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可降解塑料的遠景與近憂

語言: CN / TW / HK

2021年,可降解塑料沒有像預期的那樣爆發。

現實中的一切都毫無折扣的傳遞到了資本市場,金髮科技、金丹科技、恆力石化等領軍企業的股價均經歷了深度回撥。

內因與外因交困,曾經被給予厚望的千億市場,似有偃旗息鼓之態。對於當下可降解塑料的產業現狀,用馬老師的話來形容似乎最為貼切:

長期一定好,短期很困難,中期更困難。

01政策高高舉起,市場輕輕放下

可降解塑料的價值源自傳統塑料的危害。

有資料表明,1950年-2015年,人類已經生產了83億噸塑料製品,堆在 一起 可以形成一座5680米高的山峰。

其中絕大部分塑料都被遺棄或填埋,一般需要200-700年才能降解,而在降解過程中將會不斷釋放有毒物質,危害整個生態系統。

留在陸地上的塑料會破壞土壤結構,侵蝕土壤生態,使得土壤越來越低產,進一步威脅糧食安全。

進入海洋的塑料廢棄物會形成微塑料。現在有研究表明,微塑料在理論上可以通過腸胃系統被人類吸收,最終引起免疫系統反應,影響身體細胞健康。

2020年7月,《科學》雜誌公佈了一項研究資料,目前全球每年產生3.8億噸的塑料垃圾,其中約有1100萬噸流入海洋。

照此速度下去,到2040年,全球將會有約7.1億噸的塑料垃圾流入大自然,其中流入海洋的質量達到2900萬噸,相當於全球每米海岸線都有50公斤塑料垃圾,畫面可以自行腦補。

歐洲最早拉響了塑料警報。

早在20多年前,愛爾蘭、義大利等國就已出臺“限塑令”,中國自2008年起也開始推行有償使用塑料購物袋,但力度與覆蓋範圍非常有限。直到最近幾年,隨著全球範圍內對於塑料的嚴控升級,中國也提升了管控強度。

IEA的統計資料顯示,過去五年有60多個國家實行對一次性塑料實施禁令或徵稅,歐盟、美國和中國等主要經濟體則將“限塑令”升級成“禁塑令”。

2020年7月,歐盟宣佈對塑料包裝廢物徵稅,徵稅標準為每公斤廢塑徵收0.80歐元。中國發布的《進一步加強塑料汙染治理的意見》中指出,自2021年1月1日起,全國範圍內不可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購物袋,餐飲行業禁止使用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塑料生產國,也是歐美等全球主要消費市場的供應國,可降解塑料的替代程序將給國內企業帶來巨大的成長空間。

中國塑協塑料再生利用專業委員會的資料顯示,2020年中國塑料總用量為9087.7萬噸,哪怕將來只有10%被可降解塑料替代,那麼至少也是千億規模的市場。

可降解材料主要包括澱粉基塑料、PLA、PBAT、PBS、PHA等類別,根據智研諮詢的資料,澱粉基塑料、PLA、PBAT是最主要的三種,2019年的產能佔比分別為38.4%、25.0%和24.1%,合計佔比近90%。

▲ 資料來源:智研諮詢

值得注意的是,澱粉基塑料雖然現在佔比最高,但由於自身的效能劣勢,前景不佳。最有發展空間的是PLA、PBAT,目前全球規劃的可降解塑料產能主要也都是這兩種。

2020年,我國PBAT、PLA年產能分別約為30萬噸、10萬噸,約佔全球產能一半。預計到2025年,國內PBAT、PLA年產能將分別達到700萬噸和100萬噸,約佔全球產能三分之二以上。

但另一個事實是, 2021年國內可降解塑料的開工率只有40%。 換句話說,紙面上的巨集偉藍圖並未在現實中得到回聲。

02產業化困在成本里

成本是制約一項新技術或新產品普及的核心 壁壘 ,今天光伏、風電、鋰電池等新能源產業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根本原因是過去十幾年在降本層面取得了跨越式的勝利。

十年之前,國內光伏的標杆電價為1.15元/千瓦時,遠高於火電成本,而到了2020年,光伏競價專案的加權平均電價降到了0.372元/千瓦時,完全不輸火電。2010年-2020年,全球鋰離子電池組平均價格從1100美元/kWh降到了137美元/kWh,降幅近90%。

可降解塑料的商業化普及正被困在成本里。

2021年,傳統PE/PP塑料的整體價格在7000-8500元/噸之間,PET價格在5000-6000元/噸,而可降解塑料中PBAT的價格在2萬元/噸左右,PLA價格更高,達到2.8萬元/噸。

傳遞到終端,如果商家採用可降解塑料,成本直接倍量提升。

以23-24cm長度的吸管為例,傳統PP的報價是0.05元/根,紙吸管是0.1元/根,PLA是0.2元/根。PLA的價格是紙吸管的兩倍,是PP的4倍。“禁塑令”實施後,商家自然會優先選用更便宜的紙吸管,可降解塑料市場難以徹底開啟。

成本高,體現在各個環節。

人工層面,單噸PBAT產能需要16-20名勞動者,而PE (聚乙烯塑料) 只需4人;裝置成本層面,單噸PBAT對應投資額約4000元/噸,而單噸PE的投資額大約只有1400元/噸;能耗層面,根據瑞豐高材的環評資料,單噸PBAT對應水、電、燃氣成本共計712元/噸,而PE對應的成本不足600元/噸。

最大成本項是原材料。

以目前產能規劃最猛的PBAT為例,原料成本佔比超70%,其中最主要的是PTA、AA、BDO,PBAT對這三種原材料的價格彈性係數約為0.4。

2021年,BDO價格飆升,年初時價格在1.26萬元/噸左右,到年末已漲至3.1萬元/噸,漲幅高達近150%,給處於降成本階段的PBAT當頭一棒。部分企業已經出現利潤倒掛的情況,最高時每噸虧損約2000元,自然沒有開工的動力。

有媒體報道,近期國家相關部委及行業協會組織BDO與PBAT企業開了一次協調會,各方達成統一意見,BDO企業同意向PBAT企業讓利。

政策的干預勢必會緩解相關企業的成本壓力,但價格最終還是市場供需所決定的。

上文提到國內已經規劃了700萬噸PBAT產能,按照1噸PBAT消耗0.43噸BDO計算,僅這些新增產能就需要300萬噸BDO。作為對比,目前國內BDO總產能只有234萬噸/年。儘管2021年啟動了近600萬噸/年的擴產規劃, 但BDO擴產週期在2年左右,這些產能最早也要到2023年才能大規模釋放。

更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國內全部採用電石乙炔法生產BDO,在“能耗雙控”的政策背景下,電石企業限產已經成為常態,未來產量能不能跟上還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綜合各方面因素來看,以PBAT為代表的可降解塑料的降成本程序道阻且長,而成本降不下來會直接抑制遠期需求,因此期望在短時間內放量基本是不現實的。

03一體化為王

可降解塑料終究是一個同質化程度極高的產業,所有的競爭都將圍繞成本這一主題展開,未來行業會在“競爭-降本降價-需求增長-再競爭-再降本降價”的迴圈往復中不斷迭代,直到生產成本逼近理論成本,或者降到市場需求對成本脫敏的程度。

經過一輪輪的洗牌,大部分廠商將被淘汰,直到行業形成寡頭壟斷的格局。需要提前說明的一點是,價格競爭將會隨著整個行業產能的起量而愈發殘酷。

單條10萬噸PLA產線的投資強度至少要15億,PLA成本里僅折舊就達到1500元/噸左右,隨著價格的不斷下滑,這部分剛性成本的壓力將會不斷被放大。

按照之前2000元/噸的虧損額,10萬噸的產線虧損2個億,如果後期產能提高到50萬噸,那麼虧損就會達到10個億。這對於業內大多數公司來說都是不可承受之重,成本控制能力差的企業最後只能交出市場。

一體化經營更有成本優勢,最後的贏家將在這些企業中誕生。

PLA領域,金丹科技最有看頭。

PLA產業鏈自上而下為玉米-乳酸-丙交酯-聚乳酸 (PLA) ,目前國內企業規模化生產PLA主要被卡在了丙交酯環節,金丹科技與南京大學合作,用了5年時間終於研製成功。2021年,金丹科技在互動平臺上宣佈公司丙交酯專案生產線已經能穩定產出符合設計要求的丙交酯產品,公司也成為行業內唯一一家全產業鏈佈局的企業。

目前金丹科技的丙交酯產能為1萬噸/年,PLA市場銷售價格每噸在3萬以上,以30%的淨利潤率計算,這部分產能將給公司帶來0.9億元的淨利潤,相對於2020年1.18億的淨利潤規模來說是極大的提升。此外金丹科技規劃的10萬噸/年聚乳酸產能有望在2023年投產運營,屆時或將徹底開啟業績天花板。

丙交酯徹底國產化之後,國內企業成本競爭的焦點將會轉移到上游規模效應更顯著的乳酸領域。PLA的單噸投資成本大約在5000元左右,而乳酸的單噸投資成本約6000元,投產規模達到10萬噸才能體現出經濟性,所以先發的大規模乳酸企業更有優勢。

而金丹科技又是國內最大、全球第二的乳酸企業,目前擁有乳酸產能10.5萬噸/年,國內市佔率超60%。隨著產業降成本過程的深入,金丹科技在PLA領域的競爭力將會越來越顯著。

PBAT領域儘管規劃了幾百萬噸產能,但能夠垂直一體化生產BDO的廠家卻是鳳毛麟角。

化工巨頭萬華化學算一個,但公司目前只有10萬噸的BDO產能和6萬噸的PBAT產能,即便投產,新增業績對於公司每年千億營收的盤子也不會產生太大影響,關鍵是盯住公司後期是否會有更大的動作。

今天的可降解塑料非常像十年前的光伏。

前景無限,但產業化被成本卡住了脖子,政策高度扶持下,企業界將產能瞬間拉爆。

根據中信證券給出的資料,到2025年,國內可降解塑料的市場規模不超過300萬噸,而目前僅PLA和PPAT兩個分領域就規劃了超800萬噸。

曹仁賢曾這樣形容光伏產業:“這是一場馬拉松,關鍵看誰能跑到最後。”

過去二十年,多少大大小小的光伏企業或命隕,或式微,在沒有成本優勢的前提下妄圖用產能規模搶佔市場,結果只能是作繭自縛。今天可降解塑料行業中一部分激進擴張的企業恐怕也將重複相同的命運軌跡,成為產業革命的殉葬者。

讀懂了這些,就會明白萬華這種老牌化工企業的老練和務實,它們不是跑得最快的,但可能是跑得最遠的。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市值觀察”(ID:shizhiguancha) ,作者:市值觀察,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