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戰”港交所,洪九果品欲陷入IPO困局?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銀箭財經

4月29日,重慶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洪九果品”)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擬主機板掛牌上市,中金公司擔任獨家保薦人。

作為國內第一大榴蓮分銷商與第二大鮮果分銷商的洪九果品,這已經是其第二次衝刺港交所,其曾計劃在A股上市,後於2021年9月份終止了A股上市輔導,同年10月份首次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

並且,國內零售市場素有“南百果、北鮮豐、西洪九”之稱,在洪九果品再次遞交招股書三天後,百果園也正式遞表港交所,開啟自身第三次上市衝刺。那麼,從招股書與市場境況來看,洪九果品能先百果園一步順利衝刺“鮮果第一股”嗎?

01 資本加持下,營收的“跨越式”增長與毛利率持續走低?

從洪九果品的招股書來看,2019年~2021年,其營業收入分別為20.77億元、57.71億元和102.8億元,年複合增長率為122.44%,短短三年,從二十億到破百億,足以可見其發展的快速。

不過,營收“跨越式”的增長,也與資本的加持不無關係。天眼查APP顯示,洪九果品從2018年4月完成A輪融資後,截至目前已經經歷了6輪融資。並且,參考其招股書投資與持股情況具體資料,近年來其融資總額超過20億元。

或許,正是有了這20億的資本加持,才使得洪九果品完成了“逆襲”,成為國內第二大鮮果分銷商。那麼,不禁讓人懷疑,一旦失去資本的加持,洪九果品還能否保持營收的快速增長?

在營收的高增長背後,洪九果品的銷售成本也連續三年上漲,2019年~2021年,其銷售成本分別為16.84億元、48.14億元和86.67億元,同比佔全年營業收入的81.1%、83.4%和84.3%。

當銷售成本佔營收比重逐漸增高,也勢必會影響其毛利率與淨利率。從招股書來看,2019~2021年,其毛利率分別為18.9%、16.6%與15.7%,年複合增長為-8.91%,已經連續三年呈下降趨勢。

其淨利率,2019~2021年分別為7.85%、0.05%和2.84%,年複合增長率為-39.8%。可見,在營收增速高達177.8%的2020年,其淨利率近乎為零,已經在虧損的邊緣試探。

此外,從細分項來看,洪九果品六大核心水果產品中,除了榴蓮外,其他核心水果產品毛利率已經連續三年下滑,其中車釐子的毛利率已經從2019年的19.4%降至2021年的6.4%、火龍果的毛利率從2019年的19.2%降至2021年的11.5%。

當然,洪九果品也給出了原因,車釐子毛利率的下降主要是由於2021年1月的某批次進入車釐子檢出COVID—19陽性這一負面訊息導致市場需求急劇下降產生;火龍果的毛利率下降主要受COVID—19的影響,火龍果多用陸運替代海運,導致運輸成本增加。

由此來看,作為鮮果分銷商的洪九果品,季節、自然災害、運輸以及疫情這種偶發事件對其都會產生較大的影響。

那麼,面對著IPCC所釋出的《氣候變化2021:自然科學基礎》所敲響極端天氣頻發的“紅色預警”,以及國內上半年一輪又一輪的疫情,洪九果品如何在這個“特殊時期”保證自身的利潤增長呢?

02 行業承壓“雖遲但到”,財務資料仍不樂觀?

如果說“黑天鵝”事件是偶發與暫時的,那麼行業競爭加劇就像是一頭“灰犀牛”,是可預料的與不可避免的,

據招股書顯示,2019年~2021年,洪九果品四大分銷渠道的平均售價皆呈現下滑趨勢。從2019年到2021年,終端批發商平均售價已經從14.1元降至10.0元,新興零售商的平均售價從17.7元一路下滑至9.4元,商超客戶從13.6元降至11.4元,直接銷售從17.5元下滑至12.2元。

洪九果品給出的理由是,為了努力加強與終端批發商的關係和客戶忠誠度,以及為新興零售商提供優惠的價格來推廣其優質的水果產品。

換一句話來說,這些是否表明了洪九果品已經陷入了難以把控的行業競爭之中,只能靠著“降價”,也就是打“價格戰”,來維持與客戶的關係,保持自身的營收增長。

然而,國內水果零售市場是極度分散的,中國擁有不同經營規模的鮮果分銷商約30萬家。

哪怕作為第一分銷商的百果園與第二分銷商的洪九果品,也僅分別佔據了市場的1.1%與1%。而且,截至2021年末,中國前五大市場參與者的市場份額共計不過3.2%。

畢竟,鮮果分銷商大部分限於地域化、難以規模化與品牌化,使得其在行業中很難有較大的話語權;並且,部分分銷商還擁有著較強的“可替代性”。

既然,洪九果品能夠靠著充足的資金一年內使得市場份額從0.6%到1%,其他水果分銷商如若資金充足也可以複製、進行快速擴張。而且,賽道上大多數參與者通常是地域性的,這才有了“南百果、北鮮豐、西洪九”三足鼎立的說法。

就正如,洪九果品主要在華東及西南地區,2019年~2021年分別佔同期鮮果銷售收入的69.6%、58.5%及59.4%。那麼,未來在資金充足的快速擴張與增長下,很容易產生“地域性飽和”,那麼只能向外擴張。

但是,對於水果這種各個品牌地域分佈不一的非標品,進入新的市場等同於新人一樣重新開闢渠道、整合供應鏈、打響品牌知名度,投入成本上可想而知。並且,還要面對本地無數的鮮果分銷商與賽道上格局的不穩定性,未來隨時都可能迎來一輪“百花齊放”的競爭。那麼,洪九果品該如何去面對呢?繼續靠著“價格”穩定市場嗎?

對於一名水果分銷商來說,“品牌化”往往是為了更好的打響市場,提升自身知名度,產生品牌溢價,如若大力投入“品牌”擴張換來的卻是更低的溢價,無疑背離了原有的初衷。

並且,從預付款、應收賬款和經營活動現金流來看,洪九果品的財務資料表現並不樂觀。

據招股書顯示,從2019年~2021年,洪九果品預付款分別為6.6億元、8.8億元和13.6億元,連年增加;其扣除虧損撥備的貿易應收款項也一樣,從2019年~2021年,分別為7.1億元、20.1億元和37.1億元。

預付款款項以及應收賬款的大幅度增加,也使得經營活動所用現金淨額已經連續三年為負值,2019年~2021年分別為-4.5億元,-8.04億元、-9.81億元。

03 “第一股”不代表“優質潛力股”,資本市場還要靠實力證明?

一邊是,未跑出“寡頭優勢”與“品牌規模化”,仍舊需要面對的行業競爭;另一邊,近三年來逐漸承壓的財務資料,不免令人懷疑,衝刺“第一股”的洪九果品有沒有思考過上市之後如何去穩定自身的股價。

畢竟,公司上市之後,資本市場與股民像是在拿著“放大鏡”來看著公司的一舉一動,以及相關聯的“風吹草動”。

就像是洪九果品在天眼查上有一條“食品安全”的警示,2018年重慶市食藥監局,在對19類食品332批次樣品抽檢中,抽樣檢驗專案合格樣品327批次,不合格樣品5批次中,洪九果品赫然榜上,被查出散裝洪九不知火果品丙溴磷含量超標。

這類的食品安全問題放在任何一家生鮮食品相關的上市公司來說,足以引發股市的一場波動。哪怕,百果園現如今還沒有上市,其鮮果第一分銷商的體量下,近期被曝賣爛水果,門店人員將變質水果做成過切等負面,在人們心中,對其品牌已經形成了難以抹去的負面標籤。

不可否認,上市對於大多數公司來說都是“里程碑”式的存在。無論是洪九果品自身還是百果園,在賽道如此分散下,都想爭奪“水果第一股”的名號,一方面增加品牌美譽度、更可以好切入新市場,一方面融資補充現金流、可以更好地擴張、爭取更多的市場份額。

但是,從網際網路科技、再到新消費,眾多頂著“第一股”帽子的企業並不好過,比如,“線上音訊第一股”荔枝、“新茶飲第一股”奈雪的茶、“網際網路醫美第一股”新氧、“時尚電商第一股”蘑菇街等等。

所以說,上市之前還需要靜下心來想想,除了“第一股”的名頭與加速擴張的步伐外,自身真的做到了“良性發展”與一步一個腳印,自身所累積的美譽度與“硬實力”能撐得住資本市場的“靈魂拷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