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搜索、游戏社区、机器人……字节跳动急寻第二增长点

语言: CN / TW / HK

作为中国互联网界最喜欢折腾的巨头之一,字节跳动近日又有不少新动作了。

1月27日,据财联社、中证报等多家权威媒体报道,字节跳动一口气推出了多个新产品/业务,其中包括元宇宙社交APP派对岛,搜索产品悟空搜索,游戏社区产品灵选,此外还在测试短距离配送机器人。

针对上述报道,抖音相关负责人向媒体表示,派对岛只是一个正在小范围内测的社交产品,和元宇宙无关,目前必须要邀请码才能使用。而对于悟空搜索等新产品的情况,字节目前并没有作出回应。

但无论如何,字节跳动不愿停止跳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在不断推出新产品、切入新赛道的背后,我们不要忘记过去一年字节增长放缓、出现多轮大裁员,以及整个互联网广告市场陷入萎缩等残酷现实。

大名鼎鼎的“互联网印钞厂”,或许正在急于寻找第二增长点。

从元宇宙到游戏社区,字节跳动疯狂追风口

从目前推出的这几个新产品来看,字节跳动的策略很明确:紧跟一切正在爆发或有可能爆发的新风口。

一方面,元宇宙、游戏社交、智能配送,都是过去两年发展速度极快、极具潜力的行业赛道,且早已挤满各路玩家,字节跳动确实有必要尽早抢占一个席位。

元宇宙自不必说,自从扎克伯格疯狂带货之后,就成为过去一年最火概念,引得无数互联网巨头入场布局。根据PWC统计的数据,元宇宙市场规模预计在2025年达到4674亿美元。目前,国外的Meta、微软,国内的腾讯、阿里巴巴、网易等巨头都已先后下场,字节跳动自然不会甘于人后。

当前还处于起步阶段的智能配送行业,增长速度其实也相当可观。根据中国电子学会统计的数据,自从2016年风口萌芽以来,国内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就保持着36.42%的年均复合增速,2021年行业规模达到302亿元,增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由于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人力成本上升,以及快递、外卖等物流、配送市场规模不断扩张,智能配送、服务机器人的增长潜能必然会进一步释放。

至于游戏行业这边,根据艾瑞咨询统计的数据,截止2020年中国游戏技能社交行业市场规模达到266亿,且在2018-2022年间保持着44%以上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其中,诸如游戏直播、游戏陪玩、游戏社交等诸多场景,都具备极高的商业化潜力。

(图片来自艾瑞咨询)

另一方面,字节跳动过往在元宇宙、搜索、游戏和配送机器人等领域其实早有布局。 此次扎堆亮相的新产品,一定程度上可以和原有产品/服务形成互补,实现协同发展。

搜索这边,在新鲜出炉的悟空搜索之外,字节跳动还有头条搜索和抖音搜索两大业务,依托今日头条和抖音的庞大流量池已经积累了一定的份额和用户资源。

众所周知,头条搜索、抖音搜索的数据库是以今日头条、抖音内容生态为依托,主推的也是自身内容。但单独运营的悟空搜索加入了更多新功能:如咨询、视频等,在产品形态上和百度等第三方独立搜索引擎更接近,也和头条、抖音搜索形成错位,不会造成资源竞争。

据媒体报道,悟空搜索的APP端脱胎于此前的悟空浏览器,可能会承接后者的定位,面向下沉市场用户寻找增量。众所周知,广告是字节跳动最主要的营收来源,搜索则是一个重要广告营销场景。 虽然悟空搜索不太可能成为下一个谷歌、百度,甚至也比不上搜狗、微信搜一搜,但对于广告营收增长放缓的字节来说,这至少是一个可以期待的新增长点。

(图片来自UNsplash)

同样的道理,对于派对岛、灵选等产品也同样适用。

在元宇宙领域,字节跳动先是高溢价拿下VR/AR硬件厂商PICO,后有多次注资VR、虚拟人等行业初创企业,如李未可科技、代码乾坤、小鸟看看等。此外,还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在内部开发元宇宙社交产品Pixsoul,但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此次推出的派对岛,则是在上述业务基础上进行融合、创新的一款产品。根据官方介绍,派对岛提供虚拟形象、实时互动等数字化社交服务,用户可以在其线上平台创造一个数字分身,并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装扮。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这个模式和“元宇宙第一股”Roblox如出一辙,也和风靡一时的QQ秀有不少相似之处,都是注重沉浸感的线上社交产品。

在游戏和配送机器人行业,字节虽不像入局元宇宙那么高调,但过去几年的布局一样不少。

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翻查的资料显示,2020-2021年期间字节跳动投资的机器人初创企业有近10家,包括未斯科技等抢手项目。而在游戏领域,社区之外字节跳动早已全面布局自主研发、版权代理等各项业务。根据官方数据,截止2021年上半年,字节跳动游戏业务部门规模超过2000人,抖音云游戏项目也在去年8月份重磅亮相。

总的来说,在互联网广告市场萎缩、抖音等拳头产品遭遇增长瓶颈的情况下,字节跳动未来一段时间必然会疯狂追赶各种风口,开拓新的增长曲线。

从这个角度讲,盯紧字节跳动的动态,我们或许就可以找到2022年所有风口。

(图片来自UNsplash)

新品扎堆,谁能成为下一个抖音?

扎堆推出新产品,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并不是一件新鲜事,毕竟字节在国内互联网界素有“APP工厂”之称。

但过去几年疯狂迭代、推新的字节跳动,无法回避一个尴尬的问题: 自从抖音之后,字节再没有成功打造一款口碑与流量双赢的优质APP。 著名的“失败品”,就有从今日头条剥离、对标豆瓣和知乎的悟空问答,以及承载着字节跳动早期社交梦的多闪。

以悟空问答为例。2017年正式更名、上线独立主站和APP之后,字节跳动投入了大量资源扶持悟空问答的成长:从豪掷10亿挖角300个知乎大V,再到张一鸣亲自下场呛声知乎创始人张亮,悟空问答的野心昭然若揭。

在字节算法分发模式的主导下,悟空问答上线之初的确赚足了流量和关注度。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2017年10月悟空问答MAU达到121万,和百度百科的159万几乎平起平坐,但距离知乎同期的1300万+MAU还有一定差距。

然而,高光来得早,走得也快。一年之后,悟空问答MAU直线下滑至67.9万,市场总监刘晨黯然离职。2018年7月份,悟空问答正式并入微头条,意味着字节跳动在问答社区市场的尝试正式失败。

(图片来自QuestMobile)

多闪、悟空问答们的命运,印证了一个事实—— 字节跳动在业内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对于看不到突围希望、占用资源过多的业务、产品,总会直截了当地打入冷宫。

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留意到,包括前面提到的悟空问答在内,光是去年1月份期间,字节就先后把知识付费平台好好学习、从坚果处收购而来的手机业务和TNT显示器业务全部暂停,原锤子科技团队改组而来的新石实验室也被并入阳陆育负责的教育职能业务部。而在被裁撤、关停之前,智能硬件、问答社区、知识付费等业务,也全都是字节跳动正在全力追赶的风口。

此情此景,不禁让人想问一句:派对岛、悟空搜索、灵选们,谁会成为下一个多闪或者悟空问答?

当然,站在字节的角度,自然更希望能在这一系列新产品中孵化出下一个抖音。 但关键是,字节或许需要调整自己过往的产品孵化模式和运营思维,才能避免重蹈覆辙:比如不能在迷信算法推荐模式,以及给变得更有耐心。

(图片来自Pexels)

方面,悟空问答、多闪的失败,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字节跳动过于迷信过往的“爆款方法论”—— 即执着于在全新的社交、问答社区赛道复制今日头条的内容分发、用户运营模式,并且缺乏足够的耐心。

正如前文所言,悟空问答从独立运营、加大资源扶持到战略破产、并入微头条,不过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而像豆瓣、知乎、B站等在市场上站稳脚跟的社区平台,大多经历了超过10年的探索、蛰伏——B站成立于2009年,最早的豆瓣成立于2005年,前期无论用户增长还是商业化探索都十分缓慢。

彼时正在高速增长的“APP工厂”,自然缺乏这样的耐心。

另一方面,最近两年,逃离算法已经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潮流——尤其是在年轻用户群中。在豆瓣“反技术依赖小组”中,汇聚了16000多个想和算法“决裂”的年轻人,他们致力于通过各种手段摆脱算法的裹挟、逃出信息茧房:

比如刷视频和网购时都尽量选用网页版,减少手机装载的APP数量;以及在浏览知乎、头条、B站等采用算法、大数据模式、对用户进行针对性推送的APP时,采用不注册不登录的“无痕模式”。

随着用户喜好发生变化,靠算法发家,也靠算法推荐孵化出今日头条、抖音两款国民级应用的字节跳动,也是时候调整自己的打法了。

(图片来自UNsplash)

提高硬科技含量是当务之急

好消息是,字节跳动过去两年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也愿意主动作出改变。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放弃从成立以来就在使用的大中台-小前台模式,梳理出六大业务板块,采用和腾讯、阿里等头部大厂更相似的BU业务群管理模式。

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大中台模式的优势在于一个“快”字:可以快速建立迭代机制、孵化新产品以及组建业务团队。而调整为BU模式之后,字节的组织架构、各条业务线也都会变得更稳定,相信日后会对新项目表现出更大的耐心。

只不过,光是在组织架构上进行调整以及推出新产品还不够,字节想跟上时代发展的潮流,还需要尽快补强一个短板——硬科技实力。

Tik Tok在海外市场高歌猛进的时候,Facebook、微软等国际巨头一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另一边扎克伯格、比尔·盖茨等大佬还是对字节跳动以算法驱动的底层技术嗤之以鼻。据华尔街日报报告,扎克伯格甚至在2019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上直言:

“Tik Tok之所以火爆,主要是砸钱推广的结果,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就会下降。”

(图片来自UNsplash)

虽然Facebook、微软等竞争对手的挤兑有商业竞争的因素,扎克伯格的言论也带有明显的个人情感色彩,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科技圈,算法技术确实很难摆上台面。

事实上,字节跳动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发展缺陷,过去两年已经加强了在硬科技行业的布局。DoNews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和2021年期间,除了和自身业务高度相关的文娱传媒行业之外,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先进制造、智能硬件等领域,字节也是投入了巨资。

可惜的是,在监管部门有意控制资本无序扩张、战投部门被遣散之后,字节跳动不能再通过投资撒网的方式在科技圈占座。

(图片来自DoNews)

因此,字节必须亲自下场,补强短板。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就认为,字节目前的发力方向已经较为清晰,抓住了几条主线: 云计算、芯片和AI,而且这几个前沿技术将呈现相互融合之势。

以芯片为例,虽然入局时间不长,字节跳动还是拿出了一贯的雷厉风行手段,逐渐赶超百度等竞争对手。去年7月份,有媒体爆料称字节跳动截胡百度,抢走了多个芯片相关研发人才,加速自主研发云端AI芯片和Arm服务器芯片。

芯片和AI技术的结合,是字节跳动当前重点努力方向,也符合行业发展趋势。更重要的是,自研芯片对于云计算等基础服务业务,也是一大助力。参考阿里巴巴,作为国内IaaS公有云市场的领头羊,阿里早在2017年就成立达摩院、孵化平头哥半导体公司,先后推出多款高端芯片。

除了阿里之外,亚马逊和华为等领先的云服务供应商也都有自己的服务器芯片,腾讯也在加码芯片研发业务。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云服务商自主造芯将会成为未来几年一股不可逆的潮流。

(图片来自UNsplash)

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在此前的“前瞻2022”系列文章中曾说过,对于国内互联网企业来说,未来一年将是流量退位、硬科技崛起的关键时期,国内互联网、科技企业需要尽快适应市场变化、提高科技含量,才有机会赢得未来。

作为流量竞争年代的大赢家,算法曾帮助字节跳动谱写增长神话,但任何一种模式都不可能永远成功。 总而言之,时代在变、用户也在变,字节必须不断跳动,才能抓住新的风口。

写在最后

最近几天,久未露面的张一鸣再次成为媒体议论焦点。

据华夏时报等媒体报道,继卸任字节跳动CEO之后,张一鸣进一步和字节解绑,于近日接连卸任多家关联公司法人,包括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而在去年11月,张一鸣还退出了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

和张一鸣进一步解绑之后,字节跳动在梁汝波的带领下,无疑将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不幸的是,梁汝波要迎接的是一个艰难时刻:互联网广告寒冬、反垄断大潮席卷全球,高速增长了近九年的字节跳动在过去一年猛踩刹车。

然而,不破不立。 最近两年是互联网寒冬,同时也是整个行业挤掉泡沫、摆脱流量依赖症、寻求良性增长的关键时期, 字节跳动当然不会轻易错失这个转型契机。

元宇宙也好,游戏社交也罢,广撒网、多尝试总归不是坏事。只希望,梁汝波真能通过这些尝试,尽快找到适合自己的新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