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探、Soul上,也有“Tinder詐騙王”

語言: CN / TW / HK

你最近有沒有刷到過一部叫《Tinder詐騙王》的紀錄片?不少女生刷到了,看完後驚訝地發現,這樣的“詐騙王”距離我們並不遠,甚至隱匿於我們日常使用的社交平臺上。

某天,無聊的你開啟約會軟體,一位長相帥氣的男生主動和你打招呼,並約你吃飯。見面之後你發現這個人和照片上長得並無二致,且談吐幽默、家底雄厚。

你會相信這個“天降王子”的神話嗎?不少女生信了,但等待她們的卻是一個騙局。《Tinder詐騙王》講的就是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

《Tinder詐騙王》截圖

女孩們為什麼會掉入這樣的陷阱?因為這位“詐騙王”Simon Leviev編織的謊言夠“真實”。為了立穩富二代人設,Simon在社交網路上拼命炫富,還P出了和“鑽石老爸”的合照。找到“獵物”後,一面物質滿足、一面精神PUA:追女孩時一擲千金,交往後,稱“除了你沒有第二個人值得去愛”,並配合“我很孤獨”“沒有人懂我”等賣慘的形式,贏得女孩信任。 

可沒過多久,Simon告訴女孩,自己被生意對手追殺,並給女孩發去自己保鏢被槍擊的照片,或者半夜電話轟炸,稱自己處境危險。在女孩將信用卡給他之後,他會假意承諾加倍奉還並開出支票,但錢款遲遲不到賬。據統計,Simon的詐騙金額近千萬美元。

《Tinder詐騙王》播出後,不少中國女孩站出來講述自己的被騙經歷。令人驚訝的是,騙子不僅會選擇探探、陌陌、Soul等約會軟體,甚至滲透到領英、今日頭條、微信讀書、Keep等平臺“下魚鉤”,釣到“獵物”後,還會轉移到微信、WhatsApp、事密達等聊天軟體,實行詐騙。 

這些“獵人”慣用哪些套路?有哪些方式能識別此類騙局?社交軟體在這些騙局中扮演了什麼角色?多位受訪者將站出來揭祕這一騙局。

受害者講述:我是怎麼被“詐騙王”騙的?

“最近看到網飛上的《Tinder詐騙王》,想起自己一年多之前也被騙過。”陶雲向開菠蘿財經講述了自己被騙的過程。 

去年年初,她在一個名叫Bumble的交友軟體上認識了A,看到A的資料進行了身份認證,就降低了防備,加了對方為微信好友。剛加微信,A就開始玩搖骰子游戲,輸了的人回答問題,A的問題往往直擊要害,比如:陶雲的工作、收入、家庭、存款等,這個遊戲持續了兩三個小時。

陶雲回憶,在玩遊戲的過程中,A還對自己表示出了極大的肯定和興趣,而自己當時處於太久沒戀愛的狀態,“面對一個人的熱情似火,自己的欣喜大過了擔心和顧慮”。

後面兩三天,除了日常的噓寒問暖,A開始在聊天過程中,晒給姐姐買的名牌包、透露副業收入,並談論起自己不幸的原生家庭,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兩人還曾短暫地視訊過十幾秒,視訊結束後,A便提出,帶她“賺點小錢”。

在A的指導下,陶雲先通過支付寶花2000元購買了A指定的數字貨幣,再去另一個APP進行“幣幣交換”,等幣升值後進行提現。按照A的指揮,陶雲第一次快速套現了1000多元,全程不到20分鐘,事後A告訴她,“我的女人,就要跟著我賺錢”。 

隔天,A便告訴陶雲,這兩天市場行情好,投入高一點能賺更多,讓她把存款和理財產品都投進去。陶雲隨後投入近2萬,當晚,APP就顯示無法提現。那一刻,陶雲就知道自己被騙了。

此時的陶雲還寄希望於通過溝通要回錢財,對方開始拖延時間,同時還勸她再投入一筆。交流無果後,陶雲果斷請假去派出所報了警。 警察告訴陶雲,她經歷的是典型的網際網路社交“殺豬盤”,她屬於被騙金額較少的,來報警的受害者,不少被騙了數十萬甚至數百萬。

陳鹽在去年遭遇了幾乎一模一樣的騙局。她在Tinder認識了B,新增微信後,B開始時不時透露自己有副業。微信聊天兩天後,B就提出要給陳鹽買禮物,她第一反應是拒絕,但是對方堅持一定要送她禮物,而且送的禮物一般價值不菲。

在聊天過程中,B常在固定時間,突然冒出來一句“先不聊了,我去看一個走勢 (指數字貨幣的走勢) ”。他還頻繁發截圖來展示收益,並透露自己有親戚是銀行高管,可以跟著親戚“買幣”。

B經常在聊天中提到走勢  受訪者供圖

聊了幾天後,B以“我們 一起 賺錢”的名義讓陳鹽下載一個APP。陳鹽承認,“自己有那麼一瞬間貪心了”,想賺點零花錢,就照他說的做了,操作過程和陶雲如出一轍,投了1000元,幾分鐘內賺了290元。 

第二天,陳鹽把賺錢經歷告訴了朋友,被提醒陷入了“殺豬盤”後,立刻解除安裝了那款交易軟體。得知這一訊息的B,開始一邊強勢命令她再次下載軟體,一邊否定、打壓她。 最後,陳鹽羅列了B引導其充值的證據,向騰訊110投訴了該賬號,後來B的賬號被封。

事後,陶雲加入了一個QQ群,群裡的受騙者都被類似的手段騙了,每天持續有人加入,群成員從幾十人迅速拓展到200多人,被騙金額從幾十萬到幾百萬都有。“人財兩空,每個人都在講自己被騙的經歷,我都不敢再看那個群了。” 

陳鹽則開始關注受騙者釋出的相關帖子,她驚訝的發現,“殺豬盤”在許多軟體上都存在。開菠蘿財經梳理髮現,受害者遇到騙子的平臺,包括陌陌、探探、Soul、珍愛網、積目、Tinder等交友軟體,還有小紅書、 豆瓣知乎馬蜂窩 、微博、Keep、微信讀書、領英、今日頭條等各類平臺。 

一位受訪者就向開菠蘿財經講述了在今日頭條被騙的經過。去年,她在今日頭條上釋出了一些關於“恆大維權”的文章,一位“熱心網友”私信她,兩人成了微信好友,從恆大聊到生活日常。漸漸地,對方在聊天時透露自己在做投資賺錢,勸王女士跟著她賺錢,解決年前的資金虧空。最終,王女士也是跟著對方下載了一款APP,以幾乎相同的方式,先是投入1000元掙了200多元,一步步充值到10萬元,卻沒法提現,隨後果斷報警,截至目前,這10萬元還沒有追回來。

“高富帥”詐騙,社交軟體成“魚鉤”

上述受騙者遭遇的騙局和《Tinder詐騙王》中的情節有不少類似之處。開菠蘿財經發現,這些騙局一般分為四步走:

第一步:包裝身份、偽造高質量人設。

行騙者通常長相陽光,職業不詳但有收益極高的副業,平時愛健身、會做飯、養寵物。朋友圈多是晒生活日常的同時帶上名車名錶,看起來真實性更高。

不過,人設的建立需要大量的視訊和照片,為此,這些騙子們經常盜取素材偽裝自己,網傳常見的圖片都盜取於“有套圖網”。這是一個有償提供美女/男士/國外生活照素材的網站。

圖源 / 受訪者供圖

第二步:有條件地篩選詐騙物件。

小優曾在Tinder上遇到騙子,她發現這些騙子寫資料的模式也十分相像,比如說喜歡孝順、對待感情認真、脾氣溫柔的女生。“他這樣寫,其實也是在篩選。” 

上述受訪物件都無一例外地提到,自己當時處在一個低谷期。“我當時工作不順、生活不順,急需一些安慰,對方可能感受到了”。陳鹽稱。

第三步:有節奏、有套路地拉近感情,破壞受騙者心理防線。

不少受訪者提到,騙子們一般會不斷地提供正向的情緒價值,聊天頻率高,時不時還夾雜著甜言蜜語和鮮花禮物攻勢,讓人陷入一種戀愛的錯覺。

後期,他們會透露悲慘的身世和情史,又表現得要強、上進。“好像因為是你,所以他才暴露這個弱點,藉此加深感情和信任,擊中了女生的同情心,又覺得自己很特別。”小優稱。

最後一步:以“一起賺錢”之名繫結,進行詐騙。

騙子們一邊建立感情,一邊構建對兩人未來生活的想象,說“我們一起賺錢/進步”,以此引導女生投資。值得注意的是,有些“詐騙王”甚至在“熱戀期”引導女生裸聊、拍性感照片,後期以此要挾。

受騙者們總結的“詐騙王”人設模板  圖源 / 受訪者供圖

不少網友好奇的是,為什麼“詐騙王”們能持續在社交軟體上活躍?在這些騙局中,社交APP需要承擔責任嗎?

社交平臺相當於一個魚鉤 。”多位受訪者表示,自己是在這些平臺上和騙子認識,但最後被騙,都是在微信甚至是一些第三方加密聊天軟體上,當意識到自己被騙時,再去平臺舉報賬號,系統常回複稱證據不足。 

網友總結的“詐騙王”常用的聊天軟體  圖源 / 小紅書

據網友總結,有些“詐騙王”是新增微信,而還有一些是轉移到Teams、Classln等視訊軟體,WhatsApp、LINE等聊天軟體,以及事密達等安全加密交友軟體,再進行溝通。

在北京市中銀 (南京) 律師事務所高階合夥人曹偉看來,社交APP負有稽核資訊和保護使用者的責任和義務,如果平臺履行了必要的稽核、提示義務,則沒有過錯。在不能證明平臺存在過錯的前提下,社交APP很難承擔責任。

資深社交產品經理肖偉告訴開菠蘿財經,社交軟體一般會通過手機號、真人照片、身份證資訊和人臉動態識別等功能,來逐級驗證使用者資訊的真實性,但“殺豬盤”可以通過一些技術手段躲避驗證關,導致平臺的防範難度加大。

他還提到,“殺豬盤”的手段隱蔽性越來越高,可能會以正常使用者的姿態潛伏數月,和目標物件新增微信或其他聊天軟體後,再伺機進行詐騙,想盡各種辦法繞過平臺方的監測。後期使用者即使舉報這個賬號,也會因為證據不足無法銷號。

“不要輕易相信陌生人”

實際上,現在幾乎所有社交APP都有針對“殺豬盤”的提醒,也加大了對詐騙案例的打擊力度。

近日,有網友稱自己在陌陌APP上相親時,一位主播以“月老”的身份要求他給女網友刷禮物,一小時內被騙近3000元,引來外界對陌陌“婚戀詐騙”的質疑。3月6日,陌陌方面迴應稱,主播個人承諾成功交友、誘導贈送禮物的行為屬於違規行為,平臺會予以打擊和處罰,並將相關主播進行永久封禁處理。

Soul和探探的防騙提醒

不過,平臺在針對詐騙監管和使用者保護方面,依舊有改進和提升的空間。

“縱容灰產對平臺方沒有任何好處,任何平臺方一旦發現灰產必然會態度堅決的處理掉,但平臺方和灰產之間一直是道高一丈魔高一丈的對抗關係。”肖偉稱,不過,平臺方的確需要更嚴格的資訊驗證、多種機器和人工互相配合的風險識別措施。

北京至普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李聖也稱,平臺應該設定一定的措施以防範騙局,比如風險提示、未成年人技術屏障、設定黑名單、必要的實名資訊等,也可以考慮將大資料和人工智慧技術應用在甄別不法分子上。“平臺也有義務加強甄別並清除不法分子,這不僅僅是為了保護使用者,更是保護平臺自身的健康成長。”

Simon被捉拿歸案,靠的是其中一位女友Ayleen。Ayleen在得知被騙後,套出了他的行程資訊,並聯繫了警方。隨著騙局浮出水面,另外兩位女友Cecilie和Pernilln也聯絡了挪威的媒體對詐騙案進行報道。

《Tinder詐騙王》爆紅之後,越來越多的中國女孩,也開始勇敢站出來講述自己的經歷,甚至專門在小紅書、微博和豆瓣上開帖子,指認騙子的賬號,給其他女孩提醒。而這些帖子,會有很多人自發接力、補充素材。 

在這些帖子的評論區,網友們也會鼓勵這些女孩們,不要過度地責怪自己,要相信美好、相信生活、相信愛情。

微博超話裡貼出了一些“可疑人物”的Tinder主頁  圖源 / 受訪者供圖

如同《Tinder詐騙王》中被騙的女友Cecilie稱,“自己相信愛情,不會因此因噎廢食”一樣,不少受騙者也表示會繼續使用社交軟體。

肖偉給出建議: 千萬別輕易相信網際網路上的陌生人,尤其不要愛屋及烏 。有些朋友因為喜歡某個社交APP,會認為上面的人更值得信任,這是一種非常不安全的做法。“多留心眼,在謹慎中積累識人的經驗,在學會愛之前,先學會識人。” 

*題圖來源於《Tinder詐騙王》。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陶雲、陳鹽、小優、肖偉為化名。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開菠蘿財經”(ID:kaiboluocaijing) ,作者: 蘇琦,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