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建行追債17億元,起底張近東獨子商業版圖

語言: CN / TW / HK

@視覺中國

近日,香港高等法院釋出了一起重大金融交易案件的判決,案件的主角正是蘇寧集團創始人張近東之子張康陽。中國建設銀行(亞洲)有限公司狀告張康陽逾期未償還貸款,追償2.25億美元的借款,約合人名幣17.19億元。

該案件的判決可謂一波三折。2022年5月3日,聽取傳票發出。6月17日,張康陽要求中止程式,交與內地法院審理。2022年6月23日聆訊中,法院表示繼續於7月19日聽取傳票,未經法院許可不得再提交證據。

出乎意料的是,聽證會前1天,張康陽再次發出傳票,要求以他第二次確認、蘇寧集團公司員工和1名前員工5次確認的形式提出進一步的證據。

儘管如此,在這場判決中,張康陽依然敗訴。

“追債“庭審現場,張康陽的數次“辯駁”

判決中表明,儘管索賠資金巨大,但本案的實質事實並不複雜。

2020年8月20日,建設銀行與張康陽就蘇寧集團“蘇寧小店專案”的再融資交易簽訂2項擔保及一份債權人間協議。

在融資協議中,張康陽全資持有的英屬維爾京群島公司Great Matrix獲得了1.65億美元的貸款。2020年9月25日,Great Matrix發行了總額為8500萬美元的2021年到期票據(“票據”)。

更值得一提的是,該借款是在2019年Great Matrix從 Sunning.com 分拆到蘇寧智慧生活的背景下發生的。

據2019年7月1日Sunning.com釋出的公告稱,由於該專案的分拆,張康陽通過Great Matrix和Great Momentum Ltd控制了蘇寧智慧生活65%的股份。張康陽是蘇寧小店直接股東——持有南京雲致享網路科技有限公司高達99%股份的股東。

該貸款款本應於2021年7月5日到期。逾期未還後,2021年7月15日,雙方進行了遠端會議,討論了違約、蘇寧集團的財務狀況和還款建議。

不過,在法庭辯護時,張康陽曾一度找理由為自己開脫,“似乎一些參與‘專案’的工作人員與銀行有交往,可能偽造了我的簽名,代表公司,協助‘再融資’。”

但法院表示,作為再融資盡職調查過程的一部分,代理律師曾向建設銀行提供了張康陽內地身份證的核證副本。此事後,張康陽沒有立即向銀行和代理律師警示,也並未有向警方報案。並且提出為什麼工作人員在沒有跡象表明有任何好處的情況下犯下嚴重罪行。

最為重要的是,經筆跡專家的鑑定,涉案檔案上大部分簽名均由張康陽本人簽署。協議副本上的6個簽名中有5個是由張康陽所寫,其餘的簽名是電子副本。

張康陽還曾申請擱置訴訟,認為兩名至關重要的證人身處內地,加上蘇寧的實體業務主要在內地,訴訟應於內地法院進行。不過,法官表示,該項融資是與香港的銀行商議,亦涉及內地以外的貸款人,駁回申請。

法院認為,張康陽的公司利用香港成熟的金融市場進行再融資,從內地以外的實體籌集了大量資金。張康陽辯稱, “在Great Matrix事務上,只是按照蘇寧集團和相關部門的管理方向行事”。

但法院認為,張康陽對貸款和票據有重大利益,這些貸款和票據是為了對Great Matrix在分拆中的借款進行再融資。

最終,張康陽被判敗訴,需向中國建設銀行(亞洲)有限公司償還2.55億美元(約17.19億人民幣)的借款。

眼花繚亂的資本操作手法

在法院判決書中,法官曾這樣表示,張康陽在蘇寧集團擔任高層,亦曾任職於大型投行摩根士丹利、並出任國際米蘭主席,形容他為“一個老練的人“。

張康陽為蘇寧易購創始人、名譽董事長張近東之子,2016年3月加入蘇寧,曾任蘇寧國際業務發展中心總裁,現任蘇寧易購董事、義大利國際米蘭足球俱樂部主席。

根據企查查相關資料顯示,張康陽是南京潤賢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夥)的法定代表人。這家公司也是蘇寧控股集團和蘇寧金控的主要出資人之一。張近東持有其51%的股權,張康陽持有其49%的股權。

除此外,張康陽對外投資了5家公司,分別是蘇寧投資有限公司、蘇寧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蘇寧置業集團有限公司、南京雲致享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南京鐘山國際高爾夫置業有限公司。

來自企查查

更值得注意的是,張朝陽在2019年至2021年間已經質押了其在南京鐘山國際高爾夫置業有限公司、蘇寧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南京雲致享網路科技有限公司超過95%的股權。南京雲致享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便是蘇寧便利超市(南京)有限公司(蘇寧小店)的全資股東。

除了蘇寧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股權出質給了淘寶,其他兩家的質權人星鏈商業保理與蘇寧智慧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均與蘇寧有關係。

其中,據企查查顯示星鏈商業保理的實際控制人疑似張近東。而寧智慧科技服務有限公司的全資股東則為一家在香港註冊的、名為蘇寧智慧服務的公司。這家公司持有多家蘇寧小店的股權。

來自企查查

通過企查查梳理張康陽的商業版圖發現,他持股99%股權的公司共計102家,間接持股的公司高達998家,其中以蘇寧小店和蘇寧便利店為主。

據瞭解,2018年10月,蘇寧易購公告稱,蘇寧小店獲3億美元增資,並從蘇寧剝離出來。剝離前夕,蘇寧小店前7個月虧損2.96億元,債務達到6.53億元,淨資產為負。

2019年6月,南京雲致享完成對“蘇寧小店” 的100%股權的受讓,蘇寧小店不再納入蘇寧易購的合併報表範圍。而蘇寧易購的參股公司 Suning Smart Life Holding Limited協議控制南京雲致享。

此後,蘇寧易購通過蘇寧國際持有蘇寧小店35%的權益,而Great Matrix及Great Momentum合計持有蘇寧小店65%的權益。這番眼花繚亂的操作後,虧損的蘇寧小店從蘇寧易購上市體系中剝離,但似乎並沒有被放棄控制權,只是從“爸爸”的口袋裡跑到了“兒子“的口袋裡。

這樣來看,張康陽在庭審現場所說的“在Great Matrix的董事職務和持股是蘇寧集團管理層決定和安排的事項”或許為真。

(本文首發鈦媒體APP,作者|楊秀娟,編輯|天鵬)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