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全球!腐敗之王"涉足"11國,超級巨頭"栽了"!兩名前高管捲入,都是身家百億的超級富豪…

語言: CN / TW / HK

震驚全球的大宗商品巨頭嘉能可(Glencore)行賄與市場操縱案正在持續發酵中。

日前,在美國、英國、巴西三國的聯合調查之下,瑞士大宗商品貿易巨頭嘉能可(Glencore)承認了多年來在全球多國的行賄及市場操縱行為,並同意支付高達15億美元的罰款(約合人民幣100億元)。同時,嘉能可還面臨瑞士和荷蘭當局的調查。

根據外媒最新報道,有兩位嘉能可的前高管被牽扯入行賄案件中。他們分別是嘉能可前石油主管亞歷克斯·比爾德(Alex Beard)和前銅業主管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Telis Mistakidis),二者均為身家百億的超級富豪,身家分別高達15億英鎊、25億英鎊(分別約合人民幣126億元、210億元)。

儘管面臨著鉅額罰款與後續的腐敗調查,但嘉能可的股價仍然保持堅挺。隨著大宗商品價格飆升,該公司的股價正處於十年來的最高水平。

嘉能可兩名前高管均或親自參與行賄

日前,在美國、英國、巴西三國的聯合調查之下,瑞士大宗商品貿易巨頭嘉能可(Glencore)承認了多年來在全球多國的行賄及市場操縱行為,並同意支付高達15億美元的罰款(約合人民幣100億元)。

令人震驚的是,在過去十多年中,嘉能可賄賂的政府官員來自包括奈及利亞、喀麥隆、象牙海岸、赤道幾內亞、巴西、委內瑞拉和剛果民主共和國在內的7個國家。此外,雖然目前嘉能可已經與美國、英國和巴西三國政府達成和解,但仍然面臨瑞士和荷蘭當局的調查,調查時間和結果仍不確定。以此來看,嘉能可賄賂軌跡或“涉足”11國。

公開資料顯示,嘉能可發家於瑞士,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也是全球最大鋅生產商、第三大銅礦開採商以及最大鈷供應商。在年初“史詩級”倫鎳大戰中,嘉能可也深陷“逼空青山控股”的傳聞,而在國內備受關注。

不過,在這場席捲全球十幾個國家的腐敗醜聞中,截至目前尚未有嘉能可的高管人員被追責。

就在5月29日,彭博社報道稱,在針對嘉能可的腐敗及市場操控案件中,包含了對於兩名嘉能可前高管的指控。儘管法律檔案沒有直接點名,但外界根據檔案描述推斷,被指控的高管為公司前石油主管亞歷克斯·比爾德(Alex Beard)和前銅業主管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Telis Mistakidis)。

美國司法檔案表明,廣泛而持久的賄賂文化不僅限於當地的中間商或流氓交易員,而且是由嘉能可一些最高階的領導人所延續的。這兩人都在嘉能可工作了幾十年,是嘉能可前執行長伊萬·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最親密的副手,身價皆超15億英鎊(約合人民幣126億元)。

據美國司法部檔案,2007年至2018年,嘉能可向奈及利亞官員行賄5200萬美元,獲利1.24億美元。在喀麥隆,回報甚至更好,2100萬美元的賄賂帶來了6700萬美元的利潤。在象牙海岸,400萬美元的投資帶來了3000萬美元的利潤。此外,嘉能可還向巴西和委內瑞拉的官員支付了報酬,以贏得與巴西石油公司的有利合同,並從委內瑞拉國家石油公司(PDVSA)獲得了特殊待遇。

彭博社點評稱,多年來,一系列反腐敗調查一直困擾著大宗商品交易行業,但幾乎沒有觸及該行業的高管。這是幾十年來美國監管機構首次公開徵召該行業最高層。

兩名前高管均身價超百億元

在司法部和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提交的法律檔案中,美國對嘉能可其他一些交易員和高管提出了指控,包括前石油主管亞歷克斯·比爾德(Alex Beard)和前銅業主管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Telis Mistakidis)。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CFTC)在與嘉能可的和解協議中表示:“嘉能可的操縱、欺詐和腐敗行為涉及整個石油貿易集團的貿易商和其他人員,既包括高階貿易商、部門負責人和監管人員,也包括石油集團全球負責人。”

公開資料顯示,2007年至2018年間,嘉能可的全球石油主管是亞歷克斯·比爾德(Alex Beard)。這位英國交易員在英國石油公司工作,1995年加入嘉能可,2007年2月成為石油主管,以交易俄羅斯石油的敏銳見長,比爾德於2019年從該公司退休。據《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最新富豪榜估計,他的淨資產約為15億英鎊(約合人民幣126億元)。

司法檔案顯示,一位被稱為“高管1”的人在2011年同意通過一家西非中介公司支付1400萬美元,並且“這筆錢將至少部分用於向奈及利亞官員行賄”。根據描述,“高管1”為1995年至2019年在嘉能可工作的英國公民,2007年至2019年“負責嘉能可在全球範圍內的石油銷售和購買”,而比爾德正符合該描述。

在同一份檔案的另一處,美方表示,“高管3”參與了一項賄賂剛果民主共和國官員的計劃。這位高管與嘉能可在該國的代理人交換了電子郵件,其中該代理人表示,“我們需要政治壓力”才能在合同糾紛中獲勝,並表示“合理的彈藥量”將左右此案。幾天後,嘉能可的一個部門支付了50萬美元。

根據檔案描述,“高管3”為1993年至2018年受僱於嘉能可銅鋅部門的希臘和英國公民。而米斯塔基迪斯正符合該描述。據外媒報道,泰利斯·米斯塔基迪斯(Telis Mistakidis)熱情、迷人、會多種語言,於1993年3月加入嘉能可,2000年被任命為銅、鉛和鋅聯合主管,2018年退休。據估計,他的財富為25億英鎊(約合人民幣210億元),其中大部分來自他在嘉能可的股份,他在《星期日泰晤士報》今年的富豪榜上排名第71位。

美國:無論在哪裡都要承擔責任

據外媒報道,5月24日,美國司法部長梅里克·加蘭(MerrickGarland)表示,目前美國只獲得了兩名嘉能可前中級交易員安東尼·斯廷勒(Anthony Stimler)和埃米利奧·埃雷迪亞(Emilio Heredia)的認罪書。不久這兩名交易員將被判刑。

首先,加利福尼亞州的埃米利奧·埃雷迪亞(Emilio Heredia)承認密謀操縱洛杉磯和休斯頓港口的船用燃油價格。(這將導致嘉能可被罰款3.41億美元,並沒收1.44億美元的利潤。)其次,安東尼·斯廷勒(Anthony Stimler)曾是監管西非的高階石油交易商,他在去年承認犯有賄賂和洗錢罪。據報道,他表示悔恨,並一直在幫助檢察官,交代了嘉能可如何通過“數十項協議”向奈及利亞官員行賄數百萬美元的細節。

在5月24日的新聞釋出會上,美國助理司法部長肯尼斯·普利提斯(Kenneth Politive)再次強調了上述二者的認罪宣告。他還補充道:“這些都是複雜的案件。如果對方在美國境外,我們會與全球的執法夥伴進行協調,以確保這些人無論在哪裡都要承擔責任。”

嘉能可的股價正處於十年來最高水平

《金融時報》評論稱,諸如嘉能可這樣的全球資源公司對非洲國家的貧困所作的貢獻,一直廣受關注。直到現在依然如此,儘管俄烏戰爭後,人們開始越來越關注通過倫敦的髒錢流動。

實際上,根據美國司法部,嘉能可的賄賂行為持續到2018年。一直到2011年之前,嘉能可在倫敦都有一個專門的“收銀臺”,負責分配賄賂資金;而在瑞士巴爾(Baar),這個“收銀臺”一直延續到了2016年。

據悉,《金融時報》早在2012年報道嘉能可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活動及其與以色列商人丹·格特勒(Dan Gertler)的關係時,卻發現當地人們對此漠不關心。據《金融時報》前記者迪諾·馬塔尼(Dino Mahtani)回憶,他作為全球見證組織(Global Witness)的調查員,拼湊出了剛果民主共和國寶貴的礦業資產是如何被廉價出售給與Gertler有關聯的空殼公司,然後迅速以更高的價格被轉售的。這位前記者還表示:“當權派認為我們是瘋子,我們被禮貌地拒絕了。”

丹·格特勒(Dan Gertler)在2017年受到美國製裁,不過,他一直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嘉能可與格特勒的關係引發了對其業務更廣泛的監管審查,但5月24日嘉能可認罪協議中並未牽涉到這方面的問題。

嘉能可多年來在全球的腐敗行為,預計將帶來15億美元的經濟處罰。《金融時報》點評稱,罰款可能佔到嘉能可今年經營活動現金流的7%。儘管關於腐敗的罰金問題懸而未決,但自四年前開始調查以來,幾乎沒有機構對嘉能可提出“拋售”建議。

事實證明,這是正確的: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尤其是煤炭價格飆升,導致該公司的股價正處於十年來的最高水平。

截至6月1日收盤,嘉能可(GLEN)的股價為5.237英鎊,總市值為688.25億英鎊(約合5762億元人民幣)。

嘉能可或拒絕以3.6美元/股的價格出售兗煤澳洲的股份

在腐敗案之外,近期嘉能可出售其持有的兗煤煤業股份的進展也在國際引發關注。

據路透社6月2日訊息,嘉能可將拒絕兗礦能源就兗煤澳大利亞(Yancoal Australia Ltd)的少數股權提出的收購建議,認為每股作價3.6美元的作價過低。

上週,兗礦出價18億美元收購兗煤集團37.7%的股份,而嘉能可是兗煤煤業的第三大股東,截至3月7日擁有6.4%的股份。訊息人士表示,該報價對嘉能可來說是“不可接受的”,因為它“嚴重低估”了公司的股票價值。訊息又指出,若出價合適,嘉能可會接受有關股權收購。

值得一提的是,在過去五年,嘉能可曾多次試圖說服兗煤澳洲(Yancoal)的中國大股東兗礦能源集團,購買嘉能可在這家澳洲證交所(ASX)上市的最大煤礦公司的股份。

責編:戰術恆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755-83514034

郵箱:[email protected]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