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st 2 VR 頭顯賣了千萬套之後,Meta 把它名字改了

語言: CN / TW / HK

去年 10 月 28 日,扎克伯格在 Facebook Connect 2021 大會上,正式宣佈公司更名為 Meta。事實證明,改名號這個事情,只有 0 次和無數次。

近日,Meta 官方再次出手,將備受歡迎的 Oculus Quest 2 VR 頭顯更名為 Meta Quest,看起來似乎符合公司品牌統一的訴求,但沒想到再次招致網友群嘲。

有網友認為「Meta Quest」這個名字,聽起來「像要求人幫個大忙」,因為 Quest 有尋求和索求的意思;也有網友表示,在索尼 PSVR 2 即將推出的當口,Facebook 將大賣的硬體改名有點自亂陣腳的意思。

而此次 Facebook 將 Oculus Quest 2 更名為 Meta Quest,也象徵長達 7 年「去 Oculus 化」終於來到尾聲,Oculus VR 最終進入到「Meta 紀元」。

銷量千萬 VR 頭顯更名「Meta Quest」

在經歷 VR 行業 7 年沉浮之後,Facebook 在 2020 年 9 月正式開售 Oculus Quest 2 頭顯。這部搭載了高通驍龍 XR 2 晶片,內向外(inside-out)空間定位和重新設計手柄的 VR 一體機一亮相就備受好評。

藉助 Facebook 的雄厚財力,299 美元(64GB)的超低價格迅速引爆市場。有資料顯示,當年 Quest 2 就賣出了幾百萬臺。2021 年末,高通 CEO 安蒙對外透露,Quest 2 頭顯的銷量已經達到千萬量級,絕對是有史以來銷量最高的 VR 一體機裝置。

Meta官方推出梗圖說明更名|Twitter

而近日,Facebook 官方正式將 Oculus Quest 2 更名為 Meta Quest。為了「軟化」訊息帶來的衝擊,Meta QuestVR 還玩了一手「梗圖」——兩個紅色藥丸分別寫上了「Oculus」和「Meta Quest」的字樣,表示選哪個都一樣。

可惜,網友並不是這麼想的,當時「怒懟」Facebook 改名 Meta 的才情再次噴薄而出。有人質疑「Meta Quest」這個詞聽起來像需要人幫大忙。

也有網友認為,Oculus Quest 2 本身已經極具人氣,這時候更名會是一場搜尋引擎優化災難,因為一般的網友大概率還是會搜尋 Oculus,而非 Meta Quest。尤其是在今年年初的 CES 大會上,索尼已經公佈了 PlayStation VR 2 的更新訊息。強敵當前更名,難免手忙腳亂。

當然,也有不少網友因為 Quest 更名這件事,喚醒了對 Facebook 對使用者隱私資料的「侵犯」,直指「不管怎麼改名都沒用」。

顯然 Facebook 官方也聽到了網友的呼聲,Meta QuestVR 官方賬號不得不發出一條澄清 Twitter,表示理解使用者對於 Oculus 品牌的依戀,Facebook 此舉也是「一個艱難的決定」,「Oculus 依然是 Meta 的核心 DNA」。

但事實是,隨著 Oculus Quest 2 更名為 Meta Quest,Facebook 的「去 Oculus 化」正式完成,而這個過程已經持續了幾年時間。

Oculus硬體需要用Facebook ID進行登入|圖片網路

從「O」到「F」再到「M」

事實是,從 2014 年以 20 億美元巨資收購 Oculus 之後,Facebook 就已經逐漸開始 Oculus 的內化過程。

首先,在收購 Oculus 三年之後,Facebook 逐漸將 Oculus 團隊的創始人 Palmer Luckey 和高管 Brendan Iribe 以及 Nate Mitchell 踢出了 Oculus。其中作為「吉祥物」的 Palmer Luckey 雖然總能和使用者打成一片,但是這個喜歡穿夏威夷衫的小胖子居然曾經通過機構給川普捐過政治獻金,這顯然和扎克伯格所代表的矽谷自由精英的觀點相悖。

另外,由於 Palmer Luckey 在建立 Oculus 之前,和當時在著名遊戲公司 Bethesda(B 社)工作的軟體大神、後來加入 Oculus 擔任 CTO 的軟體大神約翰·卡馬克過從甚密。以至於 Facebook 在收購 Oculus 之後,不得不和 B 社母公司 ZeniMax 打了一場專利官司,賠了對方至少 5 億美元。

不難猜測,種種原因造成了扎克伯格對 Oculus 原有團隊進行「清洗」。而像 Oculus Story Studios 這樣探索 VR 影視的工作室,也隨著 VR 影視的式微而被解散,藝術家四散而去。

期間,Facebook 還曾經鬧過更改 Oculus 賬號系統,讓使用者必須用 Facebook 來登入 Oculus VR 硬體,造成使用者強烈反彈而不得不撤回決定。當然,在 2020 年之後,Oculus 裝置已經必須通過 Facebook 賬號登入。

而在幾年之前,Oculus 開發者大會 Oculus Connect 也已經更名為 Facebook Connect,而開場嘉賓也從 Palmer Luckey 改成了扎克伯格本人。

隨著 Facebook 更名為 Meta,將公司目標和元宇宙繫結在一起,Oculus 業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硬體、賬戶和軟體系統上進行品牌統一,無疑只是時間問題。尤其是當微軟、蘋果等巨頭都已經開始在 VR 和 AR 領域進行大量投入時,「攘外必先安內」,也成了 Facebook 的當務之急。 返回搜狐,檢視更多

責任編輯: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