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週歲的多抓魚,會成為下一個豆瓣嗎?

語言: CN / TW / HK

5月8日,迴圈經濟平臺多抓魚迎來了五週年。如果我們把目光拉回五年前,會發現那正是從消費網際網路向產業網際網路的轉折點。從此之後,產品經理和明星產品就推出了舞臺中央,除了一些曇花一現的“流星”。在移動網際網路上半場落幕之時,多抓魚成為最後一批既叫好又叫座,且能持續至今的產品。

從誕生之初就開始在文藝青年中口口相傳,很快便獲得了經緯中國、騰訊等投資人的青睞,面對眾多模仿者及58同城、閒魚的圍追堵截,多抓魚依然突出了重圍,併成功向服裝、電子產品等其他品類拓展領地,北京、上海等地的線下店也成為備受追捧的新消費“地標”。

然而, 以二手書交易切入的多抓魚,在複製亞馬遜起家路線(通過圖書這種低價高頻商品積聚流量,再發展為全品類電商平臺)的過程中,很快就會發現這種模式並沒有設想中那麼簡單 。無論是二手書還是二手服裝的供需矛盾、非標屬性,都是一個又一個亟需攻克的難題。

在巨頭看不上的地方 ,開啟一片新天地

在多抓魚這條“鯰魚”游進來之前,孔夫子是二手書電商市場無法忽視的存在。這家比淘寶還早一年成立的C2C平臺,將全國各地數萬家舊書店、書攤搬到了網上,依靠9000多萬種“僅此有售”的舊書,吸引了1500多萬穩定使用者,20年屹立不倒,可謂是見證了中國電商曆史的一枚“活化石”。

乍看上去,孔夫子的江湖地位似乎無可撼動。 然而,多抓魚的C2B2C模式,直接對這些以“資訊不對稱”為生的二手書商釜底抽薪。 通過自動估價系統、二手書買賣標準化流程,大大降低了使用者處理舊書的門檻,也徹底激活了過去被重重阻礙所壓抑的二手書市場。

多抓魚之所以在上線之後迅速病毒式擴散,正因為它解決了無數讀者深深的痛點。你只需要把二手書傳送給多抓魚,剩下的事全都交給他們——為書消毒、翻新、重新包裝,然後上架銷售,為它找到下一位惺惺相惜的主人。 與其說多抓魚是二手書交易平臺,不如說它是一個二手書整舊如新的服務平臺。

在所有垂直電商賽道都已經被巨頭把守之時,多抓魚通過技術與產品創新,在巨頭看不上眼的地方,成功打開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找到了迴圈經濟的突破口。

亞馬遜的電商帝國之所以從圖書起步,正因為其標準化和長尾效應,可以最大程度發揮電商平臺的優勢。多抓魚通過把二手書變成標準化商品,重走了一遍貝索斯的成功之路,而且是在亞馬遜成立20多年後。 騰訊之所以選擇投資,正是看中了多抓魚的價值鏈重構及獲取新流量的能力。 在移動網際網路下半場,這樣的能力是最為稀缺的。

當供需矛盾持續失衡 ,價格槓桿也有失靈之時

作為同時對接買家、賣家,“低買高賣賺差價”的雙向平臺,多抓魚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供需平衡,而價格就是它手中的調節槓桿。然而,當供需矛盾達到一定的程度,價格槓桿終究會有失靈的時候。

當購買絕版書成為一場拼手速的“秒殺遊戲”,多抓魚原本可以通過不斷調高價格,“嚇退”眾多競爭者,讓供需重歸平衡。但這也意味著它會像孔夫子一樣“趕走”大量的普通讀者。更何況,與普通使用者競爭的,可能還有一批用指令碼自動搶書的書販。 多抓魚的解決方案是利用平臺內部的貨幣機制,集齊一定數量的預定券(魚)就能提前預定,而要獲得魚,就必須儘可能多地賣舊書,買新書。

理想情況下,這種平臺貨幣機制可以提高使用者的活躍度,但過於苛刻的預定門檻、平臺內的“通貨緊縮”反而會讓很多使用者失去興趣。

而對於那些尚未絕版,其他平臺有售的二手書,噹噹、拼多多、抖音快手等平臺的“價格戰”正在壓縮多抓魚的生存空間。多抓魚模仿的物件是日本二手書連鎖店bookoff,它之所以三十年運轉至今,是因為利潤模式清晰明確—— 1折收,5折賣,中間4折的利潤空間足以打平店租+人工,據說毛利率可以高達75% 。然而,這種模式之所以可以長期持續,是因為日本新書價格高昂且統一定價。

在圖書電商動輒“滿100-50”的國內,此種模式的可持續性存疑。更何況如今短影片平臺和拼多多已經把圖書折扣進一步壓低到了四折。當多抓魚使用者發現平臺舊書比其他地方的新書還貴,或者相差無幾時,僅靠情懷能夠阻止他們流失嗎?

與此同時,電商平臺的擠壓以愈積愈多的庫存,也迫使多抓魚不斷壓低非絕版書的收購價格。當越來越多使用者發現自己的舊書僅能0.1折賣出時,難免會對多抓魚平臺心生失望。當然,這可能出自估價演算法的自動調節,目的正是為了將高庫存書拒之門外,但對於使用者心理的打擊卻仍是無法忽視的。當越來越多二手書都被拒之門外,多抓魚曾經帶給他們的感動也會轉為失落。

從二手書到二手服裝,文藝青年的消費力跟得上嗎?

當然,從一開始多抓魚就並不想做一個二手書商,而是為了切入迴圈經濟這塊萬億級蛋糕。去年7月,多抓魚推出了迴圈服飾平臺,將二手書的經驗複製到服裝品類——跟收書一樣,先從使用者手裡購買二手衣服,然後進行消毒翻新,並加上多抓魚的吊牌,提供7天退貨服務。

然而,近一年時間過去了,多抓魚的服裝生意仍然處於起步階段, 每日上新品種僅有數百件。這意味著通過C2B個人回收模式很難保證貨源 ,只能走“慢生意”模式,如一家行業媒體的追問“閒魚背靠國內最大的電商平臺淘寶,左手淘寶、右手閒魚,互相導流的背景才能夠支撐閒魚的貨源,多抓魚延展矩陣的底氣哪兒?”

在二手服裝領域,多抓魚瞄準的是新衣與古著之間的“夾縫地帶”,只是需要解決不同品牌、款式、年份服裝之間的供需調節問題,這可要比圖書估價複雜多了。即使背靠淘寶,閒魚都未能解決二手服裝流轉難題,更不用說一家創業公司了。

對於低客單價的快時尚品牌來說,二手平臺的利潤空間十分有限。對於中高階服裝品牌而言,究竟能有多少消費者能接受以數百元價格買一件非古著二手服裝?這道心理門檻是決定多抓魚的二手服裝生意能否規模化的關鍵。

雖然多抓魚也進入二手電子產品領域,但僅涉足了Kindle、耳機、遊戲機三個品類,畢竟在這一早已標準化的市場,面對模式早已成熟的先來者,多抓魚很難佔有什麼優勢。

目前看來, 多抓魚五年來最大的一筆資產,仍然是它聚集起來的這一批文藝青年死忠使用者,五週年紀念信封在上市當天就被一搶而空,足見使用者的熱愛程度 。然而,如同豆瓣持續多年的商業困境那樣,這群使用者的消費能力能否支撐多抓魚的擴張夢想,可能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部分圖片來自網路,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絡編輯)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文娛價值官”(ID:wenyujiazhiguan) ,作者:Peco,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