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屏蔽詞,給人整破防了!

語言: CN / TW / HK

轉載:廣告女王 (ID:adqueen)

圖片素材源於網絡

前一段時間網上突然掀起一股起關於“中文是否已死”的熱議,作為也曾用過“YYDS”“LSP”這種縮寫的我, 實在是沒臉參與這個話題

直到昨天我刷到一條消息徹底繃不住了。

這是一位博主寫下的抖音直播間關於屏蔽用語的事。

原文篇幅有點長,大家可以點開圖片放大看,或者直接看我下面這幅圖的關鍵句提煉。

全篇內容可以分為三部分——

01

因為字節和騰訊的商業之戰,在抖音的直播間裏,主播為了避免被系統歸類成“倒流”

秒殺,要説成秒秒

賺錢,要説成賺米

直播間,要説成啵啵間

疫情原因,要説成口罩原因

02

一些極限詞比如最、第一、絕對、國家...不可以説,有關平台的名字也不可以直呼其名,於是在直播間內需要換一種稱呼才不會被限流——

快手叫某手

拼多多叫拼夕夕

小紅書叫某紅書

公眾號叫公主號

微博叫某博

微信叫某信

抖音叫抖爸爸

03

(覺得最窒息的部分)

而其用户的基數高達八億,裏面包括了大量的孩子和家長,於是由平台的關鍵詞限制而衍生出來的新型文字體系, 讓福報直接呈現在了小孩子的作文上

“白雪公主吃下王后給她的蘋果,芭比Q了。”

“我媽媽在抖爸爸的啵啵間,

花了五十米買了東西。”

“我要好好賺米,成為國國棟樑。”

文字還是那個文字,文字又不是那個文字。

儘管在直播間採用關鍵詞屏蔽是出於商業考量,而且這種狀況還不只是在抖音這一個平台裏出現。

可當這種為了防止被平台屏蔽,而形成的防限流的語言成了一種潮流趨勢的話。

那麼在未來的廣告文案乃至翻譯文案裏,是否會出現大量以這種防禁詞為主的文案話術?

尤其是結合上文第三部分在小孩子身上呈現出來的樣子。

當安利一個東西時——

家人們,我真是栓Q了,我竟然才在某紅書發現這麼好用的東西,你們都快去給我用!而且只要一杯奶茶米,真是絕絕子!

當誇聯名時——

他們在這款聯名簡直戳到了我的心巴!嗑死我了,現在啵啵間只要XXX,快衝啊!!

不需要用多餘的修飾詞來豐富場景,也不需要運用多餘的句式,只需要感歎句,就能把想説的話用一句話説完,並且顯得很social,與時代並肩前進。

但這事又很尬,因為語言最開始的模式就是先模仿後創新,可這種根據抖音禁詞發展起來的流行語,雖然看起來很social,但卻並不實用,也沒有任何營養。

一樣話術,一樣的句式, 就連感情都是千篇一律,個性是有了,但意境全無。

我記得我在剛接觸這個行業的時候,看到一個廣告文案,當時覺得很震。

雖然也有套用經典詞的痕跡,但這裏的改編得非常地巧妙,原片很長,這裏只截取小部分給大家分享一下。

《雲水有相逢》

看了那麼多轟轟烈烈的愛情,

我還是更喜歡我們的故事。

雲先生不太欣賞我一位閨蜜,

水小姐也不大感冒他的幾個發小,

沒什麼,馬蹄聲響,

在意的是歸人,不是過客

相比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我更喜歡,雲在青天水在瓶。

儘管講的是兩個人戀愛的故事,但在我在看到這個文案的一剎那,想到了鄭愁予的《錯誤》,還有李白《清平調》裏面的楊貴妃。

“我噠噠的馬蹄聲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 拂檻露華濃

那瞬間我的腦子裏立刻嗡嗡地,自顧自地幻想出一部愛情大片:“就像在江南里終於等到歸人,即使沒有《上邪》那般撼天動地的誓言,我們的愛情依舊美好。”

這段話截止到目前在網絡上有26.9萬的點贊量。

馬可婷尋思着,大家在心裏還是嚮往正常文字的吧,只是因為某些限制,讓我們都變成了不得不輸出乾癟錯字的網絡紙片人。

雖然我真的不理解這種為了流量的商業之戰,為什麼吃相要擺得這麼難看。

當然比起所謂商場如戰場的策略論下,我這種十八線小編輯擔心的這種所謂為了防止被禁掉,而不得不用的諧音或者錯字的文案,會在後期失去了文字本身應有的魅力。

類如 “Per aspera ad astra”的這種翻譯文案,在未來還可以看到像 “穿過逆境,抵達繁星”、“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循此苦旅,以達天際” 意思一樣,但表達上卻有不同美的文字嗎?

一邊專家們大張旗鼓地建議朱自清的《背影》從語文課本里剔除,原因只因為裏面的父親違背了交規。 另一邊直播間卻要用屏蔽詞,改變小朋友的造句習慣,想想真是可笑。

最後,願我們都不要加入豆瓣失語小組。

今日推薦