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談對直播帶貨團隊要求:腳踏實地穩健發展,最後超越期待

語言: CN / TW / HK

2022年1月23日 星期日  忙碌如斯,一個星期就只能寫一篇簡單的回顧了。一年只有12個月,今天已經23號,不知不覺已經快一個月過去了。驚回頭,不知不覺,人的一生也是這麼快就過去的。 回顧過來的歲月,有的人懊惱,有的人後悔,有的人蹉跎,覺得自己過得特別充實、特別愉快的人,並不是很多。

人不能總是蹉跎歲月,但也不能把時間塞得一點輕鬆的時刻都沒有。有句話說:越自律,越自由。但真要做到自律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何況萬一自律錯了,反而是麻煩的事情。比如老年人養身自律,只吃蔬菜不沾葷腥(宗教原因除外),現在研究表明,不沾葷腥對身體並無好處,甚至會傷害身體健康。

這周最讓人喜歡的事情,是北京下雪了。2022年的第一場雪,在大寒這一天降臨。雪下得不大不小,飄飄灑灑,下了兩天。我錄製了兩段下雪的影片,放在我的自媒體上,算是表達一種心情,還配了首破詩:“北京的深夜/飄舞著雪花/無聲、無息/落在地上/白茫茫一片/掩蓋了舊的歲月/迎來了新的惆悵。” 本來想寫“迎來了新的希望”,感覺“惆悵”更加適合當時的心情。雪有很神奇的作用,本來灰灰黑黑的冬天,蓋上一層白雪,突然世界就純淨起來,安靜起來。落雪狗歡是真的,我家的那條狗,見到雪,就歡樂地在雪地裡來回飛奔起來。

工作依舊繁忙,大部分時間都是無趣的會議和應酬。十幾次會議和七八場應酬,都是不太值得記錄的事情。不過21號,新東方的新春年會,值得留下一筆。年前的時候,大家討論現在七零八落的狀態,還要不要舉行新春年會,我說必須舉行。越是這樣的時刻,越要展示我們樂觀的心情和麵向未來的決心。

因為疫情,年會只能在線舉行,當面參加的人員僅限總部的幾十個人。年會展示了新東方歡樂幽默調侃的氣氛,全國新東方几萬人一起抽獎。今年手頭緊張,大家共渡難關,所以抽獎總額不太多。年會播放了預先錄製好的一些節目,我給大家做了新年致辭。其中一個改編的歌曲《重生》,後來在網路上流傳了開來。歌詞如下:

“我的兄弟忽然告別了,再也不來教課了;但是他還放不下孩子們啊,放心,還有我們吶。我的姐妹也有離開的,可能不當老師了;她說她也很掛念原來的家,放心,他堅挺著呢;政策變化、生死大考、至暗時刻裡;突然經歷停課和分離;沉著應對、奮發圖強、自信衝上去; 教育 巨輪轉向再努力。堅守陣地、鼓舞士氣、重塑影響力。一步一步腳踏實地,主動轉型、拓展業務、革新自己、自信轉身,不懼風雨;圍棋、書法、演講、寫作、遊學和營地,新東方依然很牛逼。感恩大家的關心、祝福和鼓勵,失意不忘做公益。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光裡,肩負責任仍沒有忘記。馳援水災、防控疫情、助力新亞運,哪裡需要,哪裡就有你。政策變軌,再次思考教育的意義,堅守本質、步履更堅定。突破自我、直播助農,澎湃的熱情,新賽道上起舞要自信,沒有什麼坎坷過不去,我們依然齊心協力。科技發展、日新月異、教育在創新,好老師,還在這裡。新年伊始說句祝福語,新年快樂,萬事如意,勇擔責任、無畏風雨、正能量傳遞;新東方再創奇蹟,身體健康、事事順心,吉祥又如意。生意興隆,大吉又大利。學習進步、工作順利,煩惱一邊去;恭喜發財,年年都有餘。”

本週另外一件值得一寫的事情,是週六晚上去了北京順義的“分享收穫有機農場”,為他們做了一場直播帶貨。分享農場是一對博士生夫婦經營的有機農場,已經連續深耕了十幾年,以會員制的方式,為北京市民提供無公害無農藥的蔬菜糧食肉類等。男的叫程存旺,女的叫石嫣,他們的故事可以寫一本書。我把石嫣發給我的簡介在這裡抄一下,大家大概就明白怎麼回事。

石嫣說:“2006年-2008年,我們跟溫鐵軍老師讀研,大量到鄉村調研做課題,產生大量對三農的思考和問題意識。2008年,我去美國明尼蘇達一個CSA農場參與式研究實習,種了半年地,真正放空自己,思考人生價值和未來方向,土地和食物改變了我,也給予我力量。程存旺因為本科讀了《中國農民調查》,從工程管理專業轉到農業專業,並在碩士二年級辦理了休學一年去支農。

2009年,我回國正好人民大學在海淀區建立了一個產學研基地,我就申請去了基地,創辦了當時國內最早的一個CSA市民農園,程存旺也在這個基地裡休學工作,我倆在這個時候開始談戀愛,我們的客戶包括自己來農場租地種菜和配送到家兩種,從第一年的54個到2011年的800多個,當時也引發了大量的社會關注。

2009-2011,我們兩個在此期間翻譯了三本著作,其中包括《四千年農夫》、《分享收穫社群支援農業指導手冊》、《慢錢》,從文化反思到跳出常規後如何實踐,再到對農業社會、經濟、生態的系統思考實踐。

(石嫣和程存旺 圖片來源於“分享收穫農場”公眾號)

2011 年,我倆在農場結婚辦了有機婚禮,我博士畢業後到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做博士後,同時通過五年吃菜眾籌30萬元創辦分享收穫有機農場,這是我們自己創業。

2014年,我博士後出站,全身心投入農場的運營。2015年,程存旺通過天使投資,自己創業“好農場”,希望為廣大CSA農場提供農場管理平臺。2020年,好農場開始轉變思路為地方政府、城投公司、地產的農業專案做規劃、設計、運營並進一步根據溫鐵軍老師的三級市場理論做鄉村資產的運營平臺,目前在福建、廣東、安徽等地有專案。2022年,分享收穫十週年,基本形成了一個300畝農場的良性迴圈,北京基地像是“黃埔軍校”不斷孵化新農人,併為新農人提供後續技術、銷售的服務。

總之,我們兩個人雖然目前負責不同公司,但都是通過自己的實踐去實現鄉村建設的理想,在鄉村振興的國家戰略下,將我們十多年研究實踐的積澱去服務三農。”

(圖片來源於“分享收穫農場”公眾號)

因為最近我也在接觸農業和農產品,所以就和他們對接上了。他們也希望通過我能夠讓更多的人知道分享農場的發展模式,所以我答應他們做一場直播連線,並幫助他們推銷一下產品。他們也建了網路商店,但是還沒有開啟局面。週六晚上7點我到達農場,先和石嫣做了一場直播連線,談談她做農業的體會,然後又進入他們的直播間,一起推銷他們的農產品。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售賣,賣出去了接近七萬元的蔬菜和糧食。因為他們的平臺是新平臺,流量不是很大,算是一次不錯的開端。幫助這樣有情懷,並且十年如一日堅守的新農人,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除了幫助分享農場進行直播帶貨,我在週三晚上還自己做了一場以售賣我讀過的歷史書為主題的直播,共六種不同的書賣出去了六千多本。週五晚上又到東方甄選直播現場串場,和員工一起售賣了接近百萬元的農產品。東方甄選在一步步發展起來。我對他們的要求就是腳踏實地,步步為營,穩健發展,最後超越期待。

最重要的直播,是週日晚上和歷史作家張巨集傑的對談。很久前我就讀過他的《明朝的七張面孔》一書,覺得他對歷史人物的剖析深刻到位。最近又讀了他的《簡讀中國史》,覺得寫得很好,很有對歷史成因的洞察力,因此通過出版社約他對談,他欣然同意。

和他一起商量對談的主題,他希望談談曾國藩。他研究曾國藩已經很多年,出了好幾本關於曾國藩的著作:《曾國藩的正面與側面》3本,《曾國藩傳》,《曾國藩經濟課》。我對曾國藩不是那麼熟悉,但談歷史人物也是我的興趣所在。為了更好地對談,我又加緊閱讀了《曾國藩傳》和《曾國藩經濟課》,翻閱了《正面與側面》,這樣不至於他講曾國藩的平生、思想和事蹟的時候,我顯得十分懵懂。週日晚上的對談持續了兩個小時,對談非常順暢,內容也十分豐富,持續線上人數一直在兩萬人左右。對談文字記錄下來,估計有兩萬字以上。後續整理好了,會發到“老俞閒話”裡面。

一週時間又匆匆而去。這幾天晚上,我都會半夜到小區踏雪散步。雪中的戶外,寂靜無聲,天地蒼茫,似乎一切安好。但本週發生的二件事,刺痛了全國人民的心。一件是山東的嶽xx,確診新冠。他的流調軌跡一公開,半個月整整32處,幾乎全部是半夜打工運送垃圾等,一邊打工一邊尋找丟失的大兒子,被稱為“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另一件是河南某縣縣長,為了防疫,不讓外地的家鄉人回鄉過年,號稱回去一個抓一個,說他們是“惡意返鄉”,由此被網友痛罵,創造了一系列“惡意”詞彙,其中我覺得最到位的,就是說某些人“惡意為官”。這兩件事,一邊是底層的辛苦,一邊是小官僚的冷漠,讓我們知道,現實並不全部是“歲月晴好”。

真的,希望每一個生存在祖國大地上的人,都有一個溫暖的家;希望每一個手握權力的人,都能夠有一點人性的溫暖和光輝!(老俞閒話 俞敏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