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tos爆火引發的思考:新公鏈還值得我們投資嗎?

語言: CN / TW / HK

如果一條為了取代以太坊的公鏈,為了效能、擴張性而選擇犧牲去中心化,那麼他的下場就是會被淘汰。

作者:阿空

原文標題及連結: 《公鏈,到底值不值得投資?》

最近關於新時代公鏈的訊息很熱,這讓我想起BlockChain的著名加密風投大佬Spencer。

這哥們在19年下半年的時候就說“公鏈的車門已經焊死”,很多業內大佬也高呼Near就是公鏈時代的結束詞。

結果呢?2021年以後,Solona、Terra、AVAX甚至還有過去半死不活的WAXP都藉著鏈遊、NFT、DeFi開啟了公鏈新時代,漲幅從幾十倍到一百多倍不等。

大型打臉現場

不過這都是過去式了。現在我們需要了解一下,這些新出的公鏈,以及過去的公鏈,甚至公鏈這個賽道,到底還值不值得投資,什麼時候比較適合投資?

17年的牛市來自於ICO的爆發,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以太坊。但木已成舟,很多人也當不了造車工人,所以大家都開始思考誰才是下一個以太坊,誰可以取代以太坊。業內人士開始高呼“得公鏈者得天下”。

接下來的18年就是公鏈時代,IOTA、 NEO 、ETC、NEM、BSV、EOS等等,其中IOTA創造了1萬倍的投資收益,還成就了“大空翼”這個傳奇人物。但僅僅只是過了一年,所有的公鏈都在走下坡路。

大家看到以太坊的財富效應,但在牛市中以太坊表現出來極高的GAS費和極低的速度,似乎也讓很多人看到了“公鏈的痛點”,“取代以太坊的機會”------擴充套件性和效能。

但事實並非如此,或者遠遠沒有這麼簡單。因為在現在這個業態,只有牛市才有對於效能和擴充套件性的需求。

這個問題可以好好想一下。當時吳忌寒硬分叉做 BCH 就是強調的是效能,但結果是如何?BCH最高點在1400U,至今再不可能走上去了。

公鏈其實也是一樣。對公鏈的投資研報,強調的都是融資進展、配套設施、開發語言、效能實現。我隨便舉個例子,比如說新公鏈Aleo,大家都是這麼寫的:

“其技術核心在於 Zexe 和 Leo 兩個核心板塊,Zexe 共識協議在 ZeroCash 原有的 zk-snarks 技術上進行改進,不僅可以加密單純的 token 轉賬交易,也可以應用層面的互動交易;Leo 作為 Aleo 生態的程式語言,可將 Zexe 共識協議的 zk-snarks 設定模組化,使得任何在 Aleo 平臺上運作的 Dapp 都可以使用 zk-snarks。”

這種“開發者語言”對投資幾乎沒有任何幫助。很多業內人士、甚至包括業內大佬都沒搞清楚一個問題:

這玩意用來幹啥的?

嚴格意義上來說,公鏈是一個2B的市場。因為它面對的並不是使用者而是專案的開發者,只是因為Token的表現形式,所以讓普通投資者能夠參與到公鏈賽道的財富效應。

但這裡面大家需要明白的問題是,普通投資者和VC投資者對於公鏈投資的邏輯是完全不一樣的。

對於VC來說,是否投資一個題材關鍵在於賽道想象力是否足夠大,是否能容納足夠多的資金。那麼在整個Crypto行業內,唯一能夠容納大型資本投資佈局的賽道就是公鏈。

那麼從故事性來說,即便是沒有web3.0、元宇宙賦能之前,以太坊在ICO期間獲得的回報,就足夠支撐他們產生興趣。

好了,VC的思路是我看重一個賽道,我會投出去50個專案,其中一個專案成功那就可以獲得極高的投資回報,所以VC可以忍受一個專案只有1%的成功率。

即便如此,VC們的投資成功率也不行。因為好的標的投資份額有限,光有錢不行,你能不能提供對專案發展的幫助,能不能提供更多的資源支援,甚至是技術支援?不能。

所以在Crypto圈子裡,頂級專案都是被那些有行業資源的早期大佬或者是類似binance資本,FTX資本這種產業性資本所壟斷。國內的VC只能跟投,甚至都不在別人的視線範圍內。

那麼作為普通散戶,一則是沒有資本去覆蓋極低的成功率,二來是即便有錢,也沒有專業的團隊去做審調。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公鏈賽道雖然市場很大,但並不是散戶投資的標的。

以上是Crypto一級的現狀。其次我們談公鏈的長期發展邏輯。

前面說了,公鏈的程序就是你方唱罷我登場,本質上就是因為公鏈們的核心競爭力變成了技術。

什麼意思呢?我們不談那些正常人都看不懂的程式碼邏輯,不去找某個公鏈的程式碼到底是否有BUG或者是否完美無瑕。我們只需要想一個問題:

技術會不會進步?

會不會?肯定會進步。那麼問題來了,如果一條公鏈來跟以太坊做競爭時,所強調的核心競爭力是技術帶來的高擴充套件性和高效能。那麼它必然就會因為未來具有更先進技術的公鏈所取代。

EOS、Near、Solona、AVAX等等公鏈,不都是這樣遞進麼?你有新的共識機制、‘新的技術創新能讓效能更快,那我能不能有創新,能不能優化?都是可以的。所以在Crypto來說,技術壁壘等於沒有壁壘,他沒辦法形成超長期無法顛覆的護城河。

其次,根據不可能三角,假如為了效能、擴充套件性而犧牲了去中心化,那麼最後就會直接和發展了數百的傳統行業做競爭。舉個例子,假如只要效能和擴充套件性,你一條公鏈做得再出色,你能在金融領域跟銀行對抗麼?

銀行除了不去中心化,其他都完勝Crypto

大家需要了解的是,任何一次技術帶來的行業顛覆,都不是在過去已有的路徑去比誰跑得快,而是掀了桌子走出新的道路。從手工業到機械工業,從寫信到網際網路通訊,都是一樣的。

所以,如果一條為了取代以太坊的公鏈,為了效能、擴張性而選擇犧牲去中心化,那麼他的下場就是會被淘汰。

再接著來,我們繼續思考一個問題,“效能”和“擴充套件性”到底是用來幹什麼的?換句話來說,只有“效能”和“拓展性”的公鏈有什麼意義?其實是沒有意義。

以太坊靠著智慧合約在ICO時代獨領風騷延續至今,EOS是因為首次強調對效能和強大的資金獲得了市場的關注,那接下來的公鏈呢?FLOW因為NFT遊戲大放異彩,Solona因為產業資本扶持和NFT共同推動,BSC是因為鏈遊, DOT 和Cosmos是layer0。

傳說中效能很強的 ICP 上線巔峰750U,後面還有什麼東西沒有?那他的表現又如何?那效能和擴充套件性又有什麼意義呢?

到底有什麼用?這才是關鍵

Crypto行業沒有進入到人口紅利時代,對效能的要求並沒有那麼大。牛市大家是來建設行業的麼,牛市的擁堵,高GAS費到底是什麼原因,大家心裡應該都會有點數吧....

確實,過去的公鏈都帶來了非常大的造富效應。但現在跟過去的業態同樣也發生了變化,最明顯的就是專案的估值問題。

新公鏈Sui和Aptos上來就是20億美金估值。

這還是一級的估值,18年的Solona估值才多少?20年的Near也只是10億美金。但看看對比,饒是在加密最大的牛市當中,near給了二級市場多少的投資回報?

過去在公鏈上獲得極大投資回報的,無非是參與了早期的ICO或者SM名額,又或者是拿到了二級市場極低的籌碼價格。

但現在現實麼?VC機構越來越頂級,排面越來越大,融資金額越來越多,估值越來越瘋狂,扔在二級市場裡,諸位說VC是持幣還是套現?那又是誰來接盤呢?

還是要找到自己的位置。

幣圈之所以能夠帶來巨大的財富效應,就是因為區塊鏈+去中心化可以創造出web3.0和元宇宙,並對過去行業的遊戲規則做出了顛覆,出現了財富重新分配的機會。

那麼layer1這樣一個存在,他的功能就是去承載各種DAPP、應用,成為‘“加密世界的運轉基礎”,一條以太坊鏈肯定是不夠的,未來必然是多鏈時代。

矛盾統一,未來的加密世界雖然會是去中心化/中心化共存,但意識形態必然是去中心化,由此可見,在和以太坊以及它的競爭對手中,我們現在只能看到以太坊是最有機會勝出的那一個。

其次就是類似DOT和Cosmos這樣提出不同應用需求的公鏈,在跨鏈上找到定位。

最後才是那些特性公鏈,在某些更細分的賽道上找到位置。

我們如果要投資公鏈,除非你有機會參與到那些頂級公鏈的SM輪,又或者拿到二級市場的低價(這個基本上是被堵死了),其他的時間段都不是好的投資機會。

因為我們都沒錢沒人去支撐我們海投50個公鏈去博1%的收益。至於公鏈的生態麼-----連公鏈都不一定能成,何況還是生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