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为是”的脸盲症患者与探寻SaaS未知世界

语言: CN / TW / HK

我打小就是记忆力特别好的人。有个事印象特别深刻——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一个主角,我就能想啊、想啊,最后能想起来Ta还演过另一个剧......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周围的朋友其实根本不用想,第一眼就能说出那些演员是谁......

再后来,我发现真相反转了,自己其实记忆力很烂,而且还有点儿“脸盲症”很多面孔见过几次、下回遇到还不认得走在街上,却经常以为对面走过来的陌生人是我见过的

因此只能不断调整对自己的认知,每次去见一群朋友前,先把微信群打开,把每张脸仔细看看、把名字多念几遍......

对自己的认知都犹如盲人摸象,更何况对外部事物的理解?

发现真相——找寻方法——进一步发现真相——进一步找寻方法......

在这个世界上,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是不存在的,我们永远都在探寻的路上。

我们看看人类物理学的历程:

牛顿发现三大定律时,人类以为世间万物必然都是按此规律运动。

但放眼宇宙,却发现牛顿理论不能完全解释天体的运动轨迹。于是爱因斯坦推出相对论,人们发现牛顿定律只是在某个特殊状况下(小质量、低速运动)的规律。

可惜,物理学的最终真相还未到来——

科学家们发现,电子、质子在微观世界的运动,“相对论”也解释不了。

爱因斯坦用一生坚信上帝不会掷骰子;偏偏只有波尔等人提出的量子力学才能完美解释微观粒子在实验中呈现的“波粒二象性”(同时兼具波和离子的两种特性)。

讨厌的是,物理学还没完,就连“宇宙的起源”这么基础的事情,至今竟然有十大假设,谁也不能证明别人是错的......

所以 ——

我们跳到投资者的视角看我们中国SaaS之路,也是如此:

2015年第一波SaaS投资热潮时,大家关注的是SaaS公司的营业收入;

2017年之后,toB投资圈开始认识到ARR才是SaaS公司的核心价值;

到了近两年,NDR被重视起来,大家又普遍认为有高NDR才能保住ARR;

今天,不能去美股IPO后,港股偏重PE(市盈率)的风格正在又一次改变大家的认知......

一切都远未到达终点,中国SaaS创业者们的探寻也在不断前进:

商业模式上,从SaaS的工具价值到数据增值价值,再到参与产业的互联网化改造的网络价值;

运作方法上,把美国SaaS的组织模型copy到中国后再做本地化改造;

对客户成功的认知,从被动客服到主动的CSM;

产品打造上,从绝对的标准产品到适应不同客户的更多配置能力和低代码能力;

在协同配合上,从以销售为中心到以产品为中心;

在公司经营上,通过费用归属管理和预算制逐渐精细化......

这都是对“中国SaaS走向哪里?”这个未知的主题的探寻,还是那句话:

创业不是为了逃离,而是因为热爱。

享受过程,才是真谛:

以此小文,在周一的早晨送给各位SaaS圈的探路人。愿大家在豁达的心情中踏上一周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