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小區燃氣爆燃事故背後:廚房裡被忽視的致命隱患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為「三聯生活週刊」原創內容

7月19日上午,天津市北辰區歡顏裡小區一住戶發生燃氣爆燃事故,造成4人死亡,13人受傷。 在日常生活中,燃氣或煤氣爆燃爆炸可能是最嚴重的居民安全事故之一。 它造成的後果除了坍塌的建築、狼藉的房屋,還有一串串傷亡數字。 因為極強的破壞力,每場燃氣事故背後又不僅僅是一個家庭的悲劇,往往還會波及到周邊住戶。 本次事故可謂慘烈,但更讓人心痛的是,這並不是今年第一起居民燃氣爆燃事件。 這種事故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又為何屢屢發生?

記者 | 印柏同

編輯 | 楊海

爆燃

爆燃事故後的第三天,天津市北辰區歡顏裡小區居民的生活逐漸恢復了正常。但3號樓南側搭起來的腳手架和綠色防塵網格外醒目,提醒著過路的人們,不久前發生在這裡的可怕瞬間—— 7月19日上午7點20分左右,歡顏裡3號樓6單元一住戶發生燃氣爆燃,造成4到6樓南側住戶外牆完全坍塌,裸露出灰色的混凝土,以及白色的內屋牆壁。 周圍住戶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損毀,掉落的石灰、碎玻璃和變形的防盜窗堆成了小山。 根據央視新聞7月20號的報道,該事故最終造成4人死亡,13人受傷。

圖 | 央視網

曉梅(化名)是歡顏裡1號樓居民,距離事發3號樓100米左右。為了讀高中的孩子上學方便,她和丈夫兩年前搬到這裡,租下了一間50平米左右的房子。曉梅做裁縫生意,店就開在歡顏裡1號樓底商。7月19號早上7點左右,她和往常一樣起床,收拾屋子,然後準備送孩子上學。

突然間,屋外傳來“砰”的一聲巨響,窗戶都跟著晃動。曉梅的右耳因受傷在幾年前就已經失聰,但她依然被巨大的聲音震懵了。起初,曉梅以為是發生了交通事故,但窗外馬路上並沒什麼異樣。後來,晨練的鄰居告訴她,是3號樓發生了爆炸,曉梅望向事故現場,看到周圍來了不少警察和消防員。緊接著,曉梅就在小區群裡接到了居委會發出的各種通知: 誰家玻璃被震碎了請及時上報;每家每戶當天必須留一個人在家,燃氣公司會挨戶排查各家的燃氣裝置;與此同時,曉梅被告知全小區開始斷電、斷氣一天。

事發當天上午,4位身穿藍色制服的燃氣公司人員就敲開了曉梅的家門。她向本刊回憶,因為自己家的廚房比較小,她也沒有向前去看具體情況,她記得燃氣公司的人在廚房檢查了很久,大概有半個小時,聽聲音好像還拆開了燃氣接管,把裡裡外外徹底檢查個遍。

曉梅聽說,當天3號樓的居民被政府集體轉移到了附近的賓館。到了傍晚,3號樓四周已經被藍色鐵皮圍了起來,但裡面的救援工作一直沒有停。曉梅記得小區門口的京津路上停滿了吊車、救護車,救援進行了一天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結束。

老舊小區

事發當天,家住天津河北區的陳麗(化名)一大早接到了朋友的電話,她才得知歡顏裡爆炸了。陳麗2011年搬離歡顏裡,留下一棟房子一直外租給別人。她是歡顏裡最早的住戶,1995年房子剛建好時,她就和家人搬了進來。陳麗家剛好正對著爆燃的房屋,是一樣戶型。她告訴本刊,“(事故發的那個單位)一共3戶人家,(事發房屋)實際使用面積60平左右,兩室一廳,廚房正對著進門口,還帶一個陽臺。說是兩室一廳,其實這個‘廳’更像個過道,使用面積不大,天津人過去管這個叫‘小偏單’。”

在陳麗印象中,歡顏裡原來是天津公交公司員工的房子,屬於公房。2000年後,居民可以購買私人房產,不少住戶就在外面買了更好的商品房,離開了這裡。所以, 現在還住在歡顏裡的居民,不少都是當時的老年人,而他們恰恰是容易疏忽燃氣安全的群體。

2022年7月19日,天津市北辰區天穆鎮歡顏裡3號樓,一居民家中發生燃氣爆燃,造成樓體受損。(圖|人民視覺)

事實上,陳麗原本分得的房子並不在歡顏裡,但後來她用自己的名額換到了這裡。 之所以這樣做,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當時,歡顏裡的燃氣設施更“方便”。 陳麗記得,1995年建成時,歡顏裡的房子都是自帶管道供氣的,而那時偏遠一點的房子還都在用煤氣罐。後來,歡顏裡小區經歷過一次整體“換氣”,這是國家“西氣東輸”工程下,全天津市的集體升級,由原來老百姓口中所俗稱的煤氣(實際為液化石油氣)更改為了天然氣。

回憶以前在歡顏里居住的時候,陳麗坦言自己並不是一個對燃氣安全有額外關注的人。 那個時候,燃氣公司的人每年都會來家裡檢查一次燃氣裝置,有時檢查人員會囑咐她換一個燃氣軟管,但陳麗並不是每次都會做到。作為一個負責日常操持家務的人,她更看重東西乾不乾淨。兩年前陳麗才為租客更換了新的軟管,理由僅僅是因為上一個租戶把軟管用的太髒了。

難以防範的燃氣爆炸

燃氣事故屢屢發生,而其中室內燃爆事故,一直都佔多數,遠高於室外燃爆事故。根據中國燃氣網的資料統計,2020年全年共計發生燃氣安全事故539起,發生於居民住所的燃氣事故有336起,約佔據全年事故發生總數的63%。2021年燃氣事故新聞401起,室內燃氣事故新聞205起,約佔全年事故發生總數51%。

而根據中國城市燃氣協會發布的《2021年全國燃氣事故分析報告》(下文簡稱《2021全國燃氣報告》)顯示,在61起已核實事故原因的天然氣使用者事故原因分析樣本中,連線軟管問題(包括老化、破損、脫落、動物咬噬)佔比最高,達到21%;其次是使用者私自接改燃氣管道造成的事故,佔比為19.7%;外力因素(包括違規操作、室外燃氣洩漏串入室內)致燃氣洩漏事故佔比為14.8%。而液化石油氣(俗稱“煤氣”)使用者事故原因分析樣本中,也得出了相似的結論, 軟管問題佔比依然最高,液化石油氣調壓器造成事故佔比緊隨其後。

中國城市燃氣協會安全委安全專家劉曉東告訴本刊,軟管本身在廚房就有一定隱匿性,軟管通常與灶具下面連線,平時更多掩藏在櫥櫃內部,有破損或脫落可能不易及時發現,造成燃氣洩漏。 長時間洩漏的燃氣填充到密閉空間內,一旦遇到明火,極易引發爆燃。

除了軟管,陳曉東形容,就像人體的生老病死一樣,燃氣管道的老化也是一個不可阻擋的自然規律。這也是老舊小區頻頻發生燃氣爆炸事件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年代久遠,管道更容易腐蝕、老化,從而導致的燃氣漏氣。 經《2021全國燃氣報告》統計,現在全國己經有近10萬公里管道出現不同程度的老化,而這一數字還在不斷增加。

今年5月份,國務院印發了《城市燃氣管道等老化更新改造實施方案(2022—2025年)》其中,重點檢查管道的標準,就是看管道年限是否達到20年。劉曉東告訴本刊,我國開始大規模的建設天然氣管道設施就是在2000年左右,算來這批管道也已經有20多年的歷史了。 再加上20多年前不同地區對管道的使用壽命,材質的標準不一樣,有些管道的使用壽命根本達不到20年,就會提早曝出問題。

圖 | 中國政府網

除此之外,劉曉東在調查中發現, 很多居民會在傢俬自改接燃氣管道。 不少人認為,給燃氣換改接管道就和自己換個水龍頭一樣簡單隨意,其實並不是這樣。其實,涉及到燃氣的相關裝置是一件專業且嚴肅的事情。《城鎮燃氣管理條理》第28條例就規定,個人不得有擅自安裝拆除屋內的燃氣設施和燃氣計量裝置等規定,如果住戶要想改管,就必須到燃氣管道公司走手續。一般情況下,燃氣公司會派人去現場判斷是否能改,改接之後還要做實驗,檢查密閉性問題,然後才會正式給住戶通氣。

圖 | 中國政府網

另一個燃氣安全的重要隱患是灶具老化。 劉曉東說道,他之前去街邊餐飲店檢查的時候,很多餐廳的後廚灶具都有鏽蝕,也沒有熄火保護裝置。一看就知道是二手的灶具,或是前老闆留下來的用很久的。 灶具老舊本身就容易引發事故,如果沒有熄火保護,鍋中溢位的湯汁一旦把火熄滅,燃氣就很容易通過灶具洩露,從而引發事故。

近些年來,各地的《燃氣管理條例》也都對新建樓盤增加了安全要求,例如必須安裝自閉閥,報警器等,即使發生燃氣洩漏,也能最大限度保障住戶的安全。 但對老舊小區來說,還沒有相關法規要求其加裝燃氣安全裝置,這涉及到相對複雜的經濟和社會成本。

事實上,對普通居民來說,更換一根軟管的成本並不高,且能解決這個燃氣事故中最大的安全隱患,但依舊很少人這樣做。劉曉東認為, 這與我國民眾對燃氣的安全意識不足有關。

另一方面,燃氣作為一項公共服務,政府和燃氣公司也有很大的作為空間。 今年5月,青島市財政投入資金約1.86億元,為全市266萬戶管道天然氣居民使用者將橡膠軟管免費更換為不鏽鋼波紋管。在一篇文章中,劉曉東曾提出了我國燃氣安全管理上,存在政府、燃氣公司和使用者三方權責不清的問題,他認為只有理清權責關係,找到“安全和服務”的基本共識,才能逐漸解決燃氣安全管理難題。

事故發生後,陳麗說她提升了對燃氣使用的安全意識。以往,她並沒有定期更換燃氣連線管的習慣,現在她不僅換掉了歡顏裡小區的連線軟管,也準備在現住的房子裡,購買壽命更長的金屬連線管。陳麗對本刊說“其實以前總覺得自己安全意識夠強的了,比如家裡出遠門的時候,我們通常會把水電氣閥門關掉。但這次事故讓我知道了自己還有做的不足的地方,以前我們新家廚房是有個燃氣報警裝置的,覺得沒什麼用就拆了,現在我們也決定安裝回來。”

(實習記者牛樂之對本文亦有貢獻)

排版:耿耿/  稽核:然寧

本文為原創內容,版權歸「三聯生活週刊」所有。 歡迎文末分享、點贊、在看三連! 轉載請聯絡後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