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 EVM 等效性:推動 L2 開源生態發展

語言: CN / TW / HK

目錄與摘要

理解 :sparkles:EVM 等效性:sparkles:

➤ 在以太坊上擴容與擴容以太坊本身是有區別的。

➤ EVM 是一個由數千名開發者貢獻形成的新興結構。

  • 而分叉 EVM 限制了訪問這些貢獻的能力。

➤ 如果你想走得快,獨自去;如果你想走得遠,就一起加入 EVM 等效的生態系統中。

生態的複製與湧現

  • 複製 (replication) 與湧現 (emergence)  是想要覆蓋全球的自我繁殖系統的必要屬性。
  • 複製應用層
  • EVM 等效性允許開發者在所有 EVM 等效的 rollup 之間複製 + 貼上 DeFi 程式碼。在某個 rollup 中發現的任何有價值的新內容都可以立即在其他 rollup 中複製。
  • 複製協議層
  • EVM 等效性允許先在單獨的 rollup 上實現某個 EIP 升級,再部署至以太坊 L1。如此一來便為實驗性的 EIP 提供一個生產型的測試平臺,然後安全地在 L1 上實現。

“恐懼空白”

➤ 大自然厭惡空白。而加密世界就像大自然;它會慢慢地填補它發現的每一處空白。

➤ 加密網路的 ”最後一英里“ 問題,以及我們如何解決它。

➤ EIP 就是新的基因。EVM 等效性使得 L2 能夠非同步地、獨立地整合自己選擇的 EIP。每個 L2 都將採用其社群所推崇的 EIP。

➤ 以太坊將適應於 L2 使用者發出的訊號;每個 L2 都代表著使用者偏好的資料天線。給以太坊發出的訊號是:

  • 這是社群想要的 EIP
  • 這個 EIP 已可以安全地部署

擴充套件公共物品

➤ Optimism 的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資是一種新穎的社會激勵機制,旨在將矽谷式的金融激勵注入到為 L2 構建公共物品的專案中。

➤ 通過出售 L2 區塊空間獲取經濟效益以資助 L2 公共物品

➤ 由於 EVM 等效性,Optimism 上的公共物品研發可以在整個生態系統複製和傳播

推動有機體不斷前進

便宜的費用、EVM 等效性和追溯性公共物品資助 是加密經濟網路前沿產生積極的外部增長所需的要素。

理解 :sparkles:EVM 等效性:sparkles:

EVM 等效性: 與以太坊虛擬機器 (EVM, Ethereum Virtual Machine) 的規範完全一致

EVM 等效性的設計理念是建立一個與以太坊之間具有 “最小區別”  的 optimistic rollup。

EVM 等效性將以太坊的屬性擴充套件到 L2 中, 模糊了 "以太坊 L1 退出歷史舞臺" 與 "EVM-等效的 L2 登場表演“ 之間的界限。

這就是在以太坊上擴容和擴容以太坊本身之間的區別。

完美克隆了以太坊的 EVM 的 optimistic rollup 不僅繼承了以太坊的安全性; 還共享著其網路效應的各個方面。

其他 L2 設計結構不具有訪問以太坊網路效應的所有特權,並且總是比其他具有 EVM 等效性的競爭對手更加專用型。

EVM 相容性已死。要麼通過遵循以太坊標準來優化 通用性 (因此選擇與其他所有人相同的標準);要麼構建完全不同的、針對你的用例高度優化的東西 (參見 ZK-rollups)。

為了將以太坊的強大威力完全擴充套件到 L2 中,我們不能止於 EVM 相容性。

我們需要 EVM 等效性。

相容性與等效性

Optimism 團隊在去年引入了 EVM 等效性,並討論了等效性與相容性之間在技術上的區別。

Rollup 被譽為是我們的擴容救星:“終於,有一個 L2 可以執行 Uniswap 了!”

最早的 rollup 是通過完全重新建立 Uniswap 來實現這點的,在自定義構建的 rollup 上使用自定義的程式碼。

這還不夠。

EVM 的網路效應遠超過 Solidity 本身。大量的支援工具賦予以太坊開發者超能力。因為這些工具也執行在 EVM 標準之上, 所以他們不適合自定義構建的 rollup。 更不要說協議開發者需要付出很多精力來建立相容 Solidity 的東西!

而 EVM 等效性中,EVM 本身就被複制貼上到 L2 中。他們底層的東西都是一樣的。

EVM 是一座城市

David Mihal (他幫助我理解了這點) 給了我這樣一個比喻:

“開原始碼就像一座城市。它是由許多發現問題並構建解決方案的開發者自發地自下而上建立的。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座城市逐漸優化、變得更強健和高效...

...相容 EVM 的鏈就像拉斯維加斯版的巴黎;他們試圖人為地複製一些有機的東西。”

開源軟體是一種公共物品,由各自的社群維護和升級。

使用開源軟體的開發者在使用時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有一些是小問題、有一些是關鍵的問題,還有一些介於兩者之間的問題。部分開發者花時間去解決這些問題,然後遊說社群接受他們的輸入。如果社群認可了這些東西的價值,他們做的貢獻就會被合併以形成新的版本。由此,新的標準就被創建出來,而軟體的效用性和穩健性也提高了。

就像一個新興的城市,構建者來到這裡並生產周邊社群需要並看重的東西。共享資源和公共事業由此產生,並且由於這是通過程式碼形成的,所以它們永遠不會腐爛。這是一條不斷增值的單向道路;只要每個人都基於同一個基礎構建。

每一個開發者都按照自己的方向構建,並發現自己特定的貢獻以新增到集體中。逐漸地,一個強健的公共物品就由數千名開發者共同貢獻構建而成。

Geth

下面是 Geth 的故事。

Geth 在過去幾年裡慢慢吸收了以太坊開發者有意義的貢獻,並開發出一套不管在以太坊內還是以太坊外都最具有網路效應的軟體。

這就是 Geth 已經成為行業很大部分一個參考點的原因。那些分叉 Geth 並建立自己區塊鏈的仍然是對以太坊所在的同樣基礎做貢獻。

如果 Geth 分叉鏈偏離了參考版本,它們同時偏離了 Web3 中最大的網路效應。這種一次性複製的鏈越往不同的方向發展,就需要越多的人力和資源跟上核心網路的發展。

EVM 車群 (peloton)

Peloton 指的是一群或一組道路腳踏車騎手。車群裡的騎手通過跟在其他騎手後面來節省自己的精力。這樣的模式,阻力顯著減少;在一群發展壯大的隊伍中間騎車,阻力可以減少到 5%-10%。利用這種潛在的能源節約方式,騎手之間和隊伍之間在比賽戰術上會有一種非常複雜的合作和競爭互動。

如果你想走得快,獨自去;如果你想走得遠,就一起走。

車群越龐大,效率越高、速度越快。空氣阻力分佈在更廣泛的群體中;隨著團隊規模的擴大,團隊的效率也會提高。在一個車群中間,騎手基本上不廢力,因為你可以藉助整個隊伍的力量前進。而車群的領隊則需要承受所有逆風阻力,並且必須要花費額外的力量來設定車隊的速度,所以領隊經常要努力地騎。

但是當領隊累了,節奏慢下來時,就會有很多車隊中間的貢獻者頂替領隊的位置。

雨林中的毛毛蟲成群移動比單個移動得更快。

開源社群的發展速度總是會超過中心化團隊的發展速度。這個行業之所以發展如此迅速,是因為它就像一個 協作飛輪 。我們在彼此的成功之上構建,當我們中的一個人不斷前進時,會把我們所有人都帶著向前 —— 就像這些毛毛蟲一樣。

EVM 等效性是一種自下而上的、像城市一樣自然而然形成的公共物品。另一方面,EVM 相容性是它的一次性副本。

偏離 EVM 的方向有無數種, 但遵循 EVM 的方法只有一種。

複製應用層

建立一個具有 EVM 等效性的 L2 生態系統對於保持具有可組合性和互操作性的網路效應至關重要。

具有 EVM 等效性的 rollup 允許開發者跨鏈即時複製貼上程式碼庫。這意味著,單個 EVM-等效的 rollup 上的開發和創新可以無縫遷移到其他任意 EVM-等效的 optimistic rollup 上,還有以太坊本身。由於所有東西都是在 EVM 的標準之上開發的,L1 的網路效應則被擴充套件到 L2 中,而 L2 上的創新再回響至整個生態系統中。

當在一個 ORU 上部署一行程式碼時,它的意義不止於部署這行程式碼本身。如果你是一名開源開發者,並且希望你的程式碼被廣泛應用,你自然會希望使用一個 EVM-等效的 ORU,這樣你的程式碼就可以立即與所有其他 EVM-等效的 ORU 相容。

如果你編寫程式碼一次,但就可以在 1000 條相容 EVM 的鏈上無縫運作,那麼你建立的程式碼的價值就要大得多。

EVM 等效性將 EVM 的網路效應提升到一個全新的水平。

而非 EVM-等效的 ORU 將不會從這些共享的網路效應中獲益。由於非 EVM-等效的 ORU 中缺乏 “最小差異性” 這種設計哲學,以太坊網路、EVM-等效 ORU 以及非 EVM-等效的 L2 之間的聯絡會因此打破。

以太坊網路效應的巨大浪潮由每一個新新增的 EVM-等效 ORU 複合而成。如果你沒有乘上這波浪潮,你就得非常努力地游泳才能跟上。

複製協議層

這些 EVM 網路效應不僅適用於以太坊的應用層,還適用於協議層本身 —— 這樣一來事情就變得有趣得多了。

因為 EVM-等效的 ORU 與以太坊具有 “最小的差異性”,它們因此為以太坊提供了一個試驗床 (新的 EIP 可以在一個真實的生產環境中測試)。

而目前來說,EIP 是在以太坊的測試網中測試。EIP 會在測試網上進行多次測試,以確保最終整合到以太坊 L1 時不會出現任何故障。

這樣做總是有風險的,因為測試網與以太坊之間並不滿足 “最小差異性”。在 Goerli 或 Koven 中實現一個 EIP 與在以太坊中實現 EIP 是有區別的。其中區別在於以太坊之上的經濟活動的規模、重要性和性質,測試網無法模擬。當在以太坊上實現新的 EIP 時,總會有一些 “未知” 的情況。

EVM 等效性提供了一個解決方案。

如果一項 EIP 在一個 EVM-等效的 ORU 中成功實現了,那麼它向基礎鏈提供了強有力的保證,即同樣的 EIP 可以成功地整合到其中,而不會出現任何漏洞。EVM-等效的 ORU 提供了一個真實的生產環境讓 EIP 進行測試,上面產生真實經濟活動和具有真實的資本風險。EIP 可以在 ORU 層進行測試,而不會有損壞或影響這個系統的風險。

當 L2 普遍採用相同的 EIP 時,這向以太坊 L1 發出訊號,表明社群認可這個 EIP,並且這個 EIP 可以安全地整合到 L1 中。

EVM-等效的 ORU 使以太坊能夠感知 L2 參與者的願望,使每個 L2 成為與使用者的需求和願望相協調的天線。傳統金融 (TradFi) 和 Web2 的 “指令&控制” 治理方式轉化為 Web3 中的 “感知&響應” 正規化。

因為每個 ORU 都是自己的獨立經濟體,它將根據使用者的需求和願望,獨立地、非同步地實現各種 EIP,與生態系統的其他部分無關。

隨著時間的推移,當越來越多獨立的 ORU 認可了同一個 EIP 的價值,這個最佳的 EIP 將會主導 L2 ORU 市場。如果一個 EIP 開始主導整個 ORU 生態系統,這會向以太坊 L1 發出訊號,表明這是個好的 EIP,並且在 L1 協議層實現它是安全的。

以太坊上會有很多 Optimism 的分叉版本。當它們都接受同樣的 EIP 時,這向以太坊 L1 發出訊號,表明這些 EIP 為使用者所需求,並且可以安全部署。

總結 EVM 等效性

EVM 等效性的意義:以太坊從 L1 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以太坊” 的特效能夠擴充套件到 L2 中。以太坊 L1 和 EVM-等效的 L2 之間的分界線變得非常模糊。再也沒有這樣的分界點:表明以太坊 L1 退出歷史舞臺,EVM-等效的 L2 登場表演。

而是全都是以太坊。

恐懼空白

“大自然厭惡空白” —— 亞里士多德

大自然真的很擅長於填補空白。一個有機體越適合進化,它所佔據的空間就越大。動物在環境允許的最大程度上消耗食物和繁殖。所有植物都是分形的表示式,因為分形是使表面積最大化的演算法。如果植物的表面積增加了,它從葉子上吸收陽光和從根部吸收營養的能力也會提高。

亞馬遜雨林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2% 的光照到達地面,因為樹木非常有效地捕捉了陽光。

最後一英里問題

最後一英里指的是,將貨物和人員從一個交通樞紐轉移到最終目的地這段旅程的最後一步。“最後一英里” 問題描述了這一步驟的困難性。“最後一英里” 交付中的一些挑戰包括最小化成本、確保透明度、提高效率和完善基礎設施。

大自然真的很擅長於解決最後一英里問題。這是 “適者生存” 的自然結果;也就是說,能夠最好地複製和繁殖的有機體會填補其生存空間的空白。

即使在單個有機體內,分形結構也是擴大有機體規模和提高其效率的基本模式。肺負責捕捉氧氣並將其分配到血液中;迴圈系統負責將氧氣和其他營養物質輸送到生物體的最末端。

分形是一種結構,其中每個子結構都具有與整體結構相同的性質。可以將分形結構看作是一種永無止境的模式,可複製性和可繁殖性都是分形的組成部分。

只有可複製和可繁殖的結構才能有效地填補自然界中的空白。加密世界是一個有著大量留白的世界; 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構建。 但為了用新的結構填補所有這些空白,我們需要能夠複製和繁殖的系統。

EVM 等效性構建了產生這些特性所需要的基礎。

在一個具有 EVM 等效性的 rollup 生態系統中,以太坊可以快速複製和繁殖,聚焦於使用者的需求,並更新程式碼以反映這些需求。

每一個 L2 都可以按自己的獨特方向發展,專攻任何它想專攻的領域。那些擁有大量使用者和價值的成功的 L2 會向其他 L2 發出訊號,表明它發現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我們都知道加密行業真的很蓬勃發展,一旦某種東西被證明是有用的,就會被複制並繁殖。

:point_right: 2013-15 PoW 公平釋出、2020 DeFi 之夏的流動性挖礦和複製狂潮、2021 年的 L1 Geth 分叉。

更多請閱讀:On Coordination vs Defection

一旦某個 L2 發現了新的價值來源,這個價值來源就可以在整個生態系統中複製和共享,並最終回到生態系統的中心。

EIP 是新的基因

Richard Dawkins 的書《自私的基因》中討論了有機體中每個基因是如何成為最小的生命單位的,它在自身維護與複製中固有的利己主義提供了所有生命賴以生存的基本模式。

好的基因存活下來,壞的基因死去。

隨著有機體進化與適應,使有機體健康的基因隨著時間的推移通過複製與繁殖在所有物種中傳播繁衍。在個體有機體中發生的有益的隨機突變幫助它比其他生物更好地生存和發展,因此,這個基因從只存在於一個例項中到存在於所有可能的例項中,因為這是一個好基因。

在模組化的以太坊世界中, EIP 是新的基因。

好的 EIP 在生態系統中傳播,不好的 EIP 則逐漸消亡。

以太坊是一個響應性的、適應式系統,EVM-等效的 ORU 允許新的基因首先在邊緣地區實現到有機體中,當新的 EIP 被證明其可行性後,這個 EIP 會被傳播到剩餘的 ORU 中。如果這個 EIP 足夠好,它便回到以太坊的中心:L1。

以太坊成為能夠響應和適應其環境的有機體,即便其環境隨著時間而變化。生物有機體從起源起就有固定的基因,以太坊有能力根據需要發明和整合新的基因,以滿足世界不斷變更的需求。

發現某個 EVM-等效的正規化中的價值,可以將該價值轉化為可以在整個以太坊生態系統中共享的公共物品,而不僅僅是在某個特定 L2 中可用。

追溯性公共物品:為整個生態系統構建基礎設施

追溯性公共物品募資 (Retroactive Public Goods Funding, RPGF) 將使以太坊從一個響應使用者需求的系統,變成一個 主動行動的系統

Optimism 正在開創一種公共物品募資的新模式,將矽谷式的金融激勵注入到構建公共物品的專案中。

具有科技初創公司的潛力,但是以公共物品形式存在的產品。

L2 區塊空間費用產生的收益直接流向為 Optimism L2 建立有價值內容的創新者和創始人。RPGF 承諾未來會提供一筆資助資金,向公共物品構建者保證,如果他們構建出有價值的公共物品,就會有資助等著他們。

Web2 激勵構建者和使用者,然而 Web3 賦予大家價值 —— 在這裡,影響力 = 收益。

RPGF 和 EVM 等效性的結合意味著,當 Optimism L2 構建了一些有價值的內容,它就可以立即為 EVM 等效性的整個生態系統所用。

Optimism 區塊空間的銷售不僅推動 Optimism L2 基礎設施的發展,還推動所有 L2 以及最終以太坊本身的基礎設施發展。要知道,區塊鏈生態系統一直以來都出了名地對基礎設施和公共物品投資不足。

來源: Vitalik

在 RPGF 和 EVM 等效性的雙重努力下,首次為我們提供了一條解決公地悲劇的有希望的道路。而不僅僅為了 Optimism、L2 生態,更不僅為了以太坊,而是為了整個藍色星球。

第一步:為 Optimism 的公共物品募資

第二步:將這些公共物品 (免費地!) 擴充套件到其他 L2

第三步:將這些公共物品整合到以太坊上

第四步:將公共物品的範圍從以太坊擴充套件到全世界

第五步:解決全球協作困境,解鎖星際迷航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