人上網必需的欄位,雖物理世界地理定位較為模糊,但也一般可以定位到區(縣)一級。

IP地址可分為靜態IP地址和動態IP地址。 靜態IP地址 是長期固定分配給一臺計算機(或路由器)使用的 IP 地址; 動態IP地址 則是因IP地址的稀缺而分配給電話撥號上網或普通寬頻上網使用者的暫時的IP地址。由此可見, IP地址並非必然與一臺裝置繫結,會出現同一IP地址在不同時段有多臺網路裝置使用的情況。

個人資訊的定義

根據《個人資訊保護法》第五條的規定,個人資訊是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與已識別或者可識別的自然人有關的各種資訊,不包括匿名化處理後的資訊。通過此定義,可以總結出個人資訊的最重要特徵在於“ 可識別性 ”。

何為“識別”?“識別”的基本含義是辨識某人的身份,歐盟立法者認為“識別”就是從一群人中區分出某人。從識別目的而言,將可識別性分為識別身份和識別個性特徵。識別身份是將資訊歸屬於個人或讓該個體承擔資訊的相應法律後果;識別個性特徵是通過資訊描述主體的個性特徵或預測其行為傾向。

當資訊指向到某個個體,卻無法辨認出是誰時,稱為“ 可識別的自然人 ”,在識別出身份之前均屬於抽象的存在。

IP地址是否屬於個人資訊?

基於資訊的可連線性,識別個性特徵只要能儘可能蒐集到相應個體的資訊,通過計算機的識別分析,就能基本勾勒出一個大致形象特徵。

數字技術大大改變了個性識別的方式和能力,並提供了無限的可能。網路時代錯綜複雜的連線背後,可以指向用於確定個體網路或裝置的數字ID,數字ID之後則是使用者。因此, 在數字ID與使用者一一對應之前, 數字ID仍屬於一種匿名個體,即“可識別的人”

然而,雖然好似在對應到現實世界中具象的主體之前,有一道IP地址的屏障,但 我們依舊認為IP地址在某種程度上至少可以識別個體特徵

未來計算機語言通過識別符號來標識變數、函式或順序性的字元序列,由此可以關聯或結合相關資訊,其本質是具有指向或指示個人作用(但不一定能表明身份)。由於識別符號屬於個人資訊識別分析的根基,因此也被納入個人資訊保護法。

比較法有一定立法例,諸如歐盟《一般資料保護條例》在個人資料的定義中列舉了姓名、身份證號碼、定位資料、網路識別符號等識別符號;美國在行業實踐或特殊立法中也廣泛使用“個人可識別資訊”即識別符號。

依據識別符號是否對應到現實中的具體個人,可劃分為直接識別符號和間接識別符號。 直接識別符號 ,即唯一關聯資訊主體身份的識別符號,如身份證號碼、指紋等。 間接識別符號 則須結合其他資訊相結合可以識別具體資訊主體身份的識別符號,不可單獨識別。

鑑於識別符號進入法律視野後的範疇仍存爭議,姑且將目前具有可識別性、但無法直接識別資訊主體身份的IP地址納入間接識別符號。依據前述分類,靜態IP地址屬於電信部門登記的資訊,可以識別到特定的使用者,若使用者為個人則當然應屬個人資訊;動態IP地址雖無法識別具體的個人,但可以通過使用者範圍大幅縮小主體範圍,並結合其他關聯資訊鎖定具體資訊主體。

綜上而言,筆者認為 IP地址屬於個人資訊

IP地址在實務中引發的

個人資訊問題

事實上,在元宇宙到來之前就已存在判例認為,IP地址屬於個人資訊。IP地址在其原有功能之上,又增添了 位置識別的功能 。其機制為:移動智慧終端作業系統(如iOS、Android)對APP開放對移動智慧終端資源的訪問許可,若使用者授權同意,則意味著APP開發者可通過系統獲取到該使用者當前所在的地理位置,一般通過GPS、WIFI、基站等方式獲取定位,精確在幾米以內。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在下載新的APP之時會被彈窗提醒是否授權地理位置獲取。

在北京網際網路法院(2019)京0491民初6694號民事判決書中,原告起訴某短影片APP侵害其個人資訊權益,認為該APP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收集、使用所在城市位置資訊,構成對其個人資訊的侵害。

被告答辯稱並未侵害原告基於“位置資訊”主張的個人資訊權益,而是通過原告IP地址獲得的不能識別個人身份的城市級別的模糊位置資訊,不能與特定人相關聯,不滿足個人資訊要件。

在本案中,北京網際網路法院的法官對IP地址是否構成個人資訊採取的是“組合識別”的認定方式,法院認為考慮資訊是否屬於個人資訊不應割裂地單獨判斷,而應結合具體場景以資訊處理者處理的“相關資訊組合”進行判斷。

法院最終審理認為,該短影片APP已經收集了使用者的手機號碼,因手機號碼具有可識別性,在收集了手機號碼的情況下, 地理位置與手機號碼組合能夠識別到特定人,因而屬於個人資訊。

結語

儘管IP地址目前沒有確切歸入個人資訊保護範疇,但因其的可識別性+關聯性可以通過組合識別的認定方式對應到現實的具體資訊主體,存在被利用甚至濫用的危險可能。在元宇宙相關法律問題仍處於萌芽之際, 或許IP地址在未來將成為平行虛擬世界的身份ID,值得高度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