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廠女程式設計師:生育困境掙脫不了,休產假都“擔心人事突然找上門”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徐丹 王婷

編者按: 中國女性,世界第三大消費市場。她們不僅在消費領域佔據半邊天,在職場中也已成為中堅力量。她們既颯,又能打。值此3·8婦女節之際,時代財經推出“她經濟·她力量”系列報道。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女孩子不要太累,找一個輕鬆穩定的工作最好。”不少女性在成長過程中都聽過類似的勸告。

表面是善意的建議,但“輕鬆穩定”很多時候只是為了能更好地抽身投入家庭。現在,越來越多的女性正在打破這種束縛,在各行各業追求自己的事業和夢想,包括在主流觀念中,被認為是男性主導的IT行業。

獵聘釋出的《中國女程式設計師職場力大資料報告》顯示,2018-2020年,女程式設計師的增速達到了70%。並且,女程式設計師的工資漲幅明顯超過男程式設計師,平均月薪達到1.5萬元。

多數人不知道的是,世界上第一位工程師、第一位電子電腦程式設計者都是女性。

年齡、出身、學歷都不會阻擋女性對職業夢想的追求。2020年,湖南女孩孫玲花10年時間,從一個只有高中學歷的廠妹,成為了年薪10萬美元的美國矽谷工程師,她的故事不僅在女性中廣為流傳,也激勵著很多男性。

現實中,也有不少女性在IT行業發光發熱,她們中有人和孫玲類似,三本學歷,借錢學程式設計成為程式設計師,也有人一路向前成為公司唯一的女性技術領導。但她們中也有人面臨著自己的困惑,尤其是生育帶來的職業瓶頸。

時代財經採訪了4位女性程式設計師,以下是她們的自述:

程式設計師做新娘,結婚只准備了一星期

今年2月6日,正月初六,我和相戀多年的男朋友結婚了,正月初十就回到了工作崗位。

去年冬天,公司超級忙、請假很難,我連拍結婚照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在春節前請假一星期,為結婚做準備。這假期,還是用以前的加班調休得來的。

我做程式設計師4年多了,工作一向是忙的。最近,感覺自己記憶力下降了,很多東西睡一覺就忘了。頂著日漸減少的頭髮,我打算以後爭取轉管理崗。

回顧入行經歷,我曾度過一段非常艱難的歲月。這期間,我一直在獨自摸索前行,沒有前輩引路,也鮮少有同行者,八九個成員的工作小組,很多時候只有我一個女性。

在河北上大學時,我學的是計算機,一起學習的女同學有很多。2017年畢業,她們絕大部分回到家鄉,成為教師。我不適合當老師,也對程式設計感興趣,就瞄準了程式設計師這個職業。

但憑藉三本學歷和和課堂上的知識,我很難找到工作,於是我在學校附近報了培訓班。因為家境貧寒,我大學是靠獎學金、助學金過的,1萬多元培訓費也是向表哥借的。

有女同學和我一起在培訓班上課,但是因為覺得做程式設計師很難,也不太感興趣,最終進了別的行業。我找到了一份在北京的後端開發工作,月薪大約1.2萬元,很快還清了表哥的借款。

北漂經歷很辛酸。最初,我住在月租金1200元的公寓裡,屋裡窗戶很小,像監獄一樣,且貼著隔壁樓,沒有陽光進入。後來,我換到了條件更好的房子。

工作則時間緊、任務多,我一開始幹活沒法停下來,連喝水、上廁所都很趕,加班是常態。有時候活幹完了,我也不會提前離開,因為包括領導在內的所有人都在加班。

在職場,我作為女程式設計師並沒有被區別對待。大家工作任務都一樣,上級也願意給我機會。我也和男程式設計師一樣,一直在學習,因為行業的技術更新換代很快。

和男同事三五成群不同,我一般是一個人吃飯,因為女程式設計師太少,同崗位男女比例大約八比一、九比一,剛入職還會聽到男同事們互相開玩笑,“你們組招到一個女性,真羨慕”。

在北京期間,我做過四份工作,其中有58同城的外包崗,因為58同城和外包公司的合作出問題,不得不離開,還有一次我所在的公司直接解散,被欠了兩個月的工資至今拿不回來。

2021年初,男朋友即將研究生畢業,我們相約在江浙一帶的寧波生活。我離開了北京,寧波更有人情味,我喜歡這裡,工資也不低,每月1.6萬元。

在寧波工作很自由,寫字樓對穿著沒有限制,有的男同事就穿著短褲上班。對了,外界對男程式設計師的標籤是格子衫,其實我的男同事穿格子衫的不多。女性穿著也沒什麼特點,只是比較樸素。

自學程式設計進大廠,工作8年面臨生育困境

我不是一個很成功的程式設計師,去年底在公司績效考核拿了最低檔。不少績效最低檔的同事已經離開公司,我擔心自己也不得不離開。作為女程式設計師,我正面臨著職業困境。

回到最初,我在北京上大學時,很喜歡程式設計,專業雖然不是計算機,但自學了程式設計,考取了計算機二級證書。畢業後,我只做了一年的人事行政,後來的工作便都與程式設計密切相關。

我的第二份工作是計算機培訓學校助教,沒多久工作便遊刃有餘,最後我決定做程式設計師,把程式設計當事業。我當時技術不錯,手裡有很多offer,最終選擇了一家大廠,當時的辦公地址是在北京北四環的一座大廈。

有意思的是,我做人事行政工作時,曾經到過這座大廈,給另一家公司裝修。因為很喜歡這座大廈的內部設計,在心裡默默地說,以後一定要在這裡辦公,沒想到願望實現了。

進入大廠是在2014年,此後我一直都這裡工作。一開始,是在入口網站垂直頻道做後端開發。公司發展最輝煌時,部門曾組織我們去日本旅遊。後來,入口網站沒落,我和同事們被整體併到另一個事業部,做另一個產品,我的崗位從後端開發變成前端工程師。

隨著時間推移,最初的同事一個個離開了公司,我卻失去了跳槽的勇氣。公司的工作任務太單一了,我對原本掌握的技術逐漸生疏,在新技術上提升得不多,慢慢就掉隊了。

一年前,我懷孕了,領導對工作要求高,我不敢怠慢,經常加班。直到前不久,很多績效考核分數倒數的員工被公司勸退,我慌了。現在剛生下寶寶、正在休產假,雖然每天除了照顧孩子,想的就是公司的事,擔心人事突然找上門。

我喜歡程式設計,但現在有點學不動了。只要公司按照法律給我賠償,我也會離開。後面,我想去培訓機構當老師,就像八年前入行時那樣。

程式設計師是個對學習能力要求很高的職業,技術掉隊了,都會被淘汰,不分男女。只是女程式設計師要懷孕、要生孩子,處境會更艱難。

團隊唯一女程式設計師:生活中我比男性更理性

我大學就讀於電子資訊工程專業,在校期間就比較喜歡程式設計,所以研究生和工作都選擇了這個方向,目前在一家公司做後端開發。

我們公司技術部門包括前端、後端、資料組,一共20人左右,只有我一個女性。

作為唯一的女性,在工作中沒有感受到男女之間的不同,我們承擔著相同的任務,不會因為你是女性就被優待。只要你能拿出成績,大家也不太會質疑你。

入職不久,或許是因為和同事缺少磨合,有時候會隱隱覺得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度沒有那麼高,但當你證明自己可以完成任務的時候,大家還是會逐漸認可。

我聽說過女性在晉升方面可能會困難一些,但從我的經歷來說還好,我拿出該有的能力,該晉升晉升,該漲薪漲薪。

我覺得女工程師和男工程師在能力上並沒有什麼區別。我承接過一些老專案的迭代功能開發,也一個人承擔過專案的前後端工作,這個專案在公司裡面算是比較棘手的,但我完成得很好。後面交接時也會跟其他男性講注意事項,也帶過新人。

跟我有合作的前端同事說,在他的認知當中,我是女性裡開發能力最強的——當然,這句話也帶有性別偏見。我收到的比較喜歡的評價是——在整個後端開發中,男女放在一塊看,我也是蠻不錯的。

作為女孩兒,在求職路上遇到過一些阻礙,最主要就是父母的反對。我父母到現在為止也不是很喜歡我的工作,他們覺得女孩子做程式設計太辛苦了,費腦子、加班多,他們希望我做會計、文職一類的工作。

大學填報志願時,我第一志願聽從了父母的意見,填了工程造價,但後面都是計算機類。結果很幸運,第一志願沒有被錄取。

男朋友也沒有從心底喜歡我做這份工作,覺得太辛苦。他工作也忙,我們回家的狀態就是兩個很喪、很虛弱的人在互相取暖。

作為工程師,我的性格里天然有非常理性的部分,用我男友的話說,很“直男”。當別人對我表達情緒時,我不會有太大反應,只會跟他說要怎麼解決問題。

有一次我跟男友出門,發現前一天停在路邊的車不見了,男友呆在了那裡,不停重複,我的車去哪了?我愣了不到一分鐘,就開始想,車應該不會被偷,很可能被交警拖走了,然後我開始找交警電話,最後確認確實是被拖走了。

我覺得這種性格沒什麼不好的,正如我從事的這個職業,不管別人怎麼看,我都會堅持下去。我喜歡它一直能帶給我新鮮的東西,不會無聊。

在整個行業裡,女工程師比例確實不大,但人數也不少。其他行業也是這樣,女性再少,也會有女性的存在。作為女工程師,我最希望得到的待遇就是平等,工作本身一定要性別標籤化嗎?大家面對一樣的事情,你行你就上,我行我就上。

公司唯一的女技術領導:女性做到150分才能得到信任

對我來說,走上工程師崗位是順理成章的。

高中時期,我物理特別好,當時有個親戚在水廠工作,那個年代水廠收入很不錯,我就報考了自動化專業,其實家裡人都不懂自動化是什麼,但他們從來不干涉我的職業選擇。

我在大學加入一個智慧飛車實驗室,期間成績非常好,拿過省獎、國獎,後來被保研,選擇了AI視覺識別領域。這個方向也是理性選擇的結果,我希望找一個有門檻,又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的領域。

從選擇入行到現在,我幾乎沒有因為性別對自己產生懷疑,這或許和我的教育經歷有關。我初高中都在尖子班,經歷過嚴苛的淘汰制管理,身邊理科極好的女性非常多,所以我一直覺得女性做演算法類工作很正常。

我們團隊男女比例是3:1,我是技術領導,整個公司,技術領導職級的女性只有我一個。

面對同一個事情或者同一個崗位,女性想要站住腳的話,其實付出的東西會更多,因為在這個行業,大家對男女的信任度是不同的。男性做到100分,女性做到150分,才能得到同樣的信任。

尤其在工作三年晉升管理崗之後,站在管理崗的是你,多多少少會受到一些質疑。

在做方案評估時,一個男性,名校出生或者大廠背景,他的一句話,大家會覺得理所當然是對的。但同一句話換我來說,就要拿出實驗資料、調研和分析過程。

這在IT行業裡是很現實的問題,評判的也不僅僅是性別,而是個人的資歷、氣場等綜合因素,不過性別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不過,我覺得男工程師和女工程師還是存在區別的。男性工程師對於創新和新技術的敏感度,女工程師很難達到。分配任務時,一些需要耐心和嚴謹性的工作,我會交給女工程師,一些創新級別和需要新鮮技術的工作,會交給男工程師。

當領導之前,我下班後60%-70%的時間都會用在自學新技術上。當了領導之後,會用更多的時間看新東西,拓展思維和眼界。

但男工程師有時候過於自信,分配同一個任務時,男工程師的溝通成本比女工程師多很多。

我經常受到男組員的質疑,他們會質疑我的方案設計和演算法,這種時候是就實力說話,拿出解決方案就是王道。等他們的專案到了交付級別,發現自己搞不定時,你出來搞定就好了。

工作佔用了我的大部分時間,我是一個計劃比較單執行緒的人。當我定下一個目標時,我會集中到這一塊,沒辦法分散注意力思考其他問題,基本上腦子裡面只有工作。

但我愛旅行,疫情之前包括學生時代,一年會出一次遠門,這對我來說是生命中必須的東西。和從事其他行業的女性朋友在一起時,我會以很開放的狀態參與他們的談話,但有些東西我不太理解,比如花一兩個小時討論化妝。

技術行業的職業發展是比較殘酷的,對女性尤甚。因為女性會有一段時間要生小孩,承擔照顧家庭的責任。如果你是創新型工程師,沒有那麼大精力無時無刻進步。如果不是真的喜歡,我還是建議不要選擇這個行業。

我的職業規劃可以說是人間清醒。目前的5年計劃是工作,接下來的5年,考慮到身體狀態,會去組建家庭,過了這個週期,我會利用曾經的優勢選擇一個更長線的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